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督……」 

  提督突然感到有什麼東西鑽進了被窩。今日北上被大井拉走,剩下自己處理繁重的公務,提督累得沉醉在夢鄉中,外來因素半點也不想管。 

  有點冷,明明被有蓋好。 

  很熱,有什麼滾燙的東西貼在皮膚。提督踢起綿被,好讓冷風吹入。 

  「好熱,好冷。」 身體受熱的部分愈來愈多,悶熱到不得了。一把揭開綿被,某樣東西正黏著自己,正好在手裡的麻花辮有點眼熟。 





  「提督……」 

  這把低沉又懶傭的聲音除了初雪望月外,只有一人。 

  沒可能吧,沒可能吧。會搞夜襲的艦娘肯定不是她。可是那半脫的深綠色制服...... 

  「北上,你怎麼會——」提督的嘴巴被北上堵上。北上伸出舌頭互動翻弄時,貼著提督身體蠕動。舌頭一直伸進喉嚨,提督吞了幾口不知是自己還是北上的口涎,也發自心裡熱起來,比睡意更深沉的衝動佔據了身體 。他注意到在自己胸口磨擦的兩小團柔軟物。

  
 提督拉起北上坐起身,從後穿過腋下揉起來。小小的普乳是一隻手拿捏得到的範圍內,尖端則被夾在兩指中間。見北上咬著自己的食指,提督將自己的食指和中指探入她口中,夾住滑溜的小舌搓弄,從舌尖,兩側到舌根。正想拉出看看北上的舌頭長成怎樣,北上竟吸著手指不放,提督撫遍她口腔每個角落,柔軟的內壁變得比剛才更濕滑,北上幾乎嗆倒才肯放口。兩指拉出成絲的口涎之餘,從口中溢出的被提督用口接住,骨碌骨碌地吞下。 





  他又把尖端塗成亮晶晶的樣子,看上去嬌豔欲滴。北上轉身亂摸,提督褪去她的衣服,露出單薄的雙肩。尖端一被吸吮,北上像觸電般縮起身體,腦袋連同身體後仰,又為提督拉住。她伏在提督胸口,手捉住某樣東西。 

  「來吧……」北上在提督耳邊輕聲說。 

  冷不防提督被什麼硬物砸中,昏死過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