幪面超人NOVEL大戰XENOBREACH

第十三話 寄託惡魔的夙願
 
  台上的表現環節早已過去,兩隊的表演樂團過後,是風都吉祥物:風都君跟台下小朋友互動的時間。孩子們都一一離開座位與母親,一同跑到台前爭相跟風都君遊玩。
 
  與平台對立的休息區上,疏落的空位裡花音正替滿臉傷痕的誠給處理傷口。兩人本來走失,花音在商場的後門空地找到了昏倒在地的誠。及後雖然馬上就清醒過來,但仍因為戰傷而痛苦不堪。
 
  被藥水棉花壓到傷口上,向來在妹妹愛扮起堅強角色的誠也不禁叫苦,而花音只是可人地微笑,稍微放輕一點力度。兩人推讓之際,身穿西裝背心的戴帽男子一言不發坐到旁邊,使兩人有點尷尬地愣住。
 


  「跟人吵架嗎?」男子視線一直望著台上的風都君,卻用長輩語氣向兩人搭話。誠沒打算跟一般人自告敗給死人戰士的事,只是點了點頭,以為可以敷衍對應,但男子卻繼續跟二人說話。「雖然傷痕是男人的勳章。但如果令身邊的女朋友小姐擔心,就不是男子漢該做的事了。」
 
  男子故意拉低帽子遮住視線。雖然被誤會成情侶,但誠跟花音已知糾知他也是白費心機,兩人都不作聲。
 
  「這個城市就等於我家的後園,我對城內所有事物都瞭如指掌──你們兩個看上去都很陌生,是遊客嗎?」
 
  勉強也算得上是遊客吧?誠點頭。
 
  「那麼你們得多認識這個城市了……它很美麗,每個住民都喜歡它,我也是。」他伸手指向台上以風車為原型的吉祥物,雖然兩人視線沒有對上,但男子看著他卻顯露微笑。「那個叫風都君,也是一個深愛這城市的男人所造的吉祥物。」
 


  察覺到兩人開始對自己的自言自語困惑,男子站起來,調整好帽子的位置。
 
  「所以我不會原諒令城市哭泣的人──例如他。」指住風都君的食指一轉,轉成朝向走近舞台的駝背男子背影。舞台下聚集的都是想跟風都君遊玩的孩子,男子的舉動顯得違和。
 
  「只要我當年拿到那十億……就不會淪落到如此地步……這種紀念活動根本就是在嘲笑我!!」本來平靜的身影忽然暴亂起來,他的叫聲嚇走了所有孩子,更聚集了所有人的注意。
 
  咆哮中,男子拿出了某種物件,往頭側捅過去。
 
  GHOST!全身細胞被注入一入關於遊魂野鬼的數據,男子化成虛幻浮空的白色怪人,全身各處長有扭曲的人臉。本來呆住的人們都一一跑走,只剩下風都君因為體型關係沒法從地上爬起來,顫著身體爬離怪人。
 


  「終於現出真面目了,真不枉我跟蹤了一整天!」戴帽男交叉雙手,一手戴上紅色機械到腰,另一手按下掌中黑色道具的按鈕。「變身!」
 
  Joker!
 
  黑色道具插入腰間機械後往側扳開,同樣聲效再度叫喊下,戴帽男全身化成黑色的人型,只有腰間跟雙目由紅色構成,額上是W形狀的天線。過去在學習有關幪面超人的心境時,那天線與輪廓都有出現過在誠眼前。
 
  「你是……幪面超人W?」
 
  「喔!是我的粉絲嗎──真不幸,今天我的拍檔休假。現在我不是W,而是幪面超人……Joker!」話完,左 翔太郎變身成的黑色人型便化成一陣風衝前。
 
  本來由他與拍檔菲利浦二人合一,合力變身成幪面超人W保護城市的,可是自當年菲利浦假裝去世,藏身於Xtreme記憶體內修復身體,任由翔太郎一人活動一年後,他便利用翔太郎怕寂寞的弱點,總是要脅翔太郎給他休假跟休息時間,所以現在偶然翔太郎都有單獨行動的時候。今天就剛好是菲利浦要求自由活動的日子,若非什麼緊急關頭,翔太郎都得一人應付。
 
  不過這樣變身成幪面超人Joker,也令翔太郎回想起那一年的時間,感覺也不太壞。
 
  雖然腦內盡是開心回憶,但幪面超人Joker的攻擊無一擊中幽靈Dopant,那些凜冽的拳勁全都穿過了它,怪人就似沒有實體一樣。


 
  誠亦動身助陣,只是妹妹花音扯了扯他的衣袖。因為誠仍帶著傷勢,花音不希望他勉強自己,誠報以自信微笑,交待不會出事後就上前──花音目送下,誠召出腰間,將眼魂投入,握拳舉到臉旁。
 
  「變身!」
 
  開眼!SPECTER!READY GO.覺悟.DOKI DOKI GHOST!
 
  幪面超人Specter拉下衣笠,朝著將Joker玩弄掌上的虛幻怪人打出眼形狀的結印。結印穿過怪人後,半透明的身體一口氣化成實體。
 
  「怎麼會!?」突然失靈的能力,令幽靈Dopant都驚慌起來。
 
  「不好意思,我最在行退治幽靈。」
 
  「喂喂,原來是後輩啊?那就一起上吧!」二人從左右攻擊,以凌厲的拳擊互相配合,將歸還身體的Dopant打到伏倒地上。明明兩人首次會面,但已經掌控彼此的攻擊節奏,交叉的拳腳絕不誤殺雙方。
 


  正要乘勝追擊,但Joker感到身上有東西掉落,低頭望下──腰帶Lost Driver居然在地上,而腰間則多出了W Driver。與拍檔相連的意識馬上響起來自彼端的聲音:「翔太郎,緊急事態,用Fang上!」
 
  「喂,菲利浦,現在不可……」未等翔太郎答完,Joker的外裝已被解除。翔太郎亦失去意識直接倒地。
 
  Specter跟怪人搞不清楚狀況,忽然在戰鬥途中解除變身更倒下,無人能給出合理的解釋。但對怪人而言這是絕等機會,牠從地上彈起身,朝昏迷的翔太郎跑去,手上的利刃已準備見血。
 
  「哪會讓你得逞!」Specter敏捷踢開它,雖然不了解事情狀況,但他也無暇理解。Specter另一淺藍色眼魂換上,無袖的幽靈外套加身,腰帶的正中將鐮刀送到他手上。
 
  開眼!圖坦卡門!三角金塔.皇家資格!
 
  鐮刀把手低處的眼目圖紋與腰帶對上,Specter使出OMEGA FANG。只見幽靈Dopant被吸入金字塔中,被無形壓力壓倒成爆燄,回歸成駝背男的姿態飛出。在他旁邊,則有破爛了的Ghost記憶體。
 
  花音與誠一同走到翔太郎身邊,他依然沒有甦醒的跡象,兩人互相對望,不知道該怎麼解決眼前的僵局。
 



 
  被傳送的翔太郎的意識,眼見身處風都博物館前的噴池旁邊,而菲利浦則已變身成Fang Joker,依照野獸本能架起臂刃。藉Fang給予的超常本能,翔太郎也感到一股不尋常的戰慄感,就似面臨強烈威脅一樣,體內野獸正豎起尾巴,警覺敵人。
 
  是什麼人?能夠令自己與菲利浦如此警戒的敵人?透過W左面的眼睛,翔太郎看到了一個白色的輪廓,明明身體由白色組成,但全身的黑色裝置與黑色披風卻更加奪目。他將嘴巴埋沒在圍住頸部的布中,只露出奶油一樣的黃色眼睛,還有像皇冠一樣的角飾。而且跟翔太郎變身成Joker時一樣,他亦配戴單邊機械Lost Driver。
 
  Eternal……大道克己?怎麼可能,當年他理應被風都的意識加持的W消滅了才對,怎麼會再出現?
 
  「再次殺死我吧,幪面超人!」說出挑釁的話,白色惡魔以短劍刺來。跟當時的對戰一樣,儘管W野獸般的蠻橫攻勢難以捉摸,Eternal仍能像個馴獸師一樣壓制他,再將W引入自己的節奏當中。
 
  幾下導引後,W已被竄入身後的Eternal給鎖住雙臂。
 
  「怎麼了,不殺我嗎!」氣憤的W奮力向前彎身,將Eternal從背後摔到前來,按下腰帶上的角三下後原地跳起。
 
  FANG!MAXIMUM DRIVE!兇悍得令人錯覺成張口暴龍的腿刃從天急降,青光鋒芒殺至目前,Eternal卻張開胸膛迎接。W見狀立即收勢,強行逆旋轉給腰部帶來強烈負荷,最終痛苦地摔到地上。
 


  「這傢伙,完全沒打算格檔或避開……」
 
  「真是打算來自殺嗎……」
 
  看準W處於弱勢,從四周的建築物跟遮蔭中跑出了戴有面罩的白衣軍團。本以為那是Eternal帶來的助員,但軍團卻是聽命於其中一個男子,唯有他沒利用記憶體帶上頭罩。
 
  縱然知道那些是財團X的人,但翔太郎仍在男子身上感到違和感。他不像至今見過的財團X成員般充滿氣定神閒,反而是在著急著什麼的緊繃著臉。男子手指Eternal,命令白色軍團捉住他。
 
  「可惡,到底怎麼回事……!」敵人實在太多,W急忙拿出鍬蟲電話按下按鈕,同時又拉弄腰帶的角兩次。SHOULDER FANG!將肩刃迴旋飛出,一口氣驅散白衣軍團,騎上飛來的紅翼噴射機離開。
 
  但在飛離之際,翔太郎卻感到某種衝動,一手揪起Eternal的披風,連同他一起離開。
 
  離開前,Eternal與發令的男子四目交投,仍能聽得見他以不捨的語氣輕聲叫道:
 
  「克己……」
 

 
  回歸鳴海偵探事務所已有十多分鐘,菲利浦一直將解除變身的大道克己困在地下車庫。不耐煩得快爆發時,翔太郎終於從風都塔回來,身後還帶著一男一女:深海誠與深海花音。
 
  已經預料拍檔如何作出反應的翔太郎先將帽子掛到牆上,再緩緩坐到菲利浦面前。明顯菲利浦想責備自己為何要將來歷不明的大道克己救出,更將他帶到偵探所內,他可是曾一度想將風都變成地獄的惡魔,連菲利浦對家人的渴望也被他利用,最終更槍殺自己母親,是頭冷血的魔鬼。
 
  菲利浦雖然真的想揪起翔太郎的衣領追問,但察覺到跟隨在後的男女,也不好作出失禮舉動。按翔太郎說明,誠與花音本來是其他城市的不可思議現象研究所的成員,藉調查鎮內的超常事件找出他們的敵人:眼魔,來自其他世界的遊魂野鬼。
 
  這次抵達風都,是因為有人目擊大道克己的出現,才通知他們來調查「死人復活」的超常現象。按他們估計,是有眼魔利用大道克己的靈魂,才將早已死去幾年的他帶回來。
 
  「總而言之,先向他問話吧。」翔太郎想打開地庫的門,但被菲利浦一下推回去。
 
  「翔太郎,先回答我──你懷著什麼念頭將他救回來?」拍檔那認真的眼神,示意翔太郎必須吐出事實。
 
  「菲利浦,你還記得在風都塔前,忽然出現擁有超能力的女性嗎?美娜……直到現在我仍難以忘記她的名字,還有從她口中所述──關於大道克己的過去。」從她口中,翔太郎跟菲利浦得知大道並非單純的惡魔。他曾有作為英雄的過去,只是眼見過於殘酷的地獄,才令他變得扭曲。
 
  翔太郎不禁認為這個大道克己的現身,是令他回歸正途、真正成為幪面超人的機會。
 
  聽見大道克己過去的不僅翔太郎,菲利浦亦在場──但跟翔太郎相反,他不對眼前的大道抱有任何期望跟幻想。即使過去有過光榮,亦難填補大道真正成為惡魔傷害了風都的事。
 
  「翔太郎你所寄予希望的是過去的大道克己!但他已經變成了惡魔回來風都,難道你忘了他的所作所為嗎?」已經忘記有人作客,菲利浦與翔太郎的爭論使誠與花音坐立不安,好似不該待在此地一樣……忽然,翔太郎他們身後的門打開,從中走出將捆綁解開的大道克己。
 
  「喲……兄弟!」一如既往教人揣測的態度跟語氣,兩人隨即跳開戒備。而誠則面對打傷自己的對手,第一時間保護住花音。「聽你們討論得熱烈,我也想參一腳了。」
 
  房內眾人都處於僵持不下的狀態,無人清楚該作出什麼行動。誠跟菲利浦都擺出面對敵人的模樣,但翔太郎始終抱有希望,於是由他打破沉默,主動向大道問話。
 
  「大道克己,你為何會仍在生……不,你為何要回來尋死?」
 
  「哼……尋死一事可以忘了。我回歸是為了尋求引發我激烈情感的事物。剛才在你們的MAXIMUM前,我絲毫都感覺不到鼓脹。看來死亡也不是我的最大願望。」
 
  「感情……?」雖然知道生前的大道克己的英雄事跡,可是他始終被一面神秘的紗布給遮住,無人清楚了解過他所想。
 
  「所以我要借你的能力一用,兄弟。」視線的終點是菲利浦。眼見他仍不清楚什麼意思,大道刻意模仿菲利浦平常的語氣:
 
  「來開始檢索吧!」
 

 
  關鍵字:大道克己、願望、激烈的感情。
 
  經過了一輪討論,得知大道的記憶並不完整,幾乎只有與NEVER一行人佔領風都塔時的部份。當然他也記得菲利浦,知道自己利用他的能力發動X BICKER將風都改造成地獄。
 
  他聲稱:自己的本能驅使他追求感情,本來以為尋死是答案,所以尋找幪面超人再次殺死他,但都不成功。雖然不清楚目的,但追求強烈感情屬於他體內某種本能、渴求,好似是被給予的天命一樣。
 
  半推半就下,菲利浦答應利用行星圖書館尋找答案
 
  在過去事件中得到經驗,菲利浦知道行星書館不能測定人心,縱然可以連接地球上一切,但人心始終是另一個世界。雖不可直接搜索大道克己的內心,但也可藉他的過去尋找線索。
 
  只有菲利浦一人看得見的視野,無數書本在空中交錯,一本一本藉外界給予的關鍵字篩選答案。最先被選出的書本浮到菲利浦面前,其餘的仍在飛來飛去。執起它,書的封面寫著「FAMILY」,菲利浦腦中就馬上浮現大道瑪莉亞的臉孔,又回想起當日因槍傷倒下的瑪莉亞倒在自己懷中所說的話。
 
  在菲利浦身上,她看到大道克己昔日的影子,更使她想起身為母親的身份。縱然化身多可怕的惡魔,他都是瑪莉亞眼中單純、不過被邪惡給扭曲的孩子。在菲利浦承諾必定阻止大道克己後,她便安心閉目而去。在瑪莉亞眼中,可能也是跟翔太郎一樣看得見大道光明的一面……若看到大道踏上正途,化身為他人而戰的幪面超人,想必瑪莉亞也會展露微笑。
 
  不知不覺菲利浦亦理解何以翔太郎會希望大道克己可以歸還正義,在心中決定等下必須為對翔太郎的指責而道歉。滿載與瑪莉亞小姐的回憶,菲利浦將Family一書拿開,可是行星圖書館的索引仍沒有完畢的跡象,因為關鍵字給予的內容太過空泛了。
 
  在外界的房中跛步,剛才叫出自己名字的男子的樣貌一直在腦中揮之不去。自己與他四目交投時也有種難以形容的感情湧上,若能找出答案,想必定可尋找到激烈感情的答案。對了,那份感情……。克己似是從誠的表情中找到什麼,視線投向誠後,便自信的追加新的關鍵字。
 
  「追加關鍵字:父親。」
 
  連同手邊的FAMILY,所有可能的答案都被排除──只剩下一本書留下。菲利浦揭開它,那本名叫「DAIDO TATSUHIRO」的答案。
 
  大道……瀧洋?遠遠相隔了多年的記憶隨關鍵字而湧出,菲利浦曾經聽過這個名字。那是被抓到風都塔後,一直等待儀器的充電完畢、翔太郎化身JOKER前來拯救自己前的事。
 
  當時大道克己曾與母親瑪莉亞交談,當中提及過那名字。利用鏡頭監視風都的市民被欲望與恐懼所遮蔽,拿著記憶體集中到風都塔來。那些購入過GAIA MEMORY的市民,即使沒有利用力量作惡,但都是被黑暗所引誘而買下。
 
  假扮成一般人、善良跟和諧的薄紗下,大家都隱藏起黑暗面,遮掩自己追求超人力量的渴望。而當日在NEVER的「解放」下,每人都不再戴上假面,為求欲望而顯示最真實的自我。
 
  爭相前往風都塔的樣貌──簡直就是地獄。
 
  「這個畫面,真想讓父親他也看看。」當日大道克己冷笑說道。
 
  本來若有所思的瑪莉亞被他的說話喚回,只是朝空無一物的角落抱胸回答:「不要再提起他了。我們再和他沒有瓜葛。」
 
  「可不用那麼絕情,母親。按他的性格,這個景色一定會令他十分高興。」菲利浦當日無法望見的角度裡,大道克己已他令人心寒的笑容說完後,便再度投身於X Bicker的調整。
 
  當日知道瑪莉亞不是自己母親後,菲利浦對大道一家的背景不再抱任何興趣。沒想到當時無意聽見的名字,居然在多年後再度提起。惡魔的生父,又是怎樣的人?菲利浦無視心間角落泛起的輕微痛楚,讀起空白的書頁。
 
  有關大道克己的親父:大道瀧洋的影像開始湧入。
 
  大道瀧洋,與大道瑪莉亞一樣是科學家。與妻子研究有關甦生技術Necro Over前已經是財團X的成員之一,本來計劃藉NEVER技術在財團中獲得重要地位,豈料察覺對手GAIA MEMORY的發展潛力,竟馬上離棄二人,加入有關GAIA MEMORY的開發研究。
 
  如他所暸,最終NEVER落選,GAIA MEMORY成為財團X的投資對象。大道瑪莉亞跟大道克己最終離開財團,亦跟丈夫與父親斷絕關係。而大道瀧洋則靠他低賤的手段留在財團中苟且偷安。
 
  二人絕望的表情連串成的影像湧入菲利浦腦中,當中還有大道瀧洋起初向財團X證明NEVER價值時的所為:對親兒子發射鐵球以示NEVER士兵的強悍性、使用多種殘酷手段對待克己,將財團的興趣放到第一位。
 
  假若不是瑪莉亞阻止,大概他已為克己注射細胞分解酵素以示NEVER的強制制止手段了吧?
 
  「縱使如此大道克己仍希望將那地獄的風都給父親觀望。和瑪莉亞小姐不同,他仍希望保留跟父親的關係嗎?」
 
  「菲利浦,要停止搜索了。」
  
  從僅屬於自己的空間中回歸,菲利浦仍未能消受那些殘酷的影像,但看見翔太郎一臉嚴肅將手機收起,馬上強迫自己回復狀態。
 
  「聖誕醬打電話來,有線人來報財團X的人在進行記憶體交易。」
 

 
  將花音跟菲利浦留下,誠、翔太郎以及大道騎上機車趕向情報中的場所。
 
  出發前,誠與翔太郎等人發生了一點小爭執。得悉大道瀧洋的所為,菲利浦大膽估計大道克己的願望是希望回到當初家庭美滿的模樣。
 
  但瑪莉亞已死……與剩下的瀧洋修復關係,或許是剩下的辦法。當誠聽到後便大發雷霆,回到當日與尊為敵時的性格一樣,朝前輩大放狂言指他們「太過天真。」常人都以為家人、父子之間不存在仇恨,最終都以互相理解為目的。可是這個理論絕不適用於深海誠跟父親深誠大悟之間。
 
  為證明破裂的關係無法修復,誠也跟隨二人前去。不時間,誠總是覺到來自大道克己的視線,但始終忍住沒有追究。僅僅擁有佔領風都時期記憶的大道克己除了份外留意記憶中不存在的誠,更在意菲利浦推測的真偽──自己真的希望與生父和好如初?不管如何,遇見那男人便能得到答案。
 
  終於來到了碼頭,果然如情報所言,幾個財團X的白衣男在跟一眾西裝人士進行交易。本來走在先頭的人要從財團X手上奪過手提箱,可是從後方的洋車卻跑出另一個人,他焦急地打開箱子,確認內容後便將更大箱的紙幣交上。
 
  來自財團X的使者正是大道克己在意的男子,父親瀧洋。而買下交憶體的一方也非陌生人,假若不是車中的人急忙跑出,也不會暴露身份……因為那張可是每天在報章或新聞中都偶然看到的臉孔,一個頗有名的富豪。
 
  「藍軌石正?企業富豪購買記憶體幹嗎……而且財團X什麼時候代替博物館開始記憶體交易了?」縱然問天也不會得到答案,翔太郎決定先阻止交易,於是跟誠一同騎車闖入碼頭區域,強行撞開鎖上的閘門。雙方分別拿著箱子閃避,西裝一等人馬上上車離開,而財團X則變身成怪物迎戰。
 
   「「變身!」」
 
  翔太郎化身綠黑半身的W,扭動手把加速,藉旋轉的車尾推開一堆怪人,為誠變身的Specter殺出一條血路。Specter提起摩托車的前輪乍然飛前,在W應付財團X時自己則追向買家的車輛,在幪面超人的戰車速度下,兩者距離眨眼間拉短。
 
  開眼!信長!我的生存之道.桶狹間!信長魂兩手放離摩批,僅以身體左右車身平衡。舉槍瞄準轎車的車胎,卻沒有留意車內綻放的光,只見一塊接近長方型的石塊從車窗伸出,當Specter察覺那是一隻手臂時,石塊已發射出強勁光彈。
 
  Specter雖然馬上開槍,利用火繩槍正面彈開光彈,卻被衝擊波波及──身體無法再維持平衡,連人帶車翻滾到地上。而藍軌石正的車,早已飛馳到道路的盡頭,甚至消失在視界裡。
 
  同時,Cyclone Joker以連環踢擊迎戰財團X的化妝舞會Dopant之際,大道克己一步一步接近戰場,那些衝向他的怪人都被他摔開,或是被用軍刀劃開喉嚨。冒著危險,僅是為了接近財團x怪人中心唯一未變身的男子,大道瀧洋。
 
  「克己。」他的表情滿是喜悅,報告中被風都的幪面超人殺害的兒子再次出現在面前,無法言喻的感覺湧上心頭。雖說兩人的行為都像惡魔一樣,但始終是人類──屬於父子的羈絆果然比想像中要強。在翔太郎控制身體戰鬥中途,菲利浦偷偷從W的右眼窺看大道父子,想起了當日與家人離別的畫面,頓時被感動充滿。
 
  可是……
 
  瀧洋張開雙手走前,卻被大道克己以雙腿夾住手臂,一輪扭曲旋轉下處於被壓制的姿勢。
 
  「大道克己,你!」W的右眼發光,菲利浦以為給予空間那對父子理應可促進二人關係,沒想到大道克己主動襲擊,那把短刀彷彿下一秒就要了結親父的性命一樣。
 
  「那不過是你的幻想而已,兄弟。」
 
  「難道你忘了嗎?我就曾經利用過你對家人的渴望,將你捉起來。以為我希望與父親和好,都只是屬於你個人的幻想而已,菲利浦!」
 
  「但我肯定與這個男人有關,或許將他殺掉、滿足復仇心就是引發激烈的感情的扳機!」
 
  哈哈哈哈哈哈…………。
 
  被挾持的瀧洋發出跟克己相似的笑聲,明明性命危在旦夕,為何他還能笑出來?
 
  「既然你是如此打算,我也不用再假扮了!」直至剛才為止的悲傷表情一轉,瀧洋已非凡身手逃離克己的鎖技。「知道你在風都出沒後,我就一直尋找著你、想捉拿你!NEVER的肉體多強悍,抵受記憶體的MAXIMUM後仍然會消滅,所以當時我才放棄你跟瑪莉亞……但你的出現,便可以證明NEVER在MAXIMUM下仍能健全。只要深入研究,必定能再次在財團X眼中佔有重要的地位。」
 
   「呵……也就是說,你想再次將我賣給財團嗎?」
 
  「對。」瀧洋戴上記憶體專用的驅動器,拿出一枚為了捉拿克己而設的實驗記憶體。「在加頭順的戰鬥記錄中有提及Utopia的能力被NEVER的死人身體無效化,所以我特地準備了它。將Utopia對死人無效的劣處逆轉,特地為你而改造的記憶體!」
 
  DYSTOPIA!當日加頭順曾化身的理想鄉的型態,披上一陣鐵鏽赤紅再度展現。赤紅怪人伸手抓前,假如瀧洋所言屬真,那麼大道克己僅被觸碰一下便會變成當加頭順所展示的無臉人。翔太郎全力跑動,但仍未足夠趕上阻止怪人。
 
  大開眼!信長!大眼玉!
 
  Specter雖然比W還要遠離大道克己,但投射去的虛影眼魂已夠快速抵達。敵托邦Dopant與大道克己之間跳進Specter,紫色身影背對克己,好似要保護他一樣舉槍應對怪人。
 
  就如誠所猜測的一樣,父子之間不會有任何奇蹟聯繫,最惡劣的父親不會忽然化身慈父。連同翔太郎、尊還有過去遇見的很多人,全都天真地做著以為父子間沒有隔夜仇的美夢。見識到生父那卑劣的一臉,現在大道克己的表情大概跟當日年幼的誠被拋棄一樣,才令誠捨身保護這個同病相憐的惡魔。
 
  從背後,大道克己用手抓住Spceter的肩膀。轉頭過去──他的雙眼正發出金光。
 
  「哈哈哈……真是太低劣了,沒想到原來這就是答案……」
 
  翔太郎也好、誠也好甚至瀧洋也好,他們都不知道大道克己這耳熟能詳的說話跟笑聲來自哪方。假若在場有NEVER任何一位成員的話,他們都會像靈機一觸一樣記起當日的畫面──那是當時克己見識到超能力者一個接一個死去後,發現人類皆為惡魔的表情。
 
  他的外貌變得不安定,一時成為大道克己,一時顯露出機械人的狀態:沒有號碼的Roidmude。
 
  「就是這種絕望!就是這種被背叛的感覺!足以將人類轉化成惡魔的激烈感情,我就是在尋找它!」
 
  「感謝你,父親……這真是最好的禮物!變身!」機械人又回到克己的外貌,他化身成ETERNAL,但眼睛發射的金色光芒仍然未減退。「這個激烈情感將會引導我直至頂點--」
 
  「超.進.化!」ETERNAL身上藍色的火燄紋路轉成金色,他看準瀧洋仍在錯愕眼前兒子不是經歷MAXIMUM後仍存活的NEVER,從短刀發射一個金色能量彈,絕情地將生父轟至粉身碎骨。
 
  他一死,ETERNAL的金色變得更濃烈。披風化成一對結晶透徹的翅膀從他背上張開,金色能量成粉狀散落,被披上粉末的財團X與翔太郎等人身體都變得十分緩慢……施加混濁後,ETERNAL拍翼離開,拍翼同時更將粉末吹遍漫天晴空。
 
  不過幾秒,從近處已能聽見車輛、意外還有人們悲鳴的聲音。風都漸漸被混濁變成一片混亂,城市內混濁警報四起,和平的城市很快會被變成火海一片……。
 
  四周都在發出掙扎聲時,幪面超人W維持在空中迴旋踢的姿勢久未落地,雖然驚慌在前看著腳尖一點一點移近的Dopant的動作很是滑稽,但W卻保持沉默。翔太郎獨自在心中責備自己,而W的右眼又發起光來,縱使在重加速下,也無阻兩人的思路相通。
 
  「翔太郎,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菲利浦,我們的思想正互相連接。你當然知道我的想法。」
 
  「不對,就算不靠Double Driver我也知道。因為你就是這麼一個人,半調子、half bolied。」
 
  「現在就別挖苦我吧,反正都是無補於事。不管經歷多少時間,我都是一成不變……我每次都將賭注押到錯誤的一方,而我的錯失總是令他人或是城市流淚。假若不是我以為大道克己能重歸正途的話,現在風都不會陷入混亂中。」
 
  「這也是我的罪孽。在調查大道克己時我亦有一剎那希望拯救已逝的瑪莉亞的心,將大道克己拉回正路。而且都因為我關於家人的弱點,才做就這次悲劇。」
 
  「不,菲利浦。那不是你的錯,你一直都沒有待在家人的身邊,會自然產生他想與生父和好也是無可厚非。」
 
  那是屬於菲利浦的某種特質,一被提及家人他總會難以冷靜判斷,縱然博物館已消失的現今亦然。但無人可以責備他,因為關愛家人而產生的弱點並非真正弱點。
 
  「既然如此翔太郎,你為何又要自責──半調子、對他人關心、一直抱有希望,這些都是你的特質。若你不責怪我,為何要責怪你自己的優點?」
 
  「菲利浦……」
 
  「我倆一直都各自背負罪孽堅持過來,為了繼承鳴海莊吉而守護風都、為了我的家人而保衛風都!為何我們現在要停下?背負著十字架前進啊……就像我們一直以來所走的路一樣。」
 
  連風都靜止的空中,以機械構成身體的飛鳥提著記憶體飛來,先將記憶體插入W的腰旁,再飛入腰帶裡,自動往左右扳開。「XTREME!PRISM!MAXIMUM DRIVE!」彩棱的絕佳調和性將W的速度提高至足以對抗混濁,W從空中落地。
 
  而W手上X字型紐帶飛出彩色光圈,其所套落的SPECTER亦脫離混濁的枷鎖重獲自由。兩人一體的W好似只剩下菲利浦般,只有他的聲音向誠問話。即使不再處於重加速狀態,SPECTER亦無作出任何回應,他亦跟翔太郎一樣責備自己。
 
  「深海誠,我不清楚你的過去、你跟父親的關係,我亦不打算承認你的主張。」少見地,菲利浦展示作為幪面超人前輩的一面向誠訓話。但雪上加霜、使誠更加低沉絕非他的目的。「可是這次確實如你所言,大道克己的父親是個無可救藥的人……我知道這使得你與大道享有同感,難以對他出手。但我跟翔太郎要去,令城市哭泣的人,我們絕不原諒。」
 
  聽完這一番話,SPECTER終於振作起來。在過去他亦曾聽說──不,是曾經親自將這番話說出。
 
  「我在過往曾學習過幪面超人W的心,繼承你們二人的靈魂,知道你們要保護自己熱愛的城市。借你們的力量,我亦成功保護妹妹所愛的城市。我對這個風都並不熟悉,沒有要保護它的理由……可是正因為那個男人與我擁有共同之處,我更不可以放任他胡作非為!」
 
  忍住沒有就「繼承你們二人靈魂」一話反駁自己跟翔太郎仍未死去,W朝SPECTER伸出手。
 
  「那麼,你願意和我們一同戰鬥對吧?」
 
  當SPECTER亦伸手跟握手時,只屬於翔太郎跟菲利浦的意識裡,翔太郎亦鼓起了阻止大道的決意。然而,他跟拍檔交待出心底間的想法:
 
  「菲利浦,我希望……」
 

 
  爆燄與悲鳴四起的城市裡,靜止的風都塔的風車上,令人錯覺從塔生長的金色翅膀繼續施加重加速的惡夢。而金翼的真正持有人Eternal,則在塔上的頂端俯視這個城市的慘況,藉著大道克己的記憶,一種由悲傷與快樂混雜的新感情生成。
 
  Roidmude的本能是擬態人類,學習人類的感情。當日在風都塔的泥牆中,那雙機械的眼睛就一直觀眾著真正的大道克己──他的情感與舉止都與正常人相反,活著遠隔人類的「死後」,卻又不是一個科學怪人。他不受命於人,藉過去的絕望與怒火而行動,足以驅使一個死人回到故鄉復仇的情感,想必十分豐潤。
 
  可惜大道克己在風都塔的時間過於短暫,當Roidmude儲有足夠力量逃離風都塔時,大道克己已在幪面超人W的踢擊下化灰消散,本以為已無法獲得他的情感時,沒想到相隔幾年後能夠獲得相等的絕望。
 
  這一切都得感謝名叫大道克己的惡魔。
 
  超進化體的ETERNAL從天空朝地面伸出倒轉的姆指。
 
  「享受你們的地獄吧!」
 
  朝下的姆指感受到空氣在旁邊吹過,連風中都帶有一股熾熱感,皆因地面上的一切正被火燄所焚燒……
 
  等等,連風都塔的風車都停頓來──重加速下何以會有風吹起?
 
  答案很快便被揭曉,從地上的火燄裡升起一個人,停頓的風與氣流都被他的腰間吸引過去。他與超進化ETERNAL一樣拍動結晶形成的龐大雙翼,身體由黑、綠以及金色所組成,明明在重加速之中,身體卻似妖精一樣輕型──穿越火舌與高樓,黃金的守護者飛到跟ETERNAL同一高度。
 
  極為雙似的兩人的翅膀對立,GOLD XTREME與GOLD FLAME形成一股勢不兩立的氣氛。
 
  「我就知道你們會再出現……因為Roidmude的天敵就正是幪面超人啊,W!」
 
  「Roidmude什麼的我們才不知道……我們要阻止你,是因為你正在危害風都!」一反剛才的低落,翔太郎再度擁有W的主導權。「我曾一度以為大道克己的再臨,是風都願意給予出身此地的少年,再度重生的機會。但一切都是我的一廂情願,真正的大道克己已化身成惡魔,而非風都的守護者。」
 
  「所以你要負上責任,親身前來阻止化身惡魔的我嗎?」
 
  W抬起手,以一如既往的動作──將食指指向ETERNAL。
 
  「你不是大道克己。Roidmude……來細數你的罪孽吧!」結晶之翼上鼓脹金色能量,能量團爆發推動二人接近,可是卻有一面能量屏障相隔二人。金色與金色的衝突引發一波又一波的漣漪,推開那些昇空的火舌。
 
  ETERNAL反手抄起短劍,從齒刃發射出能量刃,將W強勢沖開。包圍住W的能量不僅無法突破,更漸漸凝固,極高濃度的重加速能源就似啫喱一樣困住了W,使他動彈不得。
 
  「菲利浦,PRISM不能抵抗它嗎!」
 
  「這和城市內散播的重加速度不一致,PRISM需要時間去分析!」眼見二人束手無策,ETERNAL拍翼前去了解宿敵──但前去的道路有一發花火劃過,有如流星一樣,展示除了W外還有人可以在重加速中活動。
 
  朝更高處望,身穿紫藍機翼的Specter胡迪尼魂以火繩槍阻止Eternal 。當他想將槍口移左,下一砲擊中敵人之際,金色之翼竟瞬間移到Specter的身後,以能量大刃將機翼從Specter的身體斬離。Eternal抓住他的衣領,將他凌空揪起。
 
  「喲,兄弟。」曾經對菲利浦使用的稱號,如今竟是指向誠。
 
  「你是什麼意思!」
 
  「我們共享多個特點,我們是同類啊,兄弟。將你打昏後我曾經窺探過你的記憶,藉由你對父親的仇恨才令我得到通往超進化的激烈情感,我得感謝你才對,深海誠!」
 
  那就是大道克己忽然提出父親,以及經常望向自己的原因嗎?可惡……沒想到自己居然大力推動了惡魔的爆誕。
 
  不過,這並不代表自己跟惡魔是同類!
 
  「我們同樣擁有最惡劣的父親,同樣被那個父親所拋棄,從此習得只有憤怒跟怨恨的掙扎方法。而且你和我一樣,都是死人!被吸入眼魔世界中,靈魂被迫跟肉體分離,最終只能淪為孤魂野鬼(SPECTER)──即使你重獲肉體,一切都沒有改變!」
 
  不對!我不再是死人,不再是孤魂野鬼!
 
  「尊替我將肉體奪回,而且藉著這條生命,我延續了好友亞蘭的生命──我是活生生的人類,不管是作為機械的你、還是作為死人的你,我也不會跟你是同類!」
 
  「那種漂亮話又能代表什麼?豈能成為你作為人類的證明!」Eternal沒有留意Specter快要成功脫離衣領上的手,只差一點便會被地心吸力給拉走。
 
  「既然你想要證明的話……我就讓你見識吧!我的生存之道!」
 
  終於,Specter從Eternal的手逃離,朝燒起火光的地面急速墮下去。從旁望著的W仍未能夠從超重加速中脫身,只能夠對那自由落體大叫,呼喚著誠的名字。當身姿消失在靜止的火舌裡面後,W亦無法再叫出聲。
 
  可是,吞下了Specter漸漸發生異樣……火紅的燄光竟一點一點深化,由赤紅化成紫紅。Eternal將力量集中到視力上,才判斷到火舌的深處有某種紫色波動鼓脹起來。
 
  隨紫色的面積越大,便代表火燄快將被突破開來。
 
  DIVE TO DEEP……!
 
  「難道……」地上的爆燄假如是ETERNAL所造的地獄景象,那麼那股越發越大的紫色波動、那從地獄深淵爬上的存在,想必就是──
 
  夜行的厲鬼(SPECTER)!
 
  激!昂!SPECTER!!
 
  旋轉突破火燄,紫色的惡鬼再度飛昇而來,他背上生出一對不亞於W與ETERNAL的巨型翅膀,但比起兩人的金色結晶──深淵之獸的翅膀更加猙獰,翼上圖騰甚至令人錯覺是邪魔的眼神,足以震攝他人!
 
  Deep Specter召出紫色兇刃,將兩個眼魂放入劍內便拉昇極光的能量刃口,驚神泣鬼的一發GIGA OMEGA斬,縱然Eternal緊急揮落短劍以金色之力抵抗,深淵的鬼刃仍似張口咬碎敵人一樣,一下一下粉碎Eternal 的攻擊。
 
  「可能是因為你我確實有相同之處,我才不能放任你的惡行……!」
 
  「哼……你也跟他們一樣,像願望交托惡魔身上嗎……!?」望向空中的W時,卻發現那金色的巨翼已經不再在原地。在Specter飛上時,W已經分析好超重加速而脫身離開,再度發現他時已經飛到風都塔上,取代本來Eternal一開始的位置。
 
  那個令人錯覺翅膀從風都塔上生出的位置。而比起Eternal,W的翅膀更加適合這個城市。
 
  「菲利浦……」「嗯……」
 
  二人在意識裡交流某個訊息,一同將腰帶合上再扳開。
 
  XTREME!MAXIMUM DRIVE!
 
  看準時機的Deep Specter亦一同推動腰帶的手把。腰間的眼睛一眨眼後立即發出凶狠目光。
 
  極限大開眼!DEEP SPECTER!GIGA OMEGA DRIVE!
 
  地獄深淵的極紫翔翼、地球意識的黃金羽翼,二人一同振翼飛高,紫金兩道軌跡迴旋、交匯,螺旋的光輝與霧煞之快使Eternal無法捕捉,當他重新將二人納入視野之際,已是二人踢擊交集之時。
 
  從左右夾擊的兩下必殺一擊威力無比,完全接下的Eternal彷彿靈魂飛離,身體不受控制,世界忽然倒轉──伴隨金色之翼消散,白色的身驅亦飛墮地面。
 
  重加速解除,Specter跟W知道接下來要解救城市裡遭遇危險的市民,但視線難以離開掉入火海裡的白色身姿。
 
  「這樣真的好嗎,翔太郎先生,菲利浦先生。」
 
  「這樣就好了,誠……我曾經鼓起勇氣與惡魔為伍。如今將夙願付託惡魔,想必也不是那麼難以置信的事。」
 
  翔太郎說完,重加速後的風都吹起第一股風,彷彿連城市對他表示讚同一樣。
 
  「即使不成為風都的守護者也好,希望他接下來會好好地活下去吧……作為大道克己。」

 
  濃煙四起的城市角落,大道克己支撐幾乎無力的身體,一點一點走向城市的光亮處。
 
  他知道:集合兩個幪面超人的力量,Roidmude的核心理應被消滅。如今自己雖然虛弱,但並無灰飛煙滅……哼,是那兩個人刻意留力,留自己一條生路。
 
  「將願望寄託惡魔……真是太奇怪了。」Roidmude過於虛弱,從機械外貌、大道克己以及Eternal三者的姿態不斷轉換。Eternal的記憶體已在當年已碎裂,能夠化身Eternal其實也是Roidmude的擬態之一,換句話說直至剛才展開激戰的Eternal並無任何能力。
 
  可是那白色姿體絕非無用。
 
  走出街道,重加速造成的災害仍然存在,Roidmude望見一個樣貌略似外國人的少年,他滿身傷痕,但仍想抬起被壓住途人的巨木──卻沒留意他的頭上有另一塊巨木要掉下來。
 
  ETERNAL!作出沒有意義的變身,白色超人以身體保護了那個少年。但因為過於虛弱,僅是移開身上還有途上腿上的木塊,已令變身解除,回到大道克己的模樣。少年看著大道的樣子,似是恍然大悟般盯大了眼。
 
  「怎麼了……?」
 
  「謝謝你又再救了我。」明明是首次會面的少年,竟然對大道作出第二次的道謝。「那天哥哥你告訴我即使弱小,長大後便會漸漸變強……縱使當時不斷尋找藉口,但當日顫抖的手臂與胸口、那些真實的自我都是終有一天朝向未來的證明,終有一天變得似哥哥你一樣強!」
 
  扶持受傷的途人,少年忍住身上的傷痛離開。
 
  挾持風都塔,號召風都市民交出記憶體換取十億後,當日大道克己曾在地下水道救過一位年幼的男孩。但那是身處風都塔的Roidmude無法取得的記憶。
 
(作者按:出自A To Z電影主題曲「W」的PV情節)
 
  拿起虛假的白色記憶體,可能那個白色的超人姿態沒有任何能力,但它有背後的故事以及意義。Roidmude想起翔太郎與菲利浦說:希望這個大道克己能重拾正義,成為守護風都的幪面超人。
 
  藉著絕望而達到的超進化也被幪面超人所破,或許接下來的生活,該作為幪面超人在這個風都中學習種種的感情吧?大道克己的白色假面在風都中不僅留下絕望,原來對於某人而言也是一種希望。
 
  接下來要走的第一步,應該是幫助城市中的人吧……Roidmude的姿態又再展現,但只要待系統安定下來,他便可以再化身大道克己,實現被寄託的願望,為城市出一份力。
 
  機械人一步一步走出,接近慘叫的來源,一步一步走近,一步一步朝向希望。
 
  咇……。
 
  怎麼回事?為何身體會無力?機械人摸一摸胸口,發現核心的號碼牌位置化成空洞……從中露出了機械結構,花火噴湧。
 
  無人的道路上,不知不覺多出了一個影子一直跟隨在機械人後面……他利用黃金五指射出光彈,貫穿了Roidmude的核心。這發攻勢明顯是了解Roidmude的結構,希望一擊使它停止運作。
 
  而他成功了──黃金Drive無懼重加速,一直都在觀望Eternal的戰鬥。
 
  「一直有訊號提示我,原來是我在初期階段為自己準備的Roidmude軀體,我都一早忘了。」無視Roidmude本人的意識自說自話。對於蠻野而言,那發光彈不過是將多餘的玩具拋垃圾桶一樣的行為而已。「我都已經獲得克里姆的技術,得到這個Gold Drive的身體,事到如今你達成超進化也毫無用處了。」
 
  無理會下跪的Roidmude,蠻野前去接應發出求救訊號的財團X成員跟大道瀧洋。
 
  漸漸回復正常的城市裡,Roidmude一點一點地化成灰飛散。
 

 
  整頓好風都裡各種大災難,翔太郎將輕微的問題交給風都警察處理。現在他正騎著黑綠機車,在後座乘著拍檔菲利浦,一同追逐正要撤回的財團X的車輛。
 
  同一路上,深海誠亦載著妹妹追上了翔太郎他們。
 
  「我們會追著財團X前往他們的據點……像大道瀧洋那樣的人絕不能原諒。誠,你們呢?」
 
  「可惜,這次我們不能相伴了,我會跟妹妹先回去自己的城市。」從背後攬著誠的花音點頭,過大的頭盔敲在誠的背後。
 
  「不要緊,那麼下次有機會便一同再戰吧!」語罷,兩方便在分叉的道路上離別,翔太郎他們繼續追住財團X,而誠二人則回去大天空寺。
 
  「說回來,真是很厲害的前輩呢……從各種意味上而言。」雖然學習過幪面超人W的力量,但與本人面對面還是很新鮮。對誠打開的話匣子,花音沒有給予回應,即使誠假裝平常,但關於大道瀧洋的事件多多少少教他想起深海大悟。
 
  花音怕就父親的話題會跟哥哥吵鬧,所以也難以回應。
 
  高速行走的機車忽然停下,花音趕緊抓住誠的衣服,差一點被甩下。本來想追問原因,但當花音望向與誠一樣的方向便知道答案。
 
  公路上一位金髮的白衣女子阻住了二人……而她正舉起手指,朝向誠。
 
  「你是幪面超人對吧?」
 
  命運的巫女打開了空間的裂縫,從中跑出手持蛋黃醬的金髮青年,還有另一個身穿藍色西裝的墨鏡男。兩人雖然前來迎接誠,但過於怪異的服裝使人聯想黑道人士一樣來找碴,用姆指指著空間接口的彼端。
 
  「超人大集合的時間到了,後輩。」
 

 
  此時在財團X日本據點的門前,因為不速之客的來臨而戰火連連。
 
  連珍貴的十二星徒Zodiarts能量體也被派上場,可是始終未能阻止來客的前進速度。
 
  剛好趕上戰鬥再次發動的瞬間,園咲劍、如月弦太朗、泊進之介以及火野映司受命前來阻止Dox搶奪財團X的XENOBREACH。他們看見屍首遍野,只剩下一點兒的怪人還有十二星徒仍然站立。
 
  而使得財團X如此狼狽的,卻只有Dox一人。他正利用特殊引力牽制十二星徒,即使面臨眾多怪人,他卻連氣也沒喘,氣定神閒地轉身面對四人。
 
  「真是巧合。好久不見了,如月弦太朗,火野映司,幪面超人們。」
 
  「什麼好久不見,我才不認識你……而且這也不是巧合,阿士知道你的目的是叫什麼Bridge的東西,我們是來阻止你的!」
 
  「弦太朗,那是叫XENOBREACH啊。」
 
  「喔喔,對,是映司說的XENOBREACH!我們不會讓你得逞的!」
 
  「是嗎……對了,這十二位星徒正好可以做你的對手吧。那麼,再會了!」前去追住Dox之際,十二星徒竟像著了魔一樣擋住了弦太朗等人,明明是來自財團X的怪人,居然反被Dox所控制。
 
  不過,Dox前進的步伐止下。
 
  「阿士嗎──幪面超人Decade從我的工場裡奪走了MEGAHEX,以為可以阻止我。」他在身體中拿出一個發光的藍色球體,用力一拋,準確地落到射手座Zodiarts的頭上──十二道光線將星徒們一一連接住。
 
  Dox已不再需要MEGAHEX,那個球體就正是他從MEGAHEX中提取的技術「混合核心」。
 
  「幫我轉達幪面超人Decade……我已為破壞者準備最好的敵人了。當然前提是你們可以活著回去。」
 
  刻意強調「破壞者」,Dox轉身走入財團X的據點。
 
  而四位幪面超人則不敢隨便行動,眼前十二位怪人似被磁力吸引一樣,漸漸被拉近去射手座。當十二人緊貼起來,光球亦落入其的胸口,最終用光將十二人結合成一。
 
  最終,胸口顯露半個藍色光球,身上擁有十二星徒各種特徵的怪人現身。牠仰天咆哮,十二星座集結的大量繁星伴隨能量朝外湧出,四周的屍骸都似被浪沖走一樣散開。
 
  面對星座混合體ZODIARTS.SUPERIOR,四位超人都知道這一戰不輕鬆,但Dox已經走入──必須阻止他。
 
  四人以眼神交接,各自點頭好舉起變身道具。
 
  變身!
 
  來自四人的光芒爆散,最終化成四位幪面超人迎戰。而面臨危險的絕不只他們四人,他們受命阻止Dox同時,阿士等四人亦前往無限怪人生產工場,誓要將工場關閉。
 
  斷絕怪人的來源,加上阻止Dox拿奪XENOBREACH,那麼這一戰便代表成功,Dox也無法繼續他的計劃。
 
  「希望你們那邊順利吧,阿士。」
 
  下一秒,短兵相接。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