幪面超人 NOVEL大戰 XENOBREACH
 
第一話 連繫
 
  遙望星空,掛滿代表地上每一條生命的熠熠星光。
 
  無人想像到,連同那幾乎永不熄滅的星火在內,這個世界曾經一度毀滅。未知的某個未來之中,或是曾經的某個過去中,我們身處的這個世界確實經歷毀滅--然後重生。不同的故事漸漸生成,由遊歷世界的旅行者們將它們交織,互相重疊,線與線聯結,形成新世界的歷史。
 
  但接下來要訴說的既非關於新世界的故事,亦非編織者的遊歷。這裡展開的,是仍未毀滅的舊世界的歷史。
 


  世界的旅行者,門矢 士從未停下屬於他的旅途,縱然他的旅伴們都已經回到自己的世界,他仍不止步。堅信著旅行就是自己歸屬,門矢 士結束這世界的使命後,又再度起程--面前一面灰色的牆,將他帶到新使命面前。
 
  「.......你好,幪面超人Decade。」
 
  從牆壁的另一端,有人歡迎門矢士。從聲音推斷,士猜想對方應是未曾相遇的人--然而卻能呼出幪面超人Decade,即阿士的另一個身份。
 
  「我希望請你作客,我們遇上需請你助力對抗的敵人。」
 
  僅得悉彼岸是未知的戰場,阿士卻已戴上了腰帶,卡片在指間一振。憑著一如既往「大概知道了」的直覺與勢頭,阿士決定赴宴。
 


  士的身影,消失在灰色的牆壁裡頭。
 
-----------------------
 
  凌晨,螺旋狀的山路受夜色籠罩,這時間段理應山上無人出入,令此地成為飆車一族們的派對聖地
 
  自遠方放大開來的強烈音樂、渠蓋被接二連三彈起的響聲。教人錯覺成無盡的螺旋中,兩道光線切入--絕不能稱作寬敞的路上,兩名車手隨音樂奔馳,紅黑的兩道影,僅留下車尾燈的殘影朝山腳飛馳。
 
  這是屬於飆車族的定期賽事,這夜在山頭上的音樂、引擎的咆哮、地面與輪胎摩擦的尖聲,都是狂歡的一部份。兩車在柺彎口劃出半圓,同時入彎的一剎並排成線。擬似永遠的瞬間,車手兩人不約而同望出車窗,手已準備將姆指劃過頸項,挑釁對方。
 


  兩眼對望之間的距離,從車手們的曈中反映出,「黑影」從兩車之間竄出。連「咦」一聲都未能發出,車手二人察覺再不專心駕駛,便將連人帶車翻滾落山,於是兩車立刻完成飄移動作,繼續前進。
 
  那是什麼?幽靈?妖怪?在夜裡的山上,比跑車還要高速的漆黑物體……原本在車上狂言大笑的車手,一想及黑影,頓然嚇得安靜下來,如一般司機安全行駛。
 
  可是詭異的事仍未結束,兩頭燈光從空中射下,地上是兩大個白色圓形。車手一同望上確定是否飛碟來襲,腦海已充滿自己要被外星人解剖的影像,沒想到在他們頭上飛過的,竟是一台跑車。
 
  跑車左右兩側,連接住巨大的渦輪推進器。
 
  「Boosters, detach!」兩翼分離車身,紅色跑車落地後一瞬就加速駛去,離開了賽車手的視線範圍。跑車上的駕駛者穿上了裝甲,兩眼發出不亞於車頭燈的強光,以熟稔的技術奔馳在山路上,看似要追逐前方的黑影。
 
  「腰帶先生,忽然要出動是怎麼了,上山捉拿非法賽車不是我們的工作吧。」駕駛者,幪面超人Drive尋求理由,但車內卻除了Drive外別無他人。事實並非如眼所見,他對話的對象是腰間的腰帶,內裡記載住科學家Krim Steinbelt頭腦與人格的人工智能。
 
  「進之介,不管你聽力多良好,也難以察覺太高頻的聲音。但我和Shift Car它們都察覺到,近幾天在城市中響徹的聲音,我們現在就要將來源查明。」冷靜地分析這場追蹤的原因,腰帶先生緩緩吐出自己的擔憂。「恐怕這次的行動得超出作為警察的工作範圍。」
 
  飛行途中看到高速移動的黑影時,Drive早已有所準備,接下來要面對的「生物」需要假面騎士的力量對抗。僅僅兩句話的時間,Drive的超級戰車Tridoron已靠驚人速度,追至能用肉眼看見黑影的差距:飄揚風中的黑斗篷底下,是高速旋動的車輪。


 
  「那是……摩托車?這種夜裡在山上開車還不開車頭燈,也太危險了吧!」Drive想將戰車移左,直接超前黑影,卻因為燈光的移動而被黑影所察覺。黑影回望,一雙灰色的孤形眼睛,毫無生氣的與Drive對望。
 
  「進之介,望望前面!天空!」被腰帶提示,Drive本身利用頭盔內的照明系統望向遠方的上空,沒想到那「物件」比想像中更要顯眼──在漆黑的夜空底下,身纏光亮翠綠的旋風,一個人型漂浮在空中。那人型之所以顯眼,不是因為他浮於空中,亦非綠色旋風的緣故,而是因為連接他後頸的兩塊巨型勺狀機器──那機械比起人型本身還要大上好幾倍,彷彿毫無重量般浮於虛空。
 
  倒不如說,怎會至今都察覺不到他?
 
  「是幪面超人!」綠色旋風裡的人彷彿遇到救星一樣,聲音裡聽得出他按捺不住高興的心情。Drive不禁再確定旋風裡的人……綠色的輕裝,金屬色澤的盔甲,稍微向上揚的黃金複眼,僅靠外型判斷的話,他自己也明顯是個幪面超人。「求求你!救我!」
 
  聽到了呼救,黑影一揚背上的披風,提起黃金色的長劍跳上去,朝高空的旋風揮斬。
 
  「他在被那個黑影攻擊!」提開車門同時,Drive將左手的扳手拉動三次。「Speed!」三聲提示過後,Drive已經移動至黑影與旋風之間擋下劍擊。重力將黑影與Drive一同拉下,黑影灰色的雙眼直盯Drive,沒有移開,傳遞著威嚇的訊息。
 
  未等進之介向對方發問,腰帶先生已率先發言:「這個人就是高頻聲音的來源,而他這個外型,是蝙蝠?」注意到腰帶先生一直觀察自己外型,黑影提起披風一角,遮住眼睛以下到上半身的位置。
 


  「別動,我是警察!」被黑影急速的動作給嚇到,Drive連忙報上自己的身份,手上是打開了的警察手帳。可是黑影毫不理會,那灰色的眼移向綠色旋風,留意到旋風逐步移後,打算加速離開。
 
  黃金長劍被黑影置在腰間,因為披風緣故,Drive與腰帶先生兩人都無法看到他舉動的目的。黃金長劍重新露面時,那劍身已經化為鮮紅,充滿了驚人的能量。
 
  「哈!」披風一旋,黑影防不勝防的蹬開Drive,鮮血之刃揮出能量波,目標是空中旋風裡的人。Drive察覺到不妙之際,自己的身體已經飛了開去,無法阻止那劃空的衝擊波。
 
  可惡,明明他向我求救,我卻什麼都做不了嗎!進之介腦中盡是不服,他希望自己有方法救到空中那個人,就像那天在渾濁之下,他想拯救拍擋卻無法移動一樣,不岔得咬裂銀牙。
 
  唯獨腰帶先生在那電子的「腦袋」之中,重複著某一句說話,固定自己的信念。假若能夠隨意表達出自己絲微的表情變化,想必自己一定是掛起充滿自信的微笑。
 
  因為,他所選擇的拍擋已經不同往日。
 
  「進之介,你是超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


 
  離心力之間,戰士強行踏地,脫離被踢飛的軌跡。紅色的身影仍未完成翻騰,彷彿踏著空氣一樣急速往上躍起,拉動了上十下扳機的加速,讓Drive超越常識,再度回到空中,嘗試以身體為盾,擋下斬擊。
 
  黑影雖無預料到Drive那超常的動作,但仍無顯露出驚訝的舉動,因為Drive並不知道,那紅色的孤形是絕對致命的一擊,當Drive被擊中倒地後,黑影只需再重複一次動作就可。
 
  鮮血的奪命飛刃,與紅色戰士的軀體僅存一紙之隔──
 
  「KI.RA.KI.RA!」一柄旋轉飛來的斧頭,擊碎紅色飛刃。連看見剛才Drive動作也沒有一絲遲緩的黑影,也終於動搖起來,望向伸延至黑暗的山路。「Infinity!」灑落鑽石光輝的光砂,無人站立的路上忽然出現一個光亮的新人物。
 
  「……」雖沒有發出聲音,但從黑影一步一步移動的腳跟中,能看出他的恐懼。
 
  「又是幪面超人……?」又一個幪面超人出場,這次進之介終於忍不住向對方查問身份,另外在心底祈求敵方不會是敵人。而身些掛滿鑽石一樣閃亮的幪面超人,則抬起了左手,展示手上的指環。那大大顆的鑽石,與該幪面超人的面容一致。
 
  「向來我都自稱多事的魔法師,幪面超人Wizard。」一下接住飛來的斧頭,Wizard將它朝向自己,逆轉握緊,以斧柄的劍刃指住黑影,進之介才看出那是斧劍一體的武器。「但這次不是我多事,而是執行我的責任:驅除Phantom。」
 


  Phantom?那就是黑影的名字嗎?的確那個漆黑的外型與披風,不難叫人聯想到The Phantom of the opera中的魅影。
 
  「Drive,別讓他逃跑……還有,空中那個人是你的同伴嗎?」
 
  「咦?你怎麼認識我……」本以為對方會回答因為在報紙上見過自己,卻得來了意外的回答。
 
  「從阿士口中聽過你的事。而且,雖然沒有交談過,但我們曾經在同一戰場上並肩作戰。」
 
  誰是阿士啊,而且同一戰場上……是指黑井響一郎時的事件?不,比起自己一味思考,還有一個問題未解決。在他們正上方的旋風,到底是什麼人,連前來助陣的Wizard也不認識他,他是屬於哪邊的?
 
  「拜託你們了,幪面超人。」從嘴邊細語,綠色旋風見下方成為僵持不下的戰鬥,借機會加速逃離。進之介與腰帶先生也吃驚起來,那頸後的巨大裝置,已經難說明它違反重力浮在空中的原理,沒想到居然擁有那麼高的機動力……除了違反物理法則外,實在找不到理由去解釋。
 
  黑影企圖追上,卻被同樣高速移動的Wizard阻止,黃金長劍與鑽石斧劍交拼出花火,而Wizard明顯處於優勢。進之介並不知道,眼前的Wizard正化身代表無限魔力的型態Infinity Style,魅影難以還手也是情有可原。
 
  但這一場漆黑與閃光的交戰,不禁令進之介暗想:到底哪有自己插手的空間?
 
  本來讚嘆著所有不思議的腰帶先生,探測到遠方傳來急速移動的熱能源,連提醒進之介的瞬間也沒有,只是控制戰車Tridoron前來──熾熱的巨型光彈射至,將Tridoron與Drive一同炸開,瞬間充滿燒焦氣味的黑煙。
 
  「Drive!」被爆炸所嚇倒,Wizard推開魅影,迅速移動至火海的前方,卻未能看見Drive與戰車的殘缺……取而代之,是緩緩站起身的另一個深紅戰士,Drive與Tridoron合為一體,以更強韌的軀體與裝甲直接擋下攻擊。
 
  「失敗了啊,夜爵(NightDuke)。」尋找攻擊來源的Wizard與Drive,被一道未曾聽過的聲音所吸引。那聲音聽似一個中年男子,當中混合了機械的混濁音,而且充滿懾人的氣勢。
 
  聲音的來源,是魅影身邊不知不覺現身的機械人。那人可能只是同樣穿上裝甲,但身高比起一般人要高出約一倍,令人難以相信內在有人裝著。而機械人說出夜爵同時,將手放在魅影的肩上。
 
  他的名字不是叫Phantom嗎?還是叫夜爵?
 
  「魅影的同伴嗎!」Wizard率先踏前一步,無懼機械人的威勢。
 
  「哼,幪面超人Wizard與幪面超人Drive。」機械人舉起了手中的劍,劍刃部份就似未打磨一樣粗糙,與其說是劍倒不如說是鐵柱──然而它的護手比劍刃更奪目,它異常肥大,充滿了不同形狀的插槽,若無視劍刃部份那幾乎能稱得上是鐵鎚。
 
  「退下吧,你們滅亡的時間仍未到來……但它並不遙遠。」話語中的威脅,教人連勇氣也提不起,只有恐懼感剩下在心中,進之介無法移動手腳,差點誤以為被施下渾濁。
 
  而不相信絕望與恐懼的Wizard,則嘗試前進。
 
  「我是Dox,是修卡的先頭部隊隊長──亦是你們幪面超人的剋星。」Dox留下自己的名字,以拿出名片似的勢頭提出一張卡片,插到劍柄正中的插槽裡頭。「AttackRide:Invisible!」發出Wizard熟悉的聲效,Dox與夜爵化為朦朧的條紋,憑空消失。
 
  Drive與Wizard環顧四周,也不見Dox的蹤影,也沒有他們的同伴接應。雖然回復寧靜,可是這種寧靜並不代表平安,它更加令人戰慄不安。
 
  「那傢伙,作為修卡也沒有太傻的樣子,恐怕是個不好搞的對手。」首先打破沉寂與尷尬的氣氛,Wizard回歸基本型態的Flame Style。此時Drive才認出他:在修卡安排的騎士賽車裡,Wizard是選手之一。
 
  「那個Dox……是什麼人?」
 
  「剛才沒聽見嗎,是修卡。」Wizard試著開玩笑說,但得到的回應未如理想,於是認真回答。「我也不知道,本來只是因為探知到有魅影出現才來的,沒想到魅影也與修卡結盟。而且那個叫Dox的傢伙,也絕不簡單。」
 
  「是嗎,你也不知道修卡有份參與。我還以為是在進行大作戰,所以才同時間遇上這麼多位幪面超人。」進之介不禁笑了兩笑,對妄想再度與前輩們作戰的自己感到幼稚。的確,幪面超人也理應獨當一面。
 
  「這麼說也不對,我的確是來找你的──好歹受了阿士的委託。我從阿士那裡聽過關於這次修卡變得很難應付的事,只是沒想到那魅影與修卡聯手起來。」兩人同時解除了變身,操真晴人與泊進之介第一次會面,晴人開玩笑的做了個馬虎的敬禮動作說:「我叫操真晴人,作為幪面超人方面的前輩,來尋求你的協助──呃,這個行為該叫報警嗎?」
 
  對比晴人爽朗的微笑,進之介與腰帶先生兩人都轉成為難的表情。
 
  不知不覺間,太陽也將快升起,進之介與晴人二人也準備發動自己的座騎,下山去準備接下來與修卡的戰鬥。忽然,進之介的手機響起,螢幕上浮現的是陌生的號碼,既沒有登錄過,進之介對它亦毫無印象。
 
  留意到進之介的迷惑,讓晴人與腰帶先生都不禁靜下聽取進之介的對話。
 
  「喲,泊 進之介。」電話一接通,對面那把囂張得要命,而且強行放慢語速的聲音已使進之介想把通話掛掉。在他認知當中,會以這種方式說話的只有一人──不,「他」已經連人也稱不上,只是怨靈。
 
  「今天不寫信了嗎,魯邦。」
 
  「通訊科技也是日新月異,你也該增值一下囉,幪面超人先生。」一如既往,與魯邦之間的對話總會被先聲奪人,彷彿道理都站在他那邊一樣。「上款就直接跳過,泊 進之介,你還記得澤芽市與Megahex嗎?」
 
  怎麼可能忘記,當日在澤芽市與外星侵略機械Megahex戰鬥過的事,還有與幪面超人鎧武一同在宇宙疾馳過的事。
 
  「或許那裡的居民正需要你的幫助,幪面超人。」話完,魯邦就完結了通話。在一旁聽取的晴人當然感到莫名其妙,但更加了解魯邦的進之介,清楚魯邦不會無謂打這通電話──更別提向來使用信件留言放到進之介桌上的他,這次用上了電話。
 
  大概在澤芽事的確發生了大事,而且與Megahex有關。進之介扣好安全帶,懷著不安的心情前往澤芽市,而晴人亦放下頭盔的防風鏡,駕駛機車跟隨在後。當兩人離開,一頭翠綠色的小生物撐著支離破碎的身體,降落到晴人原本的位置。
 
  屬於仁藤 攻介的使魔,帶著一個錄有音訊的魔法陣,前來尋找晴人。卻沒想到負傷的身體,沒能趕上晴人的離去。
 
  快將化為魔力碎片消失的使魔,最終將魔法陣給解放。無人路上,緩緩播出了攻介的音聲:
 
  「晴人……救命……!」
 

 
  再度利用灰色牆壁作移動手段的Decade,來到黃昏日落的海邊。雖說一個幪面超人就這樣站在海灘上很引人注目,但四周實際也沒有人,只有一位蹲在河邊,背對Decade的男生。
 
  Decade朝男生方向走到海邊,緩緩坐到他身旁。那些活像一般朋友的一舉一動,在裝甲的外貌下都顯得奇怪,但Decade毫不在意,反而跟男生一同看著毫無意思的夕陽。
 
  「怎麼了嗎?」忍不住先開聲的是男生。
 
  「該是我問你怎麼了吧?」Decade毫不顧及男生有多低落,以一貫的語氣反問。在Decade的認知中,這個男生該總是掛著陽光般的笑臉,以樂觀的態度過著每一天才對,怎麼現在讓心情跟夕陽一樣落下呢?
 
  「我不高興沒有比時空旅行者的到訪更加離奇吧?」
 
  也對。Decade點了點頭,重新站起,拍了拍悵然男子的肩膀。
 
  「來找你一同守護世界啊,弦太朗。」
 
  快將從大學畢業,只待數天後交上論文便正式踏入社會的如月 弦太朗,無聲地對夕陽吐出一口悶氣。
 
  「……唉。」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