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啊!!!!!!!」

車上突然傳黎一聲淒厲既尖叫!
我同湯豪即刻轉身跑向貨VAN。

「哇!好痛……」打開車門後,只見阿文不斷搓自己既額頭,而泳茹就喺後座一臉驚魂未定。

「周圍咩都冇喎。」湯豪已經喺周圍巡視過,咩動靜都冇。



「Sorry…我啱啱發惡夢……」泳茹雙手抱胸不斷發抖。

睇黎睡夢中既阿文係俾泳茹既尖叫聲嚇到成個人彈左一下,撞到個頭。阿文大嗌左一聲急尿,就拉走左湯豪。

「咩惡夢咁得人驚?」我將泳茹拉出車外,希望涼風可以吹走佢既不安。

「我夢到伊莉莎伯既慘況……我幫佢地洗洗下傷口既時候,佢地突然反哂白眼,捉住我唔放,過黎幫我既醫生全部都俾佢地咬傷哂……我一掙脫之後就係咁跑…啲人…唔係…係啲行屍…啲行屍係咁追住我,我真係好驚,驚到將自己鎖喺Lounge room…無論佢地喺出面點拍門…我都冇再開過度門…」泳茹仲震緊,口疾疾咁講。

「過咗去啦,而家咪冇事囉,唔好諗咁多啦。」



「唔係啊!Don,你諗下,如果嗰陣其實仲有活人喺出門呢?如果嗰陣拍門既其實唔係行屍而係活生生既人呢?我好自私啊!」泳茹崩潰大哭。

「傻啦,你都係為左保命啫。拿,你諗下,如果係活人求救,一定會嗌出聲,唔會淨係拍門架嘛,咁你有冇聽到有人嗌救命丫?」

「咁…咁又好似冇……」

「要記住,你係幸運既生還者。」我捧住泳茹細小既臉龐,幫佢擦去兩行淚水。

「哇!!!!!!!」又傳黎一陣尖叫,不過今次係從阿文既口中傳出。



坐喺大石上既阿文,望住自己部電話不斷發出驚呼,旁邊既湯豪不但冇阻止佢,反而同佢一齊睇得非常入神。

阿文從大石跳落黎,拎住部電話小跑步黎到我身邊,將電話遞到我眼前。
螢幕裡出現既係一段來自youtube既影片,影片中既畫面係西九龍公路,我地最早見到行屍既地方。
上傳時間係30分鐘前。

「你睇下,竟然有人走番去西九龍公路度睇喎,真係唔要命。」

公路上面除咗有大量廢棄既汽車,仲有唔少行屍既屍體,大部份屍體上面都有明顯既破壞性傷口,有啲仲成個頭都唔見埋,睇黎同行屍奮戰,絕境求生既,唔止我地幾個。
「咦……?」我好似睇到啲好熟口面既野。

隨住拍攝者將鏡頭zoom近,我見到畫面中既每具屍體頭上都有一枝好似鹿角形狀既枯枝咁既野。
冇理由……冇理由會喺香港出現……



「你見到啲咩?」泳茹問。

「冇野……」

「咩冇野啊,冇野你會咁既樣?」泳茹繼續追問。

「阿文,架車借俾我,我想落西九龍公路睇下。」

「吓!?你自己一個?唔好啦,咁危險!」

「冇事既,你睇下條片入面嗰個人仲up到片即係冇事啦。」我將生果刀攝落皮帶,揹好背囊,準備出發。

「好地地做咩要落番去?」湯豪問。

「我想確認一樣野,我想搞清楚究竟發生咩事。」希望,希望我諗錯咗啦。



「要走就一齊走,反正我一路都唔支持上黎呢度。」泳茹賭氣地坐上車。

「咪係囉,要走就梗係一齊走架啦,你唔洗旨意掉底我啊。」連阿文都逕自坐上駕駛座。

湯豪默默地爬上車頂,盤著二郎腿一屁股坐下。

我發哂呆咁望住佢。

「啲行屍夜晚移動速度快過朝早好多,係走都等天光先走,你地休息,我睇水。」湯豪將太陽眼鏡除底,我第一次見到佢既雙眼。

憂鬱。

最後,阿文同泳茹喺車入面休息,而我同湯豪就輪流交更。
講係咁講,但係其實我地兩個大男人傾咗成晚,佢講佢既嘉欣,我講我既Anna,明明談論已經離開既人係一件非常痛心既事,但偏偏,我地既嘴巴冇辦法合上。淚,一直往心裡流。



好快,太陽就再次升起。

「我想留喺呢度。」

唔知點解,湯豪講出呢句話既時候我一啲都唔驚訝,好似一早就預咗佢會留底咁。
我將車上既所有物資整理好之後,諗住將一啲急救用品同食物分俾湯豪,但係佢點都唔肯收,話自己有辦法搞掂。
臨出發前,佢將佢把十字弓俾咗我,就算我再點推托,佢都唔願意收番,佢話森林係落腳既好地方。
「等我搵到我屋企人之後,一定會番黎搵你。」我將生果刀塞入佢隻手。

佢微笑住搖一搖頭,將副駕駛座既門用力關上,阿文隨即開車。
我握緊十字弓,總覺得有些不安,回頭一看,身影越縮越小的湯豪口中唸唸有詞。

再見。



然後,湯豪便向後轉身,往山崖邊走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