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度門遲一秒關上,會發生咩事?
【1、2、3、4、5……】
隨住樓層上升,我個心跳得越黎越快。
萬一,一到九樓,打開lift門……
啊!萬用刀!
好彩俾藥房個阿叔呃我買咗把萬用刀,總算有把武器旁身。
咪住…我袋餅…我把萬用刀…喺阿文架車度……
 
【9】
 


Lift門打開,一陣陰風竄入。
我吞一吞口水,邁開腳步行出去,lift門無情地關上。
 
九樓大廳,此時顯得無比空曠。
明明琴晚番黎嗰陣都係冇乜人,點解今日突然咁怯……
我仔細望一望,確定附近一個人都冇之後,就向右轉身。
呢度距離間房,只有短短四十米,冇事既。
雖然我不斷同自己講冇事,雖然我好心急想快啲番房,
但係我依然放輕腳步,為免發出任何聲音。
 


再行多步,就係轉角位。
只要向右轉,行多十幾步,就到923。
呢個時候,一道怪風吹來,一陣腐屍味傳入鼻腔。
兩年前喺庫蘭達做研究既時候,我遇過一隻屍身腐爛,被蟲蟻佈滿既黑熊,
陣味,同我而家聞到既一模一樣。
 
「嗚……」
記得細個嗰陣阿媽講過,夜晚聽到背後有人嗌你全名,千祈唔好另轉頭,因為會有鬼斬斷個頭。
大個諗番起,邊有可能唔另?聽到有聲,另轉頭望下係自然反應。
就好似而家咁。


 
我機械式地將頭轉向聲音來源,果然……
西裝筆挺,但動作扭曲;五官端正,但滿口鮮血……
 
「噁……」
佢定眼望住我,突然聳肩,似乎要向前暴衝。
呢個時候我先驚覺有幾危險!
我調頭拔腿就跑,眼見923就喺前面不遠,我伸手入褲袋拎出小巧既房卡。
「嗚啊!!!!!!」
佢把聲越黎越近,手指喺我背上擦過,我後頸上既汗毛即刻全部豎起,用盡全力加速。
佢追得咁貼,就算真係俾我入到房,又有咩用?
 
「嗶———」
 
房門打開後,我用力向後推想將房門關上,但係佢竟然用佢既身軀擋住,呈現上半身喺房內,下半身喺房外既姿態。


平時細細力夾親手指都咁痛,我而家咁大力推度門,點解佢都可以冇反應?
 
「啊!!!!啊!!!!啊!!!!」
 
佢既動作越黎越激烈,好似一個餓咗十日既人,見到一隻肥美既火雞一樣。
點算,佢好大力,我就快頂唔住……
 
冷靜…冷靜…
 
呢個時候,一個好離譜既想法突然出現。
 
Sorry……
 
我拎起鞋櫃上面既熱水壺,狠狠咁向佢個頭扑落去。
果然唔怕痛。


但係只要我夠大力,佢一定會俾我打出去,只要夠快,就可以栓埋門。
「碰—碰—碰—」
由於距離太近,鮮血不斷濺到我臉上,我只好緊閉嘴巴,以防污血入口。
佢既上身已經成功俾我逼咗出去,但係雙手尚在掙扎。
我既體力不斷流逝,而佢既力量好似不減反增,越加劇烈。
咁落去唔係辦法,佢一定會再衝入黎。
我真係冇力啦……點算……
呢個時候,出現喺我眼前既,係一條閃亮既門鍊。
仲有毫無隱私既玻璃門浴室!!!!
 
唯有博一博啦!
 
我伸手鎖上門鍊,企圖為自己爭取少少時間。
佢同力向前撞,裝嵌於門框上既門鍊隨時會被撞爛。
 


我即刻跑入浴室,跳入正方形既水療浴缸。
今朝諗住食完早餐,沖個靚涼先出門口,所以較咗時間十點鐘自動放水。
但係啲水放咗咁耐,真係好凍。
 
「碰———!」
佢果然撞破咗條鍊,入咗黎!佢周圍聞咗幾下,突然轉頭,用銳利既眼神望住浴室入面既我,我即刻潛入水底,閉氣。
 
喺水中,我隱約聽到撞破玻璃既聲音,佢緩緩走近,企喺浴缸邊,望住水入面既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