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喂多咗幾聲,都冇人應,我就收咗線。
放低部電話既時候,我發現我對手喺度震緊。
雖然唔係話好靚,但係點解一個正正常常既女仔,可以發出野獸般既低鳴?
唔通真係燒壞腦?一定係一定係。
但係點解,股不安感咁強烈?
啊!時差!一定係因為時差!
沖個涼,訓個教就冇事,一定係一定係。
 
【隔日清晨,七點】
 


唉,臨訓前唔記得拉番埋個窗簾。
我個人好淺眠,除咗聽到少少聲就會醒之外,仲好易訓唔番。
既然都醒咗,落樓下buffet嘆番個靚早餐先。
 
嫩滑炒蛋、烘厚多士、新鮮蘋果、熱奶茶,perfect!
享受完美早餐之際,電話突然震一震。
 
『起咗身未?(淫笑樣)』原來係阿文send whatsapp黎,當堂打一打冷震。
 
『食緊早餐』


 
『你睇吓呢個新聞  又有人發癲啦(吶喊樣)
  http://hk.pineapple.backmedia.com/faketime/breaking/64742123/』
 
反正冇野做,打開睇吓。
 
【壓力爆煲?】(圖)屋邨母女突發狂 苦父受傷照番工
警方今晨接報大角咀海富苑發生突發事件,
一名中年男子報案稱家中電話徹夜未有人接聽,
凌晨下班後急返家檢查,竟發現家門不但被反鎖,
更以重物從內堵塞,男子深感不妥,於是報警。


警方及消防人員到場後將木門撞開,
未料男子之妻女竟突然跳出,襲擊現場警員及消防員,
就連該名男子亦不慎被女兒咬傷。
現場消息指出,兩名女士力大無比,竟出動16名警員始將其壓制,
現時二人正被進至醫院檢查精神狀況。
報案中年男子表示︰「阿女平時好乖架,聽老婆講話佢琴晚發燒得好嚴重,
叫佢去睇急症又唔肯睇,話睇醫生哂錢喎,
唉,都係我窮,先搞到個女咁。
(你好似都受咗傷?)
小事姐,啱啱俾個女咬咗一下,唉佢一定係好辛苦,流哂眼淚,
唉唔講啦,我要去番工先,如果唔係就冇錢俾佢地睇醫生架啦。
點解連老婆都病埋架……」
 
幅相……點解事主個女,咁似琴日個女仔既…?
 
『Don,你覺唔覺新聞入面個女仔,好似琴日個潑婦?』


 
『港女個個都一樣樣架啦』但係其實,我心入面唔係咁諗。
 
隨著甜夢消逝既不安感,又番番黎。
 
「鈴鈴鈴鈴鈴—————」來電顯示——媽。
 
「喂?」我閉上雙眼。
「……」電話另一端無比寂靜,相處咗廿八年,我點會唔知咩叫暴風雨前既寧靜?
「Sorry……」道歉唔係解決問題最好既方法,但一定係免死既方法。
「Sor咩ry啊!你個死仔,你心入面仲有冇我呢個老母架吓!唔番屋企都算啦,竟然連電話都唔打個番黎!?寧願住酒店都唔番屋企?而家屋企係咪好唔見得人啊!」嗯,八號波。
「你冷靜啲先,我諗住俾你驚喜你丫嘛。」
「驚咩喜啊!」
「我之前託個朋友幫我買你最鐘意既鳳梨酥,我諗住拎埋先番去搵你。」
「咁就差唔多,算你啦,今晚記得番黎食飯,小心啲啊。」


「知啦,今晚見。」
 
鳳梨酥周街都係,好彩我夠醒。
話時話,一定係個衰仔爆大鑊,打個電話俾佢先。
 
「喂,張立文。」
「Don?做咩嗌我全名。」
「你自己諗下你做咗啲咩好事。」
「吓?喔……哈哈……Auntie咁啱打電話黎叫我過去食飯喎,跟住又話好掛住你喎,咁我咪同佢分享下囉,哈哈哈……」由細到大做錯野都係笑得咁心虛。
「我唔理啊,你要負責,拿拿聲過黎車我入深井買燒鵝,今晚加餸。」
「收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