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話>

「哥,冇問題架,少少燒炸嘛,係咪淨係寫住Confidential個公文袋?」

「發燒104度流感呀你,打俾媽咪叫佢拎啦。」

「知道喇知道喇,同媽媽講雲咸道街口係咪?」....

「妹,呀媽到未呀,佢梗係又唔記得帶手提電話啦。」



「你幾點開會用呀?」呀妹氣促地問。

「仲有個半個鐘就AGM喇,件文件到唔到呀哥無得撈喇」呀澄明明知道呀妹病得都好嚴重。是團隊嘅壓力?是上司的壓迫?還是升職的慾望嗎?到底係乜嘢令平時最疼愛妹妹嘅呀澄決定裝作不知呀妹唧病情,讓一樣疼愛哥哥的呀味自動請纓?

「九個字後雲咸街見」

「見得個公文袋,搭的士呀… 」看來呀妹已飛奔出門,呀澄又點會諗到佢令呀妹蹅上不歸路。

「呀澄,開AGM喇,快啲入黎啦。」 Partner 開始催促。



呢個Client董事之間嘅恩怨情仇分分鐘夠開怕幾部電影。會議室中批判,嘲諷聲此起彼落,跟本無發開始正常嘅討論。就在大董事大發雷霆之際,呀澄個電竟然響起黎。就一個電話瓦解左現場緊張嘅氣氛。個全場嘅人都張目光投向呢位Small Potato。

呀澄嚇到滿臉通紅,連忘把電話關掉,些點躹躬道謙。大概就係嚇一嚇,唔見左三魂七魄。呀妹嘅事完全忘記得一乾二淨。

出黎做野幾乎每星期都開會,三個鐘頭嘅會如果有十分鐘建樹已經要感動流涕。會就開完是,但叫呀妹拼命送過來嘅文件於會中連提都未有時間提起。呀澄離開會議室果一剎那終於鬆一口氣,但下一秒佢嚇得心都離一離。呀妹!佢打開手機發現好多message。

「呀哥我到左喇」

「呀哥,你有冇咩事丫,唔見你嘅?」



「呀哥好擔心你呀。」

......呀澄放下手上所有野衝去揾呀妹。

呯!

佢見到佢見呀妹....被貨車撞...散左...散開左...血肉模糊中的手中仍緊緊握實呀澄那份文件的文件。

回憶令人痛苦...

呀澄回神望住一個人都冇嘅雲咸街,鏡中望住垂死嘅自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