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學校畢業後,始終都要到一些主流的學校上課。因為要「工作」的關係,我和遙靜一同轉校到何文田的一間中學入讀高中課程。

「叮噹叮噹。。。」
由轉校那天起,人人都對我很好奇,唔...其實是對和我一起進入課室自我介紹的遙靜有興趣。自遙靜進入班房後,在班上所有的男生都一同起哄,有大膽高呼的,也有低聲竊語的。而我聽到的都不外乎「這個女的好正哦...」「應大即大,應小即小,極品...」「他們兩個是有關係的嗎?」,一個個都在熱烈討論。自我介紹後,老師就編了我們到班房裹的一角先坐。

一小時多的課堂,就這樣結束,踏入了小息的時段。情況就如日本動漫的情節一樣,一到了小息,所有的同學都湧了過來,圍住了遙靜,而我就在她的身旁聽住一堆莫名其妙的問題,遙靜一臉滿足受眾人歡迎的樣子,我就看你何時覺得煩。被問得開始喘氣的遙靜終於向我求救了,我說一句「不好意思」就拖了她的手,就走出班房了。而在離開班房時,我感覺到一股令人不舒服而且危險的眼光,也許只是我的錯覺吧。

就這樣,我和遙靜到學校的每一個角落視察環境,食堂、小食部、禮堂、新翼大樓,甚至連校長室我們都視察過了。十五分鐘的小息結束了,又是時候裝一個乖乖學生了。回到課室,不安的感覺依然在我的心底裹悶着。

通識課、中文課、選修課。一課課接踵而至,而休息的時間卻只有十五分鐘,讓我很懷念以前殺手學校的時光,多麼的逍遙。課堂上學着一堆出到社會都不會用到的知識,除非我會用微積分計算一條魚的價錢嗎?而且,考試小測比功課還要多,我不是意味着功課很少,只是功課很多,但考試小測更多。不可否認,這一切一切都是為了一個決定人生的公開考試。成績失意,你將來的生活也必如是,縱使仍有力生存,路都是會是很難行。沒錯,這就是香港。一個為分數,為結果的地方。



早上入學校,晚上離開校園,日復日,月復月。這樣的生活已經過了兩個月了,這段時間沒有任何事發生,唯獨......那一股令人不安的氣息,感覺愈來愈逼近了。

在學校,我和遙靜要接受委託(如果有看過孤泣的《殺手世界》系列會明白我的意思,而我不知道孤泣是如何知道我們的事。)上頭傳遞委託給我們,而我們就解決目標人物,拍照,收錢。自從我在殺人學校入學之後,我無意中聽到院長和校長的對話,竟然院長就是殺手組織的主幹人員,院長知道我得了他的秘密,直接委任我做他的私人殺手,所以在殺手排行榜上是不會有我的名出現。有人就問遙靜其實是什麼人,為什麼一直出現在我的身邊,她是我的「女朋友」,說白了即是我的拍檔,更是我的經理人。經理人的工作就是經上頭接收任務,再決定是否接受委託。

今日本應悠閒的假日,遙靜急忙跑到我家,氣喘喘的告訴我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罪言!有...有委託...目標...是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