幪面超人NOVEL大戰XENOBREACH

第二十話 決戰篇3 OOO:BRING ON TOMORROW/鎧武:恨惡Escalation(上)

  巔峰之戰,一場足以動搖世界命運的戰鬥正於異空間的房間中進行,規模之小令人無法察覺。外界的一般人仍然樂陶陶在生活,但為了保護外面那片樂土,幪面超人們則身陷戰火之中,戰鬥得雙手發麻、血汗混雜。
 
  Decade完全型態召喚出究極古迦,幻影跟隨Decade傾身發拳,拳壓風起雲湧。Dox驟然將右腳壓後,穩住下盤兩手一開,竟輕輕鬆鬆就接下各有80t勁力的兩拳,而且腳邊穩如泰山,毫不動搖。Dox不只將拳勁化無,反而以最強力量把二人拳頭抓住,Decade與古迦都無法抽身。
 
  KIVA見狀立即搶救,由Dox身前的影子跳出,捲起黑斗篷只露出鮮紅劍刃,在空中化成一陣赤刃黑風,從他懷中連斬上十下,二人才終於被放開。但搶在KIVA再跳入影子前,Dox發動枷鎖魔法,空中魔法陣束縛住KIVA四肢,令他無法逃脫。
 


  「哼!」Dox把擺出爪狀,以古迦能力煉成金爪,再填充上光子血液,朝KIVA的心臟衝去。
 
   「阿渡!!」眼見救出紅渡為救自己而面臨危機,Decade跟古迦一同使出超自然發火能力,紅桃二色的焰火連續從Dox的手上爆烈,卻仍無阻他奪命。血爪勾出心臟之前,KIVA兩脇下冒出黑影,附在他背上的契約魅影Tom為捍衛主人而以身擋敵,利用構成身體的黑影布料纏住金爪,猛力拉住Dox。
 
  「哼。」Dox沒與魅影角力強行突破,反而順勢抽後手臂,將纏到手上的黑布從KIVA背上完全抽出。魅影一跟KIVA分離,那身灰黑色的夜爵裝甲一瞬就退去,化回那個憔悴的紅渡。「你只是我安排給紅渡代替KIVAT一族調節魔皇力的替代品。沒有你這頭魅影的話,他連變身的能力都沒有──既然你們兩個向我倒戈相向,那就先殺了你!」
 
  黑布底下的手臂發射電光,突破Tom的身體,努力綁住手臂的Tom最終因為刺痛而放手,跟隨電光四射被彈到房間的一角,苦苦呻吟。紅渡為了趕去拯救好友而發起勁力,毫不理會鐵鏈劃破皮肉,強行扯開束縛,滿身血紅地跳落地上,跑去Tom身邊扶起他薄紗般的身體。
 
  Dox想接近他們,但很快被Decade召出KABUTO超級型態的幻影阻止,二人一同以百蟲劍發射颶風巨砲,能量光束跟Dox角力,妨礙他前進。旁邊的白光與轟鳴中,紅渡抱起破爛的黑披風──奄奄一息的Tom在喊著:「渡,快逃……」
 


  渡當然不願離開,即使失去變身能力後身處戰場有多危險,他也不會拋下重要的友人。一直以自己意識聽命於大修卡與Dox,獵殺無數善良生命後渡總是自責不斷,而在最低沉、黑暗的期間,就是Tom陪伴自己度過。對渡而言牠早就遠超於武器、契約者,而是一位親密的好友。
 
  「我不離開,就算用肉身我都會保護你!」
 
  渡以身體抱擁Tom,合上眼睛預備從背後襲來的殺意。然而當身體一顫,背上感覺到有人觸碰自己時,那卻是溫柔呵護的力度。渡張開眼睛,他身邊打開了灰色的混沌之牆──從中走出的幾個人圍住了他。
 
  「小子,你也太拼了吧?」從中走出三人,一個高大威武,穿有整齊西裝;一個身穿水手服,僅以樣貌無法判斷是男是女;最後一人狂野不羈,把西裝領口放開,就是這個滿身咖啡臭的男人碰在渡的背上。與三人的視線對上後,一隻蝙蝠與一頭迷你飛龍亦在背後飛出,左右圍繞著渡。「別怕,我們來助你一臂之力了。」
 
  那些都是渡的同伴──當日由他親眼見到化成石粒散去的戰友們:次狼、螺門、力、KIVAT還有TATSULOT。
 


  「來協力的可不只我們。雖然德蘭城堡實在是借不出來,但幾乎所有人都來了。」三人退開,又有一人越過灰牆來到,她的個子很矮小,比起跟長得似女生的螺門還要小、披著長長銀髮、明明外表仍似小孩但散發高貴氣質,一步一步地走近紅渡,好似很不知所措似的。
 
  就跟當日藏身紅渡宅中窺望時一樣可愛,她就是由莉可。
 
  紅渡沒有多想什麼,按著本來就衝了過去抱住那位女性,害得她整個人嚇得面如土色,渾身梆硬。抱緊自己伴侶由莉可,但她的反應卻很抗拒……下一瞬間,渡就知道自己的行為嚇到了她。對於由莉可而言,他不過是跟「紅渡」擁有同一樣貌的陌生人。
 
  於是渡立即退後幾步,由莉可立即低下頭來,低聲道歉……但歉意的說話比意外中還要傷人,聽上去就似她故意想拉開距離一樣。
 
  此時Decade正被Dox的強攻打中,他跟幻影一同被打飛到渡等人眼前,身邊生存型態的龍騎立即消失。Decade爬起身後,看著次狼囂張的模樣,立即問:「這是在吹什麼風,怎麼回心轉意了?」
 
  今早前來迎戰前,Decade離開一眾超人後遲到歸來,就是曾到了德蘭城堡邀請各人幫助另一個世界的紅渡。當時假冒成他們認識的Decade前去邀請,沒想到馬上被次狼以露敏嗅覺暴露假面下的人不是門矢士,謊言一破判斷便決裂。及後就以「我們不會幫助冒牌貨」為理由而拒絕。為何他們現在又肯出手幫助?
 
  「我們被Decade叫來了,當然是正版的Decade。」次狼見阿鎧的態度並不友善,也故意強調正版一詞挖苦他。他們口中的正版Decade就是阿士,剛才阿士忽然現身在德蘭城堡之中,向次狼等人說明了這次事件、還有眼前這個紅渡的由來。「事情我們都理解了,所以來幫忙。」
 
  「那傢伙……明明是路過的也做太多事了吧。不過這次得感激他!」


 
  被嚇壞了的由莉可再度接近渡,雖然一開始是難以接受,但她也開始從這個「陌生人」身上找到自己熟悉的事物。眼前的人確實是渡沒錯,但比起自己所認識的紅渡受了更多的苦、更多的傷痛,由莉可幾乎無法原諒自己剛才以態度傷他的心。於是由莉可伸手給渡,讓他站起來。
 
  「你是渡……那麼大家就會來幫你。」一直以來都只能以破界者跟局外人的身份生存,紅渡相隔多年第一次再跟同伴聯繫,不僅再次見面,甚至可以一同作戰,冰釋的情感再度成為淚水。但紅渡這次很快把眼淚擦乾,因為Dox仍在眼前──而且跟同伴及由莉可相處的一分一秒,他都不想浪費。
 
  渡一手抓住了蝙蝠,僅是這一舉止已足以令他懷念。把另一手湊近牠嘴,讓蝙蝠咬下──魔皇力湧上他的臉成為彩色玻璃。
 
  「變身。」把蝙蝠倒轉裝入腰帶上,紅渡的身體再次被水銀覆蓋,但爆開後已不再是那個灰黑色的絕望姿態,而是一身亮麗酒紅色的肌肉,雙眼亦放出黃金光彩。這個姿態才是真真正正的幪面超人KIVA。
 
  「……雖然感覺有點奇怪,但是,小渡!」聽見腰上有人說話已不知是多少年前,KIVAT開聲使得紅渡幾乎嚇倒。但一聽見牠的聲音,紅渡就回憶起以往一同戰鬥的日子,也知道牠接下來要說什麼,所以也點點頭。
 
  對啊,每次KIVAT都會這樣說的。
 
  「KIVA地上吧!」
 


  或許只在短短的瞬間,紅渡可以忘記自己是個無容身之地的破界者。
 

 
  Dox為OOO準備了一座森林,讓他是跟八百年前的王決一死戰。雖然AQUA隨OOO一同跳入戰場是意料之外,但這場激鬥卻並非與湊海晴毫無關係──因為與OOO決鬥的並非只是八百年前之王。
 
  敵人的腰帶是OOO驅動器,但裡面擺放了不屬於王的三枚硬幣:鯊魚、鯨魚以及狼魚。三枚似曾相識的硬幣組合成藍色的幪面超人海神(POSEIDON),也就是當日大量核心硬幣侵入海晴身體後,控制他跳到不同時空與強者戰鬥的兇殘戰士。而取代當日的海晴,現在就由八百年前的王成為了海神。
 
  假若他只是當時勁敵的話還好說,但眼前利用OOO驅動器變身而成的海神力量被提升至更高層次,集OOO與AUQA二人之力也無法阻擋他。但假若不將他打倒的話,便無法離開,所以二人拼了命,嘗試利用當日的方式打倒他。水系聯組、AURA跟海神三人化身液態纏鬥,在林中徘徊一周把許多樹木給撞斷,始終難以分出高下。
 
  「海晴──沒想到你還是當日的窩囊廢啊。就算沒有被人控制,你還是什麼都做不到!」三人中OOO率先被甩開,只剩下AQUA跟海神角力。海神化身的那團水中浮起了他的模樣,大聲地取笑著AQUA,挖苦他當日的所為。「我已從Dox聽說你的事了,當日你不是很神氣地說為了大家的明天而打倒我嗎?現在你的明天又在哪裡啊?哈哈!」
 
  對──不論新世界還是舊世界,兩邊都沒有海晴的容身之處,根本沒有「明天」可言。
 
  此時二人已從液態回復人型,AQUA被捕鯨叉壓住頸部不能呼吸,他被海神逆流扯到瀑布高處,拼命地踢水掙扎。明明身處激流之中,但海神的聲音總是格外嘹亮,響徹海晴的耳邊。


 
  「你再沒有容身之所,再沒有明天!那不如放棄戰鬥吧,繼續活在大修卡裡苟且偷生!」叉戟又壓更大力,不過身體之痛遠不及心痛,海神每句話都刺中海晴的心,海晴也漸漸屈服,掙扎亂踢的雙腳也漸漸停止。
 
  既然自己已經經歷長久殺人如麻的時間,或許自己真的該放棄才對……。
 
  「海晴!!」映司在瀑布底下叫喚,他化成蟲系聯組以鐮刀劃撥,劍風把水流劈開左右。接著使出分身能力,一個騎住一個,前去上流把AQUA從海神手中救回來。
 
  「映司……」蟲系聯組扶住AQURA到樹下,先由自己的分身應付海神,但從戰況看來也不能夠拖拉太久。
 
  「海晴,不要被他的說話迷惑。既然你不是平行世界的海晴,那麼該記得我跟你說過的話!」映司拼命讓海晴憶起:當日海晴也一樣厭戰,自怨自艾,甚至說出不應該由自己成為幪面超人之類的話。映司鼓勵他,此刻氣餒並不要緊,但他應該鼓起勇氣活在未來,作為幪面超人而戰。為了借意轉達,映司利用了他爺爺的遺言:「記得嗎?明天的內褲啊!」
 
  男人不知生死何時,所以時刻都要準備好一條內褲。起初海晴以為那是叫人要有拼死決心的意思,但被映司否定──那句話重點是在於「明天」,那條要準備的是「明天的內褲」。不是什麼拼不拼死的決心,而是將今天的份努力做好,作好前往明天的覺悟。
 
  「但是我根本再沒有明天……。」
 


  「當然沒有,因為今天還未完!」
 
  「咦……?」
 
  「明天會發生什麼事都無人知道,所以要親手開拓才真正成為自己的明天。不管什麼世界不世界,只要今天還未完結,海晴你還是能自己開拓明天啊!」抓緊了AQUA的雙肩,映司知道時間無多,背後的打鬥聲越來越接近,他把握時間說下去: 
 
 「我也一直在惘然,就算知道ANKH在未來等我,可是無法判斷是否在朝正確方向進發。未來對我而言一片空白,可能及不上海晴你的境況,但我也是一直很低落。」
 
  「但現在映司你……」
 
  「對,有人讓我察覺到過去的日子都不是白費,只要那些時光有他們的價值,我就確實地在向未來邁步。所以海晴你也一樣,哪怕未來是一片空白,只要你讓過去跟此刻變得有意義,那就是踏入未來的一步了!」
 
  「在囉囉嗦嗉說些什麼啊!」被海神擊敗的蟲系分身一一回到本體身上,那些精神跟肉體傷害轉移去映司之中,比常態超出好幾倍的劇痛使他無法站起來,然而海神已經迫近眼前了。「快來戰啊!OOO!」
 
  映司仍然比痛楚充斥全身時,一條水柱已比他更快迎戰海神。失去戰意的AURA振作起來,他一掌打出水砲,強勁地把海神推回去瀑布之中。激流裡海神聲音略為震顫,仍然突破水聲響徹森林。
 
  「海晴!失去戰鬥理由的廢物就滾開一邊,假若是想求饒掙扎的話就算吧,只是在浪費時間而已。」
 
  AQUA也開口回應,他的視線一直望住下方,聲音也壓低得只有他自己能聽見。比起回應海神,他更像是自言自語。
 
  「長久被大修卡當成殺人兵器,我以為成為邪惡走狗後那些作為幪面超人的日子都變得毫無意義。假如那些時光能為我開拓未來的話,那就絕不能讓它白費。」
 
  「難道你以為你能打敗我?拜託,被核心硬體入侵前我一直都跟你一起戰鬥,我知道你有多弱!」
 
  「不,你不知道……」海神對海晴的認知不過是年輕時的他,但被映司鼓勵回到未來後的時間,他的成長有多驚為天人,海神根本無法想像。屬於海晴的年代裡,直至DECADE破壞世界之前,都是由他跟翼風一同率領所有幪面超人──湊海晴與颯來翼風二人可是繼承了本鄉猛跟一文字隼人意志的「傳奇人物」。
 
  那些被埋葬在洗腦下的光輝記憶湧現,成為海晴站立戰鬥的決心,連腰間的螺旋槳也猛力迴轉,發出響聲。
 
  「我是未來的幪面超人……一號!」
 
  雙目閃亮,遮住海神身姿的瀑布離開本來軌跡,成孤形飛入AQUA腰帶的漩渦入面,清澈發光的水成為低吟的力量。隨AQUA身子一壓,湛藍霧氣即時瀰漫,海神在一片蒼藍中分不清自己身處水中還是天空,只知道身體再無重量,不知不覺被浮遊起來。
 
  「CERULEAN STREAM!」AQUA的聲音跟發光雙眼暴露他的位置,但仔細一看發光的不只一雙眼睛。霧氣裡鬼影重重,每隔幾步又是一雙亮瞳,即使望向多遠卻仍是AQUA的眼睛。海神揮槍殺敵,卻見到滿目盡是AQUA的幻影,馬上把叉槍投出,朝最遠的邊境射去,誓要把這個詭異境地給打破。
 
  可惜不管是群青還是蒼海──兩者都是漫無邊境之物。
 
  那柄捕鯨槍當然是走不出霧中,反而聚集更多雙眼睛,正當海神被那些眼神迷惑之際,AQUA已經從霧中跳出,兩腳朝前,腳尖凝聚了水刃,以萬丈巨浪撲面之勢襲去。海神那小小身體在浪濤前連絲毫阻力都成不了,AQUA只是順著水流在他身後停下,渾身的必殺絕對足以擊敗任何人──但那只是必然擊中的前提而已。
 
  AQUA的腳下毫無觸感並非因為浪勢太強,而是海神早就不在攻擊範圍之內……在樹下休息的OOO目睹了一切,教他不解的是從霧中跳出的影子並非海神的藍紅二色,反而是跟自己一樣紅黃綠三色的軀體。他抬頭一望瀑布之上,海神在陽光下果然改變了外貌。
 
  「那是……!?」
 
  紅、黃、綠三種鮮艷顏色構成全身,反而利用黑色線條劃出身體輪廓,海神跳出來後轉成的姿態竟是SUPER TATOBA聯組。剛才他就利用這聯組的時間定止能力,從AQUA的攻勢中脫身。
 
  「真可惜,要打倒我可不易!」超級TATOBA聯組抽起腰間三枚硬幣,另外再舉起三枚透明硬幣,六個硬幣分成兩組構成兩個圓圈相接起來。「未來的核心硬幣加上八百年前王妃的核心硬幣,還有王的身體,現在的我的力量是無限的!」
 
  又是Dox安排的惡趣味嗎……!映司看著那無限標誌,幾乎要咬裂銀牙。
 
  作為敵人根本是最惡劣的存在,超級TATOBA聯組所說的「無限」並非胡扯。首先王的肉身可以將硬幣的能力發揮到極限、未來的核心硬幣可以提供最強大的力量,而最後那些屬於王妃的透明硬幣,映司曾經一度使用過它,知道它有為使用者提供無限體力的能力。
 
  無體力限制、完美發揮加上最強能力,當這三者集合時確實媲美「無限」。
 
  忽然OOO的口袋裡蹦出了三個紫色硬幣,那是死靈法師的靈魂,她激烈地跳動,在嘗試向映司轉達那三個硬幣是屬於王妃。但不需要她提醒,映司之前已從翼風口中得知王妃的硬幣落入了Dox手中,只是沒想到居然他連未來的核心硬幣也搶到了手。
 
  「……我不能在這裡止步,ANKH在未來等我!」映司無懼海神化身超級TATOBA聯組的絕望,換上另外三枚硬幣,從他身後爆出紅光幾乎將森林燒盡。隨高亢啼聲徘徊,鳥系聯組振翼在天空劃出一大個火圈,以超音速飛行製造多層火燄,加疊成漩渦。「喝吼!」OOO的盾牌發出GIGA SCAN的音效,盾內旋轉的硬幣成為火燄漩渦的源頭。OOO把手揮落,漩渦便似一個彈簧蓋住超級TATOBA聯組。
 
  以為漩渦可以拖延時間,但未等映司想到突破方法前,那雙長長的虎爪便輕鬆將漩渦撕裂,敵人重新從火燄裡步出。
 
  死靈法師的硬幣忽然跳到手中,幻化成恐龍聯組專用的戰斧,示意叫映司利用戰斧迎擊。
 
  「但是王妃的硬幣還在入面,我怕會傷及她……」唯一勝算的確是將海神的硬幣打碎,不然只會被他玩在股掌中,而戰斧上恐龍的眼睛亦不斷閃動,死靈法師在叫映司相信她。超級TATOBA聯組已經快要接近,要是讓他再定止時間,那就沒有反擊的可能性──情勢所迫,鳥系聯組高舉起戰斧飛去。
 
  超級TATOBA聯組見狀想立即定止時間,但霎時間他的四肢都動彈不得,才發現是AQUA控制水流綁住了自己。
 
  「映司!快!」就連AQUA也在催促,OOO再無疑慮的時間,只是利用超音速將斧刃送到超級TATOBA聯組胸前。
 
  終於,過剩的能量呯一聲炸開,戰斧確實劈入硬物而卡住……映司張眼一看,以為成功劈中的斧刃竟被一隻蒼藍之手給撐住。那隻手從超級TATOBA聯組的胸部冒出,控制手臂的海神立即發出笑聲,取笑映司誤以為自己的計劃成功。
 
  「你以為這樣的計劃能夠打敗我?」
 
  「不足以打敗你,但足以動搖你!」回答海神的不是映司,不是海晴──而是海神身體內的八百年前的王。AQUA的水縛解開,超級TATOBA聯組的手不再由海神控制,王先是抓住了胸前海神的手臂,另一手則伸向映司。
 
  映司想把王從中抽出,沒想到他馬上就鬆開了手……。「兩個人就拜託你了。」語罷,海神又再跟王合成一體,蒼藍之手把暴龍斧拋到外面再推開OOO。
 
  「!?」
 
  忽然,海神再難以維持超級TATOBA聯組的力量,意識被它給左右。他像發了狂一樣胡亂揮爪,射出爪刃。被爪痕射中的事物都被靜止了時間,樹林不再搖擺、水滴不再散濺,就連AQUA也難逃一劫,他被固定在地上寂靜無聲。
 
  周圍一切都被定止,海神決定不再制止身體,他盡量讓兩爪集中攻擊OOO。眼前的OOO利用圓盾展開了火焰漩渦,爪痕雖然穿不過火勢但確實將OOO一點一點迫後。再者,OOO一直使用聯組,恐怕映司的體力很快就會消耗到盡,屆時就是他滅亡之時。
 
  「哼。」海神聽見體內有人一笑──哄!眼前的火燄驟然炸開,爪痕把星屑火光定止在空,卻無法抵達OOO。所有接近OOO的飛刃竟然瞬晶就被變成透明的冰晶,一片一片白霧圍繞他身,注目去他的腰間,上面裝了三枚透明的硬幣。「什麼!?」
 
  那是王妃的硬幣,是什麼時候被奪走的!?
 
  回想上一瞬間,體內的王明明有機會被OOO救走,卻馬上就放開了手。難道那個時候他是把王妃硬幣交給OOO?可惡!怪不得未來的核心硬幣會突然不受控制,原來是失去王妃硬幣的體力供應。
 
  可是按常理而言王的身體可以將核心硬幣的力量完全發揮,真是個不中用的王。海神這麼想著,一邊看見OOO把腰際圓盤刷過三枚硬幣,三種動物的圖紋直立排列。
 
  OOKAMI!奔馳雪原的銀狼;
 
  SHIKA!被神秘白光包圍的靈鹿;
 
  HORSE!提蹄踏雪的白馬;
 
  三個圖紋結合成一個圓形,刻印在OOO的胸前,馬上將他的身體各處的護甲改成透明晶石,一對厚重的冰霜鹿角顯眼地從雙肩伸出。代表王妃力量的冰晶聯組「OKARZE COMBO」馬上把映司的體力補充至完滿,白光從敵人的爪刃中保護他,彷彿無人能走入的神聖區域一樣。
 
  「這聯組很久違了……請再次借我力量吧,王妃小姐!」OOO的眼睛發亮,很快又以圓盤刷過腰帶。「SCANNING CHARGE!」眉上的狼頭發出狼嚎,整個世界雪白給覆蓋,超級TATOBA聯組的腳邊爆出冰晶角柱,把他舉到空中。
 
  OKARZE聯組的下半身在光芒中變型成馬的軀體,形似傳說中的人馬。奔馳起來,即使地上滿是冰雪卻不會滑倒,馬的下半身使他任由在冰上全速活動。一邊奔跑,把鹿角從肩上抽起,像迴力鍊一樣投出去,兩把冰刀在超級TATOBA聯組身上劃下交叉傷痕。那交叉不僅為了攻擊敵人,更是狼頭眼中的大大個目標。
 
  跑到敵人面前,又急忙在冰晶前止步,後蹄挺起了身體。「死啊!!」凌空的前蹄滿勢連踢,每下踢擊都命中交叉標記,只消數下就把超級TATOBA聯組從冰柱中踢下來,而對方亦已經再無力反擊,胸前的痛楚足以令他失神。
 
  「成功了嗎……」
 
  「還未完……我的復仇……!」再次站立起來時,未來的核心硬幣已經飛彈開去,海神再次以POSEIDON聯組的姿態撲上。雖然解除了被定止時間的危機,但不將海神的硬幣破壞,戰鬥仍未算得上真正完結。但沒有時間去尋找被拋開的戰斧,該怎麼辦才好?
 
  OOO與海神角力時,聽見王的聲音從假面底下發出。受到他必殺踢蹄後,海神的意識明顯虛弱很多,使得王可以再度說話。
 
  「映司,用上所有的核心硬幣……那就可以把硬幣粉碎。」
 
  王一說,映司就馬上憶起了鴻上會長跟自己說過關於王的歷史。八百年前OOO的王政之所以結束,是因為八百年前的王因貪欲而失控,一口氣使用所有核心硬幣,最終化成石棺,把所有GREEED封印起來──關於OOO的歷史也終止。
 
  現在讓映司使用所有核心硬幣攻擊,不就等同叫他自殺嗎?這個提議實在無法接受。
 
  「如果你是更加適合成為王的男人,以你的容器一定可以做得到,不會造成力量暴走。」
 
  王的話使映司腦中閃過一絲懸疑,但他仍然掙扎,不知道應否聽從王的說話。他又回想當日在八百年前與王敵對的畫面,當時他批評映司的王道是天真的想法,但及後卻被阿鎧等人反駁……王會不會藉此機會危害自己?
 
  八百年前的爭執、剛才王說話給予的疑惑,很多很多因素困擾映司,他整個人呆住,不知道如何決定。
 
  「喂映司,快幹!」
 
  王又催促映司,他的聲音忽然充滿了強勢。那種命令語氣令映司似曾相識,身體竟然在思考前就活動起來。他先與海神拉開距離,將自己持有的所有硬幣都拋出去,就連暴龍戰斧也變回三枚紫色幣,跟腰上的透明硬幣一同飛出加入,重新回到TATOBA聯組。他利用圓盤往空一掃──圓盤叫出所有動物的名字同時,硬幣圍繞OOO浮起,組成圓圈。
 
  此時王悄悄地煽動海神說:「你剛才說你已掌控無限的力量吧?我告訴你,用無限來衡量OOO未免太小瞧他了。」
  
  所有核心硬幣組成三組圓圈,先由兩組圓圈拼貼成為代表無限大的「∞」形狀,再加入第三個圓形──當無限再增加一個圓形時,就湊合成「OOO」。
 
  「OOO的力量本來超越無限……僅是掌握無限的你根本敵不上!」
 
  海神一望對面,OOO頭頂上的硬幣一口氣飛入他胸中的圖紋,他馬上很難受地跪到地上,好似在跟什麼無形的力量對持一樣。從他人角度看似OOO受外力影響,但映司一直都在跟體內的事物抗爭,所有核心硬幣進入體內後雖然未成為暴走狀態,但滿溢的能量卻使他不敢隨便活動,就似每根指尖都是載滿的水盆一樣,只要稍有差池便會瀉地。
 
  八百年前的王恐怕當時也面臨這種足以壓垮人的力量吧……王因為欲望失控而使力量暴走,他背負這麼龐大的重壓時又想著什麼事呢?
 
  若是那位王的話,恐怕是希望利用力量統治萬物吧。確實,擁有這份超越無限的威力,別說是歐洲,想要征服世間萬物也不是難事,這份力量就是如此所向披靡、無人能阻,是萬王之王才配得上的權能。
 
  對了,使用這股力量的話一定可以抵達自己意中的未來,到時就可以迎接ANKH……。
 
  ANKH……當日與他在天空離別時,他留下的話於映司心中響起。
 
  「你要抓緊的手,不再是我。」
 
  手……對啊,手!這份力量不是為了統治、征服,而是為了抓緊更多人的手。為了不再重複當日在內戰國家無奈地將孩子送葬的悲劇,自己一直渴求力量,渴求抓住更多人的手的能力。若沒有遇見ANKH、沒有成為OOO,映司一定不會再記起自己的欲望是何物。
 
  不要被力量迷惑、不要被它左右,我要利用他抓緊更多人的手,不要被欲望所吞噬!
 
  映司利用意志把身體各處的巔峰能量壓下,核心硬幣們終於平穩下來。順利把力量流入全身的OOO變得變幻無常,他身邊的時空被扭曲,不斷跳動,他身體在躍動中不斷改變姿態,一時黃色、一時綠色,在不同聯組之間轉換。
 
  海神跟OOO同時發動SCANNING CHARGE,由海神率先出招,他肘部拖出的幻影化成鯨魚巨體,象徵無比重量的一拳轟炸。可惜即管海神的拳頭有多猛,現在的OOO再沒有戰敗的可能,他也旋即發出拳頭。
 
  1!一拳反彈巨鯨重拳,海神的第一枚硬幣裂開。
 
  2!一掌吹開把海神吹離地面,第二枚硬幣裂開。
 
  3!一肘壓入他的肩上,第三枚硬幣裂開。
 
  三處傷勢各自留下了三個光圈,光圈們一點一點地拉近,最終隨海神退後幾步而排成一直線,海神一舉目,透過光圈望見OOO……便知道一切已經終結。幻影OOO連跳起的動作也用不上,僅僅一蹬地,光圈就把他吸入去,擅自將力量凝聚入他腳下。
 
  「死啊!!」
 
  OOO穿過光圈後又被加速,最終他的踢擊被當成子彈射穿了海神。
 
  海神的硬幣也散開在地……在海神站立的位置,只剩下一開始所見的金髮男子──王。
 
  所有硬幣從OOO體內飛出,身體終於停止轉換,固定成TATOBA聯組。OOO與王都一同站立在原地,兩人背對背,不知道在等待什麼。
 
  「你……到底是什麼人?」
 
  映司決定把剛才的思慮吐出,他不想把身轉過去,不想以眼見的事物作判斷。
 
  「假若你是另一個世界的王,你絕不可能認識我、知道我的名字;但如果是我所認識的王,你不可能知道自己終會因為核心硬幣而暴走。」
 
  當日失控的王的身體,早就成為了封印GREEED們的石棺。
 
  剛才王讓映司使出最終一擊時就令他一直疑慮,眼前的王所知的事都充滿了矛盾:不知道他到底來自何地,甚至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是八百年前的王。
 
  「哼。」王又笑,就跟在海神的身體入面一樣。
 
  OOO感覺王把手放到他肩上,王用了一把不屬於他的聲音說話,那聲音……就跟剛才王命令的語氣一樣,令勾起了映司記憶中的某些片段。但除了在八百年前的敵對關係外,映司根本沒遇過王,不管如何努力回想都抓不到癢處。
 
  「你現在只是到達水站而已。」
 
  在視野的一角,映司不意望見肩上屬於王的手──那是充滿黑紅皮膚、五指上又是戒指又是尖甲的異型之手。每當王說一句話,都似由那隻手所發出一樣,配合說話而動起來。
 
  「我在終點等你。」
 
  映司一察覺那是ANKH的手,馬上轉身把它抓緊……然而不論王還是ANKH的手臂,都已經不在背後,取而代之是頭頂上一個時空裂縫被打開,既似有人利用它離開過,又似有人為映司打開回歸的道路。
 
  OOO拿出死靈法師跟王妃的硬幣,「妳們一早知道那不是王吧?」二人旋即沉默,而OOO也沒打算怪責她們,反而感到被鼓舞。因為……如果剛才的傢伙真是ANKH,那麼他說剛才說的「水站」就是一大個提示,表示映司沒有正在接近ANKH所在的未來,而現在只是中途而已。
 
  他前去扶起AQUA,跟他一同利用時空裂縫離開。AQUA從旁看著很是雀躍的OOO,明白他所說的「開拓未來」是怎麼一回事。映司一直努力至今,他所做的事都沒有白費,現在映司就得到了確切的回答。
 
  那麼,自己也得開拓屬於自己的明天……即使身為破界者,也絕對有自己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