簡介

《風景》 「嗯。」她頓了一頓:「他們是一對情侶。」 他探頭仔細察看:「沒有牽手,也沒在談話交流,怎麼看出來?」 她說:「因為他讓她坐靠窗的位置。」 「靠窗?」他看著前方的一對未知是否確實是戀人的男女。 陽光透過身旁的玻璃窗射進快餐店中,使他瞇起雙眼。 「啊!你的眼睛剛康復,跟你換個不那麼刺眼的地方。」她站起來,要給他換位置。 「不用了,其實早應該在車上跟你對換位置讓你坐靠窗那邊。」 「那麼住進醫院裡的便是我?」她指向自己。 他伸手拉住她的手:「不用換位置,這樣我看到。」



《風景》
 
「嗯。」她頓了一頓:「他們是一對情侶。」
他探頭仔細察看:「沒有牽手,也沒在談話交流,怎麼看出來?」
她說:「因為他讓她坐靠窗的位置。」
 
「靠窗?」他看著前方的一對未知是否確實是戀人的男女。
 
陽光透過身旁的玻璃窗射進快餐店中,使他瞇起雙眼。
 


「啊!你的眼睛剛康復,跟你換個不那麼刺眼的地方。」她站起來,要給他換位置。
「不用了,其實早應該在車上跟你對換位置讓你坐靠窗那邊。」
「那麼住進醫院裡的便是我?」她指向自己。
他伸手拉住她的手:「不用換位置,這樣我看到。」
 
 
……………………………………………………
 
讀著一篇名為《靠窗》的舊文,我將目光從手機屏幕移至一個水平視線位置,雙眼似有焦點亦似是無定向的望著前方。
 


那裡有甚麼,我不太在意。
頃刻間,看到的、或該說是想到的,是一片夜間行車中的景象。
 
多少次,你都是坐在靠窗的座位上。
原因,不一定是因為我倆是一對戀人或是甚麼。
而是,我總跟隨在你身後,所以先踏入公車車廂裡的你便會坐到靠窗的座位去。
 
當然,我們曾經也有過並肩而行的時間。
關於細節部份,我真的忘記了。
例如,那時候你的衣飾質料是甚麼、你在我的左邊還是右邊、踏出的步伐是否一致、約定的時間、等等……


 
當讀到這麼一篇關於靠窗座位的舊文,我想到的是車廂中我倆對話的情景,
 
那時候,我稍稍將臉轉向你的方向,看到的自然是你在夜間陰影下的側臉,還有車窗外那片獨特的紫藍色風景。
 
你,曾經裝飾了這片恆常如一的都市夜景。
曾經,成為那段路途風景中的一部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