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  
「屌啦星,爆緊石架大佬!」我聲嘶力竭的罵道:「連爆石都要搞鳩我,邊到得罪你啊仆街!」 

坐在馬桶上的我,連忙用雙手掩著自己的下體。嚇得眼角含淚的我,正青筋暴現的對著我身前那個穿過了洗手間的門,盯著我看的老伯頭顱罵道。

 我是郭麒旭,一個經歷了十八年提心吊膽的生活的真漢子。我天生就擁有一個別人沒有的優點,就是隨時隨地都能夠把周邊那些不乾淨的東西惹過來的超能力...嗯,應該不算是優點。 

「邊個叫你個身咁大陣香味,等我聞多陣先啦,嘿嘿。」把頭伸了進來的老伯正笑瞇瞇的看著我,然後一直大吸這裡的空氣。 

沒有錯,我是壓根兒不知道他到底在說什麼,說到底,這裡沒有香味,只有屎味。 



我嘆了一口氣...算了,隨便他吧,反正我也阻止不了他。

過了大約一分多鐘,『撲通』的一聲,大便終於肯離開我的屁股,投入馬桶的懷抱,我也隨即轉身把衛生紙一格一格的拉出來。


 撕掉衛生紙後,我把它對疊了兩下,正要擦屁股的同時,我實在禁不住心中的不耐煩,斜視著這個老伯:「點撚樣啊,抆屎都要睇啊?」

 他搖了搖頭:「唉屌,索多兩啖走啦!」他離開之前,再次撐大鼻孔,吸多兩口這裡的香(屎)味,終於肯離開我家的洗手間。

 在擦完屁股之後,我亦隨即沖廁,穿好褲子,洗手離開。 



說起來還真是慚愧,我是個只念到中學三年級就退了學的人,原因並不是不想繼續念下去...好吧,我承認自己是有一點不想念下去,但這並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就像剛剛一樣,那些被我招惹過來的東西令到整間學校一直處於極度混亂的狀態,例如書本的圖案被畫成18+的東西,女生內褲被脫出來等等...但一直以來,校方對我也十分包容。

直至一天,發生了一件超級嚴重的事情... …
 那些鬼把女教師那塊染了血的衛生巾一下子拍在校長的臉上,就是因為這一件事,我在當天立即「被退學」了。

 在家裡虛渡了一年光陰後,我已經忍受不了這種日復一日的家裡蹲生活,我決定在網上的討論區尋找工作,並且把自己容易惹鬼的事情也坦蕩蕩的打在自己開的post上… 但可惜,我開的post不到三天就被人刪除了,原因居然是那些版主以為我在鬧事,當天晚上我也不知道自己灌了多少罐啤酒。 

但是,皇天不負有心人,我收到了一封電郵--“以你的靈異體質,正好適合當我捉鬼大師的助手,如果你不怕的話,就在星期天帶齊個人用品及替換衣服,早上前往流浮山,我將會在那裡等你。” 

而今天,正是星期天。我換上一件短袖上衣及牛仔褲,因為有點寒涼的關係所以多穿一件外套。我揹上一個行山背包,裡面裝的就是我帶備的替換衣服及個人用品。



 我袋好銀包,鑰匙以及手機,穿好球鞋,把大門打開。把大門關上後,我默默的把鑰匙放回褲袋,再戴上耳機,一個轉身,不帶走一片雲彩的離開這個位於牛頭角的寓所。

 我,郭麒旭…雖然白活了十八年零三天,但我知道,由今天開始,才是我人生的開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