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切換視覺要說明,陸天晴)

我和我妹妹陸天藍都十分驚慌,不知道為何原本該往屯門碼頭方向的610,竟然轉了往元朗方向的615。

「各位乘客注意,由於近美樂花園出現爆水管情況,本班列車將會改行往元朗方向,不便之處,敬請原諒。」男車長的聲音廣播。

這實在敬請都難以原諒,但荒唐的事緊接下來。

「算吧……那麼我們在下一個站下車吧。」我對妹妹說。
「只怕……」妹妹面露憂色。



終於到了下一個站,龍門站。
我們該在這裡下車,並計劃徒步往屯門碼頭。

但,事與願違,也明白到妹妹的憂慮了,一班不尋常的列車,又怎會讓我們尋常地離開車廂。

【21】
「喂!幹嘛不開門?」我激動得拍門,因為列車明明已停在龍門站,但過了足足一分鐘都不願意開門,這實在令人焦躁,特別這種環境。

「我去找車長!」我望向車長室,正想走過去的時候,列車竟再次駛動,這令我更加憤怒。


「姐姐……」妹妹拉一拉我的衣袖,神色憂懼,小聲地道:「不要去,難道妳不覺得這裡很奇怪嗎?」

我偷偷望一望周圍,這車廂裡有三位乘客,一位濃妝粉抹女士坐在車頭位置、一位彎腰的老婆婆坐在關愛座、一位接近晚年的男人靠在輪椅位旁的窗邊。

他們的樣子沒什麼特別,只是有點冷靜。
對於這種列車改道、車門不開的狀況,十分冷靜。

當我還在考慮現況時,彎腰的老婆婆就抬頭望向我,微笑。如果不是因為配合了這種詭異情景,其實老婆婆的笑還算親切和善的。如果。

「妹妹啊,為何對著道門動氣啊?」老婆婆關心地問。



車廂沒有太多人,對話在車廂中十分明顯,我看見那位接近晚年的男人瞄向我們一眼。

「這……這……門沒有開……嘛?妳不覺得奇怪嗎?」我發現自己的聲音在顫抖。

老婆婆聽完我的話後,望一望列車門,表情疑惑,說:「你說剛才車門沒有開嗎?」

我們點了點頭。

「難怪妳剛才大吵大鬧說什麼不開門吧。」老婆婆恍然說。
「剛才妳有看見車門開了嗎?」我很驚。

「算吧算吧……」老婆婆微笑搖頭,然後就沒理我們,別個頭望向車窗外的夜景。

我和妹妹互望了一眼,然後那位坐在車頭的濃妝女士回過頭,望向老婆婆說:「阿婆,妳就不要理她們了,叫她們過多幾個站下車吧!」



「哪個站可以下車啊?」我天真問。

「青松啊!」女士回答。

「青松可以下車嗎?」我興奮,卻覺得青松距離屯門碼頭有點遠。

妹妹又拉一拉我的衣袖,尷尬地小聲道:「姐姐……青松旁邊是青山醫院……」

「什麼話?她想說我們有精神病嗎?」可能我反應太大,妹妹有點羞愧。

所以,意思就是說三位乘客都看見車門開啟,只有我們看見車門一直緊閉?

這種情況,似層相識。
很像今天我們殺死了陳明霞老師後,在課室裡出現的怪異狀況。



這時候,我又突然想起班長陳諾明在電話裡的叮囑,不要相信任何人。

不知為何,三位乘客的額頭上,都多了一隻怪異的小凌角。

【22】(切換視覺要說明,吳天光)

陸天晴,陸天藍。
她們的名字很有豁然開朗的感覺,我的名字都有個「天」字,不過叫天光,更要姓吳,有點怪怪的。

她們的經歷實在驚險,幸好她們還好端端的在我眼前,但故事未完。

「所以呢?妳們有被襲擊嗎?妳們就一直往元朗?在元朗下車?」我問,但我知道如果她們真的在元朗下車,根本沒可能於兩小時多內徒步至此。

陸天藍搖搖頭,說:「我們沒有被襲擊,一直裝作若無其事的在車廂裡,之後我們更被一個男人救回。」



她們在三隻怪物的車廂中,裝作若無其事,中間究竟經歷多少顫慄?但我沒有問這個問題。

「他怎樣把妳們救回?」我問。
「當列車停在良景站時,一個男人衝了過來,用極快速度徒手撬開車門,然後他只叫我們快點離開,這樣……我們便逃走了……至於……男人之後如何,我們就不知道了……」

「男人的樣子如何?」我問,因為我剛才看見一部列車駛過,也看見車廂內有一位接近晚年的男人,好像是我認識的,但我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拯救她們的男人,還是車廂內三位乘客內的其中一位男人。

「男人的樣子……有少少白髮……接近晚年……其實當時很情急,我們都沒有看得清。」陸天晴記憶著說。

「怎麼了?重要嗎?」陸天藍問。

很重要,非常重要……如果那個男人真的是我認識的那個……

「不……因為我剛才就見到一部列車,車廂裡面有個男人,妳們剛才來的時候沒有看見嗎?」我反問,以她們前來的方向,理論上會看見那部駛過的列車。



「我們知道有列車駛過,但我們看不見車廂裡面有沒有人,因為我們剛剛走後面那條路,看見你的時候,列車就駛過了。」陸天晴回答,並指著後方的那條路,那條路的確有藍白色的牆身遮蓋輕鐵的路軌。

「雖然班長叫我們不要相信任何人,但我希望我們可以彼此信任。」陸天藍說,伸出友誼之手。

「還有一個問題。」我說。
「什麼?」她們異口同聲。

這是很重要的問題,如果她們不是因困電梯而遲到,而只因列車改道去了良景,那麼手機訊號應該不受影響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