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夕琛睡夠了,於是張開眼睛,爬下床。

 

從黎明般的天色來判斷的話,也許,現在才六到七點左右吧。

 

何夕琛平日也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的,難免感到有點不習慣。儘管如此,他卻覺得自己好像比之前更精神。



 

「話哂尋晚我十點幾就訓左。可能,早睡早起身體好真係冇講錯。」他心道。

 

他伸了一個懶腰後,便到廁所梳洗。往馬桶撒一把尿後,他打開了水龍頭。可是,水龍頭卻沒有水流出。

 



「吓?冇水既……唔通停水?但係我冇收到通知……」何夕琛清爽的心情馬上一掃而空。「屌,個看更係唔係做野架?」

 

一想到管理員,他就想起昨晚的事。

 

昨晚的激吻。昨晚的做愛。昨晚的殺人事件。



 

如果昨晚的事確實有發生,他應該忙得透不過氣,搞不好還會飯碗不保。雖然不能梳洗感覺有點糟,可是考慮到管理員的苦況,他也不打算抱怨了。

 

那麼,就跳掉梳洗的步驟,吃早餐吧。反正又不用見其他人,不刷牙洗臉又有什麼關係?

 

「一於食營多啦。」他這樣想著,然後往櫥櫃找他最愛的即食麵品牌。

 

「啪。」打開。



 

……咦?

 

裡面什麼都沒有。

 

「點會咁架,我之前明明入左好多貨架喎。」他伸手進去,所觸及的只有煮食用具及其他日用品。原來不僅是營多,內裡其他食物或應急食品也全部消失了。

 



昨晚那包未吃完的薯片,亦一併失去蹤影。

 

他再打開雪櫃,裡面空無一物。

 

「喂……我屋企D野食呢?冇理由架……仆街喇,唔會有賊掛。」

 

心念及此,他馬上找出錢包點算一下內裡的金錢,同時檢查家中的財物損失。最後他得出了一個結論:除了所有食物莫名其妙地不見了之外,一切完好無缺。

 



他吁了一口氣,感到有點慶幸。只要有錢的話,就可以買東西吃了。

 

不過,他的家變得奇怪是無容置疑的。如今,食水停止供應,家中的食物不翼而飛。何夕琛處於斷水缺糧的狀態中。

 

一切脫離常軌,都是在看了昨晚的閉路電視映像之後。為了了解真相,了解昨晚的兇案是真是假,他決定再次打開電視機。

 

「不過,既然停左水,依家停埋電都唔出奇。」他如斯想著,伸手往電視開關按去。



 

電視的螢幕透出光芒,所顯示的,是熟悉的升降機分割畫面。四部升降機也沒有人在乘搭,而1號的升降機,沒有半點血跡。

 

對。沒有半點血跡。

 

考慮到可能被封鎖現場及其他原因,光是一個晚上,是不可能把血跡清洗的。所以,他非常肯定昨天晚上看到的只是自己的幻覺。

 

也就是說,沒有人死。

 

因為安心下來,何夕琛放聲大笑。對於家中接二連三所發生的怪事,他也早已拋諸腦後。

 

「……哈哈。」他好不容易才坐直身子,計劃應該如何度過這一天。「難得咁早起身,睇下『香港早晨』啦。睇完靚靚主播BB,再打畀麥麥送叫個早晨套餐……咁樣既生活,真係太寫意喇。」

 

他沾沾自喜,按了一下搖控器。

 

「咇。」

 

「……嗯?」

 

「咇。咇。咇。」

 

不管他轉向哪一個頻道,電視所播放的,仍是同一個畫面--那個灰白,看來枯燥無味的閉路電視畫面。

 

「喂……喂!」他放鬆下來的神經再次緊繃。「點解會咁架?夠啦……我受夠啦。就算係亞視都好,我都唔想睇閉路電視呀……」

 

在無可奈何之下,他把電視關掉了。還好電視機雖然不聽使喚,可是最起碼,還是可以關掉電源。

 

現在又多了一件怪事,不安感已經把何夕琛籠罩。

 

搞成這個樣子,他應該不可能再回去睡覺了。雖然他喜歡獨處,可是在迷惘之中,總想找一個人陪伴。

 

如果有人在身邊的話,自己也不會像現在那麼擔驚受怕吧。

 

身為毒撚的他沒有任何朋友,而之前的同學也早已斷絕來往。如果打電話給他們說他現在所遇到的怪事,應該會被人連番恥笑。至於其父親在其他國家定居很長的時間,關係早已疏遠,可以的話他倒不太想打擾父親。

 

那樣的話,到樓下向管理員問話,順便吃個早餐好了。始終,如果昨天的事真有發生,他應該也有目擊殺人過程。那樣的話,說不定他可以解開自己的疑團?

 

何夕琛已經很久沒有出門,和直接跟人打交道。一想到要和交情不深的管理員交涉,他就不其然感到緊張。為了讓自己打起精神來,他立即換上了自己引以為傲的戰衣:「初音未來」限定版T恤。看到T恤中間的初音在對自己微笑,他就覺得充滿力量。準備完畢後,他深深吸了一口氣,步出家門,按了升降機的按鈕。

 

「叮--」

 

升降機的大門打開,何夕琛步進了升降機之中,接著,門關上。正當他往樓層按時,駭然發現所有樓層按鈕都消失了。

 

當然,也包括了何夕琛原本居住的17樓。

 

控制升降機開門、關門和警鐘鈕都不見了。

 

先是茫然,接著感到恐慌。

 

認清了如今被囚禁在升降機之中的狀況,何夕琛便不斷敲打著升降機的大門叫道:「啊啊啊---救命呀……開門呀!」

 

「砰砰砰---」

 

「開門呀……嗚呀……」

 

「砰砰砰---」

 

不管如何大吵大嚷,升降機也沒有移動的跡象。累了之後,他的眼角往原本排滿樓層的位置一瞄,對三樣東西感到有點在意。

 

剛才,如果說那些按鈕全部消失,倒也不正確。因為,還剩下兩個按鈕,它們的尺寸比原本的大幾倍分別是「G」,和「K」。而兩個按鈕之間,還有一個插卡槽。

 

何夕琛決定首先著手研究按鈕,始終他對插卡槽毫無頭緒。

 

按下G鈕所到達的,應該是地下吧?那K又是代表什麼?

 

雖然他原先的目的是到G樓找管理員,但他對K鈕更感在意。於是,他試著按了那個K鈕。

 

沒有反應。他再按了幾次,結果也是一樣。

 

「……如果連G鈕都冇反應的話,我可能就要係裡面活活餓死……」

 

何夕琛心灰意冷地按了一下G鈕,幸好,G鈕的燈發出亮光,而他也隱約感到升降機正往下移動。

 

「叮--」

 

升降機的大門再次打開,令他有一種逃出生天的錯覺。

 

然而,當他步出了升降機空間之時,他為眼前的一幕感到愕然。剛才他所鼓起的勇氣,蕩然無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