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工中環傳] 第七章 耳機之戰 

頹務署職員篇最大決戰,耳機之戰,緊湊過赤壁。 
我一向返工都聽慣耳機,而家份工唔俾,我唔理,為左有得聽,奇招盡出, 
上司上上司亦見招拆招,各種方法阻止我聽耳機,展開左長達半年既半年戰爭, 
「火燒耳機」、「連環耳機」、「反間戴耳機」,一場計謀大戰一觸即發。 


細個讀書時,有一件事對我好大衝擊,影響左我成個人既價值觀。 
(回憶MODE 加濾鏡 色調較到偏黃) 


我自細成績ok,但唔知點解已經出名HEA,會比人話「你個樣睇落好HEA」 
「你額頭寫住個HEA字」 
「邊有,我照鏡都唔見額頭有寫喎」 
「你額頭真係有寫架,你照真d」 
以上對話偶爾發生。 
試過英文測驗全班第一,英文老師係講 
「I don't know why such a lazy guy can get the highest marks」 
係咪好悲慘辛酸既童年呢,捐款請PM我捐至乜乜戶口(67條線)。 




[offtopic] 呀吹到無講件事,其實件事唔關我事,係上堂發生既事, 
話說上緊堂,老師無端端讚一個學生,話「佢好專心聽書,大家要向佢學習」 
果位學生單手托頭,報以一個微笑,附近幾個同學都係度偷笑, 
因為佢係用冷衫遮住條線,一手掩住耳仔,長期都聽緊耳機架,完全無聽書架。 
件事對我既衝擊,影響左我成個人既野,就係「原來可以咁做...(筆記)」。 


(回到現實MODE 變返彩色) 
於是我至今返工,盡量都聽住耳機,耳機係扮工七武器之一, 
手機、PRINT A4睇文、聽耳機、背誦用單字本、公司電話、?、?。 


聽耳機可以聽達哥呀,電台呀,音樂呀,嘰哩咕嚕,總之聽乜都有趣過返工。 
我座位靠牆,初初戴住耳機擺明聽單邊,上司初初只係會問兩問, 
半個月左右上司話「我請示左行政組,佢地話公司確實係唔俾聽耳機」。 
原來我呢位認真上司,係連罵我都要跟足政府程序罵... 駛唔駛咁正經呀上司。[sosad]



呢日起,就要過住偷偷摸摸聽耳機既生活,一路研究點樣扮工時間聽耳機, 
初期係將耳機收入衫袖,托住頭聽,雖然會出現類似對話: 
「大熱天時 做咩著長袖返工」 
「手紋左條龍嘛 無謂俾人見到啦」 
寧願被人當做怪物,我都要返工聽耳機架啦。#kill# 
但其實,我返工其實真係有工作做,無得長期單手托頭, 
於是改進到由頸位伸上耳仔。不過咁就輪到無得用手遮住。 
我果個自稱老花既上司,對我耳機就鬼咁眼利,我頸突左少少耳機線都視為眼中釘。 


佢初初只係間中話下,未係好嚴肅整治我,所以我都態度照舊,照戴左一排。 


到要寫我工作表現既report前一個月,上司叫我入房, 
要檢討我既工作表現,亦要因為我聽耳機既問題,而認真同我討論。 
歷史遊戲入面,呢d叫做一騎討,單挑。 
「耳機之戰 下回分解」 


唔好吊七我住,呢句好有典故, 
當年入院睇金城武主演「赤壁」,睇到最尾,畫面好有氣勢咁彈左一句 
「赤壁之戰 下回分解」 
全場好齊心,環迴立體聲,齊聲呼叫 
「hi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 
至今都係我睇電影最氣勢磅礡既一幕,壯觀過咩火燒連環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