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是一個非殺不可的理由,當時我只有這樣回應。

然後,我們終於到達我家樓下。

「晚上好!」女保安站在電梯大堂裡,熱情地向我們打招呼。
「晚……晚上好。」陳心儀露出勉強的笑容,而我只禮貌點頭。

這位女保安向來態度親切,如果人流不太多,她通常會主動跟住客打招呼,只是,她很少會熱心到幫住客按下電梯掣,然後向我們展露笑容。



我們未敢忘記班長陳諾明說不可乘搭電梯的叮囑,

所以陳心儀便拉拉我的衣袖,顯露憂懼的神色,我卻很擔心,因為陳心儀的神情未免太著跡。

「我們今天的指標不是要步行超過一萬步嗎?不如我們行樓梯吧?」我取出我的Iphone,打開Apps。
「對……我們行樓梯。」陳心儀連忙點頭說。

女保安沒有說話,默默地返回她的座頭。

於是,我倆轉往樓梯方向,拾級而上。



【14】
舊式屋邨樓層的走廊,那種燈光昏暗、家家戶戶大門緊閉、地上放置土地神主牌的氛圍,我就不多著墨了。

只是以往都會傳出打罵小孩的嘈雜聲音,但今天特別寧靜。

「妳……妳家真的沒有人?」陳心儀懷疑說。
「沒有啊!」我說,鎖匙已經插入匙孔。

這時候,手機傳來震動的聲音,


而且不只我一人的手機在震動。

「是5A班的群組?」陳心儀取出手機說。
「什麼訊息?」我緊張地問,因為是5A班群組,所以也連忙取出自己的手機。

……

看完訊息後,我和陳心儀立刻疑惑對望,內心猛然一凜。

第一則訊息(吳天光同學):
「各位,我已經在悅湖山莊的電梯被困一小時多了,但一直都沒有人來救我,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如果你們收到訊息,又有能力的話,就來救我吧。」
第二則訊息(吳天光同學):
「你們也要小心,如果看見我真正的媽媽,告訴她,我很愛她。
我很喜歡吃她煮的鮮茄意大利肉醬麵。還有,我也愛你們。」
第三則訊息(吳天光同學):


「我」

第三則訊息只有個「我」字。

……

悅湖山莊?被困一小時多?
那麼,剛才那位家住海翠花園及剛被困電梯十五分鐘的吳天光是誰?

……

又在這時候,我們聽到後樓梯傳來急步疾走的聲音,正迅速逼近。

【15】
我快速轉動鎖匙,拉開鐵闡,再插入木門匙,轉動,推開。



「快進來!」我把還處於驚嚇狀態的陳心儀推進屋內,然後迅速關上門。

我不知道誰在跑樓梯,但在這種古怪情況下,無論是誰在跑樓梯都只會散發出凜冽的危險感。

「圓淋淋……」
我用手指示意陳心儀不要說話,以免聲音驚動外面那不知是什麼的東西。

木門有個門孔。

猶疑一會,我才鼓起勇氣,單眼貼近門孔,窺看門外的情況。
透過門孔的圓型視覺,只見走廊空空如常,沒什麼特別,現在也聽不見任何腳步聲了。

我想,安全了吧?



「別鬆一口氣……很多驚慄片……都是在鬆一口氣後才發生恐怖的情節……」陳心儀認真地說。
「你想看鬼片,我家有類似的DVD。」我微笑回應,她撒手搖頭。

過了一會,都沒有動靜。
我們終於放心地坐在沙發上,但稍作一秒的定神後,

才猛然想到:「對了?吳天光……他究竟發生什麼事?糟糕了……邱俊傑和林啟超他們還好嗎?那個……那個……」陳心儀不安地說。

「那打個電話給他們吧。」我邊說邊行動。

接通後,

「沙沙沙沙……」是電話另一邊傳來的聲音。
「喂?有沒有人?林啟超你在嗎?」我不放棄。
「喂?」



有人?

「你是林啟超嗎?」
「我不是。」
「你是誰?」
「圓淋淋,妳聽我說,不要再逃避,到便利店買點東西吃吧。」

「你……你在說什麼?」

「幻覺,一切都是幻覺,請妳務必相信。」

忽然,電話另一邊傳來淒厲的慘叫聲,嚇得我一震,手機欠些滑跌。

「發生什麼事?你想怎樣?叫聲是誰?誰在你那邊?你是誰?不要……」我發現自己驚慌到一個語無倫次的點。

但電話裡,再沒有回應了。

「喂?喂?喂呀!」

然後,線已斷。

我拿著電話的樣子可能過於驚恐,所以陳心儀不斷問我聽到什麼,發生什麼事。

發生什麼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