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不知為何……我們離開家後,就收不到訊號了。」陸天晴拿出手機,打開Whatsapps,遞給我看。

的確,訊息只停留在班長的留言。

「我的也拿給你看吧。」陸天藍也拿出手機,但我說:「不用了,我信妳。」

「訊息裡面有什麼特別嗎?」陸天藍問。

「就是問大家何時會到之類的,但好像到觀音廟的同學只有四位,就是邱俊傑、林啟超、陳心儀和圓淋淋。」我猶疑著,好不好把第二個吳天光的事都說出,但這樣……



「原來這樣,那麼知道他們還在嗎?」陸天晴問。

「她們走了,好像去了圓淋淋的家,但不知會不會有其他同學後來先到,我都會去觀音廟看看的,但我現在先打電話給圓淋淋了解情況吧。」我說。

糟糕了,剛才沒有察覺,手機只剩下一格電,都怪我剛才在電梯廂裡不斷在電子記事簿上寫遺言的禍。

但應該足夠打通一個電話:
「電話正在使用中,請稍等。」



再第二次:
「電話正在使用中,請稍等。」

然後,電已沒了。

我搖搖頭,對陸氏孖女說:「我們走吧,去觀音廟看看有沒有其他同學。」

果然,都市人沒有可用的手機在身,真會令人感到不安,連夜色都特別詭譎。

【24】


街上一直冷清,直到達觀音廟前,都沒看見一個途人。

不過說這觀音廟是個「廟」並不夠精確,應該說是一個壇,觀音壇。

「這裡好像沒有人。」陸天晴東張西望。

我也仔細環視四周,漆黑之中的確……

「妳們聽見有聲音嗎?」我緊張地說。

「聲音?」陸天晴疑惑。
「殊~」我示意大家壓低聲線,讓我仔細聆聽聲音的來源……

然後,戒慎地慢慢走向觀音壇旁邊的小花圃,而抽抽咽咽的聲音也越發明顯,我相信跟在後面的陸天晴和陸天藍都會察覺。



在幾米之處,已見一棵矮樹枝葉窸窣搖動,一個發抖抽搐的年輕人正瑟縮於旁,他就是我們認識的邱俊傑,而邱俊傑亦看見我們。

「邱俊傑?」陸天晴驚訝。

邱俊傑定晴看著我,狼狽地站起來,表情甚驚慌,口裡念著說:「吳天光……不要……不要……不要……放過我……放過我……放過我呀!」他突然大吼,拔腿衝跑,並把我撞開,然後倉惶逃去。

無論我和陸氏孖女如何喊叫他,他都沒有回頭,只向著蝴蝶灣方向奔跑而去。
究竟他會跑到哪裡停下,我不知道。

但這時候,換來陸天晴和陸天藍的孤疑眼光。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我後悔當初沒有跟她們說明。

於是,我把關於第二個吳天光的訊息內容完完本本地告訴她們。我知道,她們可以選擇不信,我明白,一開始沒說真話的人,的確不值得人相信。



「我信你。」陸天藍決定說,但陸天晴明顯對她的決定感到愕然,包括我。

「你所說的都合情合理。」陸天藍思考著說:「雖然班長說過不要相信任何人,但其實信任亦很重要,我們必須彼此倚靠才可以克服困難。」

太盲目的相信,卻換來我對她的懷疑了。

可能陸天藍也察覺到我的內心想法,所以她嘆了口氣,神色黯然,忽然傷感起來,說:「你有沒有看過《Walking Dead》?」

她突然問我有沒有看過《Walking Dead》,這令我感到很……唐突。

「妳不是想說這種情況很有《Walking Dead》的感覺嘛?」我寧願相信這世界有外星人,也不願相信這世界有喪屍,沒有喪屍的,我不要喪屍。

「多少生還電影都告訴我們,生還的時候除了互相提防,最重要是不要失去自己的本性。」陸天藍上腦了。

但陸天藍的眼神真摯,我唯有信任。


等等,現在因為「第二個吳天光」的事件,應該是我要取得她們的信任,為何現在換成陸天藍要取得我的信任?

「雖然妹妹這樣說,但我還是不能完全信任你。」陸天晴坦誠說,眼神都寫上了不信任。

「不要緊,但現在大家打算如何?一直留到天光?還是……」我猶疑著說不說出來好,但我還未說出來的時候,已經被陸天晴搶先建議:「去找圓淋淋吧,總覺得多個人會好一點。」

陸天晴對著她妹妹說,卻只瞄了我一眼,看來她真正的意思是「去找圓淋淋,總好過只留在一個危險人物的身邊」。

「但我們根本不知道她家住在哪裡。」陸天藍苦惱說。

「我知呀。」我說。
「你知?」陸天晴不但質疑,而且退卻幾步。
「妳怕我不知把妳們帶去哪兒嗎?」我猜測。
「但我信你。」陸天藍眼神篤信。



其實我剛才是想說,如果真的可以,我希望想辦法去完成OK便利店死去的男人的最後遺願。

【25】
就這樣,我們來到蝴蝶邨蝶舞樓樓下,密碼鎖的門前。

「你知道密碼嗎?」陸天晴問。
「不知道。」我答。

我的答案或許令藍天晴有點抓狂,所以她怒瞪著我,好像我不知道密碼是我的錯。

我也從未沒試過要進入任何屋邨的大廈會像這樣般束手無策,換在尋常的日子,只要有保安或者出入的住客,便能輕鬆進入,可是現在,我從玻璃門看入去,並不見有人,包括理應值勤的保安。

「不如試試亂按一通。」陸天藍竟然說,並真的在密碼鎖門前亂按一通,令密碼鎖不斷發出錯誤密碼的聲音。

過了十分鐘,
我和陸天晴都互望了一眼,示意這種亂按密碼的玩法是該停下了。
或者要想想另一個方法?例如爬上蝶舞樓防止高空襲物的石屎簷篷上?然後……

忽然,密鎖鎖的聲音不同了。

「Yeah!成功了!」陸天藍興奮。

陸天藍成功開啟密碼鎖,這令我感到非常意外,非常非常的意外。

「密碼是什麼?」我好奇。
「1314。」陸天藍答。

難怪。

1314這數字除了代表「一生一世」外,還代表「一生一死」,這一天,我總是離死亡很近。

成功進入電梯大堂後,我們往樓梯方向,可是就在這裡,讓我目睹今天的第五具屍體,屍體伏在樓梯口,從屍體的衣著看,她生前應該是一位女保安員。

我希望不會像剛才我在自己大廈時一樣,突然出現一位把我們當成怪物的男人,口裡念著殺人的說話。

更加不希望,比這更絕望的事情。

一位接近晚年的男人,在樓梯之上的轉角,慢條斯理地出現在我眼前,一步一步,拾級而下。

「光仔……」男人的聲音,刺入我的耳膜。

我退後,縱使腦袋已經一片空白,但依然大叫:「走啊!」

逃!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