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結局篇(下)
 
何夕琛感到頭痛欲裂,天旋地轉。
 
那是看到閃光的後遺症?還是承受過大衝擊後的暈眩?
 
他不知道。他也不在意。
 
儘管他的意識變得朦朧,但有一件事他非常清楚,那就是,小殺將要永遠離他而去。
 


接收訊號變得不完整,電視畫面漸漸冒出一條條的雪花,而雜訊的線條,開始把小殺的臉容淹沒。
 
何夕琛痛哭流涕抱著電視機叫喊:「小殺!小殺呀!」
 
這是終結了嗎。要眼白白看著她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嗎。
 
明明好不容易才記起她的。明明好不容易才重新見面的。
 
說什麼,他也無法接受這樣的結局。
 


「阿琛……今次既事,你都應該有所成長啦。你返到現實之後,你記得要好好咁生活落去。」
 
如少女所說,經歷過連串的殺人對決後,他已經由一個凡事退縮的懦夫,蛻變為一個會為了守護重視之物挺身而出的男人。這樣的他,在現實裡應該會很容易獲得成功吧。
 
但是,這並不是他想要的現實。
 
如果讓小殺孤獨地留在那個閉鎖的空間,那這樣的他,又算是一個她所期望的男人嗎?
 
何夕琛咬一咬牙,心裡已經做好決定。
 


「無論如何,我都要入返果個遊戲世界。」
 
他緊閉雙眼,把所有的神經集中在頭部的疼痛。是的。那個痛楚,就是他曾經進入過遊戲的證明。只要盡力地去想像,說不定可以找回那個跟腦電波接銜的虛擬頻道。
 
就像是上網時不小心踢到router,只要在瞬間把usb再次插回,電腦也未必會顯示出斷線的訊息吧。
 
「一定要返去呀……一定要返去呀!」
 
他不斷回想,回想起與住客們的激戰,還有小殺的笑臉和動人身姿。
 
「小殺……小殺!」
 
劇痛不斷地蠶食他的意志,但是,何夕琛的思緒沒有靜止。
 
就算頭顱會因此而爆掉也沒關係,就算現實中的他只能痴痴呆呆地度過餘生也沒關係!只要能和她再見一面,就夠了!


 
* * *
 
大門突然被轟開,接著,一組訓練有素的警員湧進住宅。
 
正在操作電腦的男子大吃一驚,正想轉身離開,卻被一名年輕警員抓住,雙手反鎖按在桌上。
 
男子大喝:「放開我呀!你地做咩呀?」
 
「先生,我地懷疑你係導致十二名XX花園H座既住客出現癲癇症狀既原兇!你已經被拘捕,依家唔係事必要你講,不過你之後所講既野會記錄在案,再成為呈堂證供!」
 
對於警員那段電視劇裡經常出現的招牌對話,男子後先是一愕,然後啞然失笑:「哈哈……你地係唔係痴線架!係人都知入人屋企之前要有搜查令啦!再者,我手無寸鐵,駛唔駛咁大陣仗呀!」
 
「唔係。我地已經留意左你好耐……亦都掌握左充分既犯罪證據。」一名稍為年長,看似高級的西服警員站出來,說。「正因為你既行為會對公眾帶黎危害,根據刑事訴訟條例第221章101A條,我地係可以使用合理武力將你拘捕!」
 


「……係你!」男子怒吼。
 
「冇錯……自從『紫波波樂園』既開發團隊解散左之後,我就入左警隊。」高級警員對男子投下婉惜的眼神。
 
「哼……哼哼……哈哈哈哈哈!」
 
男子覺得實在太有趣了,不由得大笑起來。他笑得愈發激烈,差點透不過氣。
 
居然,會裁在十年前的戰友手上。
 
「係你……係你既話,會發現我既計劃都唔出奇既。」
 
高級警員說:「你係我尊敬既上司,果時好多野都係你教識我。其實……點解你要行歪路?我知果時你受左好大打擊,但係以你既才華,可以搵返更好既工作……」
 
「唔好講咁多野啦。你以為你真係咁有正義感?你拉我都係想搏上位之嘛。」


 
男子心中有數。
 
既然他那麼神通廣大可以找出自己的所在,那末,怎麼不在他墮落的時候伸出援手呢。
 
果然,人性是醜惡的吧。
 
就算是昔日的朋友,要出賣也可以毫不在乎。
 
被看穿了自己的虛偽,高級警員馬上收起和善的嘴臉,以強硬的語氣跟其他同僚說:「即刻帶佢返去。」
 
「哈哈。要拉就拉啦。你遲左一步……果十二個受害者已經冇得救,注定成世都要做行屍走肉既廢人。」
 
男子最後的復仇已經到了尾聲。就在他跟隨眾人回去的時候,瞄了一眼記錄遊戲的畫面。
 


直至剛才,男子一直專注在遊戲的維護和運行,從來也沒有留意遊戲的戰況。但在那驚鴻一瞥下,他看到了升降機中的少女。
 
就算少女變得比以往成熟,他馬上就認出,那是已然逝去的,最心愛的女兒。
 
為什麼她會在殘酷的遊戲裡面啊。
 
為什麼她看來會那麼痛苦啊。
 
就在這瞬間,一直壓抑的思念和情緒終於爆發。男子掙脫了警員,伏在辦公桌前,聲嘶力竭地叫喊了女兒的名字。
 
「(消音)---!」
 
警員們以為男子已經束手就擒,沒有預料他會突然發難。於是,他們再次把男子按在桌上。
 
「快D鎖孖葉!」高級警員提點菜鳥警員。
 
「哦!」作為第一次參與行動的新手,警員難免有點緊張。他上鎖的動作,未免有點生澀。
 
不過,對於手無搏雞之力的男子,已經足夠了。
 
在一番騷亂後,男子終於被帶走。正當其他調查人員準備把儀器收走時,高級警員忽然喝止。
 
因為,他也看到了畫面中的崩壞。
 
既然遊戲已經到了尾聲,那麼,就讓他看到最後吧。
 
* * *
 
此刻,電視機內的小殺不為所動,頭依然地抬起,嘴角的梨渦沒有半分消退。
 
因為,計劃成功了。她深信,以那種強硬的形式送他出去,可能可以避免腦細胞受過大的傷害。
 
小殺所身處的升降機突然劇烈地搖晃,天花,落下一把一把的沙塵。
 
她想,何夕琛的脫出,應該是導致這個空間崩壞的原因吧。
 
少女跪坐下來,靜待人生的終結。
 
「我既使命已經完成啦。咁我就冇任何存在價值。」
 
可是,為什麼她的心好像有一種被剖開的感覺呢。
 
是對何夕琛依依不捨才會有這種感覺吧。但是那又有什麼方法啊。她和他,根本是不同次元的人。
 
「最起碼,佢都記得返我呀……」
 
彷如自嘲的夢囈。
 
對。那已經是對被遺忘的死者,最大的補償。
 
她感到滿足。
 
就在她感到釋懷之時,一個數據化的形象漸漸冒起,形象,慢慢轉化實體、重組。
 
小殺睜著眼,無法理解。
 
「唔……唔會係……」
 
她吞了一口唾液。
 
然後,如奇蹟一般,她最重視的人,確確切切地現在小殺的面前。
 
「嗚呀!嗄……嗄……」
 
就好像剛剛在水中閉氣般,何夕琛大口地吸進空氣。他的身體此時亦傳來大大小小的灼熱痛楚,但是,能夠和小殺再次相見,那些痛楚根本不算什麼。
 
他強裝出笑容,說了一句:「我返黎啦。」
 
小殺一臉平靜,但暗地裡卻盡力掩飾著的內心的激動。顫抖的聲音,從喉頭發出:「阿琛……你知唔知你今次返黎,代表D咩?」
 
「我知。」
 
對於葬送自己的未來,何夕琛已早有覺悟。
 
「咁點解!點解你要返黎呀?你知唔知我幾辛苦先送到你出去!?」
 
她的努力白費了嗎。她還是不能拯救最愛的人嗎。
 
但是,眼前的男人,只是說了這樣的一句話。
 
「因為我愛妳。」
 
「你係唔係傻架!我只不過係一個BUG,一個電子程式!就算退一萬步黎講,我只係你記憶深處一個唔再存在既人!你咁樣做,值得咩?」
 
漸漸的,小殺變得歇斯底里。
 
「妳係度講咩呀。妳……係最實實在在既人黎架。」
 
明明已經是垂死的人,但是何夕琛卻如頂天立地的偉人佇立著。他抱住了小殺,然後和她深深一吻。
 
「嗯!」
 
小殺的心融化了,掙扎,變成迎合。
 
「我唔會再丟低地妳一個。就算要死,我都會陪住妳。」
 
「嗚……嗚哇……傻瓜……傻瓜呀……」斗大的淚珠從小殺雙眸悠然落下。
 
何夕琛一手的指尖抹掉小殺的眼淚,而另一隻手,悄悄地按下升降機的G鍵。接著,升降機便有種向下跌落的感覺。
 
就算殺戮空間變成這樣,它大概也可以走完這最後一程吧。
 
「阿琛……你?」
 
「事到如今,我地只係淨返最後一步。」
 
聰明的小殺自然很清楚接下來會有怎樣的下場。既然是這樣的話,就讓她再感受多一會何夕琛的溫暖吧。
 
「阿琛……對唔住呀。你痛唔痛呀?」
 
「好痛呀。」
 
「對唔住啦。不過,好快就完啦……係咪?」
 
「係呀。」
 
二人依偎。二人細語。升降機傳來了「叮--」的聲響,大門打開,外面的,是G樓大堂的景象。
 
何夕琛深深吸了一口氣,為接下來要做的事做好心理準備。
 
小殺平淡地說:「阿琛……準備好未?」
 
「嗯。」
 
何夕琛點了點頭。就在何夕琛準備喚出小殺的真正名字時,小殺的食指輕輕按住了少年的嘴唇。
 
「……唔好叫我個真名。我……係你既小殺。」
 
何夕琛先是一愕,不過他馬上就明白了少女的意思,笑而不語。
 
就當這七天的經歷是從頭的開始吧。
 
何夕琛深深愛著小殺,不是因為她是昔日的青梅竹馬,也不是因為以往家家酒的婚約。
 
而是,她是小殺。
 
「咁樣……就拜託你啦。」
 
何夕琛接過小殺的刀子。
 
「噗。」
 
小殺的頸項流出了嫣紅的血。
 
「我愛妳,所以我殺妳。」
 
不需要言語。小殺無聲倒下,如睡著般閉上眼睛,看上去是那樣的安詳。
 
何夕琛在G樓內把小殺殺死,那麼,他就觸犯了遊戲的規條。但是,他卻一點也不害怕,甚至有點期待。
 
沒有比和小殺殉情更幸福的事了。
 
他這樣想著,身上的力氣漸漸的流失散渙,甚至依俙感到腦袋變得腫脹。
 
啊。他會像小毒撚一樣爆頭而死嗎。正合他意。
 
他笑了起來。
 
就在一聲的爆破後,屬於自己的意志消失怠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