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昏暗。
漸漸駛近啟德隧道,喺隧道口前停低。
「Don…點解好似好暗咁既…」
 
我睇睇隻錶,18︰07。
點解咁晏啲街燈仲未著?
 
「嗞——嗞——」我伸手打開收音機,回應我既係毫無溫度既電波聲。
打開電話,連網絡新聞都只停留喺13︰25。
 


前面係無止盡既黑暗。
「Don,入面唔會有野架可..?」
 
答案,要靠自己去搵。
我吞一吞口水,開著車頭燈。
「呼……」
我右手揸實駄盤,左手牽住泳茹,右腳一伸,去馬!
 
前半段都仲相安無事,於是我放慢速度,想睇清楚啲前面既路,但係繼續向前冇幾耐,開始隱約聽到窗外傳黎嘈吵聲,而且仲好似越黎越大聲。
 


「碰!」
「啊!!!!!!!!!」
 
一隻行屍跳上車頭同我地對望,泳茹既尖叫聲幾乎震穿我耳膜。
我向窗外一望,原來早已經有數十隻行屍跟上我地跟速度,不斷敲打車廂。
 
「捉實啊泳茹!」
 
100,110,120,130……
唔知架紅的可以撐到咩程度。


 
好快,我地就衝左出隧道,呢邊同尖沙咀嗰邊唔同,竟然有路燈。
 
我不斷向前駛,到megabox附近,停左落黎。
 
「做咩停低既?」
 
「我驚衝得太勁,架車會死火。佢地應該冇追黎啦可?」
 
泳茹靜左一陣,確定聽唔到聲,點一點頭。
 
正當我想拎部電話出黎睇下幾點既時候,先發現部電話冇電,過左一分鐘,連泳茹嗰部都熄埋。
 
大鑊,咁樣爸媽會搵我唔到。
 


「泳茹,呢度離瑪嘉列咁遠,你估,會唔會冇事?megabox仲著住燈,話唔定入面有人?」
 
「Don,你唔係諗住……」
 
「我地部電話都冇哂電,而家咁既情況,唔okay。咁近,不如行落去睇吓囉?」我都唔知點解自己會有咁既諗法。
 
「行落去?呢度高速公路黎架喎……做咩唔開車過去?」
 
其實我停車,唔止係因為驚架車死火。
我打開車頭燈,只見前路被堆車輛堵塞。
 
「你望下,前面俾車塞死哂。」
 
泳茹認為離開架紅的係好危險既事,但係我就認為萬一入面有人孤立無援,或者有人可以救到我地,我地就咁錯過左既話,好唔抵。於是,我地決定落去睇下。
 


我將把生果刀俾左泳茹,自己就拎住個熱水壺。
 
一定要好靜,唔可以發出任何聲響,我地沿路都唔敢講野,唔敢出聲,連吞口水都就住就住。
 
終於行到megabox門口。
 
我向大門靠近,自動門徐徐打開,我下意識地將泳茹拉近。
 
「Don,呢度有個袋……」泳茹指住地下。
 
對唔住都要做架啦,差電大過天。
我放低熱水壺,跪喺地下,打開拉鍊,諗住摷吓。
 
呢個時候,一聲極大聲既咆哮喺耳邊響起,我嚇得倒抽一口涼氣,結果一股屍臭味就深深咁俾我吸入鼻腔。
 


頂,哩喺轉角位咁陰濕既﹗
 
我一手拎住個袋,一手捉住泳茹,轉身就跑。
 
「啊!!!!!!!」泳茹忍唔住尖叫咗一聲。
 
而呢一下尖叫聲,似乎喚醒咗更多沉睡中既屍體。
 
「嗚啊!!!!!!!」
 
佢地越追越近,點解我覺得佢地既速度,好似快過今朝好多咁既?
 
車門就喺前面!
 
「泳茹快啲上車!」


 
撻極都撻唔著既!!!!
 
「碰!碰!碰!碰!碰!」我地架車一瞬間就俾行屍包圍,佢地不斷敲打車窗。
 
「Don﹗快啲﹗」泳茹嚇到係咁縮向我呢邊。
 
「碰!喀喇!」泳茹嗰邊塊玻璃俾啲行屍打碎咗!
 
「Don!!!!!!!!」泳茹把聲幾乎嘶啞。
 
終於撻得著啦!
 
我咩都唔理,踩衡油,向前衝。
 
我一手揸住駄盤,一路向後望一路向前衝,想撇甩所有行屍,以致聽唔到泳茹既提醒。
 
「Don,小心啊!」
 
「碰———」
 
「嗡———」耳鳴聲佔據我既思緒。
 
眼前一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