幪面超人 NOVEL大戰 XENOBREACH

第二話 HEX-HAZARD
 
  三十二小時前,澤芽市發生了第一宗HEX同化個案。閉點前兩小時,家庭餐廳內已少有新客人入店,店員與客人們都進入怠慢狀態,等待閉店時間或是慢慢享受飯後的飲品。
 
  事件的爆發是一名正常用餐中的男士,忽然被藍光給包圍,最終改變型態成為曾一度侵略澤芽市的外星機械Megahex,襲擊四周的人,並將之同化。及後,家庭餐廳內一眾Megahex由前世界樹財團關係者.吳島貴虎所帶領的戰極腰帶裝備部隊所消滅。
 
  但事件後的約半小時,澤芽市多處皆爆發出Megahex化的事件──如同疫症一樣,名叫Megahex的侵略一夜之間遍及整個城市,連安守家中的市民都有出現變化徵狀,彷彿已沒有一個可容身之所。
 


  隨Megahex的多處爆發,吳島貴虎所領導的部隊已窮於應付,世界樹財團已不存在,難以安排大量人力去拯救整個澤芽市的市民。再說,為抵抗將來潛在危機而再度開發的戰極驅動器數量甚少,僅有一小隊多之數量。
 
  束手無策底下,只好將戰極驅動器分配至過去曾有變身經驗之Beat Riders,讓他們加入救援工作中。經歷一夜搏鬥,小隊成員及裝備了戰極驅動器的Beat Riders分出二人小組負責保護市民,藏身於城市內七個避難所中。
 
  吳島光實帶領僅存三十多人的市民,躲避在一間酒吧之中。不幸地,與光實一組的小隊成員在戰鬥中被同化,變化成Megahex。現在守衛那三十人的,就只有光實一個。
 
  因Megahex隨時可能靠電子儀器入侵,與其他小隊都無法取得聯絡,教光實不禁焦躁起來。光實無法保證三十人的安全,但他曾對自己作承諾,必須與哥哥吳島貴虎全力保護所有人,作為對過去的贖罪。
 
  煩惱中,一杯冰涼的果汁被放到光實面前。低頭沉思的光實一望,就見到好友藍軌 創一臉擔憂的模樣,看來是被光實苦惱的模樣所嚇到。光實將果汁一飲而盡,才裝作無事的模樣,安慰他。
 


  藍軌家是眾多與吳島一族在有交易關係的大富之家之一,亦是世界樹財團的陰暗面被公開後急速捨棄吳島兄弟的一家。藍軌家的獨生子創在幼時多次到訪吳島家宅,與大自己三歲的光實結下真的友情。跟雙親無數次爭執下,創成功說服父母讓自己到訪澤芽市,這個「被怪物所咀咒的疫埠都市」。
 
  可是沒想到到訪不足兩天,便遇到了這場HEX災難……。
 
  「真是抱歉,創,難得你來找我。」光實拍了拍創的頭頂。
 
  這場災難當然不是光實需要道歉的事,這是他與貴虎兩人無法控制的──他們已盡力阻止,在澤芽市的一切MegaHex的殘骸都一一份外檢查過再銷毀。另外亦出外查追及確定當時曾飛往各國異地的MegaHex都有被適當處理。
 
  一切殘骸:包括由Megahex所生成的黑影與凌馬身上奪取的戰極驅動器及創世驅動器,兩者都已被處分。
  作為核心的機械星球已在紘汏的努力下消滅,其餘的MegaHex都已經失去活動能力才對。它們不可能再度復活,而在澤芽市裡頭也不可能有殘黨……不過,對方是外星機械生命體,實在不可靠常識判斷。


 
  比自己年幼的創已是個高中生,但表情仍是一臉稚氣。在貴虎面前,光實是個唯唯諾諾的弟弟,而幼時唯一可以讓光實挺起胸膛裝成大人的,就只有在創的面前。不管以前還是現在,創對光實面言都像個弟弟。
 
  所以,更加要保護好他。
 
  「吳島先生!外面!」一個市民驚慌的跑到光實前,話也說不出來,只是指出通往外面的出口。其他人都被他所嚇到,一瞬寧靜下來──終於聽見了,打擊的聲音,人的叫聲,還有呼叫「開門」的叫喊。
 
  天啊,MegaHex在外面襲擊人!三十人一瞬不安起來,甚至有人發出了尖叫,光實離開座位,手插進口袋裡準備趕到門外迎戰,卻被身旁的創給拉住。「不要開門!若外面是大量的怪物,若靠光實你會守不住的!」
 
  如果外面是約數十的Megahex,的確單靠自己難以逆轉,假若身上帶上西瓜種鎖還好說,可惜光實手持的卻只有葡萄種鎖。縱使如此,光實亦推開創,堅定踏出門外的決心。
 
  因為外面的人,需要光實。
 
  創就那樣看著光實的背影遠離──心中的憧憬像恐懼的心一樣,難以抑制。光實的眼神,已不是當日的「哥哥」,簡直已經成為了英雄。
 


  「Budou!」從門縫的光線間,已能看見亂舞的影子,而拍門聲更是清晰可聽。光實將種鎖扣到戰極驅動器正中央,放下刀狀零件,斬開的種鎖顯露內部果肉的模樣,同時天空降下葡萄狀的大型裝甲,套到光實頭上。
 
  龍!砲!哈.哈.哈!
 
  變身成為幪面超人龍玄,手指緊放葡萄龍砲的扳機上,另一手則準備解開鎖鏈。光實深呼吸,一,二──三!鎖鏈被解,隨龍玄一扯而拉倒在倒,被激烈敲打的門即刻打開,而槍口亦已對準正前方!
 
  來吧,Megahex!
 
  ……扳機卻沒被扣下。
 
  「咦?」龍玄發出驚異聲音,打開門,隨強烈陽光一同進入視線的,不是雙手生出刀子的異型,而是兩個人……背著大個背包的金髮青年,與身穿不稱身藍色西裝的墨鏡男子。
 
  還有兩人交叉打在對方臉上的拳頭。
 
  「喔喔喔!!是葡萄人!!」金髮男子被打至流血的嘴興奮的說,那扭曲的表情只能勉強看出他在笑。花上了靜止的數十秒,光實才認出青年的身份。


 
  「仁藤先生!?」
 
  光實才察覺到,與人交叉拳擊中的仁藤 攻介,另一隻手高舉著一枝美乃滋作為武器。
 

 
  黃昏,課後活動都結束了的學生紛紛成群的離開校門。
 
  天之川學園,不自覺之間又走回來了……弦太朗悶著臉,看著夕陽下染成黃金色的母校,感嘆時間的流逝實在太快。當日忍不住哭得要命的高中畢業,原來早已過去幾年,自己都快從大學畢業了。
 
  「啊,弦太朗!喲!」一群學生從旁揮起手,向弦太朗道別,弦太朗也收起苦臉,以笑容揮手。「幪面超人先生,喲!」揮手仍然繼續,甚至揮得更大力,對象卻不是的弦太朗。
 
  一直跟隨在弦太朗後的幪面超人Decade,保持著變身的姿態走入校門,並跟那群離開學生揮手道別。
 


  接下來幾群走過的學生都向弦太朗與Decade打招呼,沒有半點訝異的反應。
 
  「我說,這學校的人接受程度也太高了吧?」Decade首先忍受不了這種氣氛,禁不住向弦太朗發問。此時兩人已走入學校,上了幾層樓梯,來到弦太朗最先轉學來到2年B班時使用的教室。
 
  「因為我平常都會回來做義工,有不少次都變身成Fourze幫忙,他們都習慣了這校園入面有幪面超人存在。而且幪面超人也沒什麼特別,報紙都有說,警察入面有幪面超人在工作。」
 
  聽見你這番說話,有不少前輩都要哭了。Decade在內心暗想。
 
  「倒是你怎麼要跟著我回來,趕快說原委吧,我會盡可能趕過去。」弦太朗不習慣被Decade跟在尾,本來只打算聽完要事,及後再消沉一下才利用Barizun Sword的Warp跳躍能力趕去戰鬥,沒想到會被一直跟到來天之川入面。
 
  「你這種狀態我能帶你去嗎……。若被本鄉猛看到你這種覺悟走在戰場上,恐怕又要多辦一次昭和大戰平成了。」Decade選了個座位坐上,而弦太朗則走前到講台上,似是要在黑板寫上什麼,卻站著不動。「你啊,到底在煩什麼?」
 
  「將來,未來,Future。」終於弦太朗拿起粉筆,大大的寫上未來的英文,Decade沒有挑出他錯拼成Furture的問題。「我在高中時曾下了決心,想要成為紗理奈那樣的教師,但完成了大學教育,我卻又迷惘了。」
 
  沒有問為什麼,但Decade的確在聽著弦太朗的煩惱。


 
  「我以為經歷了那些時間,自己會漸漸具備作為教師的資格。但眨過眼,自己就似過了空白的四年一樣,沒有改變過。」兩手放在講台上撐住身體,弦太朗那苦惱的模樣幾乎是前所未有。「不是學力問題,而是我個人……我會想,我能否成為導人向善的教師,若學生有問題,我能否教他如何解決?難道我將Fourze驅動器借給他,他就有方法解決了嗎?我最特別的技能就只是變身,但那並不是一個教師該有的資格。我就好像被幪面超人這個身份所拖累一樣,在過去的時間沒能學習成為一個完美的人。」
 
  本來細數著卡片,一張一張攤出在桌上,正思考著該召喚夢想家五代雄介還是教師Ultraman 80前來拯救弦太朗的Decade靈機一動,站起來離開桌椅。
 
  「我知道該找誰來解答你的煩惱,替你作主。」說著,Decade兩指夾著一張卡片。
 
  「阿士,先告訴我。」弦太朗仍然低落,彷彿沒對Decade抱有期待般,多多少少令Decade感到打擊。「為什麼要找我,為何不去找高中時候的我……這樣子也能省下不少功夫。」
 
  不論心理還是生理上,高中時期的弦太朗都是全盛期,Decade去找當時的他理應方便得多才對。
 
  「你忘了自己說過的話嗎?」Decade未將卡片放入腰帶,但先上前走到弦太朗面前。「你是跟所有幪面超人成為朋友的男人,如月 弦太朗吧?那麼我就是你的朋友,你有需要的時候我就會捉緊你伸出的手。」
 
  就像火野 映司所說的一樣,幪面超人是互相幫助。而幪面超人,並非只是戴上假面戰鬥的存在。就算是維持肉身,就算無法帶來大義,就算是逃避苦惱,也無法否定如月 弦太朗是幪面超人Fourze的事實。
 
  終於,懊惱的弦太朗顯出一絲微笑。
 
  而Decade亦滿足的後退,他將剛才選出的卡片放入腰帶中,課室後方馬上浮現起一層灰色的空間牆。
 
  如同戲法一樣,一個人影出現在其中。灰牆消散,那人則出現在教室中,背對著Decade及弦太朗。他戴著帽子,全身一套白色的西裝。
 
  「喲,我這裡有個委託人要你幫忙。」Decade笑說,而弦太朗則摸不著頭腦,那背影弦太朗是有印象的,但心中就是有種違和感,使得弦太朗開口向背影確認:「翔太郎……?」
 
  白西裝男舉起食指,擺動示以「NO」。然後才緩緩轉身過來,戴帽的男子不是弦太郎所想的左 翔太郎,而是一個中年男子。
 
  「鳴海偵探事務所。鳴海 莊吉。」
 
  帥氣的登場,「硬漢」鳴海 莊吉忽然被召喚到教室之中,卻泰然處之的微笑起來,抬起手握著帽子的一端。
 
  Decade站在旁邊,假面底下亦是充滿自信的笑容。
 
  而弦太朗的表情卻與兩人不同,只是傳達著一個訊息:
 
  ……誰?
 

  酒吧內,避難的市民們都在圍著一張桌子,大部份人的表情都並不太歡迎圍著桌子坐的兩人。
 
  「仁藤先生……你為什麼會出現在澤芽市?」好不容易將纏鬥在一起的仁藤與藍色西裝男分開,仍未從開門一刻的備戰心解放的光實無奈問道。他能叫出仁藤的名字,卻並不完全了解他,光實與仁藤也不過是曾在同一異世界一同戰鬥過的關係而已。
 
  「咿呀,最近都沒有魅魔出沒,我是來找給奇美拉吃的食糧。就是你們叫的那個什麼……海姆冥界果實?靠著奇美拉的嗅覺,就來到這裡了。但是城市上的人都像人偶一樣無目的地走來走去,我上前問話,就突然變成怪物襲擊我──真是嚇一跳了!」
 
  仁藤每說到「奇美拉」,就看著自己的腰間,從一般人眼中看著簡直是莫名其妙。然而,仁藤所提及的奇美拉,是棲息在仁藤體內的魅影,亦是仁藤的魔力源。
 
  光實向仁藤解釋澤芽所有關於海姆冥界的果實都已消失後,仁藤便消沉地閉上了嘴,於是光實轉向藍色西裝男發問:
 
  「你是……?」
 
  「我叫馬修,Matthew.Blink,是來自艾利西亞聯邦國的調查員。」男子出示了相關證明,卻無意取下墨鏡證明自己容貌與證件上一樣。然而,就算不作出確定,男子充滿自信的舉止卻難令人懷疑。「調查內容我無法透露太多,但我到澤芽市是追查有關能量走私案件……雖然無法確定,但或者與這場HEX騷動有所關係。」
 
  對於馬修淡淡說明的語調感到不爽,仁藤插話:「什麼聯邦的人就能隨便動手打人嗎?」
 
  「剛才是你先動手的吧。」
 
  「我是想確認你是不是什麼HEX怪物,既然你不是又何必還手!」
 
  「忽然被襲擊而不還手的是什麼蠢材啊?」
 
  兩人無謂的爭吵,多多少少令人們安心下來,兩人看上去都不像被Megahex同化了的人。馬修發現與仁藤多說多少句話也無法看見盡頭後,便轉向光實問:「你是吳島光實,過去曾一度與Megahex戰鬥過的人吧。關於Megahex的對治方法,你有什麼情報?」
 
  光實也是個疑心重的人,對於這個自稱調查員的神秘男子,光實沒打算全盤信任──但對方所提及有關Megahex爆發的能量走私,也是光實在意的一點。如果只是互相猜疑,不交出自己擁有的情報,不僅是這酒吧,整個澤芽市被HEX同化也只是時間問題。
 
  作出決定後,光實說出自己對Megahex所知的情報:來自外星的機械生命,目的是全物種的意志統一,在地球期間與機械生命體「Roidmude」融合,繼承了它「核心弱點」的設計。最終藉由破壞星球本體,令地球上一切Megahex停止活動。
 
  「假若Megahex沒有變質,那麼它的弱點仍然是核心。但剛才馬修先生你提及那宗能量走私案可能是Megahex爆發的原因,那麼可能它的構造就隨能量而改變,弱點不再是核心。」光實雖然沒表明目的,但語氣咄咄逼人,就像在責備馬修不詳細說出能量走私的詳情。
 
  「喂喂,這樣說下去都快要天黑了。」從市民中,一位少女走出。光實與眾人都將目光投射向她中,但每人都心感疑惑……因為剛才發出的聲音,明明是一把陰沈的男聲。
 
  「妳是……穗乃花小姐?」澤芽市復興後Beat Riders不再分開派別成為混合舞團,穗乃花就是新加入的成員之一,她有種類似舞的氣質。而且更令光實深刻的是,她曾被名叫光金的Overlord給附身,變身成武裝騎士(Armored Rider),成為威脅澤芽市和自己的存在。
 
  穗乃果展現邪惡的笑容,將衣服一下揭起──搖身一變成為一個身披斗篷,身穿不合場所的白色禮服與頭戴高帽的男子,但他戴上了白色假面,將身份隱藏。
 
  馬修彷彿看穿了假面底下一樣,盯著男子。而男子亦無迴避,與馬修的視線直接對上,並走近他。
 
  「這樣將情報隱藏,對你我還有所有人都沒有好處。」
 
  「你又是什麼人?」光實警戒起禮服男,不論忽然出現的仁藤還是馬修,這個假扮成穗乃花的禮服男都遠比他們可疑。「自我介紹可以省下,只說你是敵人還是同伴就好了。」
 
  異常銳利的光實的眼神,創在一旁看著,彷彿看著陌生人一樣驚訝。
 
  「既非同伴,也非敵人。」面具上只能看出禮服男的雙眼,但僅靠他的眼神,便足以令人被他的氣焰所吞,被牽著鼻子走。「我只是看穿這個男人身份的一般人而已。」
 
  如是道,馬修與禮服男仍未停止對視,現場氣氛一下升級成劍拔弩張,無聲的壓力彷彿要壓垮一切。
 
  啪滋!
 
  脆物斷裂的聲音清楚響出,在光實三人沉默對持同時,同一桌的仁藤一口咬下加上美乃滋的能量棒,毫無緊張感的吃起東西來。
 
  「……我在調查的是叫財團X的組織。」被仁藤所打破緊張氣氛,馬修彷彿向心中的某事物投降,開始講述自己所調查的內容。「他們是神秘的組織,擁有龐大財力,卻無視一切仁義道德,將金錢投資於有害他人與世界的研究上。」
 
  財團X,死之商人,在國際間暗躍的投資人。過去曾因投資項目「蓋亞記憶體」及「O硬幣」的緣故與幪面超人衝突,並擁有與榮光七人幪面超人對抗的兵力及技術。它們行蹤神秘,甚少人知道它們存在,但它們的投資項目往往與能源、兵士生產以及超常識研究有關,包括幪面超人在內,一部份正義之仕都與之為敵。
 
  「我接到情報:財團X人員帶著Zodiarts Switch出現在這個澤芽市當中,所以我才來到這裡,這場HEX災難雖然是意料之外,但Zodiarts Switch除了能強制性促進人體進化,更是Cosmic Energy的載體。Megahex有可能是被Cosmic Enegy所激活,繼而爆發至這個地步。」
 
  馬修從口袋拿出照片,相中人都是昏迷著,而且被白絲包纏,活像蟲繭一樣異常恐怖。
 
  「如果吳島光實的情報無誤,吸收了Cosmic Energy而激活的Megahex一定會跟Switcher相連。若能找出Switcher,將Zodiarts Switch關掉,應該可以阻斷Megahex的能源,奪去它同化他人的能力。」
 
  Megahex活化所需要的只是Cosmic Energy──那麼擁有肉身的Switcher該在按下開關的瞬間強制進入Last One狀態,像圖片中的一樣成繭狀被排出。而開關本身亦會因Megahex無法促進Zodiarts的能量成型而瞬間被排出在Switcher身邊,所以找出Switcher所在地,便能關上開關。
 
  「能夠識別Switcher的特徵只有他們財團X的白色制服,還有被白絲所包纏的昏迷肉身。」說完後,市民們的模樣都變得很為難,他們都對那兩項特徵沒半點頭緒,唯一解決事件的希望就似從高處掉回深坑一樣,恢復絕望的原狀。
 
  「白衣的暈倒者嗎?」禮服男從身上拿出一把金色手槍,槍口底下伸延著直抵柄托的護具,使手槍看上去形似指虎。他往天花扣下扳機,從口槍投影出殘舊菲林般的花痕影像。影像中背景是一個教堂,好幾個人昏倒在地板,雖然看不清樣子,但也可判斷出他們每個人都身穿白色制服。
 
  「教堂嗎……但澤芽市的教堂可不只一間。」平民中有人緩緩說出事實,所有人都等待禮服男說出拍下那影像的地點,但他卻無動於衷。
 
  「你給出了情報,我亦給出情報──等價交換。若需要更多,便拿出更多吧。」毫不在意市民們的眼神,禮服男將一只空的杯子推到馬修面前。「……或是以力量逼我說出吧。」
 
  果然,這傢伙知道我。
 
  馬修低下頭,冷笑一下──「哇嚓!」戴上全黑手套的手疾如閃電,留下凜冽拳風跨越桌子,快速一拳襲向禮服男的面具。禮物男及時站起,椅子也倒下在地,但拳勁亦擦過他鼻子,令面具下陷了一點。
 
  市民跟光實都沒能反應過來,那一拳實在太快了。
 
  「哈,這樣才好玩。」一掌壓下金色手槍的槍口,面具男開槍,卻只射出漫天的寶石與珠寶,閃閃生輝的在空中炸裂,又分裂成更多的閃光。「Lupin!」華麗的煙火表演中,面具男披上金色菲林與紅色外裝,身上掛滿各種財寶,兩條黑色從眼睛底下分開成,活像鬍子一般。
 
  「怪盜究極魯邦,在此登場。」
 
  市民都閉上了口,唯獨馬修微笑,面具男身份就跟他所想的一樣。馬修亦離開座位,將一件機械設到腰間,卻被光實出口阻止:「停手!這裡不是你們鬥爭的地方!」
 
  名叫究極魯邦的紅色戰士,加上馬修戴上腰帶的動作,光實多多少少預想到兩人身份──假若他們在此打鬥,市民們定會受傷。
 
  「抱歉,找事兒被找到頭上的話就要奉陪……」馬修拉動腰帶的機關,壓下了右邊的球體。「……我的摯友是如此教我的。變身!」藍色光線穿透了酒吧天花灑落馬修身上,形成左右不對稱的裝甲,披戴在印有星像圖的黑色身體上。
 
  姆指刷過假面上鼻子的位置。
 
  「幪面超人Meteor,你的命運由我決定。」
 
  光實無辦法下亦將鎖種裝置在腰間,化身幪面超人龍玄,跑到魯邦與Meteor之間阻止兩人交戰。
 
  三人對峙,忽然圍外的市民們都一一驚嘆,甚至有部份人拍起手來。同時「變身」的Meteor與魯邦,在他們眼中是過去曾經拯救過澤芽市的存在──
 
  「居然同時多出了兩個武裝騎士,我們可能會有救啊!」其中一人大叫出他們拍手的理由。他們親眼目擊著與光實同行另一個武裝騎士被同化,只剩下光實一個擁有變身能力,本來已不抱希望的人們,對兩個新加入的「變身」成員感覺到仍有一絲生機。
 
  「武裝騎士嗎,真是不錯的稱號。」將手放到面前的魯邦自己在思考著什麼,隨後大聲公佈:「我就帶你們去尋找財團X吧。」
 
  忽然一百八十度改變的態度,叫Meteor緊握的拳頭感到尷尬。「為什麼改變態度了。」
 
  「作為交換,」魯邦的語氣比起剛才更要高傲,轉身向仍在拍手的市民說「從今天開始,你們都得稱我為武裝騎士魯邦。以這個稱號為代價,我就成為這個城市的英雄吧!」
 
  過去曾敗給幪面超人Drive,失去了幪面超人一名的魯邦沒能入手到英雄的稱號。現在就正好是第二次機會。
 
  「……天啊。」開始感到頭痛的龍玄著臉埋沒在手中,魯邦也好,還是其他人也好,一切的思考都跳躍得太快,叫光實難以跟上。而Meteor亦放下了拳頭,「哼」的一聲重新坐下。
 
  市民們的拍手聲更加熱烈,三人開始思考前往財團X所在地的計劃。
 
  啊──咬,好吃。而在三人之間同樣沐浴在掌聲中的仁藤則滿足地將最後一口美乃滋能量棒吃完。
 

 
  在魯邦帶領下,龍玄、Meteor以及仁藤所變身的Beast一同來到被棄置了的教堂,本來創也想加入,但被光實以太危險為理由拒絕。離開酒吧後的途中當然遇到Megahex的襲擊,但憑四人力量亦成功抵達目的地。
 
  推開大門,映入眼中的畫面並不陌生,因為就正是魯邦所拍下了的影像的內容。
 
  一樣的天花,椅子,還有地上的白衣男女。
 
  Meteor推開Beast,蹲到地上檢查。那白色制服的確是財團X,「可是……」因驚訝而不自禁發出聲音,龍玄立即緊張的上前看,地上的男女雖然昏迷著,但身上沒有纏著什麼蟲繭。
 
  Meteor將手伸入其中一個男性的衣服裡,搜索下找到了一硬物……拿出來看,那是Zodiarts開關。
 
  但卻是關上的狀態,從來沒有被按下過。
 
  「怎麼可能,即是激活Meaghex的並不是Cosmic Energy嗎!」不甘被推翻了預測的Meteor將開關捏碎,此時Beast在背後大叫龍玄與Meteor趕快到外面去,那聲音帶著急躁,令Meteor兩人毫不遲緩馬上跑了出去。
 
  在教堂外面,是一個銀色的戰士。他看上去弱不禁風,胸膛是一大片的銀色,頭上頂著彎月般的角,彷彿只是穿上了衣服,而沒有任何防具在身上。
 
  但唯有龍玄知道,那模樣只是中間型態……那是仍未披上裝甲的武裝騎士。
 
  銀色戰士拿出種鎖,鎖種外貌與龍玄的葡萄如出一轍,但不僅中間葡萄轉為深藍色,連整個種鎖也被染成介於銀與淺藍的金屬色澤。他打開鎖頭,從天空打開裂縫……裂縫入面是發光的黑色空間,就跟當時Megahex所複製的戰國凌馬變身時的裂口一樣。
 
  「Blueberry!」藍色種鎖嵌入到腰帶當中,藍色的變型裝甲從天而降,套在銀色戰士的頭上。小刀斬開種鎖,裝甲向外摺疊,戰士雙手多出了一雙虎頭鉤。果汁般飛濺的能量中,戰士步步接近教堂,並伴隨著一股極不友善的氣勢。
 
  「Berry Arms!」
 
  「冷!血!Slayers!」
 
  武裝騎士虎仲,舉起了虎頭雙鉤,勢燄如同一頭沉默的老虎一樣壓迫四人。這位戰士雖然陌生,但卻毫不神秘,因為從他身上銀色與淺藍色交叉的色澤,即可判斷出他與Megahex有所關連。
 
  四人感到虎仲的敵意,都一一戒備起來,各自進入準備戰鬥的陣式。虎仲見狀立即加快前進的速度,提起雙鉤跑近,一口氣拉下戰鬥的序幕。
 
  四人亦紛紛跑前,短兵相接前的一瞬,Beast獨自不知向誰宣佈起:
 
  「好,午餐時間到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