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你睇吓,而家香港人工作壓力幾大啊,做野做到發癲咬人喎。我就話,做人最緊要開開心心,有餐飯落肚咪得囉,諗咁多做乜丫。」阿文將最後一啖多士擺落口。
 
其實阿文講得好啱,我曾經問過自己,做野夠究為咗乜,爭取究竟為咗乜。可能到我儲夠錢買棟樓俾阿媽收租既時候,我就會知道答案。
 
同阿文傾多咗陣之後,我就call咗部的士番酒店。
我知道我去咗澳洲冇幾耐,細佬就帶咗佢女朋友番屋企住,完美咁霸佔咗我地兩兄弟以前間房,所以為免尷尬,我決定住酒店。
 
「侯先生,923號房,呢邊。」
 
一入到房,我隨即訓落潔白既雙人床上,深深地吸咗一口氣。


雖然香港空氣質素真係好差,但係始終有一股熟悉既味道。
休息咗一陣,我坐番起身,諗住拎衫沖涼既時候,又望到拉鍊附近個細隆。
我個喼入面應該得幾套衫,兩本書,冇理由有金屬。
應該係機場啲人太暴力,亂掟我個喼,俾其他野整穿。
我拉開拉鍊,打開個喼,拎起咗面頭件白色T-shirt。
 
「喀呤——」數塊金屬碎片掉落。
 
嗯?點解會有金屬既?其中一細片上面刻住PD-251,係我地實驗室特制既培養皿編號。唔通係博士偷偷地放落個喼度,想俾我留為紀念?但係又冇理由丫,呢隻培養皿以鋁合金特制而成,仲要用件衫包住,冇理由咁易碎……
 


「鈴鈴鈴鈴鈴—————」呢個時候,電話突然響起。

「喂?」

「喂?係咪阿Don啊?你到咗酒店啦?」又係阿文……

「到咗啦。」

「唔係叫你到咗要打電話俾我咩?」



「唉,我又唔係細路仔。」

「間房係咪好靚呢,佢個浴室好犀利架,可以較時間,時間一到就會自動放水。跟住呢,仲有五星級自助早餐,樓下又有泳池喎,係咪好正呢。」

「聽落唔錯,唔該哂你。」間房係阿文幫我訂既。

「咁唔阻你休息啦,我有事會再打俾你架啦,byebye。」除咗長氣咗少少之外,阿文真係一個好好既朋友。
 
話時話,有鏽跡嗰塊唔見左既?
 
「鈴鈴鈴鈴鈴—————」電話又再響起,唉奪命追魂Call。

「點啊,文哥仔,又有咩指教啊。」

「咩咩哥仔啊,你講咩啊。」話筒既另一頭,傳黎一陣尖銳既女聲。



「啊…唔好意思,請問小姐有咩事呢?」

「係咪侯永棟啊…我係今日茶餐廳個女仔啊…」唔知點解,硬係覺得把聲聽落冇今朝咁霸氣,好似有啲虛弱。

「係,我係,小姐你點啊,隻腳好番未呢?」

「緊係未啦……我而家又發熱又發冷咁……個頭…仲好痛…」

「咁嚴重?小姐你有冇睇醫生啊,係咪凍親啊?」冇理由丫,佢今朝明明仲龍精虎猛。

「睇就睇咗架啦…我話你聽啊…三千蚊…就…一定唔夠…唔該你入多二千…落我個…戶口…」白衣小姐把聲好似越黎越冇力。

「小姐,你聽落好似唔太ok喎,你住邊啊,不如我幫你call白車先啦。」



「唔…唔…唔洗…我媽咪俾咗藥我食…你…快啲俾錢…」

「好好好,咁小姐你講低你戶口number,講完就快啲休息。」

「你係入先好…055…6…3…7…啊…啊…呃…」佢開始發出一啲低沉既怪聲。咁大個人仲玩啲咁既野?

「小姐,你講清楚啲,055637跟住咩話?」

「咚!啊…呃…啊…」一聲巨響之後,佢發出既怪聲感覺越黎越遠。

「啊…啊…啊!阿女,你做咩啊!唔好啊!好痛啊!啊!救命啊!」伴隨住怪聲既係另一把尖叫聲。

「小姐小姐,你做咩啊?發生咩事啊?洗唔洗幫你報警啊?」係電話呢邊既我都緊張埋一份。

「啊…呃…噁……」



尖叫聲漸漸消失,取而代之既好似係,兩把怪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