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言!有...有委託...目標...是你!」

這一句,嚇得我不知如何反應,我的手也開始抖了起來。一直以來,我做事都保持低調,按理應該沒有仇家才對,怎會有人想去除我...我愈想愈不對勁。我去飲了杯水冷靜下來,深呼吸,好好的思考。隨後,我就叫了瑤靜幫我到殺手組織的伺服器查一下委託人是誰,對於精通電腦網絡的瑤靜,這種事易如反掌,她不消十分鐘就查出來了。

瑤靜一臉驚訝的問:「委託人是陸明輝?」
「陸明輝?誰呀?你認識的?」
「你不記得了嗎?他是我們班的其中一個同學,據聞他的爸爸是個飲食集團的主席,身家數億,而大部分錢的來源都是和黑幫勾結,是惹不得的角色來的。」
「但是,我不明白,為什麼他要殺我?明明一直沒有一兩句,可說是零交流。何解?我想不透。」
「算吧,這已經不是重點了,更重點的是,剛剛有人接受了委託了。」



有人接受了委託。即是,在不久的將來,我會被人追殺。會是什麼方式?明刀明槍?狙擊槍暗殺?刺殺?其實我並不怕,我怕的是如果我死了,瑤靜誰照顧?就在這一刻,瑤靜的手指彈了一下我已經皺起了的眉頭,輕聲的跟我說:「白痴,怕什麼,我在呢~」沒錯,我怕什麼?我不會有事的!我擁了一下瑤靜,我就叫她早點睡準備明天上學。

這天,我很早的醒來,應該說是我整晚都沒有睡。我煮了早餐,跟瑤靜享用後就一起上學了,而這天,我把刀帶上了。

回到學校,好像所有事都沒有發生一樣,風平浪靜,但我相信,這都是暴風雨的前夕。沒有任何特別的事發生,一切如常,同學依舊上課聽書的聽書、聊天的聊天、玩電話的繼續玩電話,平常得過份,平常得沒有出現過殺的的委託一樣。第一課第二課,一直下去直到午飯時間。

陸明輝緩緩地向我走來,我見到他把手收到後面,意識到有點危險,令我把引力蓄能起來準備把他壓制,瑤靜感覺到有點不妥就把我叫住並馬上走來,在我耳邊細聲說:「白痴,你想幹嗎?你忘了你的能力有限制的嗎?」,聽了她的話,我仿似醒一醒來,停止了蓄能。這個時候,陸明輝已經走到了我跟前,把手從後伸出來,遞我一顆糖果,還約我放學到新翼大樓,說有事找我。

對於我的能力,其實我都是一知半解,以我所知的就只有引力這兩個字,用途就大概是拉、推、抬、壓、擋。在公園經過測試,範圍大概只有六米,距離與威力成正比。



施力的對象沒有局限,但唯一有所限制的是…我不可以直接施力到人體上,只要直接施力到人體上,我就會三分鐘後昏迷至少一天。雖說三分鐘無敵,但仍有距離限制,而且如果三分鐘內還未殺光目標…

死的會是我。

當然我考慮過這情況,因此瑤靜在我生命上、戰鬥上,對我來說她都是最重要的。萬一我有什麼意外發生了,她就會出手「善後」。所以基本上,我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跟瑤靜商討後,我決定在放學後到新翼大樓會一會陸明輝,而他給我的糖,我並沒有食用。因為,沒有人會吃由敵人給予的食物,這是常識不多說,但我總覺得這粒糖會大派用場,所以我把它收在褲袋中。

在夕陽之下,我到了新翼大樓,因為新翼大樓只供中六生使用,而且今天全校人都要準備明天學校旅行的用品,所以一早就走清光了。但老實說,這對我很不利,因為我根本不知道陸明輝所請的殺手的底細,在沒有人影的學校,我很容易就被埋伏,後果如何,我不敢再想。



在新翼三樓,陸明輝就在上面示意我上去,我踏上樓梯的第一步,「咻咻」響亮的兩聲,兩枝銀箭直指我眉頭飛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