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今日天氣不錯,提督仍在案前苦惱艦隊編組和資源分配。 

  工作上一遇到阻濟,身邊很多小事物都會得惱人。 

  提督扭扭屁股,這張提督椅只不過是普通木椅,坐久了就會屁股痛。椅背又直又硬,完全不是給人靠的。 

  說起來最令提督難以集中的是眼前某人。 

  「愛荷華!」 





  「Oh,我沒睡喔,沒睡喔。」愛荷華勉強撐起眼皮說。話口未完,頭又搖搖欲墜。 

  愛荷華是來自海外的艦娘。對於戰力貧乏的鎮守府來說是不可多得,但性格就不要提了。

  
一睡不起的壞習慣令其他秘書艦每日費盡力叫起床。沒完沒了地打嗑睡也勾起了提督睡懶覺的慾望。 

  現在這情況也不能全怪愛荷華,為了令她儘快成為主要戰力,提督連日安排許多場演習,夜戰都佔了不少。

  要不是剛好輪到要當秘書艦,愛荷華一定躲在房間睡上大半天。 





  「算了,算了,你還是回去休息——」 提督靈機一觸,站起來改口說:「你來這邊睡會吧。」 

  「Really?」 

  愛荷華立即坐在提督椅上呼呼大睡。真是爽快得不客氣。 

  提督叫了幾聲,拍了幾下,即使怎樣陷臉都沒反應。 

  好了,坐墊完成了。 





  從各方面來說,愛荷華都很大。平日都幾乎跟提督齊頭,體型確是鎮守府最大。 

  提督就坐在愛荷華身上。 

  爽。 

  長期受提督椅折磨的身體各部分不住發出讚嘆。 

  屁股下面就是大腿,只要夠大就夠多肉。 

  往後一靠,又是無與倫比的高級享受。民主與自由承托起背椎。提督不禁蹭蹭這張坐墊,沒什麼,就是很大很暴力。就算靜下來,兇湧的彈性跟她祖國的朱古力一樣甜得暴力。 

  幹勁來了,提督又埋首工作。 

  提督提不起筆,總是想不出好的解決方法。腦袋正全速運行時,手卻擅自找身邊的東西把玩。 





  隨手從椅背後撈起一大把金髮,時而撓,時而用髮尾搔自己。 

  又過一會,提督又停筆。 

  就算愛荷華再怎樣好坐,自身有一定厚度,基本上提督只能坐一半。提督想起以前不正經的坐法。 

  好不容易將提督椅連她轉成反方向,自己再開腿坐上去。 

  如此一來就能盡情貼到椅背,將對彈力十足的龐然大物擠壓成餅狀。 

  兩臂要繞過椅背挺不方便,於是提督穿過愛荷華的腋下工作,也沒浪費漏出兩側的餅碎。 

  脫掉礙事的船首裝飾和背心後,提督仿似發現新世界。 





  愛荷華的粉頸與肩膀連成一線,輕輕將頭推到一側就將頸的肌肉拉緊見筋,大大地咬下去的慾望。 

  現在比起肚餓,提督更想做些事情來幫助思考,比如狂按按鈕之類。 讓下巴抵住粉頸直滑到肩膀,就像滑梯一樣好玩。 

  擺脫背心的束縛,全盤彈力都傾瀉在提督身上。 

  真不愧為大和以外最強大的戰艦,提督感嘆之餘萌起飛去美國拜訪她真身的念頭。 

  左手依然尋找其他能把玩的物體,正好來到低腰超短裙附近,幾個開口都能直接摸到肌膚。股溝剛好讓手伸入其中,中指在擁擠之中找到深不到底的空間,有種妙不可言的興奮。

  
愛荷華揉揉眼睛,擦去快要流出來的口水,看到提督正背對自己站在窗邊欣賞日落。 

  「Sorry,提督。我好像睡了好久。」 

  「沒問題,今日的工作已悉數完成。都是多虧你啊,愛荷華。」 





  「What?」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