幪面超人NOVEL大戰XENOBREACH

第二十話 決戰篇3 OOO:BRING ON TOMORROW/鎧武:恨惡Escalation(下)

 
  澤芽市的舞台上,鎧武正飽受全城市的人攻擊。
 
  葛葉紘汰,既擁有OVERLORD的身份,也掌握著地球的黃金果實。但把那些元素從他身上除去的話,他不過是普通的少年。不論身懷多強大的力量,若心靈仍然跟孩子一樣弱不禁風的話,那就沒有意義了。
 
  「快住手……快住手!大家!」滿身破爛的勝鬨型態再無力揮旗,那鮮橙色的旗幟也已經燒得只剩碎布。鎧武苦苦哀求,想要舞台前面的所有人停手……在他的眼前,全個城市的人口都聚集起來,他都化身成武裝騎士。


 
  鎧武本來勇猛地以一敵百,一身決戰用的重甲就是證明。但現在的他十分懦弱,誰能想像到當日勇敢地放棄人類身份,前往無人之星開拓新天地的男人會有這樣的一面?這是無可厚非,他已經嘗試過應戰……一直奮戰、一直苦戰,他懷著心中希望的明燈絕不放棄,直至他知道這不是一個戰場為止。
 
  Dox為鎧武安排的舞台並非戰場──而是刑場。
 
  「葛葉紘汰!」幪面超人MARS跳到舞台上,從盾牌中抽出寶劍,好似驅趕野狗一樣敲打地面,嚇唬鎧武。不只MARS,連台下所有人都在怒吼鎧武的名字,每把帶住恨意的聲音刺入鎧武耳中。鎧武不斷爬後避開MARS,當身後再無路可走時,他便拿出DJ槍朝MARS發射,黃金的身影似氣煙一樣散去。
 
  「我貴為黃金果實卻受你恥辱!」以為MARS已經離開後,幪面超人邪武又突然出現鎧武背後,他把鎧武揪起,毫不留情地將他拋到舞台下面。「面對那些朝你而來的恨惡吧!」
 
  人群先是讓出一個空洞讓鎧武摔到地上,隨後馬上上前踩踏他,當中也有不少鎧武認識的面孔。幪面超人BRAVO、幪面超人GRIDON也參加其中,一邊猛踩鎧武,一邊吐出咒罵的說話,而在兩人旁邊的黑影,從聲音判斷,可以知道他是初瀨。為何他們三人會如此憤怒?鎧武嘗試聽取他們的話:


 
  「葛葉紘汰!要不是你,初瀨就不會死……!」
 
  「葛葉紘汰!都怪你!」
 
  「都是你,是你令城市陷入危機,是你把危險帶入澤芽市!」
 
  說得激動,他們提起各自的武器攻擊。鎧武因為痛楚而又逃走,破爛的重甲再也維持不了,回復成香橙戰甲。
 
  「不對……不是我……將危險帶入澤芽市的是世界樹,我是為了大家才跟世界樹抗爭!」鎧武哭著回應,但他逃走的方向又有人遮攔──幪面超人斬月真、MARIKA、SIGURD還有DUKE。還未等鎧武確定他們是否懷有敵意,四人已經舉弓衝,又對鎧武猛烈攻擊。


 
  「不聽教的孩子,難道不是你的主張將我們殺死嗎!」
 
  「所有問題都是由你帶來的。」
 
  「我的研究本來是為了拯救人類。」
 
  「方舟計劃本來可以順利進行,那麼我們之間就不會決裂,澤芽市的市民也不會身陷危險。為了你的英雄遊戲,知道有多少人失去了重要事物嗎?」
 
  四把弓刃猛烈斬擊,使鎧武解除變身狀態。負傷的紘汰再也無處可逃,不管廣場上哪個方向都站滿了武裝騎士,而且他們都充滿恨意。紘汰心中知道這些人說的都不是真相,他們把一切扭曲了……但無奈是當每個人都指控自己時,紘汰不知道有什麼「真實」足以反駁他們。
 
  「葛葉紘汰,若不是你我不會失去同伴與兄弟。你散播你的希望論,令他人都與你染上同一病症……你是人渣以下。」
 
  足以令人絕望的狠毒話與聲音,人群中又一個紘汰熟悉的面孔走出──龍玄黃泉舉起槍械,毫不猶豫地就開槍,要不是紘汰避開,那光彈已經把頭部炸開。龍玄黃泉立即投出擊輪,阻隔紘汰逃脫的方向,然後龍砲的槍口再次發亮。
 


  呯!又一聲槍聲,光彈在視野裡一點一點放大迫近,危急下紘汰的瞳孔發紅,全身皮膚被植物包圍,紘汰的外貌在樹藤中改變成為一頭白色怪物,他出自本能變身成OVERLORD形態。
 
  「怪物!怪物!怪物!」
 
  看見紘汰這個型態後民眾再次嘩然,幾個人馬上跳出攻擊。幪面超人KNUCKLE、TYRANT、IDUNN、黑影真一邊叫紘汰為怪物,一邊襲擊,OVERLORD型態的堅硬皮膚在弓刃、利劍與重拳面前,都無法完全不感痛楚。
 
  「不是……我是為了大家才變成這樣,我不是怪物!」被一眾武裝騎士包圍的怪物,即管紘汰如何叫喊,眼前的人都沒有停止的跡象。眼前同伴、陌生人、往敵,他們心中都被種下對紘汰的恨惡種子,無人阻止下那惡意不斷升級、擴張,變成了現在紘汰成為理虧的一方。
 
  當日紘汰所做的決定,就是為了保護這個城市、由世界樹那不合理的方舟計劃中解救整個世界。自己連人類身份都拋棄了,為何還要被責備?難道就沒有半個人肯站出來為自己說話嗎?
 
  放眼群眾,當中有個藍色的身軀。幪面超人冠……拉比斯,他一定會成為自己的同伴,於是紘汰嘗試走近他尋求幫助。他卻回答:
 
  「是誰請你為我們而犧牲的?」
 
  冠以如冷漠回答,身邊的黑影都附和他說:「誰會向怪物求助?」「你是來危害我們的。」「你跟我們已是不同種族。」那些說話成為了最致命的一擊,當紘汰至今所做的事都被否定,他無力再反抗。


 
  當日自己曾被迫觀望同等殘酷的幻象。當時被否定的是作為OVERLORD的自己,但現在被否定的……是作為葛葉紘汰一直以來至今的所為。
 
  冠的蒼銀杖前端一閃,失意的紘汰也眼前一黑,昏倒在地上。由市民化身的黑影一個接一個湊上,圍住他──隨後每人將長槍影松刺出,十多把長槍貫穿了紘汰,他一邊流血一邊回復成人的姿態。但即使眼見他變為人,市民們也不留情一同把長槍拱起,將紘汰當成鬼怪,把他的屍體高舉示眾。
 
  這裡就是Dox為鎧武準備……屬於鎧武的刑場。
 
  紘汰閉上眼睛前,終於有一個人不是以敵意出現。他在眼前,以一如既往的高傲態度宣告……紘汰從沒想過世上會有如此窩心的說話。
 
  「別打算再傷害這傢伙一分一毫。」
 
  可惜,紘汰未有力舉頭望見是誰保護自己,已經昏去。
 
  ……
 


  意識回復時,眼前的景色已煥然一新。
 
  四周不再是舞台,也不再充滿了武裝騎士,而是一條被綠油油草木包圍的小徑。紘汰感到自己視野有點違和,連小徑都視線水平之下……朝下一看,原來自己正在一夥大樹上,紘汰差點就失平衡掉落。
 
  這種高度,換作平時也能輕鬆跳下,但紘汰感到身體在拒絕跳下,一種危機感阻止了他。才發現,自己的手腳都比往常要細要短,身體忽然變成一個小孩子,怪不得眼見萬物都似比較巨大。
 
  為什麼突然會成為小孩?為什麼會在樹上?……不,現在應該思考的,是如何從樹上下來。紘汰不斷嘗試,但因為手腳還是太短,以往常的動作跳下一定會受傷,多番思慮令他只能留到樹上。
 
  終於,冷清的小徑有人經過。
 
  「你沒事吧!?我馬上就救你!」走過來的青年緊張地說,他慌忙地在身上找些什麼東西,但看來遺失在途中。年輕人一舉頭,紘汰便看到他的樣貌──那是跟自己一樣的外貌。「你等我一下,我馬上找人來!」
 
  另一個紘汰說,然後馬上走開……即使知道他去尋求幫助,但那遠離的身影依然令人失落。紘汰想起自己剛才面對的一切,整個澤芽市都恨死自己,同伴們也認為自己帶來危險,無人肯承認紘汰做的犧牲。在這個城市裡,試問又會有誰願意來救他?根本任誰都不能相信……自己以為正確的事都是白費的。
 
  小小的紘汰流出淚來,全靠黃金果實內含的智慧,紘汰在外星遇到任何意外都可迎刃而解。但現在紘汰只是個普通人、普通青年,遇到了自力無法改變的無理惡意,自然會湧上強烈的無助感。


 
  淚水如雨滴,不斷從樹上落到地面。
 
  「即使你再哭也無補於事。」
 
  又有人經過,和剛才緊張的紘汰不同,這個人異常地冷靜,而且沒有伸手相救的意思。
 
  「你要怎麼辦──現在馬上就跳下來,還是說一直留在樹上?」
 
  因為淚水化開的視野看不清是誰,但的確如他所說……要打破現狀的方法,就只有立即跳下去。即使明知道會受傷,只要自己能夠強忍住的話,到最後就是屬於自己的勝利──因為自己確實從現狀中走出。
 
  紘汰擦一擦眼淚,深呼吸一下──跳下!雙腳抵達地面前,一對手臂捉住了他。長大成人後就沒再有機會這樣被人抱入懷中,使紘汰感到詭異。他想感謝接住自己的人,若不是他的煽動,自己也不會決意跳下。
 
  抹開視野裡的淚珠,湊近自己的那張臉是……戒斗。
 
  「這樣就好。你果然真強。」
 
  想起來了,第一次跟戒斗相遇時,他就是以這種方式救下樹上的孩子。
 
  「不要忘記,直到最後能夠依賴的,就只有你自身的強大。」
 
  「葛葉。」
 
  以為那些畫面都是記憶中戒斗向樹上小孩所說的話,沒想到他忽然望準紘汰的眼睛,喊出了紘汰的名字。難道他剛才說的話是知道樹上的是紘汰才刻意說的嗎?既然如此,又為何跟當日的話會一致?
 
  但隨他這麼一叫,紘汰的精神驟然一醒,明明處於清醒狀態卻迎來第二次驚醒,他醒來後發現全身被貫穿的傷勢全都消失,身上根本絲毫破損也沒有。回到來澤芽市的舞台,地上滿是被打敗的黑影還有其他武裝騎士,而舞台上則有人在戰鬥。
 
  戰勢明顯是三對一:武神鎧武、黑巴隆還有幪面超人15,他們三人正合力對抗同一敵人──檸檬能量形態的巴隆。剛才出現保護鎧武的人、將鎧武從幻覺中救出的人,全都是他──驅紋戒斗。
 
  他在Dox城堡外面的戰鬥中忽然消失,不是回去XENOBREACH接通的冥界中,而是化成幻影跟隨鎧武等人到來,也跟鎧武一起被吸入了這個空間中。
 
  紘汰站立起來,忽然手中多了突起物,是極鎖種……。
 
  難道是因為極鎖種幫自己解除了幻覺?還是說戒斗從幻覺救出自己?不管怎麼想都想不出答案。此時巴隆猛烈揮下長弓,將三位敵人困在檸檬片入面,最終朝他們發箭,把敵人送葬爆焰裡頭。
 
  巴隆看見醒來的紘汰,馬上從舞台喊話:
 
  「乾脆不要醒罷了。將我打倒的男人,居然是個無人承認就無法戰鬥的懦夫。」他的態度還是一樣毒辣,令紘汰偷偷在心中否定是他從幻覺中救出自己的可能性。「這下你終於明白了吧?直到最後能依賴的就只有自身的強大。」但他又說出幻覺中一樣的話,到底那是不是他本人?
 
  
  不,他不是刻意說出一樣的話。那本來就是屬於他的左右銘。
 
  「但你不是來救我了嗎?」
 
  「哼,再無下次。」
 
  紘汰跳到台上跟巴隆集合,此時四周的屍骸開始活動起來,那些斷去手手腳腳的武裝騎士無視痛楚,重復著對紘汰的咒罵靠爬近。但現在紘汰不再懼怕那些話語,除了因為有黃金果實的力量穩定意志外,還因為巴隆在身邊一同應戰。
 
  巴隆指住種鎖,示意催促他使用力量。
 
  紘汰點頭,按動鎖種上的按鈕,鑰匙從底下伸出。
 
  FRUIT BASKET!
 
  「變身!」
 
  插入、扭動──腰帶中的鎖種被小刀切開後再打開第二層,露出果肉的圖案。
 
  KIWAMI ARMS!
 
  大!大!大!大!大將軍!
 
  眾多水果裝甲加身,最終紘汰披上比任何型態都要輕盈的銀色戰甲,胸前刻有各種水果的圖案,那隨風飄逸的披風顯現無人能比的威猛。極型態的鎧武再度扭動腰帶的鎖種,召喚出銀蘋果的專屬武裝。既然對方利用蒼銀杖施放幻覺,那麼鎧武便以牙還牙,利用蒼銀杖解除幻覺。
 
  果然,鎧武的杖一揮,廣場上那些武裝騎士全都一口氣消失。剩下的就只有最深處的真正敵人,他穿有一副青色的陶瓷裝甲,同時擁有龍玄跟REDYUE特徵的怪人。幻覺軍團忽然消失,鎧武跟巴隆的視線霎時跟自己對視,使他不知所措。
 
  「那是在平行世界成功奪走了黃金果實的REDYUE吧……Dox可真會為我安排敵人。」黃金果實回到體內的鎧武變得穩重,與剛才被所有人否定而驚慌的紘汰截然不同。
 
  「哼,只會利用幻覺攻擊他人弱點,這是弱者的做法。」巴隆的語氣聽似跟鎧武同一陣線。
 
  鎧武巴隆一同衝鋒陷陣,對面的REDYUE驚慌下立即召出樹藤抵抗,一條又一條粗大的藤蔓從四方八面疊起,交織出厚厚的網,把巴隆跟鎧武二人困住。可惜再強的防備也無法令二人停下,只見木網入面發出數聲巨響,最響的一下同時也把木藤給打穿,巴隆在入面冒煙變成LORDBARON,利用他的鐵拳打破織網。
 
  「上吧,葛葉。」
 
  「好……接下來是屬於我的舞台!」鎧武一手執起DJ槍,一手拿著無雙刀,兩手同時朝天一拍,兩把兵器便合體成一把大劍,又召出大橙丸接合到大劍的底部。「LOCK OFF!」他同時將腰帶兩個鎖種拿下,分別將勝鬨鎖種鎖入劍身、極鎖種鎖入劍柄,雙刃大劍立即噴湧出果物與虹光。
 
  一、十、百、千、萬、億、兆──無量大數!!
 
  REDYUE慌亂召出樹藤阻止鎧武發動絕技,但已太遲,藤蔓只要被鎧武劍身伸出的光柱碰到便全數消滅,光刃有如快刀斬麻一樣斬除一切障礙,左右環迴掃蕩幾下,最終猶如天罰一樣正面劈到REDYUE頭上。被刀光掃過全身的REDYUE,連他也未察覺自己戰敗,身體已開始一點一點的消失,只剩下發光的黃金果實在空中。
 
  看著REDYUE的黃金果實,鎧武才想起自己的黃金果實理應是借了給劍作為身體。它現在回到自己手上,是不是代表劍有什麼危險?
 
  「若擔心的話就趕緊回去吧,留在這裡也沒有得著。」
 
  「戒斗你不一起走嗎?」
 
  「只要你們把那個叫XENOBREACH的關掉,我便會消失,即使身處哪裡都一樣。」戒斗將黃金果實供到手中,好似握住什麼易碎之物一樣保護它。「消失前由我把它帶回去本來的地方吧,你回去就好了。」
 
  「是嗎……那就拜託你了。」紘汰安心將果實交托戒斗。他們兩人都心知只要利用這個果實,戒斗便可以復生。但紘汰了解這個勁敵的性格,他定不接受這樣的禮物。他是個自尊心強的男人,凡是想要的都會以實力取得──與此同時,他所敗落的也會豪爽放手,不會死纏難打。
 
  這種性格,自當日一起想救樹上的孩子相遇時,戒斗時就一直沒有變過。
 
  「你笑什麼,真嘔心。」
 
  明明相隔面具還是暴露了自己的表情,紘汰馬上收起笑容……即使不刻意揚起嘴角,他還是會泛起微笑。
 
  「我只是在想,剛才那些對我有恨意的人的幻影中,沒有見到戒斗你而已。」
 
  「哼,沒什麼恨不恨。你是強者我就會承認,僅僅如此。」
 
  戒斗從來沒恨過紘汰,當日柔弱的男子為了人類而背負一切,最終奪得黃金果實……當時戰敗的戒斗不僅沒有不甘,反而打從心底敬佩他,就似他敬佩生前見過所有的強者一樣。
 
  「不,我的意思是以為只有你真正的恨我,所以才沒有在那些扭曲的恨意中出現。」
 
  被鎧武成功作弄吐出心底話,戒斗立即氣沖沖的想反駁,但很快被鎧武平息。
 
  「開玩笑而已。那麼,真的要走了。」
 
  「不要忘記最終能依賴的就只有──」
 
  「最終能依賴的還有你,我會記住的。」鎧武打斷戒斗的話,未等他改正自己前就已打開時間通道。「那麼,在澤芽市再見吧!」語罷他便跳入去,回到其他幪面超人的身邊。
 
  當鎧武離開後,戒斗在啟程前跳上了舞台,他把黃金果實舉到眼前,透過透明的果實遠望整個澤芽市。理所當然地,他的視野就只有一片金黃,就連最高大的世界樹之塔也難以望見。
 
  透過果實望見的這片金黃,戒斗好奇是不是與紘汰得到黃金果實後的視野相同。
 
  「假如我們都得到了最強的力量。」
 
  「之後我們眼中映入的世界又是不是一樣呢……」
 
  眼見那黃金的視野,與夢想中的完美世界相差甚遠,戒斗拋棄了心中萌生的念頭,順著黃金果實指引的去向前進。
 
  放棄擅自利用果實復活的想法,因為他知道紘汰──強者一定會為他守護更多弱者的夙願。
 
  他的背影,就跟當日在驅紋家家墳前拋下鮮花後離開的身影一樣,不管是跟過去柔弱的自己道別、還是跟追求力量而迷失的自己道別,那孤寂而凜凜的背影仍然不變。
 

 
  鎧武順著時間通道回來Dox的城內,房中其他被吸入戰鬥空間的幪面超人也已經回歸,看來鎧武是最遲抵達的一個。
 
  他重新跳到地上,察覺其他幪面超人都神情凝重,於是順著眾人視線望去──本來理應望向Dox,但鎧武的視線始終被兩台XENOBREACH的漩渦吸引,難以尋找到他。
 
  約花了幾秒,鎧武終於判斷到Dox的身影……他的外型明顯跟之前不一樣,他變得更兇悍、裝甲的輪廓更加銳利、凌氣逼人。看來在被吸入戰鬥空間途中,Dox用了某種手段強化自己。
 
  再仔細地看,鎧武便發現Dox不僅是外型改變──之所以無法從兩個時空漩渦中一眼判斷他,是因為兩個漩渦與他相靠太近。而實際上他們之間的距離已不是近遠可以形容,那兩個漩渦就直接依附在Dox的背後,形似雙翼。
 
  Dox在眾超人戰鬥期間,與兩台XENOBREACH合體──成為現在最強的姿態。他一邊大笑,一邊開啟漩渦,強大的吸引力馬上將眾超人拉扯過去,大家都抓緊了四周的事物或是抓緊對方,而鎧武則立即把無雙劍插入地面,以防被吸走。
 
  在那烈風之中,鎧武看見有兩個人沒有在迴避,反而一步一步地走近Dox,那一藍一綠的身影是AQUA與AURA。強風中無人聽得見兩人說了些什麼話,只聽得見零碎聲音,隨後兩人便一躍而起,主動跳入了其中一個時空漩渦入面。
 
  兩人的身影消失,漩渦也停止吸引……回復平靜後,大家都無法相信剛才眼見的事。
 
  AQUA跟AURA,居然主動被XENOBREACH吸走。
 
  「你把他們送到哪了!!」Decade著緊地問,但Dox則是愛理不理的攤開兩手。
 
  「就算我想告訴你也沒辦法,兩台XENOBREACH連接我的意識,只是順著我提供的條件隨機選擇去向,我不知道他們確實的目的地。」類似的話Drive曾聽蠻野說過,當時XENOBREACH還是完整,有一個螢幕顯示目的地。可是當Dox與兩台破界方舟合體後,就再也沒有證據追查二人去向。
 
  「我唯一可以說的是──他們的目的地是沒有幪面超人的絕望之地!」
 
  難道又是香港?不……符合條件的時空應該還有很多,說不定不只是未來,甚至連把他們送去其他平行世界也說不定。
 
  「無人知道目的他,他們又沒有穿越時空的能力,這次再無人能成為他們救星了!」
 
  一直監視的英治已經離開,一直跟隨的戒斗也不在,海晴與翼風在對面沒有辦法打破回來的通道。
 
  他們真的會被困在時空的角落。
 
  「來迎接偉大的祂吧,各位幪面超人!!」
 
  忽然,送走海晴跟翼風之外的另一個XENOBREACH發動,它沒有吸走超人們,但打開了通往某個空間的通道。在通道的對面,一根發光的巨柱驟然伸出,那柱體可以分成三截,每截之間連接起來,可以讓柱體彎曲。
 
  ……等等,仔細觀察,這條光柱簡直就似一根手指。
 
  只是一根手指就幾乎填滿整個房間,到底Dox所說的「祂」是有多龐大?
 
  而且到底在鎧武趕回來前,這所房間裡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未有閑暇去思考如何救回海晴他們,眾多疑惑交集之際,最終決戰便已經擅自敲響了鈴聲。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