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森從桌下拿出一支冰凍的香檳和兩個杯,說:「我想,若是好消息我們就可以慶祝;若是壞消息,那我們至少可以借酒澆愁。」
冬晴樂透了,忍不住大笑起來。
建森把香檳瓶塞打開,拍一聲,瓶塞差點打中視像會議的大屏幕。
他倒了兩杯香檳,遞了其中一杯給冬晴。
「來!我們來一張自拍照,紀念這個重要的日子!」冬晴說。
兩人頭貼頭、拿著香檳杯拍了一張自拍照。
「我們一邊欣賞夜景、一邊喝香檳吧!」建森把兩張椅平排,向著大玻璃窗,著冬晴坐下來;再把會議室的燈關掉,窗外的夜景頓時變得鮮艷奪目。
「嘩!原來這裡的夜景這麼美!」冬晴說,「平日加班,雙眼只會盯著電腦屏幕,錯過了這一片風景。」
建森坐在冬晴身旁,望著窗外的景色說:「對,走得快的時候,人以為自己可以得到很多,但其實失去的可能更多。」
「這麼深奧啊……但是,你說得對!」過去幾個星期,冬晴的腳步放慢了……身邊的人和事,她已看得更清楚了。


兩人安靜地喝著香檳,這夜晚是如此寧靜、滿足……
冬晴忽然覺得很累,過去幾個星期的恐懼、憤怒、焦慮、失望、無助……都像香檳中的泡泡一樣,一一浮上來、輕輕地爆破於空氣中。她感到眼皮沉沉的,好像快要睡著了。
忽然會議室內響起「咕嚕、咕嚕」的聲音。
冬晴張開雙眼,發現自己不自覺地靠在建森的肩膀上睡著了。
「噢,對不起……」冬晴坐直了身子,四處張望說,「剛才是甚麼聲音呢?」
建森心裡暗暗罵自己的胃不爭氣、把冬晴吵醒了。「噢,沒甚麼……只是我肚子有點餓。」
「來!我們去吃晚飯吧!」
「好!妳猜我今晚想吃甚麼?」
「想吃甚麼?」
「魚生!」


他們對望一刻,然後笑了,拿起香檳杯來彼此碰杯。

**********

一切好像又回復正常了。
在公司大堂,冬晴剛巧碰到今天復職的駱聞烽,她上前說:「你好!歡迎你回來!」
駱聞烽並沒有停下腳步,說:「冬晴,妳好!妳看來氣色不錯嘛!我現在趕著去開會,下次請妳吃飯!」
然後急急步離開了。冬晴笑一笑、輕輕搖頭,他還是老樣子,百份百的「生意人」嘴臉!
「冬晴!」她回頭一看,是駱聞烽在遠處停下了腳步、向著她說,「謝謝妳!是真心的!」他揮一揮手。
她向他點點頭。


他用力點一下頭,又再轉身往會議室走去。
在走廊上,迎面而來的是田樂莎。
「冬晴!我剛剛到妳的辦公室找妳,妳不在!在這裡碰到妳真好!」她熱情地挽著冬晴的手臂。
冬晴整個人都僵硬了。
「原來一切都是個誤會,真的太好了!我早前很擔心妳呢!」她七情上面地說。然後她壓低聲音說:「聽說我上司Georgia,在上星期突然離職了,妳知道是甚麼原因嗎?」
「對不起,我現在沒有空……」
「噢,那我們一起吃午飯再談吧。妳今天中午有空嗎?」
「我最近都不會有空和妳吃飯,對不起!」冬晴拉開樂莎挽著她手臂的手,轉身走向自己的辦公室。
冬晴知道自己不夠圓滑、不夠寬容,但她需要一點時間,讓被踐踏過的心得到歇息、慢慢復元。
坐在電腦前,冬晴用雙手輕輕拍拍自己的臉來轉換心情,然後打開電腦、準備開始工作。
建森來到冬晴的辦公室門口,說:「早安!」然後低聲說:「歡迎妳回來……雖然妳從未正式離開過!」
冬晴抬起頭來,木無表情、臉色蒼白,說:「建森,你過來一下。」
建森皺起眉,急步走近冬晴的書桌。
冬晴把電腦屏幕轉向建森,屏幕上顯示著一份打開了的電郵,寄件者的電郵地址是一個奇怪的zmail電郵賬號。
電郵內容是:「山水有相逢,後會有期。」


署名是 〈星洲魚生〉!
看完這電郵,建森抬起頭來,看著冬晴。她皺著眉,雙眼仍然停留在電腦屏幕上。
建森說:「冬晴,看著我……」
她抬起頭來,看著建森。
他說:「不用擔心,有我在!」
她看著他的雙眼,忐忑的心漸漸安穩下來了。
「是的!」她心裡想,「有你在,真好!」
 
 
                                                  ----完 ----

感謝您的支持!希望您喜歡這故事,發出過會心的微笑、和得到一些勉勵。
歡迎您與我分享您的讀後感和意見,請多多指教![email protected]


【明天不一定會更好,但要竭盡全力、令明天的自己變得更好!】




送給打工仔的一首歌:打工仔要好好食晏

趙芬妮在《紙言》上的作品
趙芬妮的音樂

YouTube 頻道

其他相關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FrancesChiuMusic
http://www.weibo.com/franceschiu
https://instagram.com/frances_chiu/
http://www.francesch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