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牠們……究竟是什麼?」我失聲。

浩大的怪物陣容,擁有各式各樣的妖異特徵,卻努力保持一貫尋常待客的友善:「麻煩你們跟我們接受檢驗。」
可惜,任怪物們再如何加強禮貌,也無法把事情變得較正常,也無法減去場面的驚悚和恐怖。

「快走!」女人冷靜指示。身手異常的亞設也沒有以一敵百的打算。

我們緊急轉身往復康大樓方向逃跑,而我們的逃跑,亦牽帶了一百幾十「人」的追跑。



「請你們跟我們接受檢驗!請你們跟我們接受檢驗!請你們跟我們接受檢驗!」

前面就是行人天橋,再前面就是往青麟路的樓梯,但按目前狀況,就算我成功離開復康大樓,後面的怪物依然窮追不捨。

我自問已經拼發全力,但女人和亞設跑得更快,跑在很前的地方,但他們竟然在行人天橋的對面雙雙停下腳步,轉身望向我,望向才剛跑到行人天橋上的我。

此時,我見女人亮出手機,不慌不忙地滑動手機的螢幕,我知道現代人危急情況下拿手機拍照是常識,但我不相信他們是擁有這種常識的人,一定是女人的手機內安裝了對付怪物的必殺Apps吧?我不知道,但我覺得後面的怪物越跑越快,而我越跑越慢,跑到行人天橋的中央……

倏然,我聽見什麼儀器發出「啫」的一聲,非常響亮。



隨之而來是劇烈的震盪,令我無法站穩,快速回頭一看,原來後面的怪物也被震盪得站不穩腳,小心翼翼地退後,表情和我一樣恐慌。

然後我所踏之地……正正就是我所踏之地,竟然裂開了,深深的裂開,好像整座行人天橋快要分為兩截,而且真的分為兩截,前半邊的橋震動下塌,我也趕不及踏前便一同墮下,卻,及時捉緊一根斷裂的鋼筋,懸吊在空中。

我沒有空理會有多少怪物已經墮橋成為不知怎樣的殘廢,也沒有氣力研究身為怪物其實會不會成為殘廢……或者感到疼痛之類的……

只知道,我手握之處正滲血,血流往手臂,我才發現自己有多麼珍惜生命。

我竭力發出呼喊……求救……亞設……和那個女人……



但他們好像消失了一樣。

【42】
驚險過後,回過神,已經迷迷糊糊地躺在橋的另一邊,卻看不見亞設和女人。

身體也虛弱得無法動彈……

但糢糊的視線中,恍惚眼前是一個女人,卻不是剛才和亞設一起的女人。

這女人一頭清爽的及肩短髮,笑的時候有個小酒渦,如果不是這種情況,她的笑容會令人覺得很溫暖。

「陳……陳……明……」

「你好啊!吳天光同學。」陳明霞老師蹲在我的旁邊,低頭凝視我,手指把髮撩到耳背。



【43】(切換視覺要說明,袁琳琳)

美樂輕鐵月台上的長椅……

「圓淋淋……妳……妳究竟是什麼?」陳心儀虛弱地靠在我的肩,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

沉默片晌,在屯門碼頭方向的路軌遠處,有兩盞車頭燈的光,由遠至近,慢慢駛來。

然後標誌「610」的輕鐵列車終於停在我們的月台,車門開啟……

「圓淋淋!妳們怎麼了?」

我可能太震驚,所以一時無法言語。

「快進來,別留在外,外面很危險的。」班長陳諾明急著說,然後又出現兩個男人踏出車廂,迅速上前扶起看來快要死的陳心儀。



我很茫然,他們卻說:「不想被吃掉的,快跟我們上車。」

……

剛才天光爺爺的事情已經令我很害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