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清楚,你是為什麼而存在?<問你,人命值多少錢?>-罪言

1998年10月某一晚,

老土的劇情總是怎用都不厭,門被敲響,打開門,沒有人,低下頭就只發現
一塊白色的布,包着一個嬰兒,沒有任何一封信,身邊也沒有什麼信物,一個嬰兒就這樣被放在孤兒院門前。

院長把嬰兒安置在房間裏就轉身到廚房,準備好用奶粉調沖的奶給那可愛的小寶寶。打開房間,一遍無法想像的境像,房裏所有的物品都飄浮起來,像是有無數手將所有東西都托起來。

這刻,院長深知:「這個小孩不得了,上天注定他將來必定幹一番大事。」



光陰似箭,小孩很快就到了可以讀書的年齡。院長把這孩子送到一所學校。小孩一到步就很興奮的衝入了學校觀摩一番,而院長就到校務處為他辦入學手續。回來,小孩很奇怪就問院長,:
「為什麼孤兒院裏的朋友都是在同一間學校讀書,而我就獨自在這間學校就讀?」
院長就說:
「每個人的專長、特質都不同,其他人沒有你獨有的能力,我就為你安排到能發揮你最大能力的地方學習。」

說罷,院長就和小孩回到孤兒院,等待開學的日子到來。

九月,世界開學日,人人都跟暑假君道別後,就要乖乖上學去。院長替小孩拾好書包就幫小孩背起書包,小孩一把書包放上身,書包裏就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書包沉重得很,但小孩一點都不在意,蹦蹦跳跳的上了校車,向學校出發。

到達了學校,開始第一課。課堂中,中英數常只佔少部分時間,大部分時間都是教你武器的使用方法,人體的要害,如何計劃逃跑的路線。體育課,都是對着木頭人練習格鬥術。統測、考試都是考着一些理論。



可是,小孩的成績並不好,一直在班名次的末端。家長日那天,老師叫小孩走出班房外,班房剩下老師和院長,老師就問:
「你確定他要一直在這裏讀嗎?搞不好,他會死在這裏的!」
院長一臉肯定的答:
「對,他的能力不比其他同學差,只是考試方式不適合他而已。請老師你看一下之前申請入學表,再判定吧。」

面談結束後,老師到校務處拿了小孩的入學申請表仔細的閱讀起來,看到最後,老師驚嘆:「哦~原來如此。」

時間又過了幾個月,又到了考試的時候了,考試題目公開了,就是「班上每位同學必須殺死班上一個或以上的同學,方式不限」,老師給各位一星期的準備時間,期間不可以預先傷害或殺死任何同學。放學前,老師派發了每人一把匕首,一枝槍,但是小孩得到的卻是遵理物理科補習班的傳單,還說對他有幫助的了。



小孩想着,「給我這傳單有屁用,摺紙飛機擲死人呀?」傳單的背面有一組數目字,是密碼?暗號?都不是,小孩很快就猜想到是電話號碼,就拿起電話試試看。

「你好,這裏是遵理補習班,請問有什麽可以幫你?」

幹……還真是給我去補習呀…小孩就不滿的亂問着:「你們的物理班可以幫我殺人嗎?」

「可以。相信你就是那位____了吧,早前已有人告知你的情況了,請你來補習班一趟。」

小孩掛了電話後,跟院長交代了一下就乘車出發了。

一星期的時限已到,所有學生都到了操埸集合,校長宣佈:「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期終考試,相信大家都記得題目我亦無謂多講了,現在請大家找一個地點作為大家各自的開始點,考試時限為六小時,十分鐘後鐘聲響起就正式開始。」

人群馬上散去,紛紛都走去找自己的開始點,人人都去了不同的班房,但小孩卻走到了飯堂的廚房。

鐘聲響起,校內各地區都像是猛鬼出爐(牢?),每人都拿着一把刀、一枝槍,總之能殺人的武器都拿上手了。當兩個人遇見,必定有一個要死。雙方馬上架起馬步,握緊刀,凝視,衝。一刀斬一刀擋,稍有不慎身上就馬上穿了個洞,兩人在激戰,隨時都會有第三者介入,忽然來的一刀,其中一人反應不及,「唰」一刀,應聲倒地。又變回了兩個人的戰鬥。



小孩透過廚房的門縫,看着一埸一埸血淋淋的戰鬥,以前一直都是對着木頭人,用刀用槍如何攻擊都不會有反應。如今,攻擊的是人,有血有肉,一刀一刀揮舞着,血肉橫飛。小孩恐懼了,乾脆合上眼,不管外面「戰場」的情況。

忽然外面再沒有聲音,世界安靜了。小孩張開眼睛,戰戰兢兢打開了門。只見一具又一具的屍體。

「嘭」躲在門外的同學硬硬把門扯開了,小孩無處可躲,說時遲那時快,那同學很快就把小孩壓制着了。小孩一直掙扎都沒有用。

同學舉起了刀,十分囂張說「真沒趣,強點好嗎?」說罷刀就朝向頸部揮去。

就在肌膚與刀觸碰的一刻,刀停了,應該說是那同學的手被無形的力扯住了。下一秒,刀被一下強力的震動震飛了。再一秒,那同學也被這種力扯起了,他就這樣雙手張開,被力扯上了天花板,「壓制」着了。

小孩一整個氣場都不同了,殺氣佈滿了整個空間。小孩拾起地上的刀,這次輪到他舉起了刀,放手了。刀,往上衝,插入那同學的胸膛,血就好像雨一樣的從天花板灑下來。小孩走出廚房,那同學才跌落地下。

小孩拿了一把新的刀就離開了,慢慢就走到了3樓的走廊。「噠噠噠噠噠……」一個女孩向着小孩跑來,隨後的是幾個拿着刀的男同學追着,看似不是衝着小孩而來的,而是這女孩。小孩放下刀,向後面幾個男同學伸出雙手,幾個男同學被隔空抓起了。刀浮起,刀鋒指向了其中一個男同學,「唰」一個、「唰」兩個、「唰」三個。死了,都死了,追殺人的慘被反殺。女孩在小孩身後嚇得出不了聲,只在後面用手掩着嚇得張開的口。



「鈴鈴鈴鈴鈴……中央宣佈,考試時間已到,請停刀,仍然生還的同學請到禮堂集合。」

聽到宣佈後,小孩就暈倒在地上。

醒來時就見到剛剛被追殺的女孩,女孩大叫:「老師老師,罪言醒了。」老師就馬上跑來,拿電筒照了小孩的瞳孔,手指放在脈門一會,就說:「正常,已經沒事了」。「太好了,罪言,感謝你剛剛救了我。」「你沒事就好。」

女孩再感謝後,就問了:「你,到底是怎殺人的?剛剛很不尋常…」老師就在小孩開口搶先說明了:「罪言他用的不是我們身體可以用的能力,他的能力大概是引力的控制能力,具體一點的就說類似火影中培恩的萬象天引和神羅天征這樣了。而他之前上的遵理物理科補習班就是為了可以讓他了解引力,讓他更容易掌握這能力。」女孩都聽得目瞪口呆,並用着崇拜的眼神看着這個叫罪言的小孩。

幾星期後,我收到的成績表,

姓名:罪言
班別: E
理論筆試 C-
膽量 B
謀略 B


殺人手法 S
整體成積 A 級名次:2/86
評語:殺人能力出眾,宜多勤於理論思考。

「什麼,誰是第一給我出來,吼!」
身旁被我救了的女孩靜靜說「是我…」
「WTF?為什麼?」
「我殺了10幾個了,有幾個還要是師兄來的,他們都很乖全中了我的陷阱,最慘的一個被我斬首了……加上理論我拿S了……」一直嬌滴滴的女孩竟然是最接近惡魔的人。
「哪為什麼當時你都在逃跑?」
「唔…陷阱不是無限,你不是不明白吧…」
「你叫什麼名字?」
「啊,一直沒自我介紹,我叫瑤靜。」
「好,我會記住你的…」
「啊…原來你喜歡我的…」
「呀…不…我只是說…」


「最喜歡你了罪言(擁着了)」
……(我是刻意放閃的)……

這就是我罪言在殺手學校畢業經過,故事信不信由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