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凌海!走啊!」陸天晴大叫。

「有病人發狂!快Call支援!」
「有病人發狂!快找多點人來!」
「有病人發狂!」

怪物護士們大叫大喊,一時之間亂成一團,看來他們沒預料我們會殺死那個男人。但很快,牠們開始有系統地把我們圍困,而最絕望是,從四方八面而來的怪物越來越多,我們絕不可能正面逃脫。

眾怪物一致發出規律的聲音:「有病人發狂!」「有病人發狂!」「有病人發狂!」「有病人發狂!」「有病人發狂!」



猶如著魔的聲線,在危急的狀況下增添了一種怪異的恐怖感。

即使陸天晴在這刻阻止了怪物給凌海食物,但最終都不會改寫我們所有人被怪物捕捉的命運。

唯有,我們轉身,退,退回D座裡面,縱使明知裡面根本無路可行。

我們再無法拉上凌海,他已經淹沒於怪物群當中。
我和陸天晴雙雙跑回D座電梯大堂,樓梯口又出現幾位怪物護士,阻擋了唯一可逃的方向。



不,還有一個地方可逃進。

當面對進擊的怪物時,根本沒有心情再思慮周詳,走投無路之下還得要走,再愚蠢的路也害怕得要走進……

電梯門正在開啟。

【67】
最可怕的不是當你走進電梯時,一隻不懷好意的手及時阻止電梯門關上,而是那些本來追著你的東西,欣然地看著你進入電梯裡,又毫無行動地看著電梯門徐徐關上,彷彿,你已經走進牠們設下的籠子裡。

陸天晴按下了最高的樓層數字。



「現在應該怎麼辦?」陸天晴焦急。
「沒有怎樣……因為我們已經被困在電梯裡……」我經驗老到地回答。

兜兜轉轉,劇情再次回歸到電梯廂裡,
同樣轟隆一聲,同樣眼前一黑。

絕望的感覺也同樣,不同的是,多了陸天晴的陪伴,但對於這種陪伴,我感到很歉疚……

「吳天光……你之前曾經說過被困在電梯裡,後來會怎樣的?」
「我不是已經告訴妳嗎?過了兩小時,電梯門自己打開了。」
「為什麼它會自己打開?」
「我不知道,聽有個叫亞設的人說,是他的人來救了我……」
「亞設是誰?」
「應該是那個叫雅各的人的同伴吧?」


「雅各……那個在輕鐵救了我們的男人……」
「但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好人,因為剛才在屯門醫院時,在我快要死的關頭,亞設不顧我而去。」
「那你在屯門醫院是怎樣逃出來的?就是怪物陳明霞老師救了你?」
「對……就是她把我救了……所以,我分不清是敵是友。」

我已經分不清了……

「吳天光……」
「?」漆黑中,我看不清陸天晴的表情,只聽見恐懼中摻雜了悲傷的語氣。
「剛才,那群怪物之中……你有看見嗎?」
「嗯……」我有看見……

我有看見在上學期車禍死去的兩位同學。

「陸天晴,有時我在想,如果我們對那些怪物裝作若無其事,吃下牠們的食物……」



話到一半,電梯廂忽然恢復照明,我倆在燈光下互望,確定對方還存在。

電梯門再次開啟,開啟出眼前的景像……

但,眼前不是四樓,不是三樓,不是二樓,更不是剛才的電梯大堂。

更不像是青山醫院裡的地方。

【68】
也許,青山醫院真的會有這種地方。

小客廳的佈置很雅緻,暈黃的淡光和木質的地板,簡單的圖檯餐桌,圍放三張木椅子,淡色的窗簾旁邊是地櫃,地櫃對面是軟綿綿的沙發,這裡每一物件都散發「家」的親切感。

「醫院會有這種地方嗎?」


「也不奇吧……可能是讓病人感到舒適的環境佈置……」我唯有這樣說。

但一離開電梯門就是這種環境,實在令人感到有空間扭曲的嫌疑。

那邊有道門,似乎是廚房的門。

「你們都來了?我等你們很久了。」一個穿著圍裙的貌美婦人,從廚房步出,手裡端著一碟散發淡淡香草的炒蛋。她的衣著打扮,說話語氣,態度舉止,活像隔壁的太太歡迎小孩子今晚在這裡吃飯的感覺。

她把炒蛋放在圓型的餐桌上。

「還不過來坐下?」婦人若無其事地開朗。

但我們已經徹底患上厭食症,而且……
這個婦人的樣子……我認得她……



因為我們寸步不行,婦人輕輕一笑,說:「放心,這炒蛋不是給你們吃的,我有時無聊的時候,就會練習廚藝,這是我給自己吃的。」

我們依然不敢踏出信任的一步。

「即使妳們呆站在這裡,也改變不了事實,倒不如過來談談吧。」婦人聰明地說。

我倆互望,點點頭,戰戰競競地步向圓桌,拉開木椅子。

吞一下口水,仔細端詳,打量婦人全身,的確看不見任何怪物的特徵。

我們坐下,婦人也坐下。

「妳還未介紹自己。」陸天晴戒慎地說。

婦人瞄了一眼陸天晴,微笑,再望向我:「光仔,我們應該見過面,你忘記了嗎?」婦人歪歪頭,又說:「嗯……可能你那時候年紀太小了,都忘記我了。」

我認得她……但我不是從小時候認識她的……
她是……

「妳還未介紹自己!」陸天晴緊張地重覆剛才的話。

「喔……對不起,我應該介紹自己,哈哈!」婦人搔搔頭,裝出一個傻大姐的感覺,卻一秒認真:「我的名字叫何心仁。」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