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有大單嘢睇!」
在接近放工的時間,師奶同事Cat姐拿著她的iphone大叫。「蘇祈祈要表演空中飛人!」
 
「邊個蘇祈祈呀……哦!果個成四張嘢嘅過氣女明星呀?佢做空中飛人?有乜好睇呀?」
Peter仔不望Cat姐一眼,繼續低頭處理他的工作。
 
「唔係呀!佢話自己有識飛嘅超能力!」
 


超能力?
要是在以前,聽到這句說話,所有人都一定會馬上回一句「痴線!」
但現在可是個「人人皆有超能力」的時代,這句說話,有可能是事實。
 
一切也從香港某個討論區的某個帖子而起-「先達個肥婆有超能力」
 
「先達有個幫人整電話嘅肥婆,佢用手指一抹就可以修補爆咗嘅MON!」
「挑!俾我就用呢個能力去表演啦!仲收果幾百蚊幫人整電話咩!肯定係魔術!」
「佢家吓唔算表演咩?個場日日都迫到爆,個個都想睇佢演嘢,佢都唔知幾高調!」
 


然後,開始有一堆香港人在社交網站直播表演不同超能力,卻還是被當成是掩眼法。
 
漸漸地,愈來愈多香港人表示自己得到神奇的能力。
「我一伸隻手指入鼻窿,啲鼻屎就自動痴晒上手指!」
「我發現我一遞起手,白頭髮就會竪起晒!」
「我啲指甲變到可以隨意伸長縮短!」
 
然後,有網民作出了一個大膽的假設:「難道全香港的人都有超能力?」
這個假設更令全城陷入瘋狂狀態!
 


說到超能力,大多會先聯想到飛天、隱形、在手心發射出激光炮……
但事實上,大部分人只得到極其微小、毫無用處的超能力。
而有更多人,就連自己有甚麼超能力也還未知道。
 
例如我。
 
我叫蕭致雲,一個剛滿30歲的普通打工仔,在某大地產集團負責設施管理。
 
對於我這種還未發掘到自己超能力的人來說,蘇祈祈這場表演特別吸引,因為我可以憧憬自己或許也有這種「超然」、令世人羨慕的超能力。
 
這個消息開始引來整條team的興趣,包括我,和我的死黨兼同事阿熹。看著眾人興趣盎然的臉,Cat姐不禁提高了聲量,向整team同事宣佈:「佢呀,要喺大香江電視台,飛過對面樓!」
 
「咁突然就要直播?」阿熹從自己的座位連人帶椅漂移到Cat姐身邊。
「呢度有個comment話,蘇祈祈話如果唔即刻幫佢,佢就去友台敲門喎……單嘢咁搶收視率,大台點會放手吖。喂!開始喇!」
 


相信在這一刻,大部分香港人都像我們一樣,放下了手上的工作,專注地看著屏幕。
 
蘇祈祈終於在螢幕中亮相,她盤起了頭髮,臉上頂著厚厚的妝容,身穿一件貼身的紅色晚裝,上面釘了滿滿的閃片,閃片被照著她的燈光反射到閃閃發亮。
 
「嘩,乜呀蘇祈祈個樣老咗咁多嘅。」Cat姐忍不住評論幾句。
「我細個J過佢㗎。」
「唔吊威吔,唔落安全網,咁沙膽?」
 
螢幕中的蘇祈祈正站在頂樓,俯身向著地面上對準她的攝錄機,以及為她吶喊助威的群眾猛力揮手。她展露出燦爛的笑容向大家打招呼:「大家好!我係蘇祈祈!」
 
拜超能力所賜,過氣多年的她,終於再一次成為眾人的焦點、攝錄機所拍攝的主角。超能力拯救了她的演藝事業,也拯救了她的人生。她的笑容,是一個感動欲哭的笑容。
 
現場響起了緊湊的鼓聲,同時,著名男主持人以高音聲線激昂地說:「好緊張-!要飛喇-!一!二!三!」
 
女明星蘇祈祈,展開雙臂輕輕一躍,整個身體離開了8層樓高的天台。


 
在她的頭顱跟地面接觸不足一米時,所有人還以為她是在營造快要死亡的緊張感。沒錯,下一步她就要飛起來了,所有人都是這樣想的。
 
正因如此,才讓電視台也來不及反應,以致半秒鐘的血腥畫面,透過畫面,映入所有觀眾的眼中。
 
在直播畫面混亂地中止後,Peter仔馬上衝去廁所、Cat姐口張得大大地呆坐、阿熹臉青唇白地默默回到座位工作,辦公室內一片死寂。
 
女明星蘇祈祈直播死亡事件,令所有香港人對超能力的瘋狂瞬間冷卻。超能力這種東西,由人人熱烈討論,一下變成了禁語。只有外國媒體仍然瘋狂報導:
 
「香港人瘋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