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了嗎?」
   「還在寫論文。你呢?」紫慧拿著手機躺在床上。
   「又失眠了,滿腦子都是辦工室的檔案。快要續約,真有點擔心。」啟文摸摸爬上他床的小貓。小貓叫烏冬,是他們一起收養的。
   「你以前考試也沒有這麽緊張。要放鬆點啊!」
   「我現在更佩服媽媽一個人從小照顧我和妹妹。今個月夢見屋租單,學費單,嚇醒過幾次。」
   「要加油!」
   「對了,下個月會舉辦一個長者家庭拍照日,妳們攝影會可不可幫忙?」
   「沒問題,我可以找師傅同師弟一起來。」
   「好感動啊!」
   掛電話後啟文打電話給他老友肥均。


   「阿均,下個月可不可以借你的車給我?我想跟紫慧做完義工後,開車去元朗玩,給她一個驚喜。」
   「没問題。不過有權利,有義務,下次換油費你付好嗎?」
 
秀瑜 (1941年9月)
   繼修和他家人都是基督徒,來我爸的教堂也有十幾年。上星期好像寫了封信約我爸見面,今天大清早穿著灰色洋裝來我家,好像崇拜日般。
   爸泡了功夫茶,和他坐在客廳。我們六姐妹躲在門後偷聽。
   「繼修,聽說你跟俊東都考入了華人義勇軍。」
   「對,牧師。我爸媽希望我去美國留學,但我正嘗試說服他們讓我留下。」繼修正襟危坐說。
   「真不明白你們後生,英國人連火槍都不讓華人觸摸,你們覺得這樣做真的有用嗎?爲什麽不讀書報國?」
   「牧師,和平後我們一定會。」
   「英聯邦的戰船快到香港,日本人不敢玩火的。言歸正傳,你今天找我的原因是?」
   「牧師,我自小便認識秀瑜,覺得她心地很好,想徵求牧師准許我跟她交往。」 六妹幾乎笑出聲,掩著嘴用手肘撞了我手臂一下。


   「哪她什麼想法?」
   「牧師如果答應,我便會請求她的同意。」
   爸輕拍繼修的肩膊,道:「今天天氣那麽好,不如你同阿二去淺水灣散步。她常說想去那裏遊玩。」
   我和繼修乘電車再轉單層巴士,來到淺水灣。海風輕拂著我們的頭髮。我脫了鞋嘩一聲跑到水邊,細看淺水中像小孩子般四處亂竄的小蝦小蟹。繼修光著腳跪在沙上堆了一個城堡。我則在旁堆了一隻海狗。
   落日西山,他問了我。我說:「你是個好男仔,但我不能和你交往。」
  「爲什麽?」霎時間,平時充滿自信的籃球員,一臉迷惘,像洩氣的氣球一樣。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