幪面超人NOVEL大戰XENOBREACH

第十八話 決戰篇1 GHOST:你思,故我在/W:LOVE MARGINAL(下)

 
  屬於他人的愛情,即管與自己無關──當它成為自己一部份時卻一樣暖人心窩。
 
  翔太郎與菲利浦一同望住園咲劍,她正一人站立在微風吹拂之中。被風吹起秀髮的她看上去是如此美麗動人……。
 
  ……


 
  被黑暗籠罩的城市裡,頭頂上不是朵朵陰雲,而是一片無際的浩瀚黑海。城市的中央又一條逆流以上的水柱,不斷把新的黑水運到天空,像是誓要把這片天伸延到世界角落為止一樣,毫無停止的跡象。
 
  城裡的風車、城內那座塔令人熟悉的高度、還有那些似曾相識的商店排列──種種證據都指出這裡是風都,但它不再吹著悅人清風,反而只有天空那令人煩躁的浪濤聲……再說,城市入面一個人都沒有,叫人坐立不安。
 
  從風都廣場傳來打鬥的劇烈聲音,風都守護者──幪面超人W處於旋風扳機型態,以自豪的快速射擊狙擊敵人。他跟隨對方一同奔跑,翻身越過咖啡店的桌椅,馬上又將槍口對準目標,疾射風之魔彈。但從W的槍擊逃亡的人,卻不是Dox為他安排的TERROR DOPANT──而是幪面超人SABEL。她把掌控寒風的記憶體插入劍柄,展現其中封有偉大的白色沉默之神Ithaqua的神力,以冰霜製造障礙防備W的射擊。
 
  「快住手!來人!」
 
  過於厚大的冰柱無法射穿,W將槍手記憶體換成鋼鐵鬥士,長棍在端頭纏擾氣流摔碎冰塊。一片一片冰碎零星落下中,SABEL又再展開她的逃行,她沒有任何理由跟W戰鬥,也不願意傷害自己所愛的來人。


 
  可是那些情感都沒有傳達給對方,不論在W的左眼還是右眼──菲利浦與翔太郎眼中都將她視成怪物,將周邊一切破壞的招來禍害之人。兩人的記憶都被干擾過,十多分鐘前仍跟SABEL並肩作戰的W,忽然被從天而降的水柱給浸染,下一瞬間就將SABEL視為敵人向她攻擊。
 
  一邊逃跑,SABEL一邊瞪向被水流淹沒的風都塔。塔頂上TERROR正欣賞著這場貓捉老鼠的遊戲,他的咯咯笑聲藉由水流傳達城市每個角落,那駭人怪笑雖然震懾不到SABEL的內心,但卻成為了煽動她怒意的最佳道具。
 
  還未來得及開口責罵,SABEL的視野便被火燄充斥──炎熱鋼鐵型態的W從天空舞起鋼棍,棍身被插入火紅色記憶體迸發出火屑紛紛。燒得通紅的棍子攜著開山劈石之勢筆直敲下,鬥士猛能恐怕無人能擋。
 
  「爆燄者!」SABEL急速抽另一把銀刃,其刀柄早已插入鐵紅色記憶,爆焰者Cthugha展示牠「活火燄」的形態,化成神聖爆燄加持在劍刃上對砍。兩股炎熱碰撞引發衝天火柱,綻出衝擊波突破黑水天空,擾亂水流去向……無法漫延開去的水流重新被萬有引力扯下,下起了漆黑豪雨。
 
  「左翔太郎,來人……快清醒過來……!」


 
  「在說什麼?我們不會原諒讓城市哭泣的人!」SABEL避過W望向他背後的高塔,真正的黑幕仍在塔頂咧嘴笑著,真正不能原諒的人是他:園咲琉兵衛。既然他的聲音可以藉由黑水傳達,SABEL也嘗試開聲朝高塔問話,將失去理性的W置於一邊。
 
  「園咲琉兵衛,你如此對待你的兒子對得起你的良心嗎!」高塔上的笑聲停下,看來聲音的確可以傳過去。
 
  「兒子?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倒是妳為什麼能說出我的名字?不,更有趣的是,為何妳不會被黑水影響?」
 
  不屬於SABEL世界的這個園咲琉兵衛,從未擁有過兒子叫園咲來人。他不過是從另一個世界被Dox召來應付W的惡魔而已。
 
   不,不是惡魔。那潭黑水也好,周邊的氣味也好,全都是SABEL所熟悉的。
 
  「我當然知道你的名字……我更加知道附在你身上的傢伙是誰。」SABEL一說完,塔上的TERROR DOPANT便回復成琉兵衛的外貌暗笑。這一笑連琉兵衛本人都無察覺,是出自一直潛伏他身體內的意識所出。
 
  斷魔之劍絕不會認錯自己的使命,當初被DECADE招攬時他提出的可能性居然真的應驗了──Dox找來了平行世界的邪神來對付自己。至於為何是琉兵衛?也不是毫無理據,除了能夠對準來人不敢傷害家人的弱點外,更因為他所使用的記憶體「TERROR」。
 


  操控恐懼的能力,恐怕是全地球上最要接近邪神的蓋亞記憶體──就跟邪神一樣能夠以恐懼心使人臣服、使人退卻。最可怕的是,「恐懼」作為人類最古老而強烈的情感,擁有左右其後發展出的種種感情。不論喜怒哀樂,都無一可以左右強烈的恐懼心。
 
  過於強大的恐懼心,將會進化成統領全身的「意志。」
 
  看穿了SABEL所想的琉兵衛展示他的記憶體──外型怪異的記憶體上頭連接住格格不入的零件:記憶體升級接合器。他把加裝機械的零件插入腰帶正中的插槽,地球的記憶改變他每個細胞,改變他的外貌,成為頭上頂著巨大青陶的黑色怪人。
 
  一完成變成,頭上青陶竟化成一條巨龍飛出,徘徊在黑天底下幾圈後,再度飛回去TERROR DOPANT──但牠回歸的地方不是TERROR的頭上,而是TERROR的身體。牠穿過了TERROR身體,令純黑軀體多出一層青陶裝甲,胸口仍然可見龍首猙獰地開開了口,頭上一大塊灰石縮小,成為包住整個頭部、以章魚觸手交纏扭成翅膀型態的頭盔。
 
  TERROR UPGRADE:WILL!
 
  由恐懼進化成意志,TERROR的的外型由老邁魔王一轉,成為健壯的邪神騎士,氣勢迫人。
 
  看見邪神表露無遺,SABEL又拿出一支記憶體插到腰旁。「HASTUR!MAXIMUM DRIVE!」黃衣之王的幻影加護她身上,幻化出一對風之翼。劍士振翼起飛前去狩獵邪神,卻忘了她面對的敵人不只邪神一人。
 
  LUNA!METAL!月神鋼鐵的長棍伸展,化成柔軟又堅韌的長鞭,準確抓住了SABEL的小腿,狠狠把她從天空扯回地面。W接近SABEL,在途中抓住飛來的XTREME記憶體,安裝在腰帶上扳開──他在數據中化身成CJX型態。


 
  怎麼可能……劍在心中驚訝。XTREME記憶體與她一樣是來自遠古神話的「太古記憶體」,連劍本人都沒有被黑水影響到,XTREME為何會借力量給失去理智的W?難道說它只會順著來人的意思行動,即使在來人眼中把劍看成邪神,它也會將劍視為敵人嗎?
 
  綠、白、黑三色加身的W從劍盾裝備抽出結晶劍,刀鋒磨擦盾鞘而出的聲音顯得異常絕望,SABEL實在不希望與他們為敵。明明她自己便是神祇,但在心中暗處卻向「神」祈告快有奇蹟降臨,使來人他們回復正常。
 
  劍士閉眼等待絕望降臨,臉上感受到的風是W的劍氣嗎?那陣風不尋常的撲面而來……而等待了好幾十米,痛意仍未湧上,身體各處也不覺得有哪處被攻擊。除了吹來的強風外,什麼都感覺不到。
 
  於是張開了眼──眼見W好似從未前進過一樣,站立原地觀望自己的腰帶。
 
  只見XTREME記憶體……不,腰帶上的風車猛烈旋轉,但卻不是把空氣從四周捲入,反而從內部噴出超強的風壓。XTREME利用強風把W推後,不管他多用力邁前,馬上又會被風力給移回原地,甚至更後方。看上去就似W在跟腰帶角力一樣,十分怪異。
 
  但這也認清了XTREME不是與劍為敵,而是為了阻止W傷害劍才飛過來。而且不只XTREME內部吹出的風,從四周也有大大小小的氣流正面吹向W,阻止他繼續接近劍。
 
  不只有XTREME……連廢置了的這個「風都」都在幫助她。
 


  「我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人,為何要出手救我?」作為神衹的劍當然了解萬物有靈,即使是一朵花一根草也有它的意識。而那些從城市角落運來的微風,當然就是名叫「風都」的意識。
 
  可是這裡不過是Dox安排的戰鬥舞台,這黑白色的風都也早已廢置,並無理由出手救助素未謀面的劍。
 
  然後她聽到了聲音……來自「風」的訊息。
 
  「是嗎,你也曾經失去你的守護者,所以不想再重蹈覆轍嗎……」城市的意識清楚地傳到她心中,那份小小的勇氣驅走了劍的迷惘與無助。連一座小小城市在恐懼底下也出一份綿力,實在沒理由讓劍繼續畏縮。
 
  於是她朝受制於風壓的W踏前一步。
 
  「請你不要厭惡他們。他們也是為城市奮鬥的勇士,而且……」劍的語氣似是母親教導孩子一樣,既溫柔又安穩,似是想慰藉這個遍體鱗傷的城市──卻又夾帶一種悲傷。
 
  SABEL拔出了所有召喚神力的記憶體,只是利用屬於自己的記憶體連住兩把刀刃,成為雙刃劍。
 
  SABEL MAXIMUM DRIVE!


 
  「SABEL ÉCLAIR!」全力一閃,白銀劍刃彷若閃電一樣快速穿過W,重新出現在他的背後時,W已經全身乏力地昏倒在地,回復成菲利浦與翔太郎兩人。她為疊起來的兩人整理好姿勢,又各自把臉靠近二人──及後馬上又站起身來。
 
  「而且都是我喜歡的人。」了結跟城市的交流,劍重新面對高塔上的騎士。忽然她拿下腰間的神話驅動器,換上從翔太郎身上獲得的W驅動器。驅動器一固定她腰上,菲利浦與翔太郎兩人腰上也出現一樣的腰帶。她舉起了手,伸出如玉白的五指,XTREME記憶體站在她手上。「要修正他們被邪神干擾的記憶,方法只有一個。」
 
  就是靠她自身「正確」的記憶。
 
  當日在風都與她所封印的邪神戰鬥時,翔太郎就用了一樣的方法救她。當時劍被邪神攻擊精神最脆弱部份,被祂有機可乘。而邪神認為最有效的攻擊,就是消去了劍腦中一切關於她所愛的園咲來人的記憶,當時劍就似個初生嬰兒一樣連完整的話也說不出,腦袋就似發生了故障──即管她記得來人是她最重視的人,但腦中絲豪沒有屬於他的記憶。
 
  翔太郎當日就利用了W驅動器與劍相連,與她共享關於菲利浦的記憶,打破了她精神崩潰的狀態。但也因為與神衹共享記憶,對翔太郎而言也是極度痛苦的事。一些他永遠不能理解的資訊湧入他腦中,難以接收。
 
  現在劍就要做同樣的事。既然二人的記憶出現錯誤,那就把真正的記憶共享給他們。藉著W驅動器,三人的意識相連在一起,劍用自己的意識消去二人腦中的錯落,同時也把自己的身份曝光。當日在風都的戰鬥、自己對來人的愛情、心中承認了左翔太郎這個男人的秘密──所有隨她離去而封印的記憶都被解鎖,他們醒來後會知道所有。
 
  可幸的是,翔太郎與菲利浦仍未醒來,XTREME把二人的身體化成數據吸收,然後插入劍的腰帶上。
 
  「……變身!」SABEL把腰帶扳開,藉由XTREME的力量將三人的身心混成一體。菲利浦與翔太郎的意識仍是空白,劍僅以一人的意志力活動起三具驅動。
 
  劍、菲利浦以及翔太郎三人合體成一的這個型態,就與當日風都決戰邪神時一樣:全身化成黑銀與金三種顏色,全身尖角伸展成劍刃形狀,胸前那些條紋都改成神聖的圖騰──唯一擁有異色雙瞳的W:SABEL JOKER LEGEND XTREME。
 
  可是這個型態比當日沉重得多──皆因劍在以一人的意識支撐起這個W。抬頭一看,TERROR看見W被打倒後便已經飛來,現在正浮在劍的正前方,示意讓她飛上來決鬥。
 
  我是斷魔之劍,封印邪神是她的使命……劍心想,仍然控制三人身體飛上去,與TERROR對立。TERROR從頭頂展開恐懼的泥潭,伸手從中抽出劍狀泥塊,示意祂要用劍最擅長的劍刃與她決戰。
 
  「哼,就看看妳有多大能耐!」
 
  W將SABEL的銀劍連接XTREME的劍盾,合體成跟手臂一樣長的聖劍。聖劍與泥劍相交,交激產生的衝擊動搖了劍的意識。
 
  不……我要堅持下去,他們兩人的意識還未完成修復。
 
  集中精神,在無盡的記憶之海中潛行,尋找那些被邪神改寫過的事物。同時又要應對TERROR,每下交戰都令SABEL難以劃分意識,屬於她自己的記憶就似一盆載滿的水一樣,只要TERROR用力攻擊,記憶就會溢出到菲利浦與翔太郎的意識入面。
 
  那些都是劍不希望告知兩人的秘密……不過她早就作好心理準備,心知這一舉動會令兩人的記憶解鎖。
 
  W在背上展開鋒刃之翼,利用聖劍壓著TERROR把他帶回去風都塔上。又在羽翼上展開無數虹光錐體,朝上空的TERROR發射開去,無法集中精神彩錐只有幾發能射中祂,其他的都飛到上空劃破黑水之空,幾道水柱似瀑布一樣沖下來。
 
  聖劍皇牌LX的力量連百份之一都使不上來,劍咬牙切齒地堅持著──只差一點便能完成修復,當兩人醒來後便可以一同把邪神擊敗。只是……屆時兩人都會得知劍的身份,將會懼怕自己、遠離自己。
 
  左翔太郎一定想起當日劍想追殺他的回憶,而菲利浦也不會原諒有人如此對待他的拍檔……兩人都會厭惡劍當日的所作所為。
 
  一邊苦惱著,W舉頭一望看見TERROR浸淫在落下的水柱入面,才驚覺那些黑水會增強邪神的力量,雙方力量差距將會拉得更遠。當他想要飛上去阻止邪神時,完成充電一樣精神飽滿的真紅雙瞳猛然撐大──邪神高舉泥巴之劍,利用黑水把它擴大成更巨大更凶悍的邪惡魔刃。
 
  「去死吧!!」
 
  TERROR的聲音已不再沙啞,園咲琉兵衛的意識在浸過黑水後已經全然消失,舉起凶刃的是純正無暇的惡意,完全展現的邪神。在祂頭盔兩旁結成翅膀形狀的觸手全都解開,好似怒髮衝冠一樣每根都高高豎立,暴露殺意。
 
  黑刃劃風降下,構成刀身的泥漿與液汁被空氣一點一點抽離,刀刃越接近W便縮得越細小──但仔細一看,便發現它保留了最鋒利的部份,那些被風帶走的部份不過是磨利凶刃後捨去的部份。現在衝向W的魔刃,不論殺意還是鋒利程度都被磨鍊至銳不可擋的可怕程度。
 
  屏息一瞬,邪神的凶刃便刺穿了W正中間的金色部份……菲利浦與翔太郎的身體分別從左右分離,剩下就只有插在刀上的劍,而把三人意識相連的W驅動器也快要從身上掉離。劍用最後一口氣為兩人修復最後的記憶。
 
  對了,既然可以改寫二人的記憶……那麼不一定要把「正確」的記憶給予他們。
 
  我可以把他們的人生改變:左翔太郎從來沒有犯錯,沒有因此失去鳴海莊吉;來人從來無被人當成地球之子,他只是一個和諧家庭的小兒子而已;他們不會因為悲劇而相遇,不會為了贖罪而同行,他們可能只是一對由小就認識的青梅竹馬而已。既不用為風都拼了命,也不用作為幪面超人每日身陷危機。
 
  他們可以幸福……而兩人的幸福也就是劍的幸福。
 
  劍也可以編寫自己進入他們的人生。三人可以從小就是好朋友,一直在風都這個小城市長大,一直胡鬧,一直維持友好關係。隨後可能在心中芽生了愛戀,來人可能喜歡上劍、翔太郎也可能喜歡上劍……而自己可能怕打破現況而不敢取決。像這種夢幻的記憶,現在劍也可以寫入去二人的記憶中。
 
  現況?啊,對了……。
 
  最後,劍體內的魔刃開始滑出,她的身體從天空落下……而腰間的W驅動器也離開了。
 
  劍虛弱地展現笑容,飛墮到地面。
 

 
  良久。
 
  菲利浦跟翔太郎兩人同時醒來,兩人都不可思議自己怎麼會睡在廣場的地上,仰望上空,那些黑水仍在翻滾──才令兩人記起自己身處Dox的戰場,這裡不是他們熟悉的風都。
 
  可是,明明天空那潭黑水令人如此不安、明明四周空人的狀態教人如此驚惶,但菲利浦與翔太郎兩人都感到異常心安。他們四目交投向對方確定,確定他們都共享著同一種感覺。
 
  訝異地觀望腰間,明明沒有利用W驅動器互相連繫,又為何會共享感覺?風吹起了,風的聲音刺激兩人的聽覺,才使他們驚覺有一把聲音一直迴響在腦中。那把溫柔的聲音一直重複表達愛意,聲音的顫抖彷彿是鼓起好大勇氣才說出口一樣。
 
  菲利浦與翔太郎都不知道那聲音是誰,也不知道其表達愛意的對象是誰,它只是存在於記憶中,毫無違和感的存在於某段時間裡。可是──
 
  屬於他人的愛情,即管與自己無關──當它成為自己一部份時卻一樣暖人心窩。正是這份溫暖的感覺,使得兩人不受邪神的黑水所影響,不會被恐懼給入侵心靈,不被強迫雙腳退後。
 
  隨風吹的方向,兩人又望向一邊……W驅動器被放在遠離二人的位置,它的旁邊有一個人站立著:本來束起頭髮的女孩放下了長髮,任由它隨風吹起。
 
  翔太郎與菲利浦一同望住園咲劍,她正一人站立在微風吹拂之中。被風吹起秀髮的她看上去是如此美麗動人……。
 
  「她是誰?」
 
  翔太郎開口一問,心胸湧起莫名的絞痛,而那女孩在原地消失了。一同抱住胸口的翔太郎跟菲利浦再度四目交投,才發現對方都在流著淚……毫無理由的悲傷忽然湧現,難以理解。
 
  兩人閉目思考,從那段「不屬於」的記憶中尋找答案,這份悲傷到底從何而來……然後一道溫柔的聲音就在腦中響起:
 
  我不想打破現狀。
 
  即使編寫虛假的記憶,我都不會活在他們的生命裡。
 
  假若改寫了,那便越過了愛情的底線。我不希望靠這種手段滿足,就算二人不認識我──他們還是有彼此,互相扶持、作為二人一體的幪面超人的生活。那才是最適合他們的生命。
 
  自己只要站立在邊緣外觀望就好了,看著二人安然無恙……那便是最佳的回報。
 
  站在愛的邊緣外,那把聲音用最後一口氣表達她的愛意──那句句子就不斷徘徊菲利浦跟翔太郎的腦中,成為暖心的話語。
 
  兩人浸淫在這份陌生的傷感中,但天空忽然傳來狂笑打破二人間的寂靜,只見邪神化身的青陶騎士仍然在風都塔的最頂端。他滿足地大笑,對於自己殺死了劍而興奮,但菲利浦跟翔太郎都不知他殺了誰。
 
  不過,內心卻有股怒火,想把那張大笑的口給閉上。
 
  「翔太郎……」
 
  「啊啊,菲利浦,我也是在想同樣的事。」翔太郎早菲利浦一步起身,走去拾起地上的W驅動器,把它戴上。菲利浦腰上也浮現起同一條腰帶,他跟翔太郎一同舉起自己的記憶體,按下按鈕。
 
  CYCLONE!
 
  JOKER!
 
  兩人肩並肩,兩手合起來成為「W」字的形狀。
 
  「變身!」
 
  同時插入記憶體,XTREME的風把二人包圍,最終從風暴跑出的只有一個身影。
 
  CYCLONE!JOKER!XTREME!
 
  三色W利用連接地球伺服器的中心部份查閱,得知眼前的敵人是邪神,得知這裡是風都,得知令四周淪在敗瓦都是天上黑水的關係──但卻無法查到剛才那份感傷是因何而起。
 
  二人迷惑之際,這個風都又為兩人吹起一陣風,寄託城市的意識撲向W的臉……那陣風在訴說:這個城市也因為邪神的所作所為而哭泣,就跟翔太郎他們一樣哀毀骨立、悲不自勝。
 
  雖然不知道邪神幹了些什麼,但是令城市哭泣這項罪名──已經罪無可恕。
 
  「好了,來細數你的罪孽吧……!」
 
  兩人在哭泣、城市在哭泣、XTREME在哭泣……到底是什麼事可以令萬物一同悲傷?懷著疑問,W抽出了結晶劍把PRISM記憶體插入劍柄,有關於克制邪神的所有資料都被傳輸入劍身,在刃口發放的虹光化成邪神的剋星。
 
  W先把劍插回去盾牌,隨後拿出了不同顏色的記憶體分別插入盾牌上的四個插槽。
 
  CYCLONE!MAXIMUM DRIVE!
 
  HEAT!MAXIMUM DRIVE!
 
  LUNA!MAXIMUM DRIVE!
 
  JOKER!MAXIMUM DRIVE!
 
  盾牌發射虹色光線,直入天際把黑水驅除,被虹光射入的位置都回復成清朗的藍天。隨W移動盾牌,風都的上空很快就再無黑水剩餘──重新進入城市的陽光把W的身體照亮,反射七色光芒。
 
  「還未死嗎,真是難纏。」青陶騎士這才察覺到W,他還以為自己剛才一刀已把他殺死,沒想到又再站立起來。他揮起黑泥刀想以同一方式攻擊,但卻不知道自己剛才應付的只是無法發出全力的W──現在眼前的W已經借助XTREME的力量查出了對抗邪神的力量。
 
  只需一斬,邪神的身體便會被虹光給淨化。
 
  迎接從天空飛來的TERROR,W亦奮力一躍,靈敏地從盾牌抽出寶劍,記憶體的力量化成光球加在劍身上閃耀。
 
  「BICKER CHARGE BREAK!」
 
  黑泥劍與虹光劍相交而過──最終泥巴劍身出現裂痕,象徵邪神的敗北。
 
  完成斬擊後的W拋開了盾與劍,風都的風在他的上昇的方向凝聚,成為了一面空氣之壁。W調轉身體,用腳踏上那面氣牆,又再跳回去邪神的方向,同時也把腰帶合上再扳開。
 
  「用這個解決你!」
 
  XTREME!MAXIMUM DRIVE!
 
  此刻在地面的邪神看到了空氣扭曲而成的幻象,祂看見園咲劍一聲不發地舉起食指,指向邪神的背後。一時茫然的邪神順著劍指的方向轉身望向──W防不勝防的踢擊便立即擊中祂的胸膛,以雷霆萬鈞之勢貫穿了邪神。
 
  「DOUBLE XTREME!」
 
  作為太古記憶體的XTREME身懷封印能力,被邪神完全吞噬的那副身體化成粉末散去,只剩下被封印的邪神的記憶體留在原地。雖然沒有斷魔之劍守候,但這一支邪神記憶體將會一直被廢置了的風都一同長眠,不會再四出作惡。
 
  W剛才也跟邪神看見同一幻象,要不是那個長髮女孩指使邪神轉身,W那一踢或者未能全力貫注祂身,殺不死祂。到底那個女孩是誰?懷著悲傷與疑問,W走去幻影出現的位置……只見地上有一支寫有SABEL的白色記憶體,另外還有一個金色的鎖頭放在旁邊。
 
  平行風都回復成晴天,Dox為W準備的舞台已經結束,那個金色的鎖頭自動浮起,在底部突出了一條鑰匙。它打開了一道時空裂縫,通道通往Dox把超人們送走前的空間。
 
  W在裂縫前猶豫了一瞬,回首一望這個空無一人的風都,仍是找不到取去心中芥蒂的解答,於是也就踏進裂縫裡,回去屬於自己的決戰之地。
 
  即使他們有多想找到答案,仍是不能看見邊緣外有人望著他們。他們離開前,腦中那道聲音仍然強力地表達愛意。
 
  站立在邊緣外的那個人聲嘶力竭,也就滿足地隨風飄散。
 
  因為翔太郎與菲利浦即將回去的世界,將會不再存在「斷魔之劍」這種兇惡的名字。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