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最終章
 
何夕琛張開了雙眼,發現自己身處於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方。要說它奇怪,是因為這裡過於脫離常規,以及過於夢幻。
 
縱使現在是黑夜,但天空的繁星清晰可見,身邊四周盡是七彩的霓虹燈與攤位遊戲,不遠處也有顯眼的過山車與摩天輪設施。耳邊,亦響起了迴旋木馬的愉快音樂。
 
感覺,就好像身處在遊樂場一般。
 
這樣的氣氛,跟之前緊張的殺人遊戲形成強大對比。
 


何夕琛已經搞不清楚了。就在這個時候,肩膀傳來了輕輕的觸感。
 
他回頭一看。
 
看到了呼叫他的,是一個熟悉的少女。
 
熟悉的馬尾。熟悉的雙眸。熟悉的嘴唇。
 
他所最重視的人。
 


「砰通。」
 
心臟,猛然地脈動。
 
「小殺!」
 
難掩心中的興奮。重逢的理由毫不重要,何夕琛只是想跟緊緊抱住那個纖瘦卻強悍的少女,訴說千言萬語。
 
「啊!」
 


何夕琛的舉動令少女嚇了一跳,手中的冰淇淋隨即掉落。
 
「喂呀……阿琛!唔好咁啦!」少女撒著嬌說。
 
「點解……點解我地會係度?我地唔係死左咩?」
 
「阿琛!放開我先!我再慢慢同你講。」
 
何夕琛有點依依不捨地鬆開手,注視著笑意盈盈的少女。少女輕快地轉了個圈,然後往遊樂場的位置攤手。
 
「呢度……係『紫波波樂園』既真面目。」
 
「吓?」
 
對於少女的脫線發言,何夕琛一頭霧水。


 
「阿琛……其實我同你一樣,我咩都唔知……等我回復返知覺,我就發現自己身處係呢個遊樂場入面啦。」
 
「……係咩。」何夕琛說。
 
「阿琛……記唔記得細個果陣,我地去海洋公園既事?」
 
「啊。我記得。果時妳呀,仲玩到唔捨得走添。」
 
「係呀。我呀,真係好鐘意遊樂場……就算要我成世住係入邊都得!我之前曾經咁樣同我爸爸提過,之後佢仲話如果我想既話,會起一個新既遊樂場畀我做生日禮物添!」
 
小殺頓了一頓。
 
「我諗,只要係殺人遊戲死左之後,就會入左呢個世界。」小殺說。
 


搞什麼啊。
 
何夕琛完全無法理解。
 
是小殺父親的無心之失?是另一重陰謀?還是說,這是對無辜的關連者所作出的補償?又或者,這是他死後所幻想出來的美好?
 
無限的可能性,如二律背反般在何夕琛腦中不斷延伸。
 
何夕琛謹慎地問:「即係話……阿源、律師、眼罩女果D人,都係咁?」
 
「係呀。唔怕同你講……係你入黎之前,我撞到眼罩女佢地呀。」
 
「吓?」
 
何夕琛想起之前眼罩女的可怖,不禁毛骨悚然。


 
「唔駛驚喎,阿琛。我地輕輕咁打左個招呼後,佢同社工、阿源一齊去左咖啡杯果邊玩啦。」
 
「咁其他人……」
 
小殺說:「呢個遊樂場咁大,佢地,一定係某一個角落……好開心咁玩緊。」
 
「紫波波樂園」。本來就是為了小殺父親為了女兒而設計的。
 
這裡沒有爭鬥、沒有仇恨、沒有爾虞我詐,只有最純粹的歡笑,是小殺父親所嚮往的理想世界。
 
「阿琛,咁我地都快D去玩啦!」
 
在何夕琛不為意之際,小殺已經握住自己的手腕,往摩天輪的方向拉扯。
 


「砰!砰!」
 
天空,在這個時候爆開了紫色西瓜波形狀的煙花。
 
「啊……小殺!唔好咁大力拉我啦。」何夕琛一邊奔跑,臉上洋溢著幸福的表情。
 
就算明知這只是一個永遠不會醒來的虛幻,但那又有什麼所謂。
 
就算明知現實的他可能已經是一個腦死的植物人,但那又有什麼所謂。
 
真正在幸福,就擺在眼前。
 
他知道,自己將會永遠在「紫波波樂園」,和小殺幸福快樂地生活下去。
 
「我愛妳呀……小殺。」
 
「嗯!我都愛你!」
 
儘管二人走得更快,但他們的步速依然一致。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