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同Z傾左兩次後,我就好似重新入學咁。學咩?咪就係學點同女仔溝通囉。

  如果溝女都好似讀書咁可以分階段,我諗我自己最多係小學程度,即係停留喺諗辦法掂下女仔手臂咁。當然我冇付諸行動啦,因為我一唔係有型MK,二唔係可愛小學雞,如果勉強去做,我諗下場只會俾人當做一種動物-色狼。

  而且……
  你地唔好唔記得我係喺Apps識女,試問又可以點抽水呢?

  約出黎點玩法都得?唔好玩啦,約出黎喺我眼中,同送死兩個字根本就冇分別。

  雖然我講到自己同Z好似好好傾咁,但其實我內心明白,呢種關係喺今時今日黎講只係好普通。



  普通到如果各位巴打絲打睇完對話內容,可能只會俾我一個中文字:唓,又或者係一個英文字:Fxxk。

  又或者如果Z知道我咁樣形容我同佢嘅交流,我諗佢都會送我一個字:毒;又或者兩個字:毒拎;甚至三個字:死毒拎!

  其實喺世俗眼光中,我同佢充其量都只係可以「有兩句」嘅網友,即係人地求其出手都可以做到的嘅地步。而我,就因為咁而開心左一段時間,仲覺得世界有返希望。

  所以,如果各位巴絲打身邊有毒男腐女,請不忘在得閒時同佢傾兩句咁多偈。呢幾分鐘對你黎講可能係無聊攝時間,但對一班毒仔毒女黎講卻係一個窩心到爆嘅鼓勵。                                                                                  
  如果毒係一種病,咁毒男如我,就好似一個癌症病人一樣,唔係話一定醫唔好,但你唔好諗住係一件簡單嘅事,又或者係喺短時間內就可以K.O.。



  事實上,如果毒男可以短時間內改變,只有兩個可能。

  一、佢唔係真正毒男,只係打扮老土。所以佢汁一下個look,就好容易溝到女。

  二、佢經歷左翻天覆地嘅變故,令佢拋棄以往一直相信嘅價值,呢個過程學術啲講係「壓力催人成長」,簡單黎講就兩個字:「開竅」。

  可惜我兩樣都唔係,所以……

  我都仲係一個毒男。



  我仲係一個喺度打故同你地分享「毒海浮生」嘅毒男。

  講返Z啦。如果頭幾日我地叫做「普通網友」,咁幾日之後我地應該就係「hi bye」網友,都係返工果陣斷斷續續對話答幾句,係加埋幾句,唔係每次幾句!放工之後的時間?我地就好似完全冇識過一樣,再冇喺對方個世界出現。

  我,彷彿由時光機坐回幾日前,繼續同Apps上嘅女仔有一句沒一句咁對答,不過Z成為左當中嘅一份子,而佢地同時出現喺我心入面個list度。

  「等88」list!喺Z出現之前,我一直都將回覆自己嘅人放喺呢個list度。因為雖然對方有回應我,但我從大家簡單幾個對答中知道,我根本冇可能成功打開話題,88只係時間嘅問題。

  當然,呢個list嘅人一直都增增減減。增加係因為想改變,所以不斷搵新人,但結果往往一樣;減少係因為即使我想維持每日幾句,人地都可能嫌我悶,講多句都冇興趣。

  期間,我有嘗試努力開拓話題,包括學人影下相再sd過去,但結果都係講唔到十句。

  慢慢,Z已經成為「等88」list中的元老,但情況都係冇咩大變化。我雖然心裡不是味兒,但仍然keep住得閒就搵下佢,直至……

  直至出現另一個她。我就將全副心力放喺那個她身上,冇再花精力去維持我果個「等88」list,包括曾經令我感受到溫暖嘅Z。



  原來,毒男都是男人,在未出現更好前,都會選擇維持現狀,即使他有多不滿。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