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喇,所有參加者都已經攞到信,依家,你地可以打開啦。不過請各位記住,信入面既野大家要好好保管,同埋唔好比人見到上面既標記。」

 

西瓜波這樣說完後,所有人都慎而重之地把信封打開,並慎防其他的人偷看自己的信件。

 

何夕琛自然也跟大家做相同的事。他發現裡面有一張卡片,不論外觀、尺寸、條碼和上面的12個數字,看起來跟信用卡無異。唯一比較特別的,是卡片連著一條繫繩,也就是說可以戴在頸項上。



 

既然西瓜波提及過上面的數字必須保密,當然沒有人會笨把它戴著,都紛紛收進自身的口袋之中。

 

「呢一張,係你地每人既專屬卡片。只要有呢張卡片,你地就可以返屋企,同埋可以進入K樓。」

 



K樓?何夕琛想起了之前升降機中面目全非的按鍵。裡面只有G鍵,K鍵……還有一個插卡槽。

 

「如果你想返屋企,你只要係架lift入面插你張卡入插卡槽,3秒內咩掣都唔撳,咁架lift就會送你返屋企既樓層;如果你想去K樓,咁只要係插卡3秒內撳K掣,你就會去到K樓架啦。至於G樓,即係大堂,就唔駛用卡都去到既。」

 

「咪住先……我地無端端做咩要去K樓?K樓係咩黎?仲有,我地依家冇野食冇水飲,就算返到屋企,咪一樣仆街?」雞蟲說。



 

眾人心中也有相同的疑問,始終,食物和水,是他們目前最擔憂的事。

 

「大家唔駛擔心。K樓入面有好多野,包括食物同食水,甚至乎武器、裝備同藥品都一應俱全。」

 

雖然聽西瓜波說裡面有食物和水而鬆一口氣,但他提及裡面有武器,所有人的神經不禁緊繃。

 

「吓?點解要武器呀?」基友A問,聲音帶著顫抖。



 

他們不約而同有一個可怕的想法,心裡,祈求著是他們胡思亂想的推測。

 

不,不會這麼老土的。他們雖然說不上是完全無罪的聖人,可是他們也未算大奸大惡,就算曾經得罪過別人,也不致要對他們做出如此殘忍的事吧。

 

然而,西瓜波,卻說出了眾人內心深處的禁忌。

 



「因為,呢一個,係生存遊戲黎。簡單咁講,我地呢個係類似『大逃殺』既殺人遊戲,勝利者亦都只得一位!不過,我地既遊戲風格係以鬥智為主,當中有好多細節設定會增加遊戲既刺激,絕對可以令大家盡興!」

 

聽到他的發言後,所有人的腦袋馬上一陣暈眩,世界彷如天崩地裂。

 

他們所有人必須互相殘殺,毫無理由地毀滅對方,直至剩下自己。他們都不其然看了一眼身邊的人,之前建立起來的信任消失怠盡。以阿源和律師為例,他們明明是眾人寄予希望的領導者,如今,卻成了眾人心中欲除之而後快的角色。

 

怎麼樣,真的要把其他人殺掉嗎?

 



「講笑咋吓話。」OL乾笑兩聲後說道。

 

「講笑?唔通陳伯條屍都係講笑?」螢幕中的西瓜波瞇起眼,笑道。他的答案,自然令OL的渺小希望完全潰散。

 

「等一陣先!點解要我地咁做!」一直非常冷靜的社工也有點激動,如斯叫道。

 

「冇得解。呢個係一場遊戲,就係咁簡單。」



 

「西瓜波!」就在眾人因不安而陷入混亂之時,律師突然大喝,讓眾人從迷失中回復。「你話我地呢個遊戲風格係以鬥智為主,咁可唔可以講下遊戲既詳細情形,個遊戲,又同『大逃殺』有咩唔同?」

 

他雖然滿腔忿怒,然而,卻沒有影響他清晰的思維。他知道當務之急,是把遊戲的規則弄清。

 

「OK,我地都係時候入正題。」西瓜波轉了一個圈,然後說:「對於每個玩家黎講,呢個遊戲有兩樣野係非常之重要,第一,自然係你手上張卡,第二,就係你屋企果部電視機。」

 

思考能力出眾的律師馬上回道:「我明喇。係唔係只要係屋企睇住部閉路電視,咁就知道邊個出入K樓,再作出相應策略?」

 

他所謂的相應策略,當然就是獵殺其他人的行為。畢竟,如果說得太露骨,很可能會令自己成為眾矢之的。

 

「部份正確。真正既答案係,你地屋企各自既閉路電視都會顯視非常重要既相關訊息。」

 

「相關訊息?」

 

「閉路電視既設定頗為複雜,非三言兩語可以說清,請容我慢慢講解。」西瓜波說。「首先,你地應該都知道,你地屋企既電視除左部Lift既閉路電視之外,咩台都睇唔到,係唔係?」

 

所有人黯然地點頭。

 

「係你地返上樓之後,你地既閉路電視將會作出適當既調整。除左本來既閉路電視畫面,仲會顯示其他資料:佢地分別係一日既倒數時間計、自身所累積既分數同埋你部閉路電視獨有既特殊技能。」

 

西瓜波頓了一頓,續道:「首先要講既係一日倒數時間計。呢個時間計將會放置於四個方格之間,顯示一日剩返幾多時間。遊戲規則規定,係一日之內,必須有一個參賽者死亡,未有人死果陣,個時間計會以白色字體黎顯示,如果當日之內有人死左,個倒數時間計會變成紅色。」

 

對於所有人來說,死亡這個後果聽來是多麼的可怕。就算已經發生了那麼多件怪事,他們,還是不相信自己竟然會進入隨時死亡的恐怖遊戲之中。

 

「咁如果我地當日冇人死到,又點計?」

 

「問得好。咁樣既話,就會由眾參加者中最低分既人受罰。不過如果講到分數,我就可以講第二個重點資料:累積分數。」

 

律師吁了一口氣,一臉凝重地說:「即係話,除左避免被人直接殺死之外,如果要延長自己生存既時間,就要希望當日有人已經死左,同埋盡可能累積分數。」

 

「完全正確,至於累積分數既方法,亦都好簡單。要攞分,分別有以下四種途徑:第一,殺死其他參加者可得100分;第二,搶奪其他參加者既卡片,得50分;第三,對其他參賽者做成肉眼可見既傷害,得10分;第四,每取得一份武器、食品、救急包等補給品,得1分。」

 

西瓜波所說的條款中,除了第四項,全部都必須傷及其他參加者。因此,第四項所得的分數是最少的。

 

「有兩點要特別同大家提一提既。首先,如果你既卡片畀人搶左既話,雖然唔會令你取消資格,不過你既分數將會倒扣50分,就算你既分數係0,都會扣成負數。請大家好好注意。」

 

何夕琛聽到他這樣說,便不其然地把手伸進褲袋,緊緊握著自己的卡片。

 

「第二,就係每個人每日都必須係K樓逗留最少59分59秒。如果違反呢條規則,在遊戲中你一直所累積既分數將會回歸於0。」

 

對於所有人來說,第二點比第一點帶來更大的衝擊。他這番話,意味著就算一天內賺取大量分數,也不代表能在接下來的數天安枕無憂。畢竟,分數回歸於0,那就代表自己將會成為最低分的犧牲者。

 

「我有問題。」律師突然舉手發言。「如果同時有二人或以上既分數都一樣係最低分,咁會點結算?」

 

的確,考慮到這個規條,有多於一人的分數被迫降至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如果呢個情況發生,將會係呢班最低分參賽者入面,隨機選出一名參加者受罰。」

 

西瓜波看到律師沉思的樣子,認為自己已經解答了他的問題,於是續道:「最後一個重點資料,就係閉路電視特殊技能。呢點,容我賣個關子,你地只要上樓,打開自己部電視,就會一清二楚。我只能講既係,每個人既特殊技能都唔同,只要好好利用,一定可以大大提昇你既勝率。」

 

光是聽他那番設定就覺得遊戲無比險峻,當中有不少人,都倒抽了一口涼氣。

 

「基本上,呢個遊戲有好大既自由度,但係,有以下三點必須大家好好遵守,如果唔係將會後悔莫及。呢三點,將會係螢光幕列出,請大家好好注意。」

 

語畢,西瓜波的映像馬上消失,電視如今只有顯示一段文字:

 

若參加者觸犯以下規條,將會受到處分:

 

1. 於G樓使用暴力或以其他途徑對其他人造成損傷。

2. 施行任何破壞升降機的行為。

3. 於一天結尾時,仍逗留在K樓之中。

 

看到這幾條條款後,律師突然開腔:「西瓜波。」

 

「點?」雖然看不見西瓜波的動畫,可是那尖銳的電子聲音仍可以傳進整個大堂。

 

「我想講下我目前對遊戲既了解,如果有錯,請你指正,避免產生誤會。」

 

「好。」

 

「即係咁,我地所參與既係殺人遊戲,目的係殺到剩返最後一個,係唔係?」

 

「正確。」

 

「如你所講,G樓係唔可以交戰,而因為卡片呢個系統既存在,每個人淨係可以去自己既樓層。咁樣既話,淨係得K樓,係所有人accessible而又唔受任何作戰既限制,係唔係?」

 

「理論上可以咁講。」

 

律師又再提問:「咁既話,K樓演變成交戰空間。先唔理K樓係咩,我地呢棟大廈咁細,邊有可能比我地一班人廝殺?」

 

「你去左K樓咪知囉。我夠膽講,K樓既場地遠比你地想像中大,絕對可以畀你地多人混戰,亦都可以施行多種唔同既作戰計劃。」

 

律師的提問完畢,大堂回到一片死寂。

 

「大致上就係咁啦。另外,我要帶畀大家一個重要訊息,就係遊戲當中有唔少潛規則,如果你地搵到佢地,可能可以響遊戲造成突破。」

 

「你所指既突破,包唔包括我地可以唔駛自相殘殺,安全咁逃離呢個地方?」阿源突然插嘴問。

 

所有人都屏息,等待著西瓜波的答案。

 

「有咁既可能掛,但係我唔會作出任何保證。」

 

得來的,卻是模稜兩可的答覆。

 

「大致上就係咁。詳細既遊戲規則列明,亦都會係你地屋企既閉路電視系統選單之中,方便各位重溫。我轉一轉個畫面,畀你地先睹為快。」

 

剛才的幾行字,切換成密密麻麻的詳細規條。

 

[遊戲規則]

遊戲名稱:連接升降機的殺戮遊戲

 

遊戲流程:

每位參加者家中的食物與水消失,電力供應(電視除外)中斷,與外界的聯絡完全隔絕。每人在指示下分別取得自己專屬的電子卡片後,利用己身的力量與閉路電視的優勢,於生存遊戲中盡可能生還。

 

遊戲規定每天必須最少有一人死亡。

 

若當天沒有人死亡,則會處罰遊戲中得分最低的玩家。又,若有多於一人同樣擁有最低分,將會隨機選出最低分的其中一人處罰。

 

分數結算:

殺死其他參加者+100分

搶奪其他參加者的卡片+50分

對其他參加者造成肉眼可見的傷害+10分

每取得一份武器、食品、救急包等補給品+1分

被其他參加者奪取卡片-50分

若一天之中於K樓所累積逗留的時間不足59分59秒,所累計的分數將會回歸於0。

 

電子卡片的使用方法:

在升降機中,只要把卡片插入插卡槽,就可以啟動升降機,到自身的樓層或K樓。若插卡後3秒內不按K鍵,升降機將會到達卡片第一持有者的樓層,反之則進入K樓。另一邊廂,到G樓不需使用卡片。

 

閉路電視情報顯示:

1. 一天所剩餘的時間。若當天有人陣亡,字體會以紅色展示,反之會以白色展示。

2. 自身目前所累積的分數。

 

另外,每人的閉路電視都會附帶一個獨有的特殊技能,或情報。

 

若參加者觸犯以下規條,將會受到處分:

1. 於G樓使用暴力或以其他途徑對其他人造成損傷。

2. 施行任何破壞升降機的行為。

3. 於一天結尾時,仍逗留在K樓之中。

 

注意:此列表並未記載遊戲中所有規則,玩家需自行發掘遊戲中的隱藏規條。

[遊戲規則完]

 

「點解係我地……」師奶跪了下來,沮喪地自言自語道。

 

「搞錯呀……點解要咁對我地呀!」GYM佬一腳踢翻了身旁的垃圾桶,大叫。

 

西瓜波無視現場的騷亂,聲音又再響起:「其實遊戲一早已經開始左,所以,我唔方便再係度耽誤大家既時間,如果冇咩特別事既話……」

 

「咪住!」連律師也按捺不住,突然神經質地叫大叫。「你講咩話,遊戲一早開始左?」

 

他不再冷靜,是因為那個情報,蘊含著一個致命的訊息--

 

遊戲開始,是在什麼時候?

 

是在大家都集合在這裡的時候嗎?

 

還是說--

 

「冇錯。就係閉路電視閃光既時候,晚上十點三十分。即係話,今日既終結,淨返唔到十四個鐘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