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
今天是一個好日子,因為屎忽痕約左朋友仔去野餐吹水兼吹風,間唔中接觸下大自然令人心情零舍好。
而且!最開心o既係,GIGI聽到我話約左朋友,佢又興致勃勃咁話要join埋一份,咁我就同埋佢、姆仔、阿龍四個去左草姑山野餐,丫!勢估唔到,去到青草地上,剛鋪好餐布,居然比我撞到個同咁鳥語花香的環境格格不入的人──四十二吋女刺客。
但係我都話左今日係一個好日子,我頭一次撞到佢而佢又唔係處於兇神惡剎狀態下的,佢剛好係我地身旁的大樹的丫枝上訓懶覺。
我發現左佢之後,正諗住點開口打招呼好呢,點知GIGI已先一步開聲:「喂!咁啱呀?不如落o來一齊食野丫!」
四十二吋女刺客單着眼,斜看了我們一下,答道:「又好!就陪你地癲下!」
兩個死仔包見到美女駕臨,當然無任歡迎,我們五人就圍着食物胡鬧耍白痴,氣氛好得不得了!
時間就在愉快中慢慢流逝……
對!時間就仿如一條平靜的大河,不斷向前安穩地移動,但不論多平靜的河流,皆有暗湧,時間的洪流亦不例外……
命運之輪,已悄悄地轉動起來。


晴朗的天空,一瞬間暗了下來,整個天空就像被人鑽出了一個巨洞,一個巨形的旋渦急劇捲下,連反應最快的女刺客也來不及察覺,旋渦已包圍了我們!
數十秒過後,一切回歸平靜,陽光仍是那麼溫暖,大樹青草仍是同樣翠綠,惟一不同了的是,我們都已不再存在,彷彿從沒出現過一樣……
 
「嗚呀!」
眼前一花,一下子便撞了在地上,真係骨都快散。
掙起來,看清楚四周,幸好我們沒有失散,五人都同時或遠或近地倒在附近。
抬頭一看,一座宏偉的建築座立面前,在這座高塔之後,是逼得密密麻麻,奇詭邪魅的建築群,散發着令人疾息的氣氛……
眾人在我身邊聚集起來,女刺客全身的戒備前所未有地進入最高狀態。
天上烏雲密佈,雷嗚不絕卻又不響亮,尤如千萬妖魔躲在雲內低吟。
眾人七嘴八舌談論起來。


「到底發生咩事?」首先開口的是姆仔。
阿龍答道:「唔知,完全來唔切反應就突然來到了呢度!」
GIGI四處張望:「最重要係,呢度到底係咩地方?」
女刺客沒有答話,雙手已分持幾樣武器。
「你…你點呀?」GIG關切地問我。
我從看見面前的建築群開始,腦內已差點被震撼得一片空白,口中喃喃自語:「無可能…根本無可能……」
眼前的建築物,早應不再存在,我曾經在古文獻中見過,這裡,是傳說中的地方,是本版圖一個隱藏的魔域!
在多年之前,曾有這樣的一塊土地:神不願管、魔不屑管、人不敢管!
在這三不管之地,世上的邪意惡念都聚集於此,從來無人可以攻陷這個魔域,直至本國倚仗強大的中土帝國,以及外星的勢力全力扶助,終於在一場驚世之戰中把此魔域夷為平地,從此不復存在……
可是如今它卻再一次轟立在我們的面前!


「這裡…是魔龍城寨!」
 
眾人雖不認得城寨外觀,但都久聞其名,難以置信。
阿龍說:「魔龍城寨唔係一早消失左架啦咩?應該無可能會再出現架?」
「我知,但係我有一段時間好沉迷傳說、典故呢方面o既野,曾經搜集同整理過大量魔龍城寨的資料,一定唔會認錯!」
姆仔露出憂心的表情:「咁而家應該點呀?」
一直無出聲的女刺客,開口道:「進去吧!」
阿龍被嚇了一跳:「下?如果真係咁危險o既地方,我地做咩仲要入去?」
女刺客冷冷說:「我地有得揀咩?」
的確,大家冷靜下來,就發現四周除了面前的城寨外,全都是一片混沌,看來除了進入城寨之外,就再沒有方法能找到離開這鬼地方的線索。
GIGI燦爛一笑,道:「挑戰o來到面前,只好勇敢面對啦!」
姆仔也激動地說:「嗯!只要大家係埋一齊,咩事都解決得到!」
我看了看這個團隊,GIGI同女刺客不消說,阿龍本身是亞種龍,自然是強大的,姆仔近來也升了好多LV,據說更修得了數種不同的魔法,實力必已提升不少,反觀好像只有我一個這麼弱……
不過正如姆仔所說,只要大家在一起,就沒甚麼好怕的了!
只見GIGI和女刺客都看着我,我緊握了劍鞘一下,下定決心誓死也要保護她們!


「行啦!」暗中加速,剩人不覺地走在最前,不論任何風雨危機,即管來吧!
 
穿過了城寨的大門,一陣蕭殺蒼涼的感覺縈繞四周,一步步向城中深入之處邁進,身房的石屎建築物仿似會扭曲變形、擇人而噬。
我們一面移動,一面判斷接下來應做的事。
「首先如果有人的話就當然最好,但係我相信呢個地方都唔似會有人生活,咁我地應該如何判斷目的地呢?畢竟呢度咁大?」提出疑問的是阿龍。
GIGI答道:「嗯!我諗向那個方向移動吧……」
GIGI向某個方向一指,續道:「那裡散發住好不尋常o既魔力,而且仲應該係一D古老o既力量,我諗應該有D特別之處。」
暫無任何線索之下,我們當然信任GIGI,一行人向着GIGI提示的方向行進。
吼!
突然,一聲異吼從身後發出,一隻足有數層樓高的怪獸從我們身後撲出,兇狠地猛襲而來,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剛好走在最末的阿龍,實在來不及閃避,反射性地向那怪獸噴出吐息,一股強大的衝擊掩蓋了怪獸!
正當我們以為逼退了牠之時,牠居然輕易地穿過了吐息,向着阿龍揮出了巨大的拳頭!
一擊!
沒錯,只不過是一擊!一擊便把有着龍種血統的阿龍,轟敗了!
 
所有人都被這一幕嚇得發呆,只有女刺客無時無刻仍是保持高度警覺,騰身而起,以十多個閃光彈逼開了怪獸。


「仲發咩呆!」女刺客一面奔馳閃躍,一面喝醒我們。
GIGI也立即回過神來,數十記火球閃電猛地向着怪獸瘋狂轟炸!
怪獸在強大的火力下節節後退,可惜看牠皮堅肉韌,所受的傷害不大,女刺客飛騰挪移,盡力引誘怪獸向她攻擊,眼看形勢不利,突然心生一計。
女刺客拿出鐵索,邊閃避攻擊邊把鐵鏈纏在怪獸的身上,GIGI見她的舉動,腦筋一轉之下像是想到了甚麼,停下了攻勢,橫舉魔杖,口中吟誦咒文。
姆仔也偷偷地來到了怪獸的右腳旁,從體內散發出大量的寒氣,雖未能凍結怪獸,但也令牠的行動稍稍遲緩了。
而我……而我呢……
真慚愧!在如此大型的戰鬥下我都不知自己能做到甚麼,只好仗劍守在重傷的阿龍身前,空自著急。
突然,GIGI大喝道:「準備好了!」
姆仔立時退開,女刺客亦靈敏地彈離怪獸的身旁,同時把手中鐵索的尾端奮力向天空射去!
GIGI魔杖高舉,一道巨形閃電從天上猛然劈下,打中了半空中的鐵索,透過鐵鏈的傳導,電能威力流進了怪獸的四肢百骸,終於把這瘋狂的怪獸劈得僵直倒下,再也不能動彈了。
 
「嗄…嗄…」
雖然怪獸倒下了,可是大家激動的心情久久未能平復。
大家走到阿龍的身旁,只見他躺在地上,痛得難以動彈,看他的傷勢一時三刻之間亦難以移動。
GIGI拿出了一個水晶球,唸誦咒文,阿龍就被吸了進水晶球之中。


「暫時讓他在魔道具中休養一下吧!」看來這是珍貴的寶物,我對GIGI只有無言感激。
最後決定由姆仔保護好水晶球,我們又繼續上路,大家都同意這城寨的魔物實在太過強大,長戰下去對我們極度不利,經商議後決定盡可能避開戰鬥。
GIGI唸了個咒文,就隠身了起來;女刺客全神貫注,閃身躲入了陰影之中,把氣息低壓得難以覺察;姆仔也化成了液體狀態,遠遠看去就如一灘水,毫不起眼……
大家各顯本領,至於我嘛…哼!唔好當我流先得架!係城堡偷懶多時,隱匿行蹤又點難到我?好不容易找來了個紙皮盒,仲要寫住「趙記生果」,平凡到不得之了!蓋住它鬼鬼祟祟四周圍走,我看都無人可以發現到我。
 
就此隱密地前進,過了一巷又一巷,直至到了某個地方,一整排房屋高塔擋住了去路,無路可走,看來只好穿過建築物前進。
我們推開了面前那棟大宅的門,走了進去,發現臭氧沖天,屎尿味瀰漫於每一個角落,薰得人雙目刺痛。
看真一點,原來屋內佈滿了大量極醜惡的生物──蝗蟲!
而且仲係人咁大隻o既噁心蝗蟲,他們蠶食着屋內每一件傢俬、每一件擺設,而且肆意在任何地方大小二便,弄得污煙瘴氣。
其實近幾年,我們的版圖都已被蝗蟲大舉入侵,令不少人頭痕非常,只想不到來到這異域原來也會碰上這些害蟲,難怪人家說他們無孔不入。
我們長期隱匿,精神、魔力等消耗了不少,在進入室內之前大家都想休息一下,所以取消了各種技術。蝗蟲看見我們進入,二話不說便衝過來向我們襲擊,主要的攻擊手段是他們那些奇臭的口水濃痰,我們閃過了第一波攻擊,首先大開殺戒的當然是女刺客。
只見她拿着匕首,狂風掃落葉般把蝗蟲們一堆一堆地肢解,殺過不亦樂乎,而姆仔也撞死了好幾隻蝗蟲,我也份外落力,一劍一隻,絕不辜惜!
蝗蟲們欺善怕惡,看見我們如此勇猛,全都想就此撤退,可是就在他們走到門口前時,所有門口、窗戶都被冰魔法封住了,使得他們無路可逃。
平常善良的GIGI眼中也罕有地帶着怒氣:「全都別妄想走得掉!」
 


不消一會,大部份剩下來的蝗蟲都已被我們清掃掉,餘下了最後一隻特大的,也被我壓了在牆上,正要下手......
「等...等一會兒,你們為何要這樣對待我們?」
大部份的蝗蟲都說不出人話,難得居然碰上了一隻看來會正正經經對談,我不禁留了一手,打算聽聽他想說些甚麼。
「為何你們要歧視我們這些昆蟲怪?」他口沬橫飛地道。
聽了他這樣的說法,我只好冷冷地道:「別妄想轉移視線,不要企圖把所有昆蟲怪都拖下水,我認識不少昆蟲怪,有隻螞蟻怪從來到我們版圖甚麼都不懂,之後努力學習,數年間成了大魔導士;也有蝴蝶怪來到我們版圖之後,辛勤工作,養大眾多子女;我更有一個朋友努力多時,現在成了巫醫。昆蟲一點都不可恥,可恥的是,你們這種只懂掠奪別人成果、只望不勞而獲、把別人的地方搞得不堪入目的蝗‧蟲!」
「我們大家都是怪物而已,你們有甚麼特權自以為是、自命高我們一等?」
我搖搖頭:「我們......起碼我敢說,你眼前的這幾個人從沒認為自己高人一等,不論是昆蟲怪、走獸怪、飛禽怪,大家都是怪物,無分誰高誰低,我們只是極討厭沒有良知、沒有禮貌、沒有道德觀念的怪物!」
他仍是不甘心,滿口胡罵:「你們這些傻B、走狗、媚外的畜生......」
我沒有耐性跟他多說,最後問道:「難得見你懂說人話,我們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以後好好做怪物,答應我們不要再肆無忌彈地破壞人家努力的成果,那你就走吧!」
「要是沒有我們,這地方早就荒廢了,哪來這麼繁盛熱鬧?你們這些不懂知恩圖報的狗賊!」他沒有答我的問題,反惡狠狠地向我吐出奇臭的口水。
我沒打算再跟他說下去,頭一偏避開了口水,一劍了斷他的生命。
看看屋內盡皆屎尿的「熱鬧」,不禁發笑。
突然建築物發出輕微的震動,女刺客第一個發現不妙:「快走!」
GIGI一瞬間便溶掉了堅冰,我們一起跑出了門外。
轟隆!
我們才剛踏出屋外不久,整座大宅便倒塌了,完來這大宅早已抵受不住蝗蟲們經年累月的侵蝕,終於倒了下來。
我回頭看着一片頹垣敗瓦,想起了我們版圖的未來,心內一陣唏噓……
 
行行重行行,我們終於來到了GIGI指示的地方,那是一座高塔,來到近處,連不懂魔法的我也可看出,有一股力量集結在塔內……
我再一次搶先開路,走入了塔內,出乎我們數人意料的是,塔內很平靜,並沒甚麼特別的危險。
我們很順利地上到頂層,一本厚厚的古書就放置在我們的面前,我知道我們找到要找的東西了。
走上前,意圖揭開它收獲情報,可是書頁卻如沾死了一般,怎樣用力也紋風不動。
GIGI對我說:「由我來吧!」
只見GIGI的手注滿了魔力,令她的纖纖玉指散發出柔和的白光,輕輕一揭,便翻開了書本。
書內記載,令我們都驚訝異常。
原來多年之前的那場戰役,並沒徹底毀滅魔龍城寨,在千萬年前,曾有九條魔龍降生於此,他們的魔力一直遺留,並支撐着城寨,直至城寨被攻陷之時,九魔龍遺下那些沉睡的魔力再次發動,把整座城寨傳送到了時空的夾縫之中。
姆仔急急追問:「那我們有方法離開這裡,回到我們本來的時空嗎?」
GIGI細看下去,書中也有這一方面的資料,要離開如今的這個時空夾縫,惟一的方法,就是要到達古代魔法師彭先生留下的魔法陣,等候百年一遇的藍月光出現,屆時天地間的魔力就會連結起來,我們就能回到自己本身所在的時空。
而藍月光出現的時機,也以古文的形式列載在書上,經GIGI推算之後,清楚知道,正正就是今天晚上!
眾人既興奮又緊張,但見GIGI眉頭深鎖:「但問題是……」
「甚麼甚麼?」大家著緊地追問。
「時空魔法陣的附近佈下了結界,要通過這結界,必先找到上古聖物──『失落的權杖』!」
 
聽到這個情報,眾人的臉色都很沉重,當然本來這種聖物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得到手,但在這個異境之下,一切不可能皆會化為可能,書上也詳細指示出這聖物所在之處,所以我們擔心的並不是入手難度方面的問題,而是使用這物件所帶來的後果。
所謂「失落的權杖」,我們國度的人從小時候讀書開始便一定會聽說過,那是一件傳奇式的寶物,它能毀滅,亦能創造,傳說中它曾令一顆毫不起眼的原石,化成光華耀世的「東方之珠」,它也能替持有者帶來無與倫比的力量,可是這世上根本不會有任何人或怪物能承受這股力量,所以若要使用它的威力,所付出的代價並不是體力或魔力,而是靈魂!
持續使用權杖的力量等於不斷削減自己的靈魂,而且它的力量並不能隨心所控,故此使用它的下場最大可能是死亡。
大家沉默了一會,畢竟除了這方法之外無計可施,我們只好見步行步。
離開了高塔,我們繼續前進,向着古書記載的地方前行,突然在某個位置,我的第六感告訴我,有些事情非常不妥。
 
「等一等。」
我隱隱然感到有點不對勁,但又說不出來。
大家看見我的表情,立即加強戒備,姆仔忍不住問道:「甚麼事?」
我不清楚,也不肯定,只好細心地觀察四周,但一切都很平靜,四周都只有死寂破落的建築物包圍我們,這是理所當然的,若然真的有甚麼異常的話,機警的女刺客必然會比我先發現,但我真的覺得很不妥,那平靜彷彿就像身處汪洋的小舟上,看見海面波平如鏡,不起一絲波浪那種不協調感……
不安漸漸上升,臨近爆發的邊緣。
「跑!」
我不知為何要盡快離開,我只感到留在原地絕對不安全,只好帶領眾人拚命狂奔,可能這就是弱者對危機那天生敏銳的第六感,大家也沒懷疑過我,只是跟著我一直狂奔!
我們起跑之後不出數秒,附近的大樓就突然動了起來!
沒錯,真的是動了起來,一開始我們以為是倒塌了,只見無數石屎塊撞向地面,但看真一點,那些大樓不是破毀倒下,而是像有了生命般,鋼筋水泥成了它們的手臂,不停向地面轟擊!
你能想像嗎?數十棟建築不停地向地面無間斷地攻擊,那情境真的就如世界末日一樣,我們只能不斷向前跑,在跌落的混凝土塊中穿插。
不知在生死間穿插了多少次,女刺客眼利,看見不遠處一個傳送陣。
「那邊!」
我們四人飛快地衝了過去,踏入陣前的最後一刻,我看見一塊巨大的石屎向姆仔的頭頂砸下!
「姆仔!」
眼看姆仔難以幸免,但見他神乎奇技地扭曲變形,在石屎間那間不容髮的空隙穿過!
我們全部人終於都安全進入了傳送陣,一瞬間便閃到了城寨中另一個地方……
 
順利傳送,我們來到了寨內另一個地點,可是看來跟剛才的地點相距不遠,眺望過去仍看到剛才那街巷沙塵滾滾的混亂情形......
「呼!真幸運,快虛脫了!」逃過一劫,姆仔不禁有輕微鬆懈下來。
女刺客提醒大家:「沒有時間了,邊走邊休息吧!」
……這是甚麼人生哲理?女刺客必定是管理階層最喜歡的人。
我們都知道她說得沒錯,只好無奈地強行拖着疲憊不堪的雙腿前進,可是,我們很快就知道,莫說休息,連少一點劇烈運動也沒有我們的份兒……
就在我們轉了一個彎後,眼前出現了難以置信的生物……
「嗚~嗚~嚕~~」
混身雪白,威猛絶倫,全身上下充斥着戰鬥慾的巨狼──古代鬥狼;妖異無比,雙目散發貪婪,邪氣沖凌霄,九條尾巴尤如魔鬼之爪,在半空放肆舞動──九尾妖狐;極惡威嚴,八個頭顱蛇不似蛇,魔不像魔,透發如魔臨天下的霸氣──八岐大蛇。
全都是傳說中能翻天覆地的妖獸,難得一見,如今卻齊集三隻,擋在我們的前路上!
 
我們心中震動,實在不知如何是好,眼前任何一隻,皆是出動一隊軍隊也難以解決的大魔物,GIGI和女刺客縱是如何強悍,要對付一隻也有難度,何況現在三隻齊集……
女刺客抽出了鐵索,昂然一笑:「沒法子了,危機總是會接二連三地出現的,天不從人願才是現實。死仔包,你同史箂姆合力掩護我,我們三個當前鋒,女巫你當後衛,在我們三人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時,用盡妳的魔力向他們狂攻,盡可能用一些大範圍的魔法,威力是其次,最重要是擾亂他們,一尋到空隙我們便要越過他們,向前狂衝,如果失散了,之後才想辦法在那個方向的那座尖頂高城集合。」
我們看了一看她所指示的集合點,眾人心中各有想法,但都同意女刺客的計劃,大家都提起戰意,姆仔全身上下變得堅硬,GIGI也握堅了魔杖,我吞了口口水,眼看瘋狂的戰鬥就要一觸即發……
最不可能的事情發生了!
我們看見,原本蠢蠢欲動的三大怪物的臉上,居然露出了一個無沒想像的表情……害怕的表情!
我們四人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到底怎麼了?難道女刺客那如惡鬼般的殺氣連三大怪物都可以唬住?不可能吧!
但更不可能的一幕立時就出現,三大怪物居然轉身便逃!
不需多久,我們便知道了原因,也快要為我們的無知付出代價……
我們背後散發出無可形容的氣氛,空氣也沉重了起來,仿似連呼吸也要耗光了我們的力氣,大家戰戰兢兢地回頭,一隻如山雄武的巨獸正站在我們的身後!
巨大,只不過是形體上的壓力,對身經百戰的人來說可能算不上甚麼,可是牠的巨大,卻不止是體格上的,而是發自牠的每一吋肌肉,每一個細胞,望着牠就如望着無盡的力量。
我不知如何形容牠的外表,勉強要說的話,牠看起來就近似吊晴白額虎,但卻混合了邪惡、混亂、狂妄、不可一世,儀容震天,莫可逼視!
牠慢慢地接近我們,我們也難以自控地一步一步後退……
「千……千萬不可以跟牠交手!」女刺客以顫抖的聲音說。
我斜眼看了她一下,不論面對任何險阻,都從無懼色的女刺客,如今臉上佈滿冷汗,眼神驚恐不定!
其他人更是慌得混亂,我可以肯定,現在面對的必然是我們人生中最大的一度難關。
這隻巨魔,正正是上古魔神──「猛於虎」!
 
我們一起慢慢向後退,希望把距離拉開一點點也好,但我們總不敢太大動作,免得刺激到猛於虎的神經,但有時你不招惹人,卻不代表別人不會侵犯你。
猛於虎一聲惡吼,險些把我們都震倒。
到此關頭,再無任何事情可以考慮,我們四人拔腿就逃,沒命狂跑,而猛於虎當然不會此放過我們,在我們身後窮追不捨!
我們甚麼也理會不來,只懂得向前跑,就算你現在告訴我們,再跑下去雙腿就要報癈,我們亦不敢作一絲停留。
我們在城寨內胡亂奔走,再也顧不得任何前進的路線,猛於虎卻一直如附骨之蛆,揮之不去。
在亡命奔逃之間,我們都很清楚再下去不是辦法,卻又難以想出有何好的對策。
直至我發現附近的地形很眼熟,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內心掙扎了半敞,看着眼前三人的背影,終於鼓起了畢生的勇氣,吐出一句話:「繼續跑下去。」
在這麼危急的情勢下,我說了沒頭沒腦的一句話,其他人當然不明所以,疑惑道:「甚麼?」
我大喝:「我叫你們繼續跑下去!」
說話出口,身體卻作出了與說話不相符的事,我急停回身,式面向死神!
 
一陣混濁的空氣,迎面撲來,我真的想不到,原來單單是面對猛於虎,已是這麼困難的一件事,正面看着他,全身就如被無數稱為恐怖的幼蟲鑽進體內每個空隙。
我當然不能直直地站在原地,要不然不需半秒就已化成骨碎,我斜斜地向猛於虎的側面跑過,剛好跟牠的右前腿擦身而過,但我的目標並不是避開牠,為了要令牠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我身上,我必須要做點甚麼。
面前的敵人實在太過強大,牠身上散發的威脅早已嚇得我的頭腦一片慌亂,連自己身上有佩劍也忘記了,在地上抄起一枝鐵枝,鼓足全力向猛於虎投去!
「嗚呀~~~~~~~~~~~~~~~~~~~」
這不是勇敢的怒吼,反而近似慘號,我承認若不如此發洩,可能我已昏了過去。
鐵枝帶着旋勁,順利地擊中了猛於虎的下顎,那小小的鐵枝當然對猛於虎做不成任何傷害,但亦令牠停了下來,慢慢轉過頭來望住了我。
我全身如墮冰窖,對於剛才的攻擊,猛於虎不痛不癢,不過可能牠從未試過被人這樣直接挑釁,對我竟起了一絲好奇,嘴角居然勾起了詭異玩味的笑容……
就是這個笑容,直擊進我的心內,我清楚知道,只要落入牠的爪中,我必定會死,而且會死得萬分痛苦!
豁出去了!我轉過身,瘋了般跑,把全身的機能發揮至極限!
咯咯咯咯咯咯!
我把全身的骨骼都催逼得咯咯作響,我的速度令自己也難也相信,但不代表能擺脫猛於虎的一分一毫。
猛於虎對我的追逼,就仿如死神一直把鐮刀架於我的頸上,逐吋逐吋壓下......不!這樣形容一點也不貼切!不能顯出那種可怕的萬一!
不如咁講,你試過被生活、被現實追逼得喘不過氣來嗎?你為了生活,把夢想、尊嚴、志氣都放下,你不想走下去,但你知道你不得不走下去,一切一切,都把你壓得站不起來,但卻沒有餘裕能讓你停下半步……
此刻,就有如這般心情,我已跑得忘形,我的口水都難以忍耐地脫口流出,有時一個失神,就會差點跌倒,但我半秒也不敢浪費,連滾帶爬地向前強行前進,快快掙起又再跑下去,我知,我知是很醜陋,但身後的威逼,早已令我不顧一切!
我的腦近乎空白,直至眼前出現一道牆,看來它就要把我攔住,我很清楚,在這裡停下來代表着甚麼,我不理是否能夠成功,用盡能提起的所有力量,跳了起來!
蠻力一發之下,平時連爬也爬不過的高度,居然被我跨越了!在牆的另一頭打了個滾,又能繼續跑下去。
而且那份衝擊,令到我的頭腦一醒,想起了我並不是只為無意義地逃跑而回頭的,眼角瞄到身旁的街道,轉了個急彎,向我心目中的目的地衝去!
 
終於到了!
我又再次回到了被建築物「襲擊」的街道,我二話不說便衝了進去,其實從剛才受襲開始,我已發現到這些建築物的攻擊是無意識的,它們並非針對我們,只不過是把一切入侵者排除。
再次進入,建築物一如我所料,又作出了密集的攻擊,我急急一滑,躲過了一塊巨大的瓦礫。
我躲得過,身形巨大的猛於虎卻躲不過,我百忙中回頭一望,看見一條石屎巨臂轟中了猛於虎的頭顱!
猛於虎震了一下,兇暴地巨爪一揮,整棟大樓便毀於牠的爪下!
強得變態!不過也在我想像之內,我也沒想過這些建築群真的能打敗猛於虎,繼續向前邊閃避邊逃跑。
猛於虎不停受擊,卻不見牠受傷,但總算令牠的速度稍稍慢了下來,而且牠一邊追趕我,一邊把兩旁的大樓推倒,摧枯拉朽,我不停向前跑同時又聽見背後傳來天崩地裂的聲音,驚心動魄。
往前衝過一個又一個的險阻,終於又一次見到了傳送陣!還差數步,突然一個巨大的陰影籠罩下來,猛於虎的巨爪已來到了我的頭頂!
全身受到強大的壓力,同時逼起了我的求生意志,極速向前翻了兩圈,傳送陣發動,僥倖逃出了猛於虎的魔掌!
 
「嗄…嗄…嗄……」
坐在高地上,離遠看見猛於虎的背影,心中猶有餘悸。
眼見猛於虎擰頭張望,貌似想尋找我的踪影,雖深知這是安全距離,但仍嚇得我瑟縮一角,抱膝躲在陰影中,全身上下震過不停,四周的冷清和寂寞,把我漸漸吞噬……
不知多久以後,我來到了一個尖頂高城,這正是之前女刺客吩咐我們失散之後集合的地點,我滿身戒備,小心翼翼地推開了大門,迎面撲來兩團黑影!
「嗚嗚~」
撲過來的不是甚麼怪物,而是GIGI和姆仔,他們抱着我,失聲痛哭起來,至於女刺客,她機警地越過了我,守着我的背門,慢慢退着門內,往外視察了一回,再把大門關上。
「幸好…幸好你沒事!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抱在我身上的二人話也說得含糊不清,使得我也沒辦法分清是誰在說話。
我一面安慰他倆,一面看了看女刺客,女刺客也定定地望着我,沒有說甚麼,眼神卻無比複雜……
二人冷靜過,我堅定地看着大家說:「是時候繼續我們的旅程!起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