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家亂停車應該唔會俾人抄牌?
我將架紅的停喺路邊之後就打電話俾泳茹。
「喂?泳茹?」
「Don!你快啲番屋企啊!出面好危險架嗚嗚嗚嗚……」泳茹一路講一路喊。
「泳茹,你唔好喊住先,你喺邊啊?我到左伊莉沙伯啦。」
「唔...唔好啊!你唔好入黎啊!佢地好恐怖架......」
「你信我啦,我唔會有事架,話我聽你喺邊。」
「嗚……我困左自己喺地下個lounge room,但係你唔好入黎啊,出面好恐怖,個個都發哂癲啊……嗚嗚嗚……」泳茹喊得越黎越犀利。
「醫院入面大概有幾多人?」
「我都唔知啊,上上下下加埋可能都有百幾人,如果……如果全部都發哂癲既話……」


「……」我一時語塞。
 
睇黎冇辦法硬碰。
 
「泳茹,你睇吓間房入面有冇窗?」
「有啊有啊!但係個窗好高,我爬唔到出去。」
「唔緊要,你等我一陣。」
 
我沿住醫院兜左一圈,終於搵到一排窗,我喺地下執左十幾粒石仔,由第一個窗開始,逐粒掟落啲窗度。
 


「Don!係咪你啊,我喺入面啊!」泳茹又驚又喜。
「嘻嘻,係啊,我收線先,你等多一陣,我就快救到你架啦。」我忍唔住笑左一笑,搵到泳茹,突然覺得好安心。
 
我將紅的開到窗口下方,爬上車頂之後,用熱水壺打爆左個窗,爬入去。
 
「Don!你小心啊!」聽得出泳茹又開心又緊張。
 
我望黎望去都搵唔到落腳點,泳茹即刻推左張檯過黎俾我跳落去。
落去之後,泳茹即刻攬住我,攬得好實,好實,係咁喊。
 


「唔洗驚,冇事啦,冇事啦。」我唯有摸住佢個頭,安慰佢。
「佢地啱啱係咁拍度門,好得人驚……」
「嗯,呢度太危險,我地準備好就快啲走啦。」
 
我放開泳茹,仔細咁環顧四周,想睇下有咩可以帶走。我叫泳茹拎左個大袋,將Lounge room入面所有食物裝起,我就將消毒酒精、生理食鹽水、繃帶、紗布等等醫療用品放入醫藥箱,準備帶走。
 
「點解呢度會有砧板同生果刀既?」洗手盆旁邊既砧板同生果刀非常格格不入。
「喔…因為呢排有個同事話要減肥,所以會喺呢度自己煮野食。」
 
正合我意,我將生果刀攝落皮帶。
我將Locker、梳化等等既重物輕力地移到門前,雖然好似冇「人」發現我地喺入面,但係都係安全啲好。
 
我將一張細茶几搬上檯,方便比較矮細既泳茹等陣爬出去。
我先將食物袋掟出去,然後咩住醫療箱一躍跳出窗外,將物資全部放入後座之後,就去接泳茹出黎。
 


我企喺車頂,望住泳茹腳震震咁爬上黎。
「……」泳茹發哂呆咁望住窗外面。佢不嬲都有啲愄高。
「唔洗驚,我會接住你,唔會俾你有事。」我向住泳茹展開雙臂。
 
佢深呼吸左一下,露出堅定既眼神。
 
我將泳茹安置喺副架駛座之後,突然醒起漏左啲野。
「唔好抌低我……」泳茹拉住我隻手。
「好快番。」我摸一摸佢個頭,露出溫暖既微笑。
 
我爬番入間lounge room,喺梳化上面拎左兩個cushion。
 
「你做咩特登番入去拎兩個cushion……」泳茹望住我手上兩個cushion,好不解。
「你向前挨一挨。」
 


我將一個cushion攝去佢背脊後面,一個俾佢攬住。
「咁樣舒服啲,好訓啲。」
「……」泳茹眼光泛淚地望住我。
 
雖然我覺得咁既情況下冇咩可能訓得著。
 
「Don,我地…去邊?」
 
我撻匙,出發。
 
係囉,我地…應該去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