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我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要說給你們聽。」名叫何心仁的女士說。

我記得亞設問過我同樣的問題,我好像是選擇壞消息先,所以我現在決定選擇好消息先。

「好消息是,你們好快就會回復正常的生活,回復你們的日常,如果順利,明天你們還要上學,你媽媽還會每天煮好吃的東西給你,你爸爸會陪你一起看足球比賽,還有……」何心仁女士笑,笑得很燦爛,就如那張照片中的笑容。

「還有?」

「還有你在星期日時,可以到爺爺家中一起下象棋,一起聊聊生活瑣事……」



……

「還有凌海的爸爸明天就能夠帶他到流浮山吃海鮮。」何心仁女士夾起一塊炒蛋,放入口,咀嚼。

我看著,聽著,但我不明白,陸天晴也聽不明白。

如果何心仁說我們明天可以回復正常生活,上學放學回家然後看TVB劇集和睡覺,我還可以相信,然後把今日一切當作成夢。

但我的爺爺和凌海的爸爸,已經死了。


死了的人不會復活,復活的……
一定不是人。

「怎麼可能……?」陸天晴兩眼茫然。
「壞消息呢?」我問。

也許,壞消息就是好消息都是假的,因為這個看來休閒的女人,有種很會開玩笑的感覺。

「壞消息我怕你們無法接受。」何心仁女士擔心說。



……

「我怕你們會崩潰。」

……

「我怕你們會死。」

……

【70】

沒有一個壞消息,比這壞消息更壞。
所以,空間充斥了悲傷哀痛的味道,



這種味道,我不懂得再用別的文字去描述。

無法描述……

【71】
「對不起,本來我不應該告訴你們的,這會影響你們,但我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何心仁歉意地說。

淚已經爬滿陸天晴的臉上,她已經無辦法開口說話了。

我則處於震驚的狀態,努力壓抑所有情緒。

「妳的話未必可信……」我很艱難地說出這句話。

「無論如何,你們都沒有選擇。」何心仁女士搖頭說。



我聽OK便利店的男人說,只要殺一個叫「何x仁」的人,我們就會得救。

「我們沒有選擇,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問。

「吳天光,請你幫我。」
「幫你什麼?」
「幫我把她帶走,救她。」
「她?」

「袁琳琳,請你救她。」何心仁女士眼神懇切、哀求。

「袁琳琳?她發生了什麼事?」我站起來,語氣可能帶點激動。

「她正在良景的菠蘿山上,那班人會傷害她的性命,你一定要把她救出,然後回來這裡。」



「我憑什麼相信妳?」我猶疑。

過去的時間,我就是相信得太多。
我相信亞設……我相信陳明霞老師……
我沒理由再輕易相信任何一個。

「你不必相信我,因為你根本沒有選擇。」何心仁女士的神情嚴肅起來,然後從廚房裡步出兩個人。

嚴格來說,她們不是人。
如果以外面的怪物相比,他們比怪物更要怪物。

我從沒有看過一個人的嘴巴是生在額頭上,兩隻眼睛分別生在兩邊的臉頰上,鼻子則侵佔了嘴巴的位置,因為只有一小撮頭髮,所以看得到兩隻耳朵原來放了在頭頂。兩位相貌一樣,五官齊全,只是非常不端正。

如果不是她們穿著了裙子,我不會知道她們應該是雌性生物。
但我還是稱呼「她們」換成「牠們」好了。



「她們是對孖女。」何心仁女士簡短介紹,然後這對怪物孖女來到陸天晴的後面,嚇得陸天晴哇哇大叫,怪物孖女更忽然兩邊協力地把陸天晴的上半身壓在圓桌上。

「你想怎樣!?」我怒著,想上前推開怪物孖女,但何心仁女士立刻說道:「放心,我們不會傷害她,只要你願意幫我。」

原來,她一直說我沒有選擇,是這種意思。

「我怎麼擔保我把袁琳琳帶到這裡,而你不會再傷害我們?」我焦急問。

「你真的覺得我會傷害袁琳琳嗎?」何心仁女士說得自己傷害她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但我怎麼會知道……除非……
難道……

「即使如此……我也不能肯定妳的身份……」我思考著整件事情。

「看來你已經知道只要對對方產生了恐懼,才會看見怪物的特徵。」何心仁女士理解地說:「但你有看見我什麼不同嗎?

我、的、本、質、和、你、一、樣、的。」她特別強調最後一句。

即使如此,也無法洗去她身上的危險氣息。

【72】
相片的背景是日本,一家三口笑容一致,洋溢幸褔快樂。
目測相中的小女孩約三歲。

OK便利店死去男人啊,但你是懷著怎樣的心情,在臨終前都執念要把「殺掉自己太太」這件事託付給我?

小女孩……難怪如此眼熟……
原來是妳……

我應該一早知道。
已有 0 人追稿