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不知會在哪裡停站的610輕鐵,正在往元朗方向行駛。

「陳諾明,他們……」我側身坐在車廂內的椅子,一直望著車廂的最後面,陳心儀正被四位來歷不明的陌生人圍著,好像在進行我看不懂的施救程序。

「陳心儀會沒事的,他們很厲害。」坐在我對面的班長陳諾明信心承諾。

車廂裡,除了班長陳諾明和進行施救的兩男兩女,還有一位接近晚年的男人,有少少白髮,有點像天光爺爺,但一定不是天光爺爺。

「又是兩個女孩子,剛才我也遇見兩個跟妳們年紀相約的女孩,不過她們是對孖女,也是在車廂看見的,當時我看見她們在魔鬼的車廂裡,所以把她們救了,但不知她們現在如何。」接近晚年的男人有椅子不坐,握著車頂的扶手環,說話神情嚴肅。



但他一提到孖女,我就想起我們5A班的陸氏孖女,陸天晴和陸天藍。

「陳諾明,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麼事嗎?」我問,因為班長陳諾明全身都散發知道真相的健康氣息。

「樂意之至。」班長陳諾明爽朗地說。

所以,班長陳諾明開始憶述關於他的故事……

故事開始在今天放學後,班長陳諾明乘搭很少人的輕鐵到了很少人的屯門公園,他一直很奇怪輕鐵車廂少了一大群放學的學生,屯門公園少了一大群唱歌的叔叔嬸嬸,偶然都會看見行人兩三位,雖然行人沒有特別奇怪的異樣,但總感到一股不尋常的氛圍,也可能因為他剛才殺了陳明霞老師,所以心生不安。



在約定的地點看不見約定的人,於是班長陳諾明從屯門公園轉入人煙更稀少的屯門河旁,想步行回屯門碼頭,卻遇見一位奇怪的西裝男,眼前的路上亦只有這位西裝男,而且西裝男主動向他搭訕……

【45】(切換視覺要說明,第三者視覺)

「小子,可不可以跟我說兩句?」西裝男對班長陳諾明搭訕說,神情凝重。

但班長陳諾明沒有興趣聽關於耶穌的褔音,所以不說一話便直行直過,這是面對傳銷的最佳方法,但西裝男鍥而不捨,跟在班長陳諾明旁邊,邊行邊說:「你沒有覺得今天人很少嗎?你知道今天發生什麼怪事嗎?我可以告訴你。」

班長陳諾明心想,街上人很少這樁怪事不及陳明霞老師的屍體那樁怪事怪,但再想深一層,這兩事是否有關連?所以,班長陳諾明決定停下腳步,回望西裝男。



「讓我告訴你,世界正在發生什麼事。」西裝男眼神逼切,說話鄭重。

原來,世界已經末日了,撒旦魔鬼來到人間,要把剩餘的人類吃掉,為了吃掉我們,牠們裝成我們身邊熟識的人,上帝憐憫,於是差派天使到來,拯救剩餘的人類……

然後,西裝男更說他自己就是眾天使的其中一位。

……

人真的很少,屯門河旁就只有班長陳諾明和西裝男的對望,以及日落下的雙雙影子。

因為不小心遇上神棍,還不小心聽了那麼多神經,所以班長陳諾明很傻眼,一秒後就換上了一個不信任和鄙夷的神情,然後轉身踏步。

「請聽我最後的話,因為我有幾個叮囑……」西裝男看著班長陳諾明的背。



第一: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你的家人;第二:不要吃任何別人給的東西;第三:小心所有運輸工具,其中一定不能夠乘搭電梯。第四:如果遇見異常的人,不要被發現你已經察覺,但要立刻逃跑。

班長陳諾明清楚聽見西裝男的叮囑,卻沒有回頭理會,沿著屯門河一直向前行。

但是,班長已經把西裝男的說話放在心裡了。

果然,當班長陳諾明步行到龍門居的家興超級市場附近時,終於再遇上路上的行人,人依然比以往少,而人的臉卻多了點東西……

魔鬼的特徵,顯然而見。
這時候班長才知道西裝男沒有說謊。

班長陳諾明目睹一個個的魔鬼時,心裡說,沒事的,剛才在躺有陳明霞老師的屍體的課室裡,他都可以安然地放學,現在都一定可以安然地離開。

他記得西裝男說,如果遇見異常的人,不要被發現你已經察覺,但要立刻逃跑。



所以,班長陳諾明不動聲色地離開有「人」的地方,一直前往湖康路。

他很擔心……
他不但聯絡不了家人,而且他的家人剛才並沒有在約定地點的屯門公園出現……
但,即使聯絡,家人……也可能已經不再是他的家人。

班長陳諾明是個好人,他覺得今早課室的怪事一定與這些魔鬼有關,同學們的處境一定跟他一樣,所以他決定致電給每一位同學,叮囑西裝男叮囑他的事,並要召集大家,一起面對這場毫無先兆的世界末日。

電話,打得通和打不通,有人接聽和無人接聽,都各佔了一半,他盡力了,到最後一通電話,是給吳天光的,那時候,他已經步行到湖康警署的附近。

可能因為是警署的附近,他便迎面遇上了五名警察,警察要求他出示身份証,但這都不是問題,問題是,五名警察的臉,都是青綠色的,沒有正常人的臉是青綠色的,有點像卡通片的變相怪傑。

剛好,打給吳天光的電話,接通了。

【46】



上帝、撒旦和世界末日,
就這種解說,能相信嗎?
如果有人相信了,
那是因為還沒有人知道,
裝滿死人的地獄從來不是由靈界所製造,
而是人類本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