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車冇耐,泳茹就訓著左。又係既,佢係醫院忙左兩日,一定好攰、好煎熬。
我禁著部CD機,裡頭悠然播出張學友溫柔既聲線。
 
「一路上有你
苦一點也願意
就算是為了分離與我相遇」
 
打咗通電話番屋企,知道成家都冇事,我安心左好多。阿媽睇完新聞之後喊哂口咁叫我快啲番屋企。除了話我好快番,唔洗擔心之外,我都唔知仲可以講啲咩。交代好細佬好好照顧爸媽,唔好出街之後,我就收左線。
 
阿文都仲係唔聽電話,究竟咩事……
都係去搵一搵佢好啲。
就快冇油,都係去一轉油站先。


 
泳茹訓得好霖。
到左油站,放眼望去一個staff都冇,唔通連呢度都……
唯有自己落手。
入完油之後,我入左隔離間Select度,拎左一個蛋糕仔、一枝果同一罐咖啡。
行近收銀機,喺櫃檯放底50蚊之後,諗住轉身走人。
「喀喇——」轉身既時候,唔覺意踩到個汽水罐,我低頭一望,見到地上有一攤好唔自然既顏料。
我將覆蓋喺上面髒亂既報紙、鋁罐通通踢開之後,終於睇清楚顏料所呈現既圖案。
「X」
一陣寒風從背後竄起,我急步離開。
喺走出門口之際,一個龐大既身影突然出現,擋住去路。


眼前係一位穿著黃色制服既男子,制服早已破爛不勘,露出油膩既大肚腩,而肚皮上,懸掛住汁液四溢既大小腸……
 
睇你滿口鮮血,應該啱啱食飽冇耐,不如放過我啦……
 
佢完全冇理會我內心既吶喊,怒吼一聲就向我衝埋黎!
我一個轉身避開佢既攻勢,佢同成架礦泉水一齊跌落地,正當我以為有機會可以逃走,佢竟然非常迅速地跳起身,又再向我衝埋黎!
我一拳打落佢個鼻樑,點知佢郁都唔郁,反而不斷向我逼近,佢張大個口,一排沾滿口水、血漿既牙齒離我左眼眼球只剩低幾厘米,佢越靠近,我既重心就越唔穩,佢用力一推,我成個人跌咗落地下。
 
就喺佢飛撲上黎嗰一刻,我右手向腰際一掃,將生果刀抽出,以雙手握刀,刀刃朝上,瞄準佢個額頭。
「撲嚓——」疑似腦漿既汁液沿住刀柄流到手腕。


肥大既屍體重壓在我身上,我難以呼吸,屍臭味不斷傳入鼻腔,一陣吐意湧上喉頭。
唔得,唔好嘔住,泳茹仲喺出面!
我用力推開屍體,給生果刀從佢額頭拔出,全速跑出門口。
離遠我已經見到兩個人影向紅的靠近,一定係俾我啱啱入油造成既噪音吸引到。
我即刻跑過去,一腳將其中一隻踢開,手起刀落將生果刀插入另一隻既太陽穴,再抆番出黎。俾我踢開既行屍趁我唔為意向我衝埋黎,我轉身滾上車頭,佢反應唔切,成個人撞落玻璃窗。
「啊!!!!!!!」我高舉生果刀,用力跳起,凌空插入行屍既天靈蓋。
 
「呼…呼…呼…」我挨落車門抖左兩啖氣,就即刻開門入駕駛座。
要快啲離開現場,萬一引左其他行屍過黎就麻煩。
 
撻匙,踩行油,駛上公主道。
 
「Don…?」泳茹終於醒,睇黎佢真係好攰。
「Don…點解你成身都係血既…?個窗,上面好多血…」泳茹望一望我,再望一望個車窗,一臉驚恐。
「啱啱出左啲狀況,不過而家冇事啦,你食啲野先啦。」我將袋入面既蛋糕同果汁遞俾泳茹。


 
「係咪又有人出黎咬人?」
「唔係…佢地已經唔係人啦,佢地係行屍,識行識走既屍體。」
講到呢度,啱啱同行屍近距離接觸既畫面又再出現,我終於忍唔住,喺公路旁停低部車,狠狠咁將今朝食既早餐,全部嘔哂出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