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我沒辦法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縱使心裡面有著對同學的擔心,但……

我看著已經累在在沙發上的陳心儀,問:「妳肚餓嗎?學校午膳時,我們好像全班都沒有吃飯。」

陳心儀是哭得太疲倦了,合上眼睛,搖搖頭。

想起來,好像由殺死陳明霞老師開始,我就沒有吃過半點東西了,但奇怪地,我並不感到肚餓。



陳心儀也是嗎?

我望向窗外夜色下無人的街道。

明天還會上學嗎?
街上人來人往的情景會復在嗎?

還是明天一打開門,香港已經成為怪物都市?或者全世界?

晚安了。



但我們並沒有為今晚後作打算。

【17】(切換視覺要說明,吳天光)

「沙沙沙沙沙……」

「是不是有人啊?有人聽到我說話嗎?」我對著對講機近乎大叫。

「沙沙沙……」


「……」

我,吳天光,已經在這電梯廂內被困將近兩小時了,並應該已經兩小時。

此時候,我再次取出手機,趁手機還有電的時候多發個訊息,多留個遺言。
是的,雖然兩小時相對不長,因為聽說有人困電梯長達16小時甚至更長,但是,我實在不感到自己是身處在一個正常的空間。

恐懼的壓逼,相信已經不需要再多描述。

但!

就在我於Whatsapps版面上打了一隻字後,電梯廂卻忽然光明,然後,電梯門徐徐打開,眼前是G樓的電梯大堂。

不是陰間地獄,已經慶幸。
不過,電梯大堂卻躺了一具身穿保安員制服的屍體,這就令我有點驚駭。



雖然如此,但已經與陳明霞老師的屍體上了一整天課的我,對屍體的恐怖感已經稍稍免疫。

我戰競地步出電梯,戒慎地察看周圍。
以為沒有危險的時候,卻聽見後樓梯處隱隱傳來腳步聲。

我望著後樓梯之處,退後。

……

忽然,一個目測四十的男人猛然出現,手持短刀,一臉慌張。

無論是光天化日還是詭異夜晚,當見到一個狀似神經失常的人握著一把刀,無論是長是短,都只有一個選擇,逃。

我逃跑,他追著。期間我隱隱約約聽見他口中念念有詞,說什麼「殺,殺,殺」,看來他是想用手中的刀把我殺死。神經病殺人是不需要講理由的。



追到出去時,發現街上一個人都沒有,想找個協助制服的見義勇為都沒有,但有一間OK便利店,燈光通明,標誌24小時為你服務。
所以,我不顧一切,也顧不得會否連累店員,只想那裡應該會有人……而且真的有人……

女店員見我氣喘吁吁,狀似危急,便立刻上前慰問:「歡迎光臨,有什麼幫到你?」

「有……有……有……人……斬……」我扯哮地指著門口說,女店員沿我所指的方向望去。

男人追至店門前,眼神狂亂。

「又……多一個……」男人喃喃說:「殺……全部把你們殺掉!只要把你們殺掉……我……」然後大吼一聲撲向我。

出乎意料,女店員嬌小的身軀居然英勇擋在面前。

「阿姨……他有刀的……」



女店員沒理我,卻出奇不然地一腳踢向男人最痛,男人的表情痛苦扭曲兼退後兩步,女店員又乘勝追擊,從貨架拿來一罐粟米罐頭砍擊他的太陽穴。

男人倒地。
我沒想過嬌小的女店員如此強悍,我認得她,我每次買東西她都極力恿慫我買多排朱古力,勉人其難得來態度親切。

當我以為男人倒地不起,可以鬆一口氣,然後多謝女店員救命之恩之時,誰知男人再次目露凶光,迅速起來反擊撲向女店員!而女店員一定有學過武術,她竟靈敏地捉住男人持刀的手腕,一扭,男人吃痛,短刀落地,但男人卻不死心,一掌摑向女人的臉。

有人說,女人暴怒,非同小可。

被摑後,女店員眼神閃露不尋常的殺氣,抽起男人的衣領,把他猛力甩向兩米之處的貨架,貨架和貨品應聲倒地。

這種氣力,並非等閒。

女店員悻悻地步向男人,說:「你累了,香港人精神壓力大,吃點東西,減減壓吧。」



「精神壓力大」和「吃點東西」和「減減壓」,把這些東西拼湊成一句看似合理,但把它放在這種狀況,就很詭異了。

女店員隨手拿起身邊貨架的薯片,拆開,望向男人。

「不要啊……不要啊……我不要吃東西……我……我……放過我……」男人眼珠子顫抖,盡是張惶與驚怖。

而,我凝望著地上的短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