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的記憶本來還停留在被黃伯打飛,轉眼間又到了另一房間,房間內的擺設恰恰與她在「玫瑰園」的一模一樣。
 
  只是多出了一個人,一個從未在這個房間出現過的人。一個獨臂的,飽歴滄桑,雙目緊閉的男人。
 
  原本靜靜坐著的青猿大嚇一跳:「你係咩人?點解會入到哩間房?」
 
  冰認出了這個人就是那個「龍」,回答說:「我都唔知呀,頭先比黃伯一拳就打左黎哩度。但哩度明明係我間房,你同我出去就真呀。」
 
  青猿忍著怒氣說:「哩度係我個女間房,唔係你間房,唔理果個黃老頭點樣將你送入黎,同我出去。」
 


  冰打量著這個男人問道:「你真係我生父?」
 
  水猿細心聽著冰的聲音,輕輕的舉起右臂,亮出那點黃點說:「可能係,可能唔係。你係『玫瑰園』既人丫嘛,你同我立即離開。上年我已經放過左你一次,唔好迫我殺左你。」
 
  一頭霧水的冰搞不清楚這個「玉龍灘街坊」的各種古怪人物,心想只好先離開這房間再作打算。
 
  在離開前冰說著:「如果你真係我生父既話。你,好,失,敗。」
 
  離開房間後,冰發現自己身處於玉龍灘附近的最高點,這裡往南看可以遠眺到玫瑰園,往東看隱約發現馬鞍島,以北的觀境就是海軍本部。
 


  奇怪的是,北方有一大片紅色的飛船正往玉龍灘方向飛來。
 
  冰心知不妙:「紅國軍隊黎緊呀!」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