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工中環傳] 第九章 為左HEA,你可以去到幾盡 (END)
 
 
回到主線劇情,續第七章,講埋俾上司叫入房照肺既故事。
 
---
 
上司「你返工表現其他野都OK,不過主要係有兩個問題,
一係你聽耳機,二係你做野多大意錯。其實你聽耳機係聽D乜架?」
我 [發動 賴同事之術]


「我係因為呢度環境好嘈,頂唔順,先聽耳機架咋。」(其實份份工我都會聽)
 
上司「咁我專心做野果陣,就可以自然唔理其他人講野架啦」
我 [發動 無中生有術]
「我唔得呀,上一份工我都係覺得好嘈,頂唔順先轉工。」
 
上司「但係我見你聽到笑架喎」
(好恐佈,我笑都拎出來講,到底佢返工有幾多%係用來留意我做緊乜)
我「我有時無端端都會笑下既。」
 


上司「但係你聽耳機,聽到唔專心做野,搞到多大意錯丫嘛」
我 [發動 倒果為因術]
「唔係呀,我就係因為覺得嘈到影響我工作,所以先戴耳機,幫助專心。」(其實自己懶check)
 
上司(出絕招)「咁我都唔想寫衰你份report架,係咪?」
我 [我都出絕招]
「你照寫啦,我真係頂唔順咁嘈,一定要戴耳機,我工作會盡量做好俾你,但唔戴耳機唔得。」
 
---
 


傾左一個鐘,上司似乎無可奈何,就話「咁我睇下你之後表現點啦」作結,
照完肺之後,暫時我會將工作做好,但「意見接受,耳機照舊」,
我覺得返工唔聽耳機,硬係周身唔自在,顯得我太勤力,唔夠HEA。
 
 
我為左繼續聽耳機,為左扮工,決定動用今年頂尖科技,
用左成兩千蚊,買個今年新興「完全無線藍芽耳機」,淨係得兩粒耳塞,完全無線,
離遠睇係非常極之唔覺,只係耳仔突左舊野。
希望將來有得好似MGS咁,將耳機植入耳骨啦,咁就無論任何場面都可以聽野HEA。
初初上司似乎唔知舊野係乜,就算知,佢都無法話「其他人經過會見到」來話我。掂。
 
 
繼續相安無事聽多一個月。一個月後,幕後大魔王 (?) 出手,大鑊臨頭。
我地全team人,都要調位,調去另一層樓,坐去上司、上上司附近,
我既新座位非常開揚,牆壁都無,仲好多上上司、上上上司、上上上上司會經過。


好多扮工行為都無得做,好絕,佢地話呢個係幾罕有既調動,而且搬出左一D奇怪原因。
我唔知係真係巧合,定係上司對我聽耳機咁深痛惡絕,決定同我一鑊熟,調位佢都唔好過。
 
 
終於調位之後,扮工難好多,幾日後我上上上司,佢知道我耳仔果舊野係乜,
對我訓話,「我地話左你好多次架啦,返工係唔俾聽耳機既。
呢度有好多高層行來行去,你唔可以再戴ETC」
為左阻止我聽耳機,佢地都無所不用其極,將我座位連拔起 (其實可能係巧合),
令我扮工無所遁形。
既然你地做到咁絕,咁我唯有,咁我唯有,咁我唯有,唔戴囉...
 
 
於是暫時就無得戴耳機,耳機之戰以我慘敗告終。
不過我仲有後著,為左聽耳機,我目前正在留長頭髮,
等留到可以遮住耳仔,我就可以重新戴番個好貴既無線耳機。


我一向唔留長頭髮,因為我個樣貌似金城武,如果留長頭髮的話,
會太過似佢,唔係咁好。 
不過為左有得聽耳機,我決定唔理啦,就留長頭髮,似就似啦。
而且新果層樓唯一優點,就係似乎多左靚女同事,有待認識發現。
 
 
「[扮工中環傳] 頹務處職員篇」暫告一段落。接下來請收睇
「[扮工中環傳] 頹務處金城武篇」,除左繼續耳機之戰,
仲會有我同新果層樓女同事之間,各種辦公室曖昧、錯綜複雜既感情線發展。
至於新篇幾時開始,就要等呢D事真係有發生,有我咪有得寫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