幪面超人NOVEL大戰XENOBREACH

第十四話 破壞者;破界者
 
  我被困在一個盒子裡,它無色、無臭、無型。我活在盒子入面,看著不任由我操控的身體一舉手一投足,就像一直被迫觀看以第一人稱拍攝的電影一樣。
 
  這部電影也太不愉快了,眼見同伴被自己一一手刃,眼見親友以肉身抵擋自己的招式,眼見自己生成更多黑暗籠罩這個世界。在盒子裡我什麼都做不了,只有觀望身體做出更多慘不忍睹的事。在特別座位上,我望向同樣被操控的友人,他的眼睛一樣是被黑暗籠罩,他跟我一樣被控制。
 
  當日在大天空寺前,好友翼風以肉身接下我變身後的OCEANIC BREAK,想必所受的傷痕無法估算……縱使如此,在Dox的控制下他連呻吟的力氣也沒有,每天都被作為Ridelements的抽取對象消耗體力。
 


  翼風跟我坐在魔法陣的外邊,互相對角的位置。在我們之間、正中的大座位上,一直都坐著用黑色斗篷蓋住頭部的人,名叫夜爵。我和翼風的職責是放出Ridelements給予被工場復活的怪人強化材料,就算由兩人分擔,身體的負荷還是無比沉重。而夜爵的職責卻是放出另一種能源支撐整個工場的運作,而且只有他一人──僅是想像已知道是地獄。
 
  雖然他所提供的不是超人特質元素Ridelements,但他也和我跟翼風一樣,是被修卡抓起來的幪面超人嗎?因為被斗篷遮住,所以無法看見他眼神是否虛空。但假若是的話,他一定也在無形的盒子裡痛心疾首。
 
  忽然,怪人工場發出獸類的低鳴……擁有生命的工場在警告有敵人來襲。
 
  會是幪面超人前來拯救嗎?心總既是期待,卻又想拒開。幪面超人能夠救出自己當然是最好的發展,代表正義與自由的超人,看見自己一定會花盡力氣拯救。但我已不想看著自己身體傷害其他超人、其他同伴,自己沒有那個價值。
 
  拜託你們不要前來,幪面超人……。
 


  區區破界者,並不值得你們捨身相救。
 
  我叫湊海晴,作為修卡的操控兵士,藍色的激流遍佈我身。化成幪面超人Aqua,我又要前往面對同伴的戰場了。對面的翼風也一同站起變身,即使被青綠氣流所裹,那個幪面超人Aura的假面底下,我都知道他是痛苦的。
 
  我與他一同走向出口,夜爵則仍然留到座位上,從頭上的空間缺口仍在生產著新的怪人。
 
  即使藉著幪面超人OOO當日教授自己的勇氣,也無法翻倒這悲況。
 

 


  好比沙灘的荒涼之地,天空與裂開的乾土一樣是赤紅,令人錯覺走入天地連接的無盡之境。腥紅荒野上的幢幢建築裡,被命令保護工場的機甲怪人聽見動靜,一一從牆壁的洞穴裡探出頭來。
 
  放眼開去的赤紅,忽然被視線與凶氣充滿。
 
  怪人們不僅探究,而且成群湧出。凶獸們包圍住工場外不請自來的客人:Decade、Wizard、鎧武還有Ghost。與進之介他們分道揚鑣,Decade等四人的任務是關閉工場──而且按之前晴人、Decade以及劍三人的潛入,得知Dox將兩位幪面超人收押此地。
 
  Decade向身後三人確認任務目標是關閉工場以及救出幪面超人前,四周圍圈的怪人竟一同噴出火球以及光線,滿目橫飛的獄火一瞬就將四人的身影給掩蓋住。雖然被改造成半生物半機甲的模樣,但在此的怪人都是以往被幪面超人打倒的「怨靈」,為求復仇而絕不手軟,戰鬥仍未開始就要將四人焚燒。
 
  攻擊集合而成的大火球無聲地燒著,一點一點地收窄。
 
  「呼……」
 
  火光一搖,竟見Decade張開自己標誌形狀的護屏,Wizard在旁將火燄逐漸吸入魔法陣。
 
  「復活後連基本禮貌都沒有嗎?突然就攻過來……紘汰,準備好沒有?」


 
  從後面傳來OK一聲,Decade跟Wizard兩人蹲下,被鏈子連住的金光就似一條飛龍一樣橫飛開來。「粉.碎.DESTROY!」來自菠蘿型態的流星鎚成扇狀橫掃,被尖刺重鎚所擊中的怪人身體扭曲,無人能擋下流星鎚的來勢。
 
  「喔喔!好厲害!之前一直沒機會說,用水果的力量真是太厲害了!」Ghost在旁驚嘆看著鎧武將流星鎚收回,除了進之介利用戰車,沒想到還有利用水果戰鬥的超人,即使曾利用鎧武力量一戰,但切實在面前將菠蘿拋出去,還是令Ghost感到好奇。
 
  「嘿,你利用偉人的力量戰鬥也不賴啊。」
 
  「吶,還會用什麼水果?小籠包之類的?」
 
  「……不,小籠包不是水果吧──唔哇!!」衝擊波飛入二人之間,幸好Decade跟Wizard及時拉開二人,不然真的會被擊中。「謝謝,看來閒話家常得放下了!」
 
  Ghost點頭同樣,隨後亦轉身跟拉走他的Wizard並肩作戰。二人一同轉換型態,分別換上黃色的菱角外貌跟藍色圓渾戰衣,一致壓下右臂。來自土龍型態跟牛頓魂的雙重引力下,以超人為中心的圓形範圍內,怪人都被迫伏在地上。
 
  「紘汰!」
 


  「好!……戒斗,借你的力量一用。」假面下雙眼一閃,香蕉種鎖在鎧武手上生成。鎧武將它安裝在無雙刀上,壓下鎖頭──刀刃朝地面插下,引發無數香蕉型狀的幻刃突破地面。被雙重重力牽引下的怪人都被刺穿。
 
  四人合力令任務看似綽綽有餘,但放眼過去距離工場仍有一段距離。而且那段距離仍被無數機甲怪人填滿,恐怕即使抵達工場,四人亦已經筋疲力竭。Decade抽出兩張卡片,打算殺出一條血路。
 
  「先代未來的弦太朗向你們打招呼吧!」放入腰帶,桃紅的外貌煥然一新。
 
  KAMEN RIDE:FOURZE!
 
  再放入卡片,右腳的X字裝置產生變化。
 
  ATTACK RIDE:BEAT ON!
 
  右腳裝置上類似音響機器的方型盒子,播放出一首旋律悅人的輕快音樂。樂曲雖然正常,但音量卻異常之大──幾乎連心臟的鼓動都被它擾亂,只見怪人們都痛苦地掩著耳,無閒再擺起架勢。
 
  Wizard跟Ghost即刻衝前,穿過怪人前去工場。而鎧武則將手放到Fourze肩上。


 
  「我說阿士,你這在播的是什麼歌?我好像聽到自己名字又似不是,它在唱街街街街……什麼的。」
 
  「你不需要知道。」
 
  街街街街街街嗚。
 
  「看!根本在唱我的名字吧!」
 
  Fourze無奈地搖頭,從白色外表回復到Decade的模樣,好似要拋下鎧武一樣追向Wizard。鎧武多聽一下,發現除了街街街街的部份外沒有一個音節是能理解後,亦一同跑了過去。
 
  忽然──轟!一聲,靠近工場的Wizard與Ghost竟被衝天的火柱給炸裂,兩人被衝擊波扯到高空再掉回地面。阻止兩人內進的是三發好比隕石般的火球,發自前端沾上血紅的長劍。僅僅看見那一抹血色,已足夠叫眾超人感到懊惱。
 
  如眾人所想,魔神獵人熚幽漸漸從黑影走出,但比起上次交手他的胸肌明顯有所增幅。本來水晶胸膛裡只埋下深紅膠囊,但現在竟出了藍色跟橘色的新膠囊。不規則地塞入胸中,令熚幽看上去比之前更健壯。
 


  他曾向Wizard展示紅色膠囊裡寄宿的煞旦之魂……另外兩個膠囊,想必是屬於惡魔三劍俠之易魯與賈勒吧?幽熚死前已說,他會利用工場再度復活,沒想到居然帶上前世兩兄弟的靈魂進化回歸!
 
  前來迎接超人的不只三位一體化的熚幽。駕馭翠風的Aura、身披流水的Aqua還有黑色斗篷的夜爵都相繼走出。
 
  四對四──不,外圍仍有上千的怪人,最惡劣的估算是四對無限。
 
  「由我……」Decade想開口提出由他應付四人,其餘三人進入工場內,沒想到竟被Ghost打斷。
 
  「藍色跟綠色的超人就交給我……」尊自告奮勇,不僅為了讓任務成功,更是為了清除心中的鬱悶。自當日被翼風的記憶所震撼,眼見翼風被Dox帶走,尊其實一直都在心中自責。如今翼風與他的好友一同出現,絕不可以再讓他們被帶走或被邪惡支配。「人數的話不成問題,偉人們一直跟我同在!」
 
  「那麼魔神獵人就由我來應付吧──應該說除了我外,他不對你們感興趣吧。」之前見面時他已表明自己前來復仇,但被進之介搶先一步打倒。雖當日借助未來的弦太朗之力才能打倒煞旦,但晴人亦比當日變強了許多。
 
  「……剩下黑色的那個唯有由我來吧。」鎧武跟夜爵並無交情──兩人素未謀面,但鎧武亦憑直覺感到必須由Decade關閉工場,所以才自願應付夜爵。「你去關上那天殺的工場吧,阿士。」
 
  四周的狀況不容許再三囉嗦,Decade只是多說一句:「你們,可別死。」三人點頭。Decade利用卡片變出了兩個眼魂,交給了Ghost,這次集合的超人裡尊的資歷最小,也是Decade最擔心的一個。「和之前一樣是臨時眼魂,雖然不是正貨,但也能借你力量。」
 
  FORM RIDE:FAIZ.AXEL!
 
  再多的話語也不足表達超人間的信任,Decade再度化身別的超人,胸前裝甲移到兩肩上。只能看到他甩動的手停留一瞬,Decade已經化成疾風穿越夜爵等四人跟其餘怪人,進入到工場裡。不消一秒,只能聽見裡頭響起金石交激之聲。
 
  「從四人減到三人,你以為你們會贏嗎?」魔神獵人張開雙手,示意叫Wizard留意四周,全都是比以往更強大的機甲怪人。怪人們組成的黑色奔流幾乎可隨時淹沒三位超人。
 
  但不管情況冑多惡劣──魔法師絕不會絕望。Decade離去改由Wizard發令,他舉起左手變身戒指。
 
  「接下來是屬於我們幪面超人的表演時間!」
 

 
  如果死纏難打是一種戰鬥方式,那麼單方面受虐想必也是對峙的一種。
 
  弦太朗曾創造奇蹟與機械人成為朋友,即使旁人如何告訴他:它們是機械,即使擁有意識卻不自由,不可能與人建立友誼。但弦太朗堅定不移,最終向他人證明自己是對的。
 
  但即使弦太朗相信能與任何人成為朋友,世上還是存在純粹的不可能──如今在Fourze、OOO與Drive三人面前君臨的能量集合體便是一大例子。怪人的外貌神聖不可侵,牠身上星座的每一點光都在主張壓人氣焰。與星團之主Zodiarts Superior的戰鬥只過了約十分鐘,但三人已經清楚自己對牠毫無招架之力。
 
  ATTACK.1.2.3!Drive投出火燄手裡劍,攻勢與空中OOO發射的火燄飛盤合一,裂空而出。沒想到攻勢仍未抵達,已被獅子座的吼聲衝擊消去。波動裡來自天蠍的毒尾探出,一方牽制Drive同時以處女座的羽翼接近OOO,強橫將火紅之翼扯裂。
 
  二人再度肩並肩時,才發現彼此身上被貼上雙子座的爆炸卡片,毫無先兆地爆裂,二人身軀立即往左右飛開。
 
  三人早已放棄戰勝,現在不過在跟星團之主死纏難鬥,為了有足夠時間讓Sabel追上Dox。好歹任務的戰勝條件不是打倒星團之主,而是阻止Dox。只要撐到Sabel走出便可功成身退──當然前提是三人能活著撐到該時候到來。
 
  以火箭大劍撐起身體的Fourze聽見腰間傳來鈴響,立即打開雷達開關,從左臂閃現的通訊裝置上現起好友賢吾的樣貌。一心想來看看弦太朗是不是由隨便用Fourze系統去救樹上的貓咪,隨後責罵兩句的賢吾,沒想到一打開視頻,竟看見滿身戰損的Cosmic型態。
 
  「賢吾……你打來的時機也太不適合了吧。」
 
  「弦太朗,你這是在跟什麼火星異種戰鬥嗎,居然打得遍體鱗傷……」賢吾立即利用電腦遠程控制弦太朗帶備的漢堡機械人,利用掃瞄獲得敵人數據──得悉對方是十二星徒的能量集合體,使得賢吾瞠目結舌,卻又聽見弦太朗被人攻擊而不得不作出反應。「弦太朗你到底在跟什麼戰鬥……單靠Fourze系統別說取勝,連全身而退也困難啊!」
 
  當日僅是面對一位十二星徒已夠難耐,十二人力量合一根本無法想像。
 
  「對啊……所以才被單方面壓倒……」連開玩笑的力量也沒有,破爛不堪的Fourze甚至難保弦太朗肉身不會受傷。「如果流星也在的話,就可以用Fusion……」眼見映司與進之介都難以再戰,剩下只能使用Cosmic型態的自己也難以成為希望。
 
  「弦太朗……既然對方合體的話,我們這邊也用合體應戰!」難以想像是從賢吾口中所說的提議,更別提上一秒弦太朗才說過流星不在旁邊,根本無法使用Fusion開關。但賢吾不能對好友危機視而不見,即使不在身旁,兩人的羈絆還是僅僅相連。
 
  而且弦太朗在前方戰鬥,自己在後方給予指使及支援──簡直就似當年的校園生活一樣。
 
  「借其他兩位幪面超人的力量來發動Fusion開關,給我一點時間,我現在就去借一台運算能力較強的電腦調整開關數據!弦太朗你多撐一會!」
 
  「喂!賢吾,他們不似流星一樣用天文開關系統,有可能用到Fusion嗎……?」
 
  「這就得看你了,弦太朗。」雖然處於苦戰,但終於弦太朗也回憶起當日在天之川學園的時光──全靠賢吾擺起那張得意、看似將一切處理好的表情。「忘了嗎?宇宙能量的來源是你最著重的東西:羈絆。」
 
  語罷,便能看見賢吾趕急從座位跑開,而通訊亦中斷。明明直到剛才都感到危機,甚至現在仍未脫險,但弦太朗已覺得不會有戰敗的可能。
 
  「既然如此,就多撐一會吧……!」
 
  ROCKET.SUPER!舉起火箭重劍的兩手換成火箭,Fourze以火箭型態再次展開戰局。
 
  「超人螺旋CRUSHER!!」
 
  與此同時,在財團X日本支部據點內裡,銀色劍士隨罐頭機械人的帶領下,一層一層、一步一步地朝藏有XENOBREACH的房間前進。途中一直有財團X成員化身怪人阻礙,劍士Sabel則有如快刀斬麻一樣以破竹之勢前進,只求Dox不要得逞。
 
  作為遠古神祇,一直以舊神之力揮舞雙劍,灑落冰霜與燄花的Sabel似乎沒有察覺,自己已觸動建築內的警報,只是一味擊敗敵人前進而已。只足容納三、四人的走廊、放有圓桌的會議室還有純白色毫無指示的通道,Sabel藉落地玻璃也能看見大量怪人從樓層對面湧來,簡直是「怪人高樓。」
 
  「可惡,明明來偷東西的是Dox,你們可真有閑暇來應付我啊。」
 
  章魚與飛鷹型式的罐頭機械人示意目的地就在前方房間,但放眼開去只能望見群魔聚集,那些怪異軀體堆在一起幾乎水洩不通。Sabel仍在糾結為何怪人們不前去阻止身後的小偷,一邊將其中一柄長劍收起,又把腰帶的記憶體拔出,轉而插入長劍劍柄入面。
 
  SABEL!MAXIMUM DRIVE!
 
  「SABEL ÉCLAIR!」以拔刀姿勢起步,白銀劍士化為閃電竄入群魔之間,僅在迅雷一剎已完成絕技,重現在魔海的彼岸。而她身後的怪人大陣,一個接一個察覺身上刀傷,悲鳴倒地。
 
  Sabel破壞電子鎖大門,進入房間驚見一個大型的空心圓型裝置,與當日晴人他們發現的一樣。那藍銀色的弧線,依附在內圓的每根針刃還有地面被焦黑的燒痕,全都跟描述一樣,眼前的機械就是破界方舟XENOBREACH。
 
  假若被Dox取到手,他會連接任何界域與時空,即使他召喚出另一個世界的邪神;或是現今這個世界的邪神,但已無法再用斷魔之劍封印等等,所有最惡劣的可能性所生產的世界,他都能連上。所以絕不可以讓他拿取……可是,房間入面卻不見Dox,就只有Sabel一人。
 
  此時,Sabel背後的虛空漸漸浮起機影。他舉起鐵柱大劍,朝白銀劍士砍去,而Sabel卻早一步察覺身後的劍影反射,將長劍舉到腦後擋駕。
 
  「辛苦妳了,斷魔之劍。」
 
  Dox一直假裝事先前進,但一直利用隱身能力藏到後面。怪不得財團X的戰力一直都跟Sabel對峙──就是因為Dox將白銀劍士當成開路的除草人。又因為Sabel的殺敵,使得他毫不費功夫就能來到財團X的深處。
 
  「這樣一來,我要對付的敵人就只剩妳一個了。」Dox帶著鋒芒畢露的殺意前來,使白銀劍士往後跳去,死守XENOBREACH。可是,Dox竟先將柱劍放下。「但假若可以,我亦不想與神為敵。」
 
  到底這個機械生命體在打什麼主意?
 
  「妳忘了嗎?在封印之地,就是我派人阻止其他超人前去。想必沒有什麼難題比得上以神為敵吧?」的確,當日Decade帶著Fourze前去時,屬於修卡的機械怪人都在封印之地上。劍一直以為是有人想再打開邪神封印,沒想到Dox的真正目的卻是守住它。好歹假若不是鎧武借出黃金果實,若要斷魔之劍離開封印之地,便等於解放邪神。
 
  霎時間敵友關係好似逆轉,令劍感到困惑──想開口反問時,Dox卻似看穿劍的內心般搶先一步。
 
  「我比妳更困惑。到底你們幪面超人在想什麼?居然合力協助Decade。他可是世界的破壞者!終有一天會破壞這個世界,你和你所愛的人都會因他而亡!」
 
  世界的破壞者,Decade……即使比不上斷魔之劍處身的神話,但Sabel亦曾聽說過關於世界破壞者的傳說。但幪面超人會破壞世界?這點多少令劍感到懷疑──當然連這絲懷疑也被Dox看穿。
 
  「我告訴妳,那是真實!你作為神話,待在這世上的年月已無法計算。你知道何以Decade在你生活過的遠古已成為傳說嗎?那正是Decade擁有時空旅行能力的原因,他能穿壞過去未來、不同世界,以該世界為起點將一切破壞!」
 
  「所以你就要用XENOBREACH逃離去別的世界嗎……」
 
  「世界?不對,能夠穿越平行世界之間的技術或能力,在世上已大量存在。這個時代以為XENOBREACH只是聯接平行世界的橋樑,那是他們的愚昧!XENOBREACH真正能給予的,是穿越界域──破界之力!」
 
  「破界之力……?」
 
  「Decade本身已擁有穿越平行世界的能力。他所破壞的世界不只一個,是每個同時存在的平行世界。即使任何平行世界,都無法逃離被破壞的命運。但XENOBREACH的破界之力就是唯一的方舟,它能連接經歷破壞後的界域。對於Decade而言,這是唯一針對它的技術與兵器,你們為破壞者賣命,不過是為他應付他唯一弱點而已。」
 
  「可能你覺得我胡說八道,但我再次說明這是真相──因為我就曾經穿越過去另一界域,成為破界者。」
 
  劍仍是摸不著頭腦,什麼破界、界域,她都不甚清楚。仍在苦惱之際,Dox竟看準她分神一瞬,以鐵柱劍狠狠重擊她。思索中的劍這次無法迴避或格擋,被攻擊打得眼冒金星、滿天星斗。視野因痛楚而化開,她只能藉聽覺判斷Dox的機甲腳步正在走近。
 
  「雖然我不希望與妳為敵,但如果能順路剷除妳,對我也是一大優勢!」手起,劍刃劃破空氣的聲音傳達,無法還擊的劍只能閉上雙眼,靜待死亡!
 
  忽然,鳥鳴響徹──而劍刃擊中事物的金石之響亦傳來,可是劍感覺不到痛楚。她重新張眼,化開的視野一點一點聚焦,看得見Dox的兵器仍停留空中,但看似在跟什麼東西角力一樣。
 
  終於看到了,一頭機械飛鳥接下了攻擊,刀刃劈裂的位置留出綠色數據流……似保護主人一樣,飛鳥捨身保護了劍。從門口又傳來兩聲假扮的咳聲,半綠半黑的幪面超人靠著門的一邊,叫人留意門外被收拾的怪人群後,超人說道:「我還在想怎麼突然飛出去,沒想到你也有硬漢的一面啊,Xtreme。」
 
  飛鳥發出剛才的叫聲,回應超人後撞向Dox兩下,又回去超人的身後。
 
  臨死前劍想起了兩張臉孔,一張是所愛的園咲來人,另一張則是曾一同戰鬥的左翔太郎──如今兩張臉化成那半黑半綠的戰士,好似和應劍的走馬燈一樣出現。
 
  「……翔太郎……來人……為什麼?」
 
  「知道我們的名字?我們曾見面嗎?」來自戰士的回應馬上提醒了劍,當日離開風都後,一切關於斷魔之劍跟邪神的記憶都被消去。兩人的到來當然也非和應劍的夙願,不過是從風都追逐大道瀧洋的部下來到據點後,眼見群魔亂舞,而Xtreme記憶體又突然飛走,追著它就來到Dox與劍的面前。
 
  「幪面超人W……」帶著不甘,Dox慢慢轉頭一望,果然就是他所預想的那個幪面超人。
 
  「喂喂,你們兩個我都素未謀面,看來我們有點名氣啊,菲利浦。」W右眼閃亮和應後,他擺起了一如既往的姿勢以食指指向Dox。「雖然不知誰忠誰奸,但剛才怎麼看你都像是要殺掉她一樣──既然不知你有什麼罪狀可細數,那就換個台詞吧?魔人,你罪大惡極,接受……!?」
 
  才說到一半,不耐煩的Dox已揮劍過去。
 
  立即跳開迴避的W也知道無必要再說,用左手拔起右邊的記憶體,右手馬上插入另一記憶體,動作流暢得很。
 
  HEAT!JOKER!
 
  青綠半身轉成火紅,W舉起焰火的右拳跳空襲去。一拳後又是一拳,炎熱重擊毫無收勢跡象,每下都將體重全盤貫注,務求要打爛Dox身體般蠻橫。高大機影先被迫後數步,固好腳步後不再動搖,火拳這次被反彈回去,W被彈開幾步之外。
 
  鐵柱劍Multidriver乍閃鋒芒,香橙幻影的籠罩、從魔法陣射出的鎖鏈、鐵蓋變型成檻子等等,多重鎖身加施到W上。即使王牌記憶體有多強力仍虎口逃生。終於再無人阻擾,Dox舉起外貌神秘的盒子,形似一個球體被多個方型包圍,大小剛好能用一手掌握。
 
  將盒子往內一壓,從球體射出的光照住XENOBREACH整體,下一秒巨型的圓環裝置消失到原地──看來是被吸入盒子當中。達到目的,Dox轉身離開之際,竟見被多重枷鎖纏身的W不見踪影,在裡面只剩下昏倒的翔太郎。
 
  「難道……」
 
  FANG!JOKER!黑白野獸從地面跳入高樓內,以臂刃襲擊Dox。即使Dox有多討厭幪面超人,亦得承認這一下守換身體的戰法十分高明。他以兩指夾住臂刃,雖然他願意繼續與W戰下去,但Sabel將很快回復,那時才離開已經太遲,於是一張ATTACKRIDE:INVISIBLE被插入劍身入面,Dox的身體化成三原色,漸漸退去。
 
  「繼續為破壞者賣命吧。即使你們不自覺在將這世界推向滅亡,都跟我無關。」
 
  W扶起Sabel離開,即使相隔裝甲,劍也為站立來人身邊一事而心跳加速。將Sabel與翔太郎的身體搬上,W利用小型噴射機飛離大廈,卻見底下戰火連連──OOO與Drive已經用盡力氣,看似對面的發光怪人佔盡優勢。W見狀立即想飛過去助陣,卻察覺兩位超人之間站著Fourze,純白色的戰衣被黑煙染污,但更使他看似威風陣陣,難以叫人想像他一直為拖延時間而跟星團之主死纏。
 
  不過──死纏也已經到此為止。
 
  「弦太朗,剩下來就看你與幪面超人間的羈絆了。」調整好開關數據賢吾再打開視頻,因為Fusion與雷達開關同樣是方型開關,弦太朗使用Fusion即意味要結束對話。賢吾懷念過往的時光後,亦將所有信心投到弦太朗跟父親研發的Fourze系統上,只要裝著者跟同伴的羈絆夠強,Fourze便能成為更強!
 
  而對於弦太朗這個男人跟同伴的羈絆程度,賢吾已感到不需更多語言,只是默默地動手去關上對話──沒想到屏幕一黑前,聽見到弦太朗這樣說:
 
  「在說什麼,賢吾。我和你之間的羈絆也是接下來戰鬥的決勝點!」
 
  確定對話完結,弦太朗插上頂著地球外貌的開關,向左右兩位超人確定時機與意向。
 
  「上吧弦太朗,超人之間是要互相幫助的。」
 
  「雖然我比你年長,但作為幪面超人你才是前輩──我也願意將力量借給你!」
 
  得到OOO與Drive的點頭回應,Fourze放心扭動地球儀──好似觸發了點火裝置一樣,開關一啟動兩旁的超人就爆出紅光。OOO的胸口飛出一頭火鳥,讓他從鳥系聯組回復成基本型態;Drive身上跳出紅色戰車的幻影,亦使他從Tridoron型態回到速度型態。
 
  兩團紅光飛入Fourze身體內,在染紫的身體上蓋上羽翼一樣的紅色護甲,左肩裝上Drive特徵的車胎、右肩則有大大個印上火鳥圖案的圓盾;令人貌想火箭向上的頭部從火燄中改變輪廓,轉成一台朝向前的穿梭機,頭上是來自跑車的定風翼,最終一面紅色的面罩蓋到Fourze上,令通紅的眼睛更似接近橘紅。
 
  兩位超人的力量化成一個形似Cosmic開關的紅色新開關,全體由火燄條紋條包,圓形按鈕轉成令人聯想汽車腳踏的方型。
 
  FUSION ON!
 
  按弦太朗以他的「語言」解釋時,曾向兩位超人說過:車胎、硬幣還有宇宙,三種都是又圓又看似強大的東西,當合成一體時想必驚天動地!雖然前輩後輩都向他解釋宇宙既不圓、車胎也不是什麼聽似強勁的事物,但當目睹如今Fourze身纏火燄的姿態,就似證實了弦太朗所說屬實一樣,兩位超人都啞然。
 
  「熾熱的──來啦!!!!」
 
  Fourze高舉雙手大喊,火鳥與戰車幻影隨響徹四周的高呼而飛起,幾乎要突破天際前去宇宙一樣,最終散開成為點亮戰士身軀的花火,毫不亞於星團之主身上的繁星。
 
  「幪面超人Fourze!來熱熱地單挑一場吧!」執起火箭重劍,明明被兩枚護罩包住,但卻難以抵達劍身噴湧的火柱,直接從噴射模式伸出火燄長刃。比起利用火燄開關時,不論熾熱程度還是噴湧力量,如今的新型態也超越好幾十倍。
 
  火舌宛如被舞起的飛龍,彎曲著身體鞭打星主。那些令人沉睡的黃金霧氣也好,擾人耳目的爆響音符也好,全被火燄燒得一點也不剩。
 
  星主見勢馬上硬化身體,全身利用巨蟹座的堅硬裝甲包住,果然火燄一碰上便斷開。Fourze轉換左腳開關,SPIKE ON!同時左肩的車輪亦裝上青色刺針,Funky Spike!雙重針刺夾擊,不費吹灰之力便破下巨蟹硬殼。
 
  CHAINSAW ON!右腳換成鋸齒裝置,微細的齒刃被OOO力量影響,換成一片片禿鷹鋒利如刀的爪子,黃金刀影斬裂星主軀體,即使無意識的能量集合體亦發出痛苦悲鳴。
 
  他由藍黑與繁星組成的身體從內裡透出橙光,就似有宇宙間的超新星爆發一樣──星主將十二星徒的超新生之力集合,全力貫注在射手座的一箭之上,收束到箭頭的能量甚至引發空間扭曲,看似有一發螺旋之刃掛在弦上。
 
  「死啊!!」借出力量的OOO並無坐到一旁休息,他以硬幣刀施展絕技,兩樣能扭曲空間的斬擊與螺旋箭抵消。
 
  「GO!ALL TIRE ATTACK!」腰帶先生亦助一臂之力,召出所有車胎從四面八方彈去,纏住星主。「就是現在,弦太朗!」
 
  絕不錯過同伴製造的機會,Fourze在星主後方打開越空跳越的接口,想將蘊藏十二星徒能量的星主送到宇宙解決。沒想到星主從背展開處女座的羽翼,利用同等空間跳躍的能力消去接口。
 
  「可惡!但在地上解決他,恐怕會造成大爆炸……」
 
  「能將對方帶到宇宙的方法,空間跳躍並非唯一。」關閉對話後,賢吾其實一直利用漢堡機械人的鏡頭看著弦太朗──他利用遠程操控將Power Dizer送去,並轉換成發射塔模式。
 
  Fourze按下火紅開關。
 
  TAJADORON ON!呼出了Tajadoron State的名字,Drive的戰車Tridoron前來主動走到發射台上面,像火箭一樣豎立待機。在發射塔以小型導彈將星主推到半空前,星主已利用雙魚座的鞭子破壞兩側的兵器,不給予Fourze解決自己的機會。
 
  但他卻忽略了──在場的「所有人」。
 
  「TRIGGER FULL BURST!」空中駕駛飛機的W換回翔太郎的身體,再化身月神扳機型態。從機槍口噴出的光彈都似有意識地彎曲、轉向,替代了導彈從背後將星主炸到半空上。
 
  「翔太郎先生!」
 
  馬上看見W在空中舉起姆指,Fourze跳到TRIDORON的車頂。3,2,1,BLAST OFF!紅色戰車車尾噴湧火舌,從發射塔發射出去,推著星主的腹部一直朝天空疾馳。
 
  途中Fourze雙腳化成禿鷹的雙足抓緊車頂,並且一直用火柱重劍朝亂揮斬。一邊上昇,一邊攻擊!當斬擊持續約一分鐘,Fourze與星主已到達宇宙──放眼開去是無盡的黑暗。而腳下的TRIDORON亦將推力用盡,停留在無重狀態下。
 
  忽然!TRIDORON在無氧狀態下一點一點燒起來,烈火包圍車身,甚至伸展成新的輪廓。以地球為背,TRIDORON化身一頭火鳥,即使沒有推力亦能自由飛行,將車頂的Fourze帶近星主。
 
  DRILL ON!
 
  推動手把。
 
  LIMIT BREAK!
 
  火鳥尖銳的嘴巴換上了電鑽──不,是Fourze的左腳!以踢擊朝前,宇宙火鳥急速直擊在星主的胸膛上。
 
  「超人爆焰融合電鑽飛踢!!」
 
  火鳥貫穿星主身體,最終只剩Fourze出現在他背後,從十二星徒的能量爆發中Fourze靜靜地凝視湛藍地球。
 
  「說起來,這片景色也是好久不見了呢……」
 
  被無力與消耗感充滿身體,Fourze漸漸被引力吸去,往地球掉下去。
 

 
  「求求你醒醒吧,翼風!」
 
  Ghost難以閃避來自Aqua跟Aura的同時攻擊。即使兩人被敵人控制意識,卻仍然有著超常的默契,兩人的攻擊使尊感到自己被巨人玩弄在股掌中一樣,即使自己活動有多快,仍然比不上巨人控制自己的雙手。兩人的同時夾擊就是如此合拍。
 
  Aqua與Aura,水與風──兩種流體總是令Ghost不知不覺被擊飛空中。
 
  說時遲那時快,Aqua已經踏著巨浪接近。Ghost拿出來自Decade的臨時眼魂,頓時明白被交托的意義──他首先將土黃色的眼魂放入。
 
  開眼!夏禹!驚天工程.治水造國!披上象徵古代中華的長袖大襠的服裝,他朝空中舉起手,Aqua腳踏的浪潮竟靜止空中,原本清晰泛藍的水流被土壤染成土黃。泥漿一樣的水流已被夏禹魂給控制,隨他的手一撥一推,Aqua便失去平衡被泥水漩渦捲入。
 
  轉身,換上淺綠色的眼魂。
 
  開眼!孔明!臥龍羽扇.破軍之才!化身手執羽扇的孔明魂,扇上七星一亮,Aura的龍捲化成亂流。像東風般被借去的氣流聚集Ghost頭上,被分割成一發又一發的箭矢,以草船借箭所描述一樣十萬飛箭劃空發射。即使那是空氣形成,但灑落Aura身上仍有相應痛楚,十萬枝箭的劇痛令他無法再站立。
 
  Decade借出的兩個眼魂剛好就是與水跟風關連的偉人,就是讓Ghost牽制二人。Ghost向兩個眼魂感謝後,換上屬於自己的無限眼魂──無限進化!赤紅天空下,無魂型態的聖輝幾乎要穿破那濃烈的猩紅色。
 
  超開眼!不同的武器從腰帶飛出。
 
  「自那一天望著翼風你被帶走,我就一直自責……想著自己為何會那麼無力,放任需要幫助的人被帶走!」
 
  悲傷BREAK!
 
  「我決定了,為了不再令自己後悔,這次一定要將翼風你救回來!絕不會再放棄來自他人的求助!」
 
  信念IMPACT!
 
  「即使那日所見的世界末日是真實,即使面臨多危險的狀況也好!」
 
  勇猛SHOOT!
 
  連續的招式、複雜的感情,發放七色光芒的Ghost將內心一切吶喊出去,而輝煌的攻勢亦全部命中Aqua與Aura二人。兩人都被連綿絕技打至解除變身,顯露出被Dox虐待得滿目瘡痍的肉身,暈倒過去。
 
  七色身體最終釋放紅光,尊望著兩人身體感到憤怒……絕不能原諒Dox!
 
  總而言之順利阻止到Aqua與Aura的攻擊,算是達成其中一個目的。尊將注意投到戰場上的其他兩位超人──Wizard與鎧武卻仍未取得勝利,甚至陷入苦況之中。
 
  即使想前去助陣,卻馬上有新的怪人阻路,赤紅天空下的多番不順使得尊擔憂,最怕的當然是身處工場之中的Decade。可惜即使如何望著工場外貌,除了不安情感外什麼情報都不可能取得。
 
  實際Decade卻是一直以破竹之勢前進。失去夜爵、Aqua與Aura,工場也無法正常運作。但即使沒有生產新的怪人,工場內仍是充滿著各式各樣的機甲惡魔。被群魔阻擋,一輪激戰後,Decade終於抵達到工場中心。
 
  漆黑的魔法陣上四張椅子,正中央的巨大裝置,這裡就是核心。
 
  咔嚓!
 
  「誰!」
 
  角落傳來怪聲,Decade舉槍過去,卻發現空無一物。大概是戰鬥維持太長,終於累得出現幻聽了……再度提起精神,Decade走上魔法陣上,在腦中尋找將這座巨大詭異工場消滅的方法。
 
  「對付大型生物的話,就是你吧。變身!」
 
  KAMEN RIDE:HIBIKI!
 
  音擊鼓在地上旋轉展開,覆蓋原本的魔法陣。響鬼雙手執起音擊棍,左右交互順著節拍敲擊地面,淨化之音成波狀的展開,撞到起伏不平的牆壁而左反射到四方八面。
 
  咚!咚!咚!咚!
 
  節奏變得既急又快,響鬼感覺身後有黑影在胡亂舞動。這座無限怪物生產工場不僅是個不毛之地,實際上就是一頭巨大的魔物,感受響鬼的鼓聲一點一點破壞體內,魔物當然不可能置之不理。牆上露出那些既似蔓藤又似觸手的部份一一跑出,從響鬼的背後侵襲他。
 
  咚!咚!咚!咚!
 
  單手勉強追上拍子,響鬼另一手將一堆卡片投入腰帶之中,隨後又轉成雙手打鼓,拍子比剛才更強更響,工場內開始聽見巨獸的悲鳴聲。
 
  那些亂舞的觸手瞄準目標,全數出擊!但在接觸響鬼前卻被打走……剛才響鬼發動的卡片開始逐一具現,守護住響鬼的背後。
 
  ATTACK RIDE!
 
  觸手疾行,但途中冒出的機甲鍬角遮斷!隨後的是各種具意識的武器飛出,與四方八面的觸手對抗:哥萊姆、龍捲滑翔板、無雙赤龍、機動天馬、各式各樣的迷你機械等等,響鬼放心將背後交托歷代超人的拍檔,繼續敲打清音。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快塌下……!
 
  咚咚咚咚咚咚!
 
  快塌下啊!……
 
  最強機械人軍團開始瓦解,有觸手從空洞的方位伸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觸手發放劃破大氣的銳氣咬去!
 
  在死亡來臨之前──
 
  給我塌下啊啊!!
 
  最後的一擊,響鬼兩手鼓棍齊落,發出最強烈的一聲!就是這一聲成為刺入魔物心臟的深刺,與響鬼只距離幾毫米的觸手也好,後面那些交戰著的觸手也好,全都忽然失去力量,一條一條攤到地上,牆壁好像被高溫熔化一樣降下,連天花也漸漸迫近。
 
  累得蹲下的Decade不顧滴落身上的惡臭汁液,只是喘著氣的自言自語:
 
  「終於將工場關閉,起碼不需要面對無限的怪人了……」
 
  「但這一步到底是將了一軍,還是一切都在你控制中呢……Doxillion。」
 
  工場倒塌之中,Decade看著剛才發出咔嚓一聲的角落,那怪聲在腦中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難道……?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