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你失去良心的一刻開始,你的命就已經在我的刀上。<問你,人命值多少錢?>-罪言


「特別新聞報導...早前被揭發使用化學廢料製作黑心食品公司老闆莫仁聖,於他的住所遭到殺害,送院後証實不治。警方已將案件列為謀殺案...」

茶餐廳的電視機正在播放着特別新聞報導,新聞一出,人人都議論訜訜。

「這種人死有餘辜啦。」「雖然無良,但罪不至死吧?」

這一單案件轟動得成為了香港茶餘飯後的話題,人人都在討論着。據報導,這個老闆被揭發製作黑心食品後,請了個大狀幫他打掉了埸官司,令他免去了牢獄之災。想不到,就這樣被解決了。想起他住所附近的閉路電視都覺得頭痛。



本人...嗯...其實我都不記得我的名了,畢竟殺人都要用假身份的吧,家中一堆堆假的証件,水務處,運輸公司,就連警察証件都有幾張在手。每一張都有不同的姓名,也不可以怪我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記得啦。

職業?我沒有固定的職業的,我一時是警察,一時是運輸工人,一時是茶餐廳的外賣伙計。但我有一個固定的身份,就是何文田一間中學的學生。至於我一直用着學生証的身份是...呵呵...怎可能告訴你啦。但我就是要你知道我是誰,嗯...就叫我做罪言吧。

不知道各位認為這個莫仁聖應不應該死。問我?嗯...除了死,我想不到可以讓他贖罪方法,為了謀取暴利,降低成本,製作黑心食品,令人食了不可以食的物質,這可是會食死人的,而且害死的人絕不會少。
喪盡天良,可殺也。即使沒人買兇,我都會好好的送他上天國,不,是下地獄。當然,可以收錢難道去做義工?收錢再殺!

想起殺莫仁聖當晚。他住所附近都是店舖,轉角就有一個閉路電視,所以我就在當日早上,裝成外賣伙計,到各個大廈做了點手腳。我保留了閉路電視可以傳遞影像到保安室的功能,另一方面破壞了閉路電視的錄影功能硬件,這樣做一來可以在行動時不會因為看不到影像而讓保安懷疑,二來行動完就算找到我也沒有証據証明我曾出入這大廈。不過,我找不到升降機的閉路電視硬件,害我跑了那要命的二十五層樓梯。

到了目標單位的門前,我從褲袋中拿出了萬字夾,扭了幾下,萬字夾變成了萬用匙,在門鎖再扭幾下,門應聲而開。放心,很細聲的;)



半掩的房門,讓我知道莫仁聖正在房褢睡覺,而且毫無戒備。既然如此,有玩具玩,你,玩不玩?

【十分鐘後】

我一盤冷水倒在他赤裸的身軀上,他猛然醒來。「!!」「唔...唔...唔..」

我看着嘴巴被膠紙封住,手腳被綁在床邊,衣服被我剪開的莫仁聖。我從外賣盒拿出了不同的刀,剪刀,割刀,美工刀,甚至我最喜歡手術刀也有。我拿起手術刀在他的眼前晃動,隨即手起,刀落。第一刀,我割在他的肚皮上,「嘶...嘶...嘶」手術刀割開了他的皮膚,表皮,真皮,皮下組織,脂肪,肌肉,「嘶...啪...」,血液像噴泉一樣,噴到了天花板,血液也從天花板一滴一滴的滴到他的身上,地上。我在他耳邊輕輕問:「聽到皮膚,肌肉割開的聲音嗎?聽到被你那些黑心食品害死的人的哀號聲嗎?」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對不起,忘了我封了你的嘴,痛苦而又訴不出聲的感覺好嗎?你現在感受到被你害死的人的感受了嗎?

......他暈了過去,呵呵,我還有冷水來撥醒你哦~

醒了哦,之後要好好感受哦 ;) 我再一刀在左手,一刀在右手,罰你的雙手製造出這些黑心食品這項罪。大家知道嗎?當水銀灌在傷口會變成怎樣嗎?沒錯,就是會把皮和肉分離。250mL的水銀灌在你的肚皮上,罰你用化學廢料製造食品讓人們的身體受創這項罪。

嗯...已經玩到失去意識了,來個了結吧。手術刀,放於莫仁聖的頸上,由左至右,劃破了大動脈。收拾好就離開現場了。

第二天,他的鐘點工人到了他的家打掃,房裹的境像該嚇壞了工人姐姐,真的對不起哦 ;) 報警吧。

被黑心食品所害的死者請安息,我,罪言已經給予他最美麗的懲罰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