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話 

「麒旭,我部電腦壞左啊!」一把嬌嫩又帶點鼻音的女生嗓音在二樓上面傳出,聽得出她現在十分之不耐煩...但是... 

「屌!等陣啦大佬!」我握著地拖,急忙的把倒翻在地上的橙汁拖乾淨,繼續怒罵:「仆街,仲慘過做鐘點!」 

"唉,為何不是我想的這樣"--這一番說話,已經在我腦海裡迴盪過無數次。我一心以為,跟著一個捉鬼大師學藝的生活將會十分之精彩,但是十分明顯,我在做的,根本與『捉鬼』無關... …

※※※※※※※※※※※※※※※※※※※※※※※※
昨日,星期天。



 陽光猛烈的照射下害我的內褲也濕了。我身處在流浮山,平常我沒有什麼機會來到這種鄉村地方,在等人的同時,我也順便在這裡逛了逛。

 從剛才開始,我就發現了一件對我來講算是奇怪的事。在這裡幾乎感受不了鬼魂,周邊都是活生生的人,在這個陽氣旺盛的情況之下,我倒是感到有點不自在。 

「大師!乜咁錯盪啊!」
「大師!」
「大師,上次真係多得你渣。」
「要唔要海味啊?」 



原本清靜的小路,那些阿公阿婆突然蜂擁了過去某處,瞬間熱鬧了起來。好奇心驅使之下,我也探頭想了解一下,到底是誰來了... 

被稱為大師,很可能就是那個PM我的捉鬼大師...要是能得到這麼多人的尊敬的話,想必是個大人物...很大機會是個"老屎忽"吧。 

好不容易擠身到人群之中,終於看到了那個大師。

大約一米六五的身高,她的皮膚比起在場所有人都白,可以用雪白來形容。她那雙明亮的眼睛環視了在場每一個人,卻在我的臉上停住。

 居然是個女生。我愣住了,完全被她的美吸引過去,黑色的斜瀏海長馬尾髮形,身上穿著一件緊身的黑色夾克外套,下身則是一條牛仔熱褲而及高跟長靴。 



「唔洗啦...我今次黎,係約左一個人係到見面。」她伴隨著微笑,回答在這裡的鄉親父老。

接下來,她慢慢的靠近我,而周邊的村民也慢慢的後退,而他們的目光,亦慢慢的集中在我的身上。

 『呃…你、你好。』我好不容易才塞出話來,然後僵硬的揮了揮手。 

她走到我的身前,相當近。我呼吸的同時也嗅到她身上散發出來的薰衣草香氣。 

『郭麒旭。』她輕輕抬頭仰視著我,淡淡的說。 

我可沒有把相片傳給她啊?『點解你會知?』我不解的回應。 

『聞都聞到…你身上既怨氣。』她皺了皺鼻子『怨氣累積到依個地步,如果係正常人,一早就死左。』

 聽到她說的話後,我卻依舊老神在在。"我不是正常人"這一回事,從我三歲開始就已經知道了。



 她轉身用笑顏對圍觀著我們的村民道:『我地走先啦,後會有期。』接下來,她拉著我的手帶我離開這裡。 

我們走到流浮山迴旋處,離遠已經看到一台停泊在路邊的摩托車...不會吧,一個弱質女子居然會駕駛這種可以拿來比賽的車款? 

「嘩...」我走到黑色摩托前,不禁訝言:「幾錢啊?」 

「下?」她站在我旁邊,不解的問我:「咩幾錢?」

 我沒有回答她,只是用手指著這台黑色摩托車。

她『哦』了一聲並點點頭,就像恍然大悟了一樣,卻說:「點鬼知,又唔係我既。」

 "下?"--我沒有說出來,只是張開了嘴,做出O嘴的表情。她繼續領著我往前走,直至在一台同樣是停泊在路邊的汽車旁停下... 



「唔、唔係掛?」我看著前方同樣是黑色的車輛,卻表現出和剛才差天共地的反應。在我面前的,是一台黑色的客貨車,只差在車頭沒有印著『勁達』、『便利』等的Call台字樣。 

「做咩,你想我渣跑車啊?」她掏出車匙並按下上方的解鎖鍵,客貨車隨即『咇』了一聲的回應她。

她打開車門,在上車前再說:「依種車先舒服,又有位放『架生』。」 

我垂下了雙肩,然後打開了副駕座的車門,進入客貨車。在坐好之後,我把背包扔在後面的座位,好奇的問:「係勒,跟住去邊?」 

「等開工,禮拜日最旺。」她交疊著雙腿,那雪白的大腿實在令我忍不住側目觀察。她看起來很熱,居然把夾克脫掉,一下子扔在後方座位上。 

媽的,紅色的吊帶背心,上方還有一個黑色的大骷髏頭。她這時突然伸懶腰,那不大不小的雙峰...

我放棄側目觀察了,我向右轉身,光明正大的瞪著她的胸口來看。 

「係咪唔夠大?」她用十分冷靜沉著的語氣,嚴肅的對我問道。她這時低頭看著自己的胸口,還用右手抓了一下「難怪識唔到男朋友。」 



面對她的問題以及行為,我只能張開嘴巴對她發呆。到底我今天還要"O嘴"幾次? 

過了幾秒後,我回神過來,乾咳了幾聲後說:「其實CUP手波都幾吸引既。」我說這句話的同時,真想對準她的胸部一手抓過去,當然這個念頭只能在我的小宇宙裡像幻燈片一樣重覆播放。

 「係啦。」我用雙手輕拍了自己的臉頰一下,然後對她問:「大師,你叫做咩名?」 

她這時把椅背調後,讓自己半躺坐在座椅上,閉上雙目說:「龍傲靈。」

 龍傲靈...相當特別的名字。我看著她的臉蛋...簡直是完美...當然這只是我個人主觀。

咳咳,我可不是為了看美女才拜師的。 我同樣把椅背調後,和她一樣躺在座椅上閉目養神。

 原以為可以小睡一下,就在快進入夢境之際,汽車音響突然發出沙沙的聲音,就像訊號不良一樣。



但我印象中,傲靈大師沒有開收音機啊。

「開工。」她睜開眼睛,淡定的吐出這兩個字。我也隨即張開了雙眼,然後跟她一起把椅背調高。 她這時扭動車匙,引擎亦隨即催動。我亦趕緊扣好安全帶,準備這次的"旅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