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話 赤柱某所豪宅- 

我和傲靈坐在雪白的沙發,中間隔著一個小茶几,而對面同樣有張沙發,而上方則坐著這所豪宅的主人-李姓老翁而及他的兒子,李魯眉。

 「大師,你一定要幫下我個仔啊!」-

 一個看起來已經體弱多病的六十多歲瘦削老翁,正用他那把沙啞的聲音對傲靈說。傲靈微笑的點頭,然後轉移視線,看著坐在老翁旁邊的成年人,魯眉先生。

 穿得西裝筆挺,黑色短髮,戴著一副薄框眼鏡,身形適中。年約三十歲出頭的他,面色看起來比他老爸還要差。 



傲靈盯著魯眉先生,先是皺了皺眉,接著又微笑了一下,似是明白了什麼一樣令人難以捉摸。

 魯眉先生用手帕掩住嘴巴咳嗽了兩聲,托了托眼鏡說:「前排睇過醫生,但醫生一口咬定我既身體乜野事都冇,直至琴日過澳門去搵果個叫司徒唔知乜鬼既風水師,佢一見到我即刻話我好撚大獲,仲叫我快D離開澳門,如果唔係會出事。」 

傲靈閉起雙目,交疊雙腿並輕輕點道,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跟住我就係琴晚返黎香港,佢比左大師你既電話我,原本我都唔太相信鬼神之類既野。」他再次咳了一聲,續道:「但今次連科學都解釋唔到我既病因,我諗我唔信都唔得,依家得你可以幫到我渣大師!」 

「幫你唔係問題。」傲靈睜開雙眼,把視線轉回老翁,揚起嘴角的道:「李先生,你覺得你個仔條命值幾多錢?」 



老伯看來也聽得出傲靈這句話說的是什麼意思,他低下了頭,回答:「唔知一百萬...夠唔夠呢。」 

「哦?」傲靈歪了歪頭,故意的說:「唔好問我夠唔夠,你要問既,係你自己。」 

嘩...坐在旁邊的我,也不免覺得傲靈大師有點得寸進尺,但畢竟我只是個學師仔,不便在這個場合出聲啊。

 老伯再次低下了頭,閉目皺眉,沉默了數秒。

「五百萬。」這次的語氣並不像剛剛的猶豫不決,而是堅決的回答傲靈。




 聽到這,我倒抽了一口氣。五百萬耶,我的媽啊....我終於忍不住了,事關我有一個問題一直很想問傲靈大師。

我用手肘輕輕頂了傲靈的手肘一下。
 我把頭靠近她的耳邊:「師、師傅...唔知五百萬...我可以分到幾多呢?」 

「五千。」她面不改容的回答。五百萬只能分到五千元?! 

看似貌美如花,和我差不多年齡的少女,單憑表面真的是想不到她如此心胸狹窄,簡直是有愧於她胸口那兩團大小恰好的肉。

 算了,反正我是新手,遲早一定會加薪的!我默默地搖了搖頭,繼續聆聽他們的說話。

 「拜託你啦大師!」李魯眉好不容易吐出這六個字。

傲靈輕輕點頭,說:「冇問題,魯眉先生,請你依家入去浴室沖返個靚涼,沖完之後唔好著衫,剩係用毛巾遮掩你既重要部位,然後坐係依到等我地返黎。」


 傲靈這時站了起來,對我說:「行,去架車到拎架生。」我點了點頭,跟著傲靈大師的屁股離開了豪宅,到外面的前院。 



我們的車就停泊在前院,相當靠近豪宅,幾乎一打開大門,往前走大約十步就已經到達客貨車停泊的位置。 

傲靈把車尾門打開。現在的我,就像一個小孩子打開寶藏一樣,十分期待會看到什麼玩具...不對,是法器才對。 

在打開後的一剎那,我全身就像被石化了一樣,一動也不動。在我眼中看到的,只有一大堆看似被強行塞進去的..."架生",這種情景就如同垃圾房裡堆滿一些廢棄的傢俱一樣。

 我雙肩垂下,對著這堆東西發呆。只見傲靈伸手進去,抽出一卷大約一條成年人手臂長度的黃色捲軸,一下子拋給我。 

我連忙抱住這條捲軸,一陣刺鼻的氣味傳到我的鼻子,我立即把頭別向一邊,苦著臉的說道:「嘩,好撚臭啊!」 

她看到我的反應,淺笑了一下,說:「依樣係"尋怨布",一個比鬼搞既人,只要比尋怨布包實,就可以搵到隻鬼係咩料。」 

接下來,她又從車裡拿出一個小提琴盒。關好車門之後,我們在車子旁待了一會兒之後就帶著這兩樣東西回到豪宅裡頭。



 魯眉先生已經洗好澡,只用白毛巾遮掩重要部位,坐在沙發上抽著菸。 面色已經夠差了,還在抽菸,簡直是不知道死字是怎樣寫的。

我看了看他,然後跪在地板上,把尋怨布捲軸拉開。
 尋怨布現在就像一張長地毯一樣,可以用來"打地鋪"。

 眼見魯眉先生還是一臉哀愁的抽著手中那根菸,我不禁抬頭看著他罵道:「快撚D啦,仲CHOK樣,厭命長啊你?」 

「對、對唔住。」魯眉一臉歉意,把手上的菸放在煙灰缸,按住重要部位上的白色布站了起來。 

「訓上去。」傲靈站在我的旁邊對魯眉說道。魯眉慢條斯理的躺上去,竭盡所能的不讓自己走光,待他躺了上去之後,我把尋怨布包住他的身軀,然後我站了起來。 

傲靈這時從夾克外套的內口袋裡掏出一個銀色的打火機,對我說:「拎住。」 

「下?」我接過打火機,不解的問:「我唔食煙架喎。」 

「點著佢身上既尋怨布。」傲靈指住被我包得像木乃伊一樣的魯眉,繼續說:「放心,唔會燒傷佢。」



 我握著打火機,猶豫了兩三秒。雖然她說不會燒傷佢,但如果有所謂的意外發生,那我豈不是要擦淨屁股去坐牢? 

「不如你黎燒啦好嘛?」我把火機遞給傲靈。 

「好,慳返五千...」傲靈正想接過我手上的火機時,我又立即縮手。媽的,要不是為了那五千塊...

 我硬著頭皮的蹲在魯眉的身旁,把火機對著他身上的尋怨布。我的手一直在發抖,中秋煲過那麼多次蠟也只是浮雲,想不到我一生人中會玩到"燒人"這麼HIGH的事情。 

隨著我拇指在滑輪上一擦,"啪嚓"的一聲,紫色的火焰瞬間在尋怨布上蔓延,把魯眉先生變成一團紫色火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