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文未到之前,我喺附近行咗陣諗住搵下有冇鳳梨酥。

城龍大藥房——小熊餅乾。

搵唔到鳳梨酥,買兩盒餅頂住當都好。

「老細,兩餅小熊餅乾唔該。」
「好既,哥仔買唔買把萬用刀啊?40蚊把好洗好用,剪刀、開瓶器、生果刀、螺絲批多合一,買黎旁身都好丫。」
「喔…好……」



平時我絕對唔會俾呢啲不入流既行銷動搖,但係今日,都唔知係咪未訓醒,唉。

「鈴鈴鈴鈴鈴—————」
「Don,我到咗尖沙咀啦,你喺邊?」
「加連威老道。」
 
上咗車之後,阿文一邊開上西九龍公路,一邊話我俾人呃,100蚊盒餅都買。

但係我既思緒始終都係俾路面狀況所吸引。



星期三朝早九點幾,點解會咁塞車?
開咗車成三十分鐘,終於經過荔枝角公園。

呢個時候,係我身邊既阿文打咗個喊怒,一問之下,原來佢琴晚成晚開工冇番過屋企。

車外突然越黎越吵鬧,我抬頭一望,發現原來前方廿幾部車既司機都紛紛落哂車,好似前面有咩事發生咁。一個著住粉紅色POLO衫既少年由駕駛座爬上車頂,似乎想睇清楚前面發生咩事。
 
「咦,好似有大單野喎,Don,不如出去睇下?」阿文解開安全帶。

「坐好啦你,好奇害死貓,冇聽過?開個收音機聽下好過啦。」



「又好。」

「嗞——嗞——昨日於機場突襲民眾之地勤人員經已掙脫醫護人員的壓制,曾被該名地勤人員咬傷之市民及海關人員均先後相繼發狂,瑪嘉列醫院現場相當混亂,建議民眾勿於附近聚集,盡快返家以保安全——嗞——嗞——」
 
瑪嘉列醫院?前面咪瑪嘉列醫院囉?咁塞車,唔通真係有事……?
「DonDonDon!你快啲睇下前面!」
 
我抬頭一望,只見粉紅衣少年一邊拍手叫好,我循著佢既視線望過去,見到兩個人係地下打鬥,其中一個人似乎越加虛弱,無力反擊,而另一個人好似喺度……食緊佢……?

我幾乎唔敢相信我既雙眼,我竟然親眼見到一個人食緊另一個人,食人族幾時黎咗香港?更令我唔敢相信既係,個粉紅衣少年竟然係車頂度拍手叫好都唔落去幫手。

我即刻解開安全帶,打開車門。

咦?打唔開既?



「做咩啊阿文,你做咩鎖門啊,要落車救人啊。」

阿文粒聲唔出,眼定定望住前面,好用力咁咬實棚牙,用力到額頭爆滿青筋。

由細到大,只要阿文受到驚嚇,就會咁……

原來我淨係掛住望地下個兩個人,完全冇留意到身邊發狂既人越黎越多,被咬傷既人亦越黎越多,遍地哀號。

係我發呆之際,我感覺到部車緩緩向後退,阿文嘗試離開現場,我落車救人的想法亦都逐漸消失,因為場面已經失控,如果我落車,命運只有一個,就係被茹毛飲血、肚破腸流。

部車越退越後,失控既場面逐漸消失於視線範圍。我最後見到既一幕,係一隻狂屍跳上車頂,抱住粉紅色少年,一口咬落佢高挺既鼻樑、面頰、肩膀。

少年既粉紅色POLO衫漸被染紅,佢全身抽搐,驚惶的眼眸往上翻,僅剩下泛紅的眼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