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港聯的周賓行議員,因病辭去了立法會議員席位,導致九龍西議席多出一個空缺。
 
香港立法會九龍西地方選區補選-這是自從香港人「爆發」超能力後的第一場大型選舉,所有候選人的政綱都跟超能力有關。
 
「我哋會阻止政府實施全民超能力監測制度!」
「我哋會加大力度監察超能力使用狀況,優化社區空間素質!」
 
即使這屆立法會剩下的任期只有6個月,卻仍然引起了各大小黨派之爭。而且聲勢壯大的新港聯,正在出盡全力,誓要保住原本屬於他們政黨的這一席位。
 
而在年輕一代之中呼聲最高的,是在這區土生土長、曾經擔任深水埗區議員的獨立侯選人李賀恩。可是,他卻未能通過選舉主任設下的政治審查,未能成為候選人之一。


 
至於新港聯派出的候選人,我認識她。
 
「喂,呢個肥師奶,就係你講果個無啦啦去咗從政嘅鄰居?」在一起前往票站監票的途中,阿熹指著擺滿街上的選舉旗幟,旗上印著⑦施金蘭及一個貌似盧苑茵的中年女人的照片。這個女人,跟我住在同一棟樓。
 
「真係估佢唔到,竟然會無啦啦走去做議員。」我邊走邊說。
 
「慌唔係錢作怪咩!立法會議員以前九萬幾蚊個月,家吓?一個月成廿皮呀!」阿熹帶點鄙視地說。
 
議員也不是想去選就去選的。我敢寫包單,如果她獨立從政,她一定不能取得足夠提名入閘。但她卻加入了香港最大勢力的政黨「新港聯」,被喻為黨內超新星,更順利取得大量「支持」,勝算極高。


 
你問我新港聯是個怎樣的政黨?
簡單來說:追加撥款500億元興建第四條跑道、提升強積金供款上限至供款月增30%、將獅子山郊野公園用地改為私人住宅用途等等,新港聯的議席全數投贊成票。
至於引用特權法去調查五個高官貪污、徹查供港東江水嚴重污染事件、取消300億元新移民特別支援基金等等,新港聯的議席全數投反對票。
 
「不過最估唔到嘅係,原來呢個肥師奶有碩士學位囉。」
 
我冷笑。
 
投票結束,我們這個投票站正在改為點票站。因為我跟阿熹申請成為監票代理人都被拒,我們只能待在公眾監票區內。在這個區域也站了不少熱心市民:


 
「我本來已經成功申請到做監票員,點知頭先話我被取消資格囉!」
「頭先呢班人夠話個投票站改緊做點票站啦,攔住晒我哋唔俾入去!」
「嘩,佢閂埋門,變多幾箱票出嚟都得㗎啦!」
 
在封鎖線後的點票區,有個戴眼鏡的監票代理人主動走到我們身邊說:「放心,投票結束到家吓我一直睇實佢哋,剛剛檢查過晒啲票箱,暫時冇問題!」
 
「四眼哥哥,拜託你喇!」
 
那邊箱,第一個投票箱已被搬到點票的大桌子上,票站主任正要打開第一個投票箱,開始點票程序。
 
在室內的一角,可以無遮無掩地看到還未點票的幾個投票箱。那邊站著一個長髮的票站女職員,有點費力地試著移動票箱,看來是想要把票箱排列整齊,等候開票。
 
另一個票站職員正要走到她身邊,被票箱旁邊的甚麼狠狠地絆了一下,失去平衡,幸好女職員眼明手快扶著對方。這個時候才看到女職員的正面,是個二十出頭的清純少女。大概是因為不習慣大場面引致緊張,她顯得非常怯場,眼睛一直焦急地盯著旁邊的地板。
 


「我知條女好似幾正,但唔該你快啲幫手監票啦!」阿熹用手肘撞了我一下。
「個女仔……」
「個女仔點?」
「個女仔有景轟!」我指著那名少女,從公眾區域大叫。「我懷疑果個女仔做手腳!」
 
話音未落,馬上有幾個票站職員及警察往我的方向衝過來。
 
「喂,阿雲你講乜呀,我乜都睇唔到喎!」眼見我已被大堆人圍著,阿熹開始慌亂起來。
 
我也開始焦急,只好以更大的聲量大叫:
 
「佢用超能力做手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