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慧下課後參加了書評會,回到家已經八點。唉,太累了,於是打開冰箱拿了昨天買的芝士蛋糕當晚飯。她爸媽跟弟弟移居了美國幾年,她平時一個人不常做飯。六姨婆住在太古城,有時會約她去吃家庭飯。
   一邊吃蛋糕,一邊看手機,發覺她中學同學琪琪上載了啟文和同事靜坐抗議小三評核試的相片。相片中他被警察抬走,連眼鏡也摔掉了,好不狼狽。
   她拿起手機用聲控撥號:「琪琪」。
   「哈囉。」
   「妳真不夠朋友,怎麼會把我男友狼狽的照片上載!」紫慧嬌嗔道。
   「唉喲,妳不覺得好得意嗎?好了,剛刪掉了。滿意嗎,大小姐?」
   「看在我們十幾年的交情放過妳吧。」紫慧笑道。
   「老實講,你有沒有勸你男友轉工?聽聞他的政黨支金週轉不靈。」
   「政黨的工作是他的夢想嘛。」
   「夢想歸夢想,他是男生,始終要供樓供車嘛,對不對?」


   「我就是喜歡他與眾不同。」
   「愛情大師喔!對了,妳知道Kyle牛津剛畢業回來嗎?」
   「臉書見到。」
   「他說約一班舊同學去文華吃法國菜,預了你們,沒問題吧?」
   「嘩!我最喜歡文華的ratatouille伴烤鴨胸。一定到!」
   紫慧中學唸國際學校,很多同學都是大集團的第二代。她算是當中最「平凡」的一位,因爲中學的校董是她祖母大學的同學,才破例收她這位「灰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