幪面超人NOVEL大戰XENOBREACH

第二十一話 DOX
 
  世上有種被潛而默化的概念:科學家沒有信仰。
 
  要咬文嚼字,科學家當然有自己信仰,就是科學。但概念中提及的信仰卻是宗界層面,指神、魔、超自然之物。
 
  兩者之所以成為對立關係,全因雙方的出發點已經矛盾。科學鼓勵人追求、探究、發掘出最源始的答案;宗教主張信念、追隨、接受不同的「祂」就是答案。當雙方從基本已經水火不容,最終漸漸形成對峙形勢。
 


  能改變這局勢的必需品有一:奇蹟。
 
  既不是指將人心扭轉的風雲變幻,亦不是一新天地的異想天開,科學家信服的哪會是那些與現實背馳、夢幻泡影的既成景象?以科學家的角度,最引人入勝的「奇蹟」是證據。簡簡單單,只要找一位信徒口中的「祂」站在世界前,實實在在地展示「牠」的大能就好。
 
  可惜即使世上站立的多數例子,全都被揭穿是騙子。
 
  最終無人在科學家前證實有所謂神,那個能人所不能、萬王之王的存在。
 
  ……終於在這個世代,一位比誰都要狂妄、自大,看不出會為他人作僕的科學家目睹了「神」。那一剎那,他的所有價值觀便改變,過去自己奮力爬上,追求虛榮王座的行為根本毫無意義。自己的一生,應當為了祂而活、被祂行使、向牠奉獻才對。
 


  於是科學家獻身,為了那個神歇盡所為,做好放棄一切的準備。
 
  首先他放棄了名字。為祂,為了接下來要成就的大業,他安排一個新的名字給自己。
 
  「Dox」。
 

 
  時間是鎧武等一眾幪面超人從異空間回歸前的約十分鐘,得到由阿士召來的次狼等人支援,本來被壓倒的紅渡與阿鎧一下將形勢逆轉。勢如破竹的兩位超人一直把Dox推後,把他迫入房間最入面的兩台時空漩渦之間時,狀況的異變就如脫韁野馬一樣,再也不受控制……。
 


  GARULU SABER!雙瞳染成蒼月之色,KIVA張開嘴巴咬住軍刀左右跳回,反覆狠斬;DOGGA HAMMER!肩甲變成重厚的紫甲,拳頭形狀的大鎚從地往上揪起,Dox的下巴幾乎都要被打至偏移。
 
  ROYAL STRAIGHT FLUSH!KIVA一閃開,DECADE與帝皇劍便從左右施放絕技。二把劍刃劃過五重卡片,斬擊在卡片之間拉成光柱。一金一紅的皇家直線斬封鎖Dox的動作,他眼睜睜看著KIVA在前轉化成魔皇型態,又拿出一把手槍,將手上的飛龍解下,裝到槍口前端。
 
  BUSSHAA FEVER!
 
  趕在光刃消失前,魔皇KIVA便扣下手槍扳機,魔皇龍嘴巴一張,從內噴湧出無限魔力。魔力重砲氣勢好比驚天海嘯,左右兩立皇家輝刃再高再大,都被這發從後噴灑的砲光給吞噬,混合成更大更迫人的爆擊。
 
  不過……在Dox的柱劍面前,不論多強的攻擊都毫無意義。僅僅一揮,光芒都被消去。
 
  「渡!」由莉可冒著吹散光與風的劍氣跑來,她變成一頭發光的獨角馬,為渡擋住了氣流。渡當然不甘看見所愛為自己抵受傷痛,立即把屬於由莉可的雪白笛子放入腰間蝙蝠口中,笛聲一奏,獨角馬便與KIVA的身體化成一體。魔皇型態的黃金轉成炫目白金,代表烈燄的紅眼睛一新成青銅般的藍綠。
 
  UNICORN ZANBER!
 
  由獨角馬的頭部跟尾巴組成的大戟掉落手上,牠的獨角增大成電鑽狀,而馬尾硬化成能斬斷鋼鐵的彎刀,戟的兩頭皆是斬金穿鋼的聖潔利刃。但單靠這雪白的姿態還不足夠,白金KIVA斷開敵方劍風後,伸手向房間內的一角……那個一直陪伴自己的好友還在那邊。


 
  就算渡可以再跟次狼與由莉可他們一起戰鬥而感到幸福,他也不會忘記在新世界一直待在自己身邊的是誰。
 
  「來吧,Tom!」在角落的黑影亦灑下熱淚飛來,那淚水在KIVA掌上形成漆黑色的笛子。「KIVAT,拜託你了。」二話不說,又把笛子放入蝙蝠口中。
 
  「渡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沒問題!」
 
  PHANTOM CLOAK!
 
  黑影沒有如常附在KIVA背後,反而沿著他伸出的手爬到臂上,成為從手臂下伸延開來的黑披風。KIVA先是揚起披風,一黑一白的對比色澤本來過於顯眼,但當他將披風舉到鼻子只露出一半藍眼睛,全身的雪白便被披風完全遮蓋,彷彿隱藏於黑影中一樣。
 
  「DECADE!」
 
  Decade點頭,同時將腰間由阿士借出的K-TOUCH拿出,觸碰上面屬於KIVA的標誌,再安裝回去。隨機械發出提示音效,由肩膀橫渡胸部的九張卡片漸一翻開,變成同一圖案。
 


  KIVA!KAMEN RIDE:PHANTOM PLATINA!
 
  那九張卡全都更新成現在KIVA的模樣:幻影白金型態。
 
  「……這次一定要了結他。」Decade把一張金色卡投入腰側,拍下裝置。旁邊的KIVA雖然既無手執卡片,腰側亦無類似裝置,但不自覺地模仿起他入卡的動作,兩人的舉動一致。
 
  FINAL ATTACK RIDE:KI.KI.KI.KIVA!
 
  Decade揮劍、KIVA舞戟,二人以幾乎相同的動作將能量聚集到刃口上,無需口令、不約而合,兩面光刃驟然疾發,從左右兩邊縱橫相撞,再一次衝擊Dox的身體,在他身上劃出大大個白色交叉。
 
  「哼,只是用相同招式的話,又怎可以了結我!」
 
  即使KIVA披上新裝、DECADE的鬥氣高漲,這一發合擊就與剛才跟劍使出的皇家直線斬沒有分別。不過是重新包裝的舊招,又怎麼會因為二人多說一句要了結就威力大增?Dox難掩笑意,只是跟剛才一樣舉起柱劍準備破除白光。
 
  等等!白色的光刃?幻影白金型態的KIVA使出白色魔力還可以理解,但Decade的攻擊為何不是桃紅色?


 
  舉起的柱劍定止,Dox拼命思考Decade與KIVA到底在這一擊裡埋了什麼機關。可是面前的這兩道光刃又亮又灼,好似死也不準Dox集中精神思考一樣,白光幾乎使得Dox要失明。
 
  ……光!?
 
  是光!!
 
  既是魔力之光、亦是劍影刀光──在Dox面前的就只是單純的光。光亮的、發熱的,能夠照亮事物的光芒。
 
  立即控制身後鏡頭將影像傳送,果然在光刃前,自己身後拉出一大襲影子。地上黑影漸漸昇起,亮起了藍色的雙眼。如Dox所察覺一樣,Decade刻意用光刃攻擊照亮自己,目的是要刻意製造位於背後的影子。
 
  與夜爵型態時一樣,與魅影結下契約的KIVA擁有穿越影子的能力。他現在就利用能力,無聲無息地出現在Dox的背上,手上持有的不是獨角獸之戟,而是由次狼等人化身ZANBAT咬住的魔皇劍,那劍身一早已由魔皇力給充滿成鮮紅。
 
  Dox想轉身防禦,但已經來不及。
 


  WAKE UP!
 
  一斬!Dox的柱劍被強行挑開。再斬!剛好轉身過來的Dox被劍給斬開了胸膛,胸甲連同假面一起掉落,從Dox內部爆出強烈的能量,使得想再斬一刀解決他的KIVA被彈開。
 
  仍未算得上是「了結」,但Dox恐怕再無反擊的機會了。
 
  Decade走前執起柱劍,發動卡片把劍浸在光芒裡。最後柱劍漸漸解體,分開成一柄手槍與長劍。
 
  「你從我身上奪走的,得還給我了。」
 
  組成柱劍的分別是藍色召喚槍DIEND DRIVER與紫色召喚劍DEBLADE DRIVER。
 
  在星見鎧打敗新世界的DIEND跟DEBLADE後,兩件變身器一直由他保管,卻被忽然現身的Dox奪走,更將兩者結合成柱劍。這既是阿鎧拼了命也要追擊Dox的原因,也說明了為何那柱劍可以使出歷代幪面超人的攻擊。
 
  隨著Decade以宣佈勝利的語氣說話,鎧武以外的一眾超人也從異空間中跳來。眾人再次集合,剛好趕得上一睹Dox的廬山真面目。
 
  「哈哈哈哈哈哈哈……」
 
  「喝!!」
 
  那笑聲、那吼聲!它們不再是相隔機甲,藉著播放裝置而響亮的人造音。切實屬於生物、屬於人類的叫聲在Dox的體內發出。被幻影白金KIVA給劃開的胸膛一直流出淡黃的液體,裡面夾雜著支離破碎的的小肉塊。
 
  他轉過身來……所有超人都看見Dox的內部。
 
  比一般人還要高出半個身型的高大身軀,按晴人他們看見的設計圖那本來就是機械生命體。但翔太郎與菲利浦二人卻又否定,指出他是有人穿著的外強裝甲──終於,Dox的正身展現眼前。
 
  密集的結構與零件之中,完全容不下一個人。
 
  容不下一個「完整」的人。
 
  被KIVA劃開的胸膛裡,有一大個位置與其他部位相反,不是密麻麻的機械,而是一個大空間。裡面被放置一具屍體……不,既然他還活著,那就不是屍體。但也稱不上是個人,因為他根本算不上活著。
 
  活生生看見一個跳動的心臟在面前,其他部份都只是殘餘不全的肉塊,還算得上是個人嗎?
 
  可是每當他一說話,那些肉塊之間的空洞就發光,由光串連那些碎片,組成了一個人型……不,一個健全的上半身。
 
  藉著那些魔幻的光之軀體,超人們也看見了Dox內部那個人的樣貌。
 
  「怎麼可能!?」
 
  最先驚訝的是Fourze與OOO,二人都認識那樣貌──隨後兩人才想起,在財團X總部前,Dox曾對二人說過一聲「好久不見」。全因為Dox的正身是兩人共同對付過的敵人:
 
  曾經想自稱為銀河之王的男人──雷姆.神薙!
 
  (作者按:MOVIE大戰MEGAMAX中的最終BOSS)
 
  正因為是曾經打倒過的敵人,所以絕不會是他;正因為是他設計這具Doxillion機械,所以絕不會是他改造成戰甲。當日已經隨昇空航機在大氣層爆炸的敵人,怎麼可能再出現?
 
  再說,那個由光芒組成身體的狀態是怎麼回事……。
 
  「神薙,你明明已經……」
 
  「對,我的身體在大氣層炸得四分五裂,被你們兩個一踢就將我銀河王的野望給打碎。」每說一句話,身體便發光一次,彷彿沒有感到任何痛楚一樣,他的語氣依舊強勁。回想起來,Dox以往說話的每句態度的確與神薙有所相似。「然後在太空飄浮的我便遇到了祂──真正的銀河之王。」
 
  藉著「祂」的能力,把神薙的身體與意識利用光芒給連起來,讓他避過死亡。
 
  「真正的銀河之王?難道是這個嗎……」Fourze似是有點頭緒,於是將相機開關插入漢堡機械人內。從機械人的雙眼投射出他在異世界的宇宙所拍到的影像──影像中是一個由光芒組成身體的超級巨人。那體然龐大得令人啞然,無盡的宇宙在他身體對比下也顯得像一所小房間。
 
  一看見這個巨人,Fourze便判斷他是個不簡單的生物──這麼大的人型活在宇宙裡,從地球上望應該也看見得他,那個體形可不是什麼太陽月亮可以比較。而使Fourze確信的是,神薙身體發出的光,就跟構成巨人身體的星光相同。
 
  「原來如此……」望到巨人影像,Decade便似理解了什麼般,他從口袋裡拿出一件紅玉,將它緊緊握住。「原來這傢伙他媽的是舊世界的產物嗎……」從他的語氣,好似知道巨人的真正身份一樣。
 
  「阿鎧,你是什麼意思,這巨人到底是誰?」
 
  「……這本來不是你們該知道的事,但我也沒想到他是舊世界的生物。這傢伙名字叫幪面超人GALAZY,是個不論體型或是力量都是銀河等級的怪物。沒想到他會是這件事的黑幕──但Dox,我告訴你一件事吧?」
 
  Decade仍然不改他的語氣,好似要壓倒神薙一樣。
 
  「你現在守在GALAZY的身邊也是死路一條,他在我屬於的新世界裡,將會被兩個偉大的幪面超人給合力打倒。」
 
  (作者按:幪面超人GALAZY是一位原創角色,他的出處是筆者與友人合寫的原創小說「假面騎士x假面騎士  達加&STAR  NOVEL大戰GALAZY」中出場的最終BOSS。跟DECADE所述說一樣,是個銀河級數的巨大敵人。)
 
  「哼,Decade,你才是被蒙在鼓裡的那個。」Dox反駁他說:「那位大人擁有的力量根本不可能被僅僅兩個幪面超人給打敗。你剛才也說了吧?根本不知道他是屬於舊世界的存在。你所認識的幪面超人GALAZY是利用自己力量進行破界後,變得極度虛弱,所以在新世界才會被兩個泛泛之輩給打敗。但你眼前所見的,是仍未進行破界,處於完滿狀態的銀河真王──他的力量比你所認知的還要強個百萬倍!」
 
  的確,在新世界的幪面超人GALAZY一開始是十分虛弱,還要派出他的使者到地球吸取能源才能活動。心中確實了Dox的說法後,Decade又有另一個疑問:
 
  「你這傢伙……怎會這麼清楚?」
 
  雷姆.神薙是一個舊界人,就算他被舊世界的GALAZY所救,又怎會這麼清楚他破界後的事?而且他又怎麼會加入新世界的大修卡,回來舊界搶奪XENOBREACH?
 
  難道說,真正的黑幕是……
 
  「因為我真正的恩人是來自新世界的GALAZY。我被帶同一起進行破界,在新世界獲得身體,然後打造出這副裝甲,加入大修卡後再破界回來這個時間點……」
 
  如此大費周章,到底是為了什麼?
 
  「為了不讓那位大人遭受被打敗的未來,我回來就是為他打開破界大門,使他不消耗自己的力量便可以進行破界!」
 
  如此說著,Dox身後兩台XENOBREACH發出運行聲音。
 
  這樣一切都搞清楚了,未知道Dox的正身前Decade一直以為他是大修卡的部下,回來舊界是希望利用XENOBREACH跟怪人生產工場為大修卡產生大量兵力,再送回去新世界進行侵略。但Dox真正聽命的不是大修卡,而是救了他的幪面超人GALAZY。
 
  因為幪面超人GALAZY在原定的歷史裡將會以自己的力量破界,所以在新世界變得十分虛弱,所以才會被兩個幪面超人給打敗。而為了修正主人被打倒的未來,Dox便利用大修卡的XENOBREACH回來舊界,他的使命是要利用XENOBREACH將舊世界的GALAZY完好地運去新世界,那麼他便不會再因無力而被打敗了。
 
  的而且確,要替那麼巨大的傢伙進行破界,一台XENOBREACH會略不足,所以Dox才在現場準備了屬於大修卡與財團X──分別來自未來跟過去的破界方舟。
 
  而假若Dox的計劃成功,GALAZY便會成為他口中的「最強最大的破界者」。
 
  「可惜你這副破爛模樣,已不可能為你所愛的光之巨人辦事。再說你有考慮清楚整件事的嚴重性嗎?若將GALAZY運去新世界,那就等於破壞兩界之間的繼承關係,你的存在會被時間給抹去。沒有虛弱的GALAZY,也就沒有現在的你,你的存在會變成一個悖論。」
 
  聽上去就似在斥喝一個沒想過後果胡亂鬧事的小孩,但Decade所說的一詞一字,全都已經被Dox給預想到。他舉起了手,一眾超人以為他想要投降,沒想到他在掌心藏了藍色光球。
 
  一部份超人對那光球有所印象,花了幾秒才驚覺那是──
 
  來自MEGAHEX的混合核心!?
 
  過去Dox曾用混合核心進行過兩次實驗:
 
  一,無機物與無機物的合體功能,最終將十二星徒結合成一體的終極星主Zodiarts Superior。
 
  二,有機物與XENOBREACH的合體功能,最終將藍軌石正變身體與方舟結合成晶體巨獸Monolith-X。
 
  而那些實驗都是為了現在這個瞬間!Dox出奇不意地將掌心的球體給捏碎,內藏的能量化成一股濃霧包圍住Dox,還飛快地繞過去兩台XENOBREACH的位置。從霧的中心,即使看不見Dox的身影,仍聽得見神薙那嘹亮的聲音:
 
  「你以為我是為了什麼才改造這個古舊的設計?」
 
  因為是以過去設計的Doxillion戰機為原型,才使得樣貌有所相似。但神薙在新世界改造的這副戰甲,一早已經不再能稱為Doxillion。
 
  一直以來指住那套戰甲稱為Doxillion的只是看過設計圖的晴人與進之介,神薙一直都只是稱呼自己做Dox。
 
  「為了那個大人,我這條小命又算得上是什麼?」那發言難以想像是出自當日自封為王、打算除去身邊一切的神薙,對Galazy的信仰徹底改變了他。「這副戰甲是就時空論、因果論為基礎改裝的作品。當除去未來與過去的枷鎖時,才是它真正閃耀的時機。」
 
  霧一點一點地散去,兩個時空漩渦比剛才還要接近。
 
  「Dox不是解Doxillion……而是悖論(PARADOX)!」
 
  當霧一消失,破爛的Dox的身體竟已被修復好,而且他的輪廓比起之前更要兇悍、銳利。兩台XENOBREACH藉由混合核心加裝他身,為他提供絕前的巨大能量。
 
  當裝甲裡的神薙看見螢幕上浮起這串字眼,他便知道計劃十分順利。
 
  為了控制兩重時空漩渦力量而設計的特別戰甲:Dual Overmastered Xenobreaches──這才是Dox的真正姿態,背上兩個時空漩渦並列看似一對飛翼。其中一邊漩渦驟然迴旋,釋放出強大引力,一眾超人立即抓緊附近物件或是將武器插入地面,維持軀體,鎧武也在這個時候回歸。
 
  Dox為眾超人安排一個沒有Ridelements的絕望之地,漩渦的吸力強勁,只要稍一鬆開手邊,超人們就會被吸入被安排好的黑暗深淵。當日DRIVE在假定未來的香港待了一星期已近乎絕望,假若被永久吸入去,後果不堪設想。
 
  一眾超人都在奮力抵抗,不讓自己被吸入漩渦之際,有兩個人竟順著吸力一步一步走近Dox。
 
  一藍一綠的身影,就是Aqua與Aura,兩人不知為何往漩渦走過去。而且見二人的反應,他們並無事先約定,兩人都是按自己意識走近過去,在漩渦前才看見對方跟自己一樣的舉動。
 
  Aura在背上展開機械大勾,以人工風眼生成氣流護罩隔離四周,吵雜的風聲馬上從二人耳中消失,空氣流動的聲音變成悅耳細聲。那護風界線僅限於二人之間,四周的超人完全聽不見他們。
 
  「前面很危險哦。」Aqua開口向Aura確定,矛盾的是他自己本來也主動走近口中的「危險」。
 
  「嗯。」充滿勇氣的一聲回應,Aqua與Aura二人的身體充滿了某種暖意……那是幹勁嗎?不清楚,只知道那是一種遺忘已久的感覺。為大修卡做狗的日子,每次都被抽干體內的Ridelements,殺人如麻的日子令視野也變成血色。但如今充滿全身的熾熱,就是仍未被抽出騎士特質的感覺。
 
  對啊……這感覺就是身為「幪面超人」時的熱勁。
 
  從本鄉猛跟一文字隼人手上接過幪面超人一號、二號之名時,也是身懷這種感覺。就是這股干勁驅動身體,即使再怕敵人、即使再疲倦,還是自願走到最前率領一眾幪面超人。
 
  「你不是在過去已忘記這份感覺了嗎?一號。」這次換Aura反問,在舊世界崩壞前被冠上一號之名的Aqua回想剛才異世界裡OOO的戰鬥與他的話語。
 
  「你呢?二號。」而在Aura腦中則浮起了Ghost所說過的話。
 
  教會海晴戰鬥勇氣的映司說:未來要靠自己雙手開拓,將今天活好、作好覺悟,才是迎接明天的姿態。就算明天是一張白紙,就算被人告知自己沒有明天到來,自己的價值與將來都得由自己發現。
 
  作為英雄燃燒生命的阿尊說:人的可能性是無限,沒有任何被定下的未來。而且人的思念互相連繫,就算死去,還是會存活在他人心中。生命對他人的影響將不消失,心中那人的靈魂也會永遠不滅。
 
  兩人的話都是狠狠像條針插入海晴與翼風心中,那刺痛卻喚醒了深埋內裡的正義記憶。
 
  現在二人就要無畏生死,為了展現無限可能性,開拓屬於自己的將來。
 
  而且那將會是永遠不滅的一步……!
 
  二人互相點頭,一同邁步走去Dox,毫不猶豫地就跳了進去時空漩渦。一道翠綠清風從Aura嘴邊吹到Decade耳中,Decade聽見後一驚。舉頭一望──二人已被XENOBREACH完全吸入,漩渦引力。
 
  兩人既沒有突破時空的能力,眾人也不知道二人被送去的目的地……兩個幪面超人就這樣迷失在時空一角裡。
 
  「海晴!!!」
 
  「翼風!!」
 
  當眾人叫喊二人名字時,他們的身影已經消去……而且無人知道他們離開前說了什麼,只看見二人順理成章地就跳了入去,不知為何。
 
  「哈哈……他們兩個破界者一定是瘋了!居然自己跳了入去。不過也正常,因為他們這個世界沒有明天嘛?所以去別的世界可能算得上是救贖呢!可惜他們前去的可是絕望的境地!」
 
  Dox的諷刺聽上去多麼刺耳,可惜無從反駁,因為無人知道為何翼風他們跳入去自殺的原因。
 
  難道海晴真是為了逃避純白的「明天」,刻意前去別的世界了結自己?
 
  難道翼風真是想逃離被定下來的世界末日,繼而先自行了斷?
 
  映司與阿尊都不解。
 
  眾人只得咬牙切齒之時,由站立正中的Decade出聲──剛才傳入他耳中的那道清風,就只有他聽見了翼風最後的「遺言」。
 
  「你當然不明白,因為你根本看不見!」
 
  但即使知道翼風二人跳進去的原因,Decade仍是掩不住淚意,以顫抖的聲音叫喊:
 
  「他們兩人留下的……閃閃生輝的靈魂!」
 
  這一場破界大戰,Decade始終最怕的就是有任何死傷。在場所有幪面超人都在未來佔有一席之地,只是死了一個都會有強烈影響。所以當進之介想以自己身體導電修復腰帶時,Decade才會強烈反對。
 
  但跳入漩渦的海晴與翼風都是一早經歷世界末日的破界者,對新舊兩界都毫無影響……這也不代表Decade對兩人視如草芥。即使是破界後的「多餘」生命,即使是被大修卡染得一片漆黑的心,他們兩個都是幪面超人、是同伴啊!
 
  「我絕不會白費他們的心意,我一定要打敗你!Dox!」
 
  其他超人也被Decade給鼓舞,重新整理姿勢站立。Dox的氣焰被九人重整的鬥氣給蓋過,他立即開啟了另一台XENOBREACH,漩渦這次接通了宇宙空間,一根發光柱體從裡面伸出,幾乎填滿房間,連空氣也吸不進去。
 
  那正是屬於Dox的主人,幪面超人Galazy的指頭。
 
  「來迎接偉大的祂吧,各位幪面超人!!」
 
  Dox毫無需要懼怕超人的威勢,現在他有兩台XENOBREACH的能量作為兵器,而且他的背後還有Galazy。那個銀河巨人只需要動動指頭,便足已將那一眾超人壓倒,無需要擔心。
 
  面對那龐然指頭,超人們都從不同角度朝它攻擊,但那根光柱被星光能量給包裹,任何攻擊都傷不了它。反而每當一位超人攻擊,柱頭四周的光便變得更密集更耀眼,彷彿在蘊釀著什麼一樣。
 
  Decade與其他人都因為Aqua與Aura的離去而變得激動,他們沒有察覺指頭上增添凶悍的星光,只是不斷利用兵器進攻,一斬、一刺、一砍!為同伴而揮落的攻擊雖然強勁,但卻為每個超人自己帶來更大危機。
 
  KIVA與一眾超人不同,可能因為他為大修卡行事長久,對於生死已司空見慣。或是因為他也身為一位破界者,不難理解Aura與Aqua想解脫的想法,他比其他人都還要冷靜。就只有他一人未被憤怒沖昏,看得見巨人指頭在凝聚能量。
 
  此時與紅渡結為一體的Tom跟由莉可察覺到他的想法,當想制止他時已經太遲。只見紅渡解除幻影白金型態,以魔皇型態的黃金軀體直接跑上去,在已經亮得灼目的指頭面前拉動Tatsulot的鼻子數下。
 
  他往空一跳,身體在跳躍途中進行變化,人型被反轉成一頭巨大生物,既似蝙蝠、又似飛龍。
 
  KIVA飛翔態在眾超人面前猛然張開翅膀,在他後面的巨人指頭已經突破極限,發射出轟天動地的白亮光線。飛翔態以自己巨大的身軀替眾超人擋下了這發星光奔流,可是這一轟擊的威力超超遠出KIVA的想像跟承受能力,好幾道星光從翅膀底下透過,擊中其他超人。
 
  星光大砲將房間的一半炸毀,強行打開了一大片天,在高塔塔身炸出一大個洞。
 
  被擊中的超人全都解除變身,痛苦地翻滾……而被直擊的紅渡,更加失去了意識。由莉可與Tom奮力地呼叫紅渡,可惜始終得不到回應。
 
  Galazy將房間炸燬後,得到更大的伸展空間,不只一根指頭,他正在嘗試將手臂穿過XENOBREACH,一隻大大的發光手掌從Dox頭上伸出。
 
  不……不只如此。
 
  送走了Aqua與Aura另一個XENOBREACH亦發動,另一隻手掌從入面伸出,巨人的漸漸將雙手送到地上。
 
  僅是一根指頭已把所有超人給打倒在地,一雙手……甚至是巨人完全轉移時的畫面,根本無法想像。
 
  當其他人漸漸恢復意識時,現場頓時間被無數氣餒的聲音充滿。超人們開始質疑能否對抗Galazy這麼強的敵人,當同伴接二連三地倒下時,最終等候他們的會否是不需XENOBREACH轉移就看得見的絕望?
 
  「那麼強的傢伙……是要怎麼戰鬥……」弦太朗的飛機頭也已經塌下,他壓低聲量說。但就算他將聲量降到只有他一人聽見,還是不改現場的氣氛,因為抱有放棄心態的不只他一人。
 
  「勝算太小了……」腰帶先生也低呻,進之介無力地鬆開領帶。
 
  「只能放棄嗎……」不懂得絕望的晴人再也握不緊拳頭。
 
  聽見其他超人的悔氣話,阿鎧感到強烈的不甘。事情不應該如此發展,那些說話不應該出自超人口中……這份不甘既似小孩子任性的奢求,又似自私的欲望。要比喻的話,就似藍軌石正一直對「幪面超人」的錯誤印象吧?
 
  幪面超人不可以認輸、不可以輸、不可以放棄……這不是對人的要求,而是將對方視為「神」時強加他身的請求。
 
  但阿鎧的想法不是如此扭曲的依賴。
 
  換作他人可能確實會是自私、任性。但阿鎧不同……他擁有Decade這個身份,遊歷不同世界,途中與不同的幪面超人跟其他英雄會面。他比誰都要了解幪面超人,清楚超人的所能。
 
  可惜就算阿鎧如何想鼓勵其他人,他都找不到適合的詞語。該說些什麼才能把這絕望境況打破?該以什麼話才能消去超人們對Galazy的絕望感?該如何辦才可以回應翼風離開前寄託於清風的「遺言」?那一句說話現在根本說不出口!
 
  阿鎧找不到答案……。
 
  「大家……」
 
  一時語塞。
 
  「大家……」
 
  目瞪口呆。
 
  「大──」「大家振作一點!!」
 
  仍在尋找適合的字眼時,竟有人先一步替阿鎧發聲。說話的人是阿尊,他跟其他人一樣都滿身傷痕。
 
  「我也不清楚翼風他們離開的原因,我也沒有可以打倒眼前敵人的自信……不過剛才鎧先生說了,兩人留下了閃閃發光的靈魂。我也想相信他們所留下的事物!」
 
  明明是個輩份最小的幪面超人,卻是將生死看得最透徹的人。
 
  「他們的靈魂一定留下了不滅的痕跡,將它們找出前,我們絕不能放棄!」
 
  紅渡以外的眾人都用最後的力氣站立,尊的話迴響他們心中,心中想要抓緊某後剩餘事物的衝動驅動他們心身。看著一個接一個停止氣餒,鎧打從心底感激尊所做的一切,全靠他的話,他才能夠不加修飾地將翼風最後的遺言傳達眾人。
 
  當時翼風傳達清風的話語,既是他個人的遺言,也是幪面超人二號:一文字隼人曾贈予他的說話:
 
  「讓他見識見識吧,何謂幪面超人!(お見せしよう、仮面ライダー)」
 
  在眾人都打算放棄之際,這句話毫無意義。但藉著尊的鼓舞,翼風的遺言才變得合適喊出。
 
  振作的眾人擺起各自姿勢,一同以最大的一聲叫出改變他們身心、讓他們有勇氣跟能力與敵人對抗的「口號」:
 
  變身!
 
  CYCLONE!JOKER!XTREME!
  菲利浦與翔太郎肩並肩舉起記憶體,被飛鳥揚起的風包住二人,使二人身心合一成為W後,腰上的風車吸入強大氣流,轉化成力量,將W正中間的顏色染成金黃。舉起了食指劃破風暴,朝著Dox說:「好了,來細數你的罪孽吧!」
 
  SUPERTAKA!SUPERTORA!SUPERBATTA!SUPER TATOBA!
  映司將三枚硬幣放入腰間將腰帶放斜,以圓盤刷過,未來的硬幣將OOO主黑色的戰衣染成三種色彩:紅、黃、綠三種代表鷹虎蝗的部位線條分明地成為OOO身上的上中下三段。他把兩爪解放,怒吼出野獸的咆嘯。
 
  3-2-1-!FUSION ON!
  弦太朗將四個開關拍下後推動手把,由流星手上得到的METEOR開關將身體染成紫色,屬於METEOR的護甲、武器還有騎士指紋都傳到FOURZE身上。黃金的雙眼與黃金的裝甲一亮,舉起火箭大劍,報上一如既往的台詞:「宇宙來了!!幪面超人FOUREZ,來單挑一場吧!」
 
  
  INFINITY!PLEASE!FINISHI STRIKE!最高!
  晴人將魔法戒指湊近腰前,再朝右邊擺去,全身被魔法陣洗禮下披上鑽石戰衣,既閃亮又堅硬的鑽石佈滿他身。同時魔法戒指亦解放奇蹟之力,體內魔龍的部位在身上各處展現,更將本來亮麗的鑽石全身加上一層豪華光金,氣勢如虹。拍翼浮空,他將爪子底下的手舉到臉側。「好,是表演時間了!」
 
  KIWAMI ARMS!大.大.大.大.大將軍!
  紘汰打開鎖種,充滿氣勢地左右一搖,裝入腰帶後拉落小刀。天空隨時落下了多個水果戰甲,被包圍其中的紘汰先是化身勝鬨戰甲,再被多重水果加身後爆發開多餘的部份,最終只剩下一個銀色的輕瘦身影,深紅披風與胸前的果紋顯現鎧武獨有的武將威勢。銀將軍將披風一揚,靜道:「接下來是屬於我的舞台!」
 
  DRIVE!TYPE:SPECIAL!
  進之介把戰車插入手環,以扭動方向盤的動作轉動兩臂,隨後兩手揮落。他與腰帶先生的聲音重疊,由兒子交托的戰車先是變出一套黑色裝甲,再與進之介穿著的紅色戰衣合體,兩套DRIVE系統合體成一套全身充滿黃色條紋的黑戰甲,腰帶亦顯示出「SP」的字眼。如往常將右手手掌一收一放,調整好戰甲的鬆緊度。「來陪我跑一圈吧!」
 
  無限進化!開眼!無限!
  尊拍下了眼魂的按鈕,極速地將他飛入腰帶合上蓋子,將手把拉推一下。銀白色的幽靈外衣從中飛出,先是左右飛回,再穿到改變了姿態的尊身上。他的臉一朝上,那雙橙色大眼、虹色長角還有飄落的羽毛都有一股神聖不可侵的韻味。以雙手結印,一股氣場將羽毛全數吹散。「燃燒生命吧!」
 
  七人即使變身動作與台詞都不一樣,但他們堆砌成的氣焰已足夠壓垮Dox。可是Dox仍不放棄,XENOBREACH背後控制一對巨手的Galazy也無放棄,超人們多少次站起來,那就再無數次打倒他們就好。
 
  就是這麼簡單,無人可以阻止銀河真王的破界。
 
  「在銀河之王與他的使者面前,單僅你們幪面超人豈可擊敗我們?」
 
  那雙手亦再次活動起來,但七個身影之中還有人未完成變身。他一邊走出,一邊反駁Dox的狂言。
 
  「就是要擊敗你……我就是為了擊敗你而前來路過的幪面超人,你給我記好了!變身!」
 
  先是將變身卡插入腰間,九個灰影重疊成Decade戰甲,染成桃紅。Decade將腰帶正中的白色部份除下,又拿出從Dox奪回的Diend召喚槍跟Deblade召喚劍,將三件物件合成一體,最終形成一柄等身大的金色翼杖。
 
  翼杖之上有一個插卡裝置,Decade把代表所有命運值加持的最強卡片插入去。
 
  FINAL KAMEN RIDE:DECADE!
 
  聖枝翼杖RIDE YGGDRASIL的翅膀一張,將Decade的輪廓一新,化成更加神聖、更加莊嚴的姿態。黃金的身體就只有眼睛保住桃紅,而身上更刻有無數個幪面超人的標誌。
 
  被插入裝置的卡片移上翼杖的正中央,隨後Decade抽出連同KIVA在內,現場八個人的卡片。拋出,卡片分成兩組安置聖杖的兩翼之上,襯托著正中的Decade卡片。
 
  Decade把翼杖狠狠一敲,金色的波動往外似漣漪四散,厚重而清激的響聲叫Dox注意杖上並列的九張卡片:
 
  幪面超人W  CJGX型態、幪面超人OOO超級鷹虎蝗型態;
 
  幪面超人FOURZE流星融合型態、幪面超人WIZARD無限金龍型態;
 
  幪面超人鎧武極戰甲型態、幪面超人DRIVE SP型態;
 
  幪面超人GHSOT無限魂型態、幪面超人KIVA幻影白金型態;
 
  以及最後正中央的卡片──
 
  幪面超人DECADE 命運型態(DESTINY FORM)。
 
  「翼風、海晴……你們的靈魂會為我們留下什麼奇蹟?」
 
  只有八人的肉身,但以十二位幪面超人的靈魂為武器。敵人是身懷兩台破界方舟的惡徒以及銀河巨人。
 
  轟天動地的力量對沖,最後誰勝誰負?
 
  大戰XENOBREACH,鹿死誰手?
 
  無閑祈求奇蹟降臨,幪面超人們與Dox已經短兵相接。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