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死亡嘅恐懼,肢離破碎嘅感覺,地獄之火嘅熾熱,透肉彻骨嘅深寒。」呀澄第一次知道咩叫俾死更難受。正當呀澄想開口乞求死亡之際,調查室裡曾經那令人毛骨悚然唧魔鬼之聲震耳欲聾地響起。

呀澄嘅地獄之眼被開啟,佢見到各式各樣嘅行刑工具,各人輪迴在折磨當中。傷口甚至還沒來得及流血已被施以另一種酷刑。人生首次,呀澄忘卻Financial。他閉起眼迎接死亡。

魔鬼卻奸笑,「Zoe 同我賭,而我又同Zoe 做左個交易... 奈何叫你唔好回頭,你偏偏我一叫就回頭,哈哈哈哈!依家最後一次機會。要返陽間唔升職就留低一D野,你身體嘅一部份。」

「頭髮,指甲我通通俾你!」

「胡鬧!」魔鬼吼叫嚇得呀澄縮作一團。「一般Deal 留低一個器官就夠,但你早已捱夜捱到冇忽正常」魔鬼邊呀澄邊感到身體裡有一些東西不停蠕動,噁心至極!



「搜尋完喇!蝕本生意。眼千幾度近視,口臭到不得了,煙屎蛀牙,黑色肺,衰竭中嘅肝同腎,腸有腫瘤,早衰嘅皮膚。你話你話…」魔鬼生氣得說不下去,連魔鬼都估唔到三十出頭,身體機能卻似六十。

呀澄回想起自從做Auditor 後,為上位為爭Job,年中無休,已數不出miss左幾多次身體檢查,牙科Treatment。為左趕Deadline,每日只瞓得三四個鐘。

「發夠夢啦!咁難揀就我幫你揀。左眼,左腎加肝。」

「冇肝同死有乜分別,仲有... 」

「夠喇,我依家知會你左眼,左腎,留返半個肝俾你吊命,走!」



拖著空洞嘅身體以為魔鬼會送佛送到西,直接送LKF Office 。點解要係雲咸道?

回憶是痛苦的,即使你選擇了忘記,命運又強迫你去面對。雲咸道係呀澄永遠都唔會踏足嘅地方。單單聽到呢三個字已經令他感到窒息。往事一一湧現...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